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小阎王,你给我站住 - 少年王

48 小阎王,你给我站住

听到这个声音,一向我行我素、从来不听他人建议的我舅舅竟然微微皱了皱眉,然后真的停下了手,朝着门外看了过去。 只见门外急匆匆跑过来十多个人,为首的一个顶着大光头,正是之前动用宝马、奔驰接我舅舅出狱的那个光头佬。光头佬为人不错,三番两次说要帮我,还安排豺狼悄悄助我,在我看来,他比我舅舅富有人情味多了,是个够格的长辈和大佬。 看到光头佬来了,我松了口气,终于有人能制止我这个疯子一样的舅舅了。 然而光头佬一来,在旁边站了半天的王大头和老歪突然说道:“小阎王,我们就先走了,待会儿你把巍子带走。”感觉他们好像不大愿意看到光头佬。 我舅舅点了点头。 王大头和老歪把土铳一收,冲我点了点头,转身就出了门,正好和跑过来的光头佬撞上。只是他们看都没看光头佬,侧身避开就走,倒是光头佬看了他们几眼,但是看眼神好像并不认识他们。 光头佬等人气喘吁吁地走进了屋子,我舅舅皱着眉说:“你怎么来了?” 刚才还跪在地上准备接受我舅舅断手之罚的陈老鬼,此刻就像看到救星一样,连滚带爬地扑了过去,抓着光头佬的小腿喊道:“宋大哥,你救救我啊,小阎王要断了我的手……” 要是换成刚才,我舅舅早就疯狂地踢打起陈老鬼来,但是现在的他出奇地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 而光头佬看看四周的人,又看看地上的陈峰和我,显然已经明白一切,立刻拉着我舅舅到一边说话去了,虽然是小声嘟囔,但大家都能听到。 “小阎王,差不多得了,这又不是二十年前了,陈老鬼现在也是咱们的兄弟,而且定期给咱们交份子钱呢……他又不知道那是你外甥,现在歉也到了,头也磕了,就放了他吧。啊,听哥一句劝,现在主要还是赚钱,陈老鬼手上也有不少资源,以后合作的机会多得是,你这把路都堵死了,以后还怎么干?” 我舅舅没有说话,只是又点了支烟,烟头忽明忽暗。 光头佬拍着我舅舅的肩膀,又絮絮叨叨地说了好多和稀泥的话,虽然我舅舅始终都没有搭腔,但是大家都知道光头佬肯定是劝住他了。 躺在地上的我也慢慢缓过劲儿来,身子和腿都恢复了知觉,我爬向仍旧一动不动的豺狼,问他怎么样了,有没有事。 “痛……”豺狼有气无力地说着。 “我知道你疼,你再忍忍,一会儿就能去医院了。”豺狼今天一天可真是受罪了。 “痛……”豺狼继续说着。 “嗯,我知道了……” “爱的痛了,痛的哭了,哭的累了日记本里页页执着……” 我:“……” 听到豺狼还能念歌词,知道他没有大碍,又赶紧爬到熊子那边问他情况,熊子也是一样,虽然伤痕累累,但是还能撑住,和我说:“巍子,你舅舅真是太恐怖了……我终于知道你咋那么疯狂了,这是你家祖传的基因啊!” 我哆嗦了一下,我才不想和我舅舅有一样的基因! 我又看向乐乐,乐乐就更没事了,一双眼睛还滴溜溜地在我舅舅身上转,估计已经把我舅舅当偶像了。 在光头佬和我舅舅说话的时候,光头佬那些兄弟就过来给我们都松绑了,陈峰也被他们从麻袋里拉了出来。陈峰一出来,就扑在他爹的怀里呜呜呜地哭了起来,这个黑二代今天过得也确实够惨,和平时张狂跋扈的模样完全判若两人,看来终于知道了天高地厚。 不过仔细想想,陈峰也确实挺悲哀的,先是碰上乐乐这样的小疯子,又碰上我舅舅这样的大疯子,这辈子算是圆满了。 光头佬和我舅舅说了一会儿的话,似乎把我舅舅说服了,又转过头来,把瘫在地上的陈老鬼给训了一顿,说陈老鬼就是太嚣张了,以为自己在镇上无法无天,才惹出今天这个麻烦,还说就算小阎王不出手,他也会教训陈老鬼的云云。 陈老鬼只能不断地附和,说是是是,知道错了,又向我舅舅道歉,希望我舅舅原谅他。接着他又回过头来和我说:“巍子,咱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啊,其实说起来都是一家人,我和你舅舅以前老在一起喝大酒,那关系可真是硬梆梆的,比人民币还坚挺。行啦,今天这事说到底就是个误会,你以后在学校和小峰就做好朋友吧,有什么事你也可以来找我……” 陈老鬼突如其来的亲切让我很不适应,要知道他刚才还拿枪指着我的脑袋,说要一枪崩了我呐,所以我一句话都没说,心里把他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 这时候我才看清楚陈老鬼长得模样,瘦巴巴、阴沉沉的,皮肤也很黄,果然像个老鬼。都说相由心生,这话一点没错,这陈老鬼一看就和我舅舅一样不是个好东西。 光头佬也拍了下手,说好啦,今天的事就到此为止,以后大家还是朋友,另外,今天的事所有人都不要外传,知道没有?行了,散吧。 