489 恩将仇报 - 少年王

489 恩将仇报

赵义的声音突然响起,不光把流星吓了一跳,把我也惊得不轻, 流星不是说派人埋伏了赵义吗,现在又是怎么回事,赵义既然还能说话,就说明他已经平安回来,所谓的伏击也遭遇到了失败,也不知道大龙彪他们怎么样了,王公子又怎么样了, 只是听赵义的语气,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仍旧很有礼貌地询问着里面的情况, 一时之间,我们几人都有点发怔,毕竟谁也搞不清楚外面到底什么情况,我和流星还好一点,毕竟我们是李皇帝的人,想来赵义也不敢拿我俩怎样,否则也不会这么恭敬地问话了, 而周香云和赵雪晴却微微发起抖来,牙齿打颤的声音都清晰可闻,她们实在太害怕那个男人了,之前听说赵义身死,她们还有点感到欣慰,现在听到他还活着,恐惧顿时侵蚀了她们的心灵,周香云甚至忍不住攥紧了我的胳膊, “王峰,流星,你们在不在里面,”没人答话,赵义又问了一遍,而且还有点动静传来,赵义似乎准备下来一看究竟, 流星正准备答话,但是被我用眼神制止了,接着我又说道:“赵家主,只有我在里面,你稍微等一下,我现在就上去,” “好的,我等着你,”赵义没有推辞, 流星一脸疑惑地看着我,我轻声说:“你先在这守着,我先去外面看看情况,赵义既然平安回来,说不定全军覆没的是大龙彪,而他也有可能知道了咱们的计划,正在上面等着瓮中捉鳖,所以,我去探探虚实,一会儿你见机行事,如果情况实在不妙,就千万不要出来,” 流星表情复杂:“可这样的话,你不是很危险吗,” 我说我一个人危险,总好过咱们两个都危险, “你可以让我先出去的……”流星的声音里充满犹疑,似乎不敢相信我会这么高风亮节、舍生取义, 当然,流星猜得确实没错,我可不是什么英雄,喜欢牺牲自己成全别人,我耐心地给流星解释,说我和赵雪晴本来就是朋友,来暗室里救她也是理所应当;而你一向行踪诡异,没和我在一起也说得过去,所以我先出去,要更有说服力点, 现在这种情况,我和流星肯定不能再内讧了,我们两个必须团结一心才行,所以我也尽量诚恳待他,流星明白了我的意思,认真地说:“好,那你就先出去,我会看情况再行动的,” 我正准备继续往前走,周香云哆哆嗦嗦地说:“我和雪晴能不能留在这里,我实在不愿意再看见他,” 我摇头,说阿姨,不行啊,我是来救你们的,最后却一个人上去了,赵义肯定会觉得奇怪,放心走吧,我一定会保护你和雪晴的, 周香云点点头,说好, 接着又伸出手来,握了握她女儿的手,轻声说道:“雪晴,你再撑一会儿,我们马上就出去了,” 赵雪晴轻轻“嗯”了一声,语气虽弱,却充满坚定, 我在三言两语之间,先搞定流星,又说服周香云,让大家都按我的安排行事,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了这个小团体的中心,所谓的总指挥官,不在于我能调遣多少人,而在于关键时刻能否起到主心骨的作用, 我又看了流星一眼,和他交换了下眼神,便背着赵雪晴、携着周香云,继续往上走去, 眼前一点点明亮起来,我们三人终于从地下通道钻了出来,来到了赵义和周香云的卧室里面,赵义果然在外候着,和他在一起的还有赵家的一些骨干和心腹,大概有十多个人,面色沉默地看着我们, 我仔细地看了他们几眼,发现他们身上并没有什么伤,也不像是经历过一场恶战的样子,流星安排的人难道没有截住他们, 周香云和赵雪晴在看到赵义以后,就像是老鼠看到了猫,又浑身打起哆嗦,赵义的面色闪过一丝不快,不过也没说什么,而是问我:“王峰兄弟,只有你一个人吗,流星兄弟不和你在一起,” 我说没有,他那个人你还不知道吗,一向和我都不对付,去哪也不会和我说的,怎么,他不在房间里吗, “是啊,不在……” 赵义一边说,一边往洞口里面瞄, “可能出去了吧……赵家主,你什么意思,觉得我在骗你,我有这个必要么,你要是信不过我,可以派人下去看看流星在不在里面,”我微微皱眉,故意把话说得重了一点, 赵义赶紧打起了哈哈,说没有没有,这里面又不是什么好地方,流星兄弟干嘛要窝着不出来呐, 接着又说:“来人,把夫人和雪晴送到房间休息,” 赵义一声令下,立刻便有两个汉子上来,准备把周香云和赵雪晴带走,周香云顿时吓得面色惨白,连连往后面退,差点又摔进地下通道里面,赵雪晴也轻轻叫着:“不,不……” 我立刻伸手把那两人拦住,说道:“赵家主,令夫人和令女都有伤在身,我想先带她们去医院看看,” 赵义说道:“她们只是关了禁闭而已,能有什么伤啊,就算有伤,我这也有专业的医生护理,就用不着?烦王峰兄弟了,” 说着,又让那两个汉子上来拉人,我仍旧执意不放,说赵家主,还是去大医院看看才放心啊, 起初,我和赵义的言语都比较克制,似乎有一条看不见的线,我们两人都不愿意越过,但是一番拉扯之后,赵义的语气隐隐有了一点怒意:“王峰兄弟,这是我的家事,还希望你不要过多插手,否则咱们两个都不好看,” 赵义一发火,在他左右的那十几个人,都有点蠢蠢欲动起来,似乎准备把我拿下,我有自知之明,知道一旦打起来的话,肯定不是这些人的对手,这里毕竟还是赵家的地盘, 但我好歹也是李皇帝手下的火曜使者,该有的骄傲是一定要有的,我冷眼看着左右,说怎么,赵家主,要和我斗一斗么, 赵义皮笑肉不笑地说:“王峰兄弟,看你说的,有什么事不好商量呢,我的意思是说,她们毕竟是我的妻子和女儿,你应该没有权力私自将她们给带走吧,” 赵义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我就来了火,忍不住说道:“赵家主,你也知道她们是你的妻子和女儿么,看看你是怎么对待她们的,世上有你这么做丈夫和父亲的么,” 我以为在我说过这番话后,赵义会和我彻底翻脸,结果让我出乎意料的是,赵义竟然点头哈腰地说:“是是是,王峰兄弟教训的是,我这为人夫为人父的,做事确实太苛责了点,我以后一定会注意方法的,王峰兄弟还是把人交给我吧,” 赵义一边说,一边走上前来,准备亲自抓人, “不,不,”周香云惊慌失措地叫着,再次往后退去, 赵义虽然说得诚恳,好像真有悔改之意,但我相信他已经无药可救,根本就是狗改不了吃屎,所以我再次伸手将赵义拦住,说赵家主,我先把她们送到医院,有什么事就等以后再说, 赵义伸手要拉人,而我则不断阻拦,我俩要动手又不动手的,局势显然有点僵持住了,就在这时,卧室的门突然被人狠狠一脚踢开,一个脸庞黑峻峻的汉子走了进来,冷声说道:“爸,你跟他废什么话,直接把他拿下算了,” 这个青年的声音犹如炸雷,震得我耳朵都嗡嗡直响, “川儿,你回来了,” 周香云突然一声大叫,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眼神里也充满了希望, “妈,”青年快步走了过来, 从这几句对话来看,我一下就确定了这个青年的身份,正是赵义和周香云的儿子,赵雪晴的哥哥,那个传说中进了特种大队的赵川,只是赵家人的皮肤普遍很白,所以才有“白雪赵家”的别号,这个赵川的皮肤却非常黑,估计是常年的军旅生涯给晒黑的, 当然,这些都不是问题,重要的是,赵川,竟然回来了, 之前说过,李皇帝之所以着急收拾赵家,就是因为这个赵川不在,现在他竟然回来了,是巧合么, 还不等我揣摩什么,赵川已经大步来到我的身前,和面对赵义时的情况不同,周香云明显要更信赖她的儿子,立刻走上来握住了赵川的手,两只眼睛也再次噙满了泪水, 赵川看看自己的母亲,又看看我背上的赵雪晴,立刻回头埋怨道:“爸,你怎么……” 赵义冷着脸,说:“这件事情以后再说,你先把你和你妹妹带到其他房间,” 赵川还是很听话的,立刻就闭上了嘴,伸手就要从我背上去拉赵雪晴,因为我和他是初次见面,也不太了解他,担心周香云和赵雪晴又落入虎口,所以本能地就做了一个避让的动作,赵川就跟个火药桶似的一下就炸了,指着我的鼻子说道:“小子,你是不是想死,把我妹妹放下,” 这个赵川,不愧是特种大队的,不仅有着一身紧绷绷的肌肉,而且脾气也相当火爆,感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而且,他似乎对我有种天然的敌意,我当然也不惧他,当即面色一变,就要呛他两句,而周香云立刻拦住了我,面带惭愧地说:“王峰,之前谢谢你了,也给你添了不少?烦,不过现在我儿子来了,他会为我们做主,你把雪晴放下来吧,” 周香云都这么说了,我也无话可说,只是又回头看了一下伏在我肩膀上的赵雪晴,赵雪晴知道我的意思,也微微点了点头,同意将她交给赵川,看得出来,这母女俩都挺信任赵川,想来赵川也不会助纣为虐,对自己的母亲和妹妹怎样,虽然我对赵川的态度很不满意,但是有人能护着这母女俩,我也能够放下心了,所以就把赵雪晴交给了他, 赵川背起赵雪晴,和周香云一起出去了, 赵义也拉了我的胳膊,笑呵呵说:“王峰兄弟,真是不好意思,叫你看我们家的笑话啦,走走走,咱们喝两杯去,就当是给你压惊,” 我心里想,这可不是笑话,这是实打实的虐待,告到法院里去会判刑的,只是赵义轻描淡写地一句就带过去了,周香云似乎也把希望寄托在了她的儿子身上,我这个外人也没有什么理由再插嘴了, 而且,我还是很好奇今天晚上到底什么情况,怎么好像一点事都没有似的,大龙彪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抱着一腔疑惑,我也没再说话,默默地跟着赵义一起出去了, 赵义将我带到餐厅,并且吩咐厨子炒了几个菜,还拿来了几瓶三十年的汾酒,看样子真要和我好好喝上几杯,之前一系列的惊心动魄,现在好像全部化为乌有,好像那些事都不曾存在过,还不如眼前这几杯酒来得真切, 赵义几杯酒下肚,就开始跟我大吐苦水,说家族大了不好管理,凡事都得有个规矩,像他的妻子和女儿,犯了错误一样要罚,手段可能重了一些,但他确实一片好心,希望家族能越来越旺等等, 我并不认可赵义的做法,更不认可他的说法,他和一般赏罚分明的家主根本不一样,他就是个纯粹的变态,把妻子和女儿折磨成那样子,也好意思说自己是要立规矩, 只是,我并没有兴趣和他讨论这些,所以直接就把话题转移开了,问他:“王公子怎么样了,” 说到王公子,赵义冷笑连连,说:“那个王家少主,实际上已经算是王家的家主了,排辈论资的话,我俩都该平起平坐了,不知道他行事怎么还是那么幼稚,老王到底是怎么教儿子的,” 又说:“他大闹赵家,还想跑得了吗,我儿子恰好回来,伸手把他给擒住了,被我绑在车库里面,” 说到儿子赵川,赵义的神情和语气都有点骄傲起来,还给我讲了一点他儿子的履历,说如何如何优秀,当兵没一年就被特种大队吸收,当作重点苗子来培养,年纪轻轻就做了上尉等等, 显然,赵义很为这个儿子感到自豪,话语之中是掩饰不住的开心,感觉赵川回来,他的底气都足了很多,在我面前也不是那么唯唯诺诺了, 而我对他儿子实在不感兴趣,唯一吃惊的是赵川竟然能把王公子给擒了,实力恐怕不在我之下啊,如果他没去当兵的话,比武大会之上肯定有他一个名额,怪不得李皇帝要趁他不在,赶紧剿杀赵家,听说赵义把王公子给绑起来了,我不禁着急地说:“王公子是胡闹了点,你也不能将他绑起来吧,好歹他也是王家的少主啊,你就不担心闹得赵、王两家不愉快吗,” 赵义哼了一声,说道:“王家正和周家闹得不可开交,他们王家要是真敢做点什么,我不介意和周家联合起来对付他们,” 说到这里,他又顿了一下,笑道:“再说了,不是还有你们那边吗,李皇帝一定会罩着我的,” 现在的赵义真是张狂到了极点,觉得自己内有儿子赵川辅助,外有李皇帝做靠山,根本就瞧不起其他家族,只是,他看我的面色不太愉快,也知道我和王公子的关系,立刻又说:“当然,我也不会对王家少主真的怎样,只是给他一点教训而已,他之前还拿花瓶砸我,你也不是没有看到,我要是就这么善罢甘休,我的面子往哪里放,” 我试探着说:“那你想怎么教训他呢,” 赵义笑了几声,说:“我也不会和一个小辈计较的,把他在车库里绑一夜好,明天就会把他放了,好了,不说他了,咱们继续喝酒,” 王公子身强体壮,被绑一夜倒是也没什么,我稍稍松了口气,继续和赵义喝起酒来, 我总觉得,赵义今晚拉我喝酒,恐怕还有其他目的, 果然不到一会儿,赵义就小心翼翼地问:“王峰兄弟,你对我还有什么意见么,” 我知道,关键时刻终于来了, 我不动声色地说:“没有啊,赵家主为何这么说,” 赵义轻轻叹了口气,道:“我知道自己之前得罪过你,但这几天我该道的歉也道了,该赔的礼也赔了,甚至还邀请你到我家里来玩,这是真的把你当朋友了王峰兄弟怎么还是不肯放过我们赵家,” 我的一颗心砰砰砰跳了起来,面上却还是装作迷茫的样子,说赵家主,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我怎么没有放过你们赵家了, 赵义再次叹了口气,又仰脖将杯中的酒一口喝完,才缓缓地说:“王峰兄弟,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之前我们出去追王公子,恰好我儿子休假回来,协助我们一起把人给拿住了,” 我点头,说这事我知道啊,你刚才已经和我说过, “关键的在后面,” 赵义继续说道:“我儿子告诉我,说回来的时候,发现我们赵家附近埋伏着不少的人,查探一番,才发现是大龙彪的人……王峰兄弟,如果不是我儿子及时回来,我们赵家现在恐怕已经被人伏击了吧,” 赵义一边说,一边神色复杂地看向了我, 我的拳头暗中握紧, 原来如此, 流星的计划本来是没问题的,可惜千算万算,都没算到赵川突然回来,不仅没有成功围歼赵家,反而还泄露了大龙彪的行踪, 这就叫计划赶不上变化, 还好,赵义以为这是我单方面的复仇,并没有往李皇帝身上想, 我继续不动声色地说:“赵家主,你多想了,大龙彪他们之所以在附近,只是想保护我和流星的安全而已,” 反正并没动手,还不是随便我怎么说么, 结果赵义却微微摇头:“王峰兄弟,你又在说笑话了,你和流星一个是火曜使者,一个是金曜使者,整个省城有人敢动你们吗,哪里用得着这么多人来保护你们,兄弟,事已至此,你就别骗我了,我知道你还想杀我……我就想问问你,咱们之间还有和解的可能么,如果有,?烦你告诉我该怎么做,只要是我能办到的事,一定义不容辞,” 赵义说着说着,甚至眼睛都红了起来, 显然,赵义以为我是单方面复仇,所以还是想要跟我和解, 他的姿态实在已经很低, 坦白说,如果不是李皇帝的命令,可能我心一软,真的就原谅他了,我这人虽然心狠手辣,但有时候真的扛不住这样诚挚的恳求, “你什么都不需要做,” 我认真地看着赵义,诚恳地说:“我原谅你了,从此之后,咱们再无私仇,” “当真,,”赵义一脸惊喜, “当真,”我重重点头, 我原谅你了,可惜李皇帝的命令,我还是会继续执行;赵家,我也还是要灭, 我想,我也不算撒谎, 总之,先平安度过今晚再说,我人都在赵义这里,难道还要说个不和解么, 赵义开心极了,又和我连干了三杯酒,说是人生得我这么一个知己实在愉快,今晚要和我喝个不醉不归,正喝着酒,餐厅的门突然被人推开,赵川黑着一张脸走了进来, “儿子,” 赵义立刻大叫:“快快快,过来陪王峰兄弟喝个酒,我还没有给你介绍吧,这是李皇帝手下新任的火曜使者,还是本届比武大会的冠军,流星都败在了他的手上,他是英雄,你是豪杰,我看你们两个可以结为兄弟,” “哦,这么厉害,” 赵川似乎来了兴趣,走到桌前端了杯酒,来到我的身前,上下看了我几眼,说:“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来,咱们喝一杯酒,” 其实我不太喜欢赵川身上那股子盛气凌人的架势,但他主动过来碰酒,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只好也站起来,说了一声承让,然后仰脖喝酒, 等我喝完酒,把头直回来的时候,才发现我的额前多了支枪, 枪在赵川的手里, 连赵义都大吃了一惊,猛地站起身来叫道:“儿子,你干什么,不得对火曜使者无礼,” “爸,” 赵川的脸上迸出根根青筋,回头大吼:“刚才妈告诉我,说这个王峰,还有那个流星,是奉了李皇帝的令,来灭咱们家的,”

上一篇   488 惊人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