光头佬一招手,他的那些兄弟就来扶我和豺狼他们,但我本来就没什么伤,所以用不着他们来扶,而乐乐则跳得比兔子还欢实,直接蹦到我舅舅面前:“阎王大哥,久仰大名!” “滚。”我舅舅看都没有看他,调头就走。 其实我心里也很不痛快,小阎王是我舅舅,乐乐叫他大哥,那不是大我一辈了?活该被我舅舅骂…… 我舅舅一走,光头佬立刻就问他去哪,但是我舅舅没有回话,继续往外走去。非主流李爱国收了刀子,立刻跟了上去,显然已经成了我舅舅的忠实跟班。 而我虽然怕我舅舅,可他今天晚上毕竟是救了我,所以我还是要当面谢谢他的。于是,我也跟了上去。 结果我刚走到门口,我舅舅突然回过头来,恶狠狠地瞪着我:“废物,你跟着我干什么?” 唰! 所有人的目光齐齐朝我看来。 就在刚才,我舅舅为了救我,不惜孤身犯险,还把陈老鬼的儿子都抓来了,可谓用心良苦、尽心尽力,大家都觉得我舅舅虽然为人凶悍,但对我还是不错的;可是一转眼,我舅舅就痛斥我为废物,还不让我跟着他。似乎连话都懒得和我说。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我的身上,我的一张脸顿时就红到脖子根了,简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废物,再跟着我,我就打断你的腿!”我舅舅狠狠骂了一句,转身就走,李爱国看着我摇了摇头,也跟了上去。 我的浑身都在发抖,巨大的愤怒和憋屈再次充斥我的胸间。 “哎,算了,你舅舅就那个脾气,毕竟你生下来就没见过他,感情淡一点也正常。但你看你一有事他就来了,说明他还是关心你的嘛,慢慢来,好吗?”光头佬走了上来,拍着我的肩膀抚慰我。 光头佬的话语还是一如既往地暖心,我又想起他曾经安排豺狼帮我的事,所以我回过头去冲他说了一声谢谢。 光头佬说没事,还说要送我回家,让我到前面去上车。 说到我家,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回头指着陈老鬼说道:“我家被他砸了!” 我舅舅一走,现场氛围本来挺和乐融融的,陈老鬼也从刚才的惊悚中慢慢回过神来,不断抚慰着陈峰;豺狼、熊子他们也都被送上车子,准备去医院了,一片皆大欢喜的模样。我这突然一指责,现场气氛顿时再次降到冰点。 光头佬一听,又回头把陈老鬼一顿臭骂,陈老鬼赶紧说一定会帮我家恢复原状,砸坏了多少东西都原价赔偿。 “明天就弄……哦不,今天晚上就弄!”陈老鬼信誓旦旦。 光头佬也搂着我的肩膀,说巍子没事,有宋叔在这,谁也欺负不了你,走走走,先到我那去住一晚。 光头佬拉着我,和一大片人朝着矿井外面走去。光头佬的座驾是辆奔驰,他拉开车门,准备让我上去,而我转头看了一眼某个方向,就看到我舅舅和非主流是步行的,都快消失在山林草丛之间了。 我也不知自己哪里来的勇气,咬着牙说:“宋叔,你们先回去吧,我要找他问个明白!” “巍子,巍子!” 不管光头佬怎么叫我,我头也不回地往前跑去,很快就把他们一干人甩的没影了,同时也距离我舅舅和李爱国越来越近。 轰隆! 天上又炸了个雷,豆大的雨点滴了下来。 “小阎王,你给我站住!”我大吼。 这一次,我没有叫舅舅。 我舅舅回过头来,一张本就凶悍的脸变得铁青:“你叫我什么?”旁边的李爱国也吓到了,紧张兮兮地看着我,不断用眼神暗示我赶紧离开。 不过我并没走,而是三两步奔到他的身前,冲他大吼:“我叫你小阎王,怎么了?大家不都这么叫你吗?再说了,你有什么资格做我舅舅?!” “操!” 我舅舅突然骂了一声,狠狠一脚把我踹倒在地,接着狠狠骂道:“给我滚!” 哗啦啦,天上的雨下得更大,迅速淋遍了整片大地,也把我们三人浇了个湿透。我又一下跳起来:“怎么了,我说错了吗,你本来就没有个当舅舅的样,你根本没有把我当作亲人!” 我舅舅咬着牙,脸颊不断颤抖,眼睛里更是冒着可怕的凶光,仿佛随时都能把我撕碎。豆大的雨点淋在他的头上、脸上,也淋在我的身上、心里。 李爱国冲过来拉住我,说巍子,阎王大哥要是没把你当亲人,他会来救你吗? “既然你来救我,为什么又那样对我?”我冲我舅舅嘶吼,雨水冲刷在我的脸上,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流泪了,不过雨水是我最好的伪装。 “因为我看不起你!”我舅舅突然冲我嘶吼。 “你凭什么看不起我?”我大叫:“我今天才干翻了我们学校高中的天,人人都夸我有勇有谋,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说不定你以后还有求到我的一天,你有什么可牛气的?!” “我求你?!” 我舅舅突然大笑起来:“我求你?哈哈哈哈哈哈……”雨水淋在他的脸上,使得他的那张脸更加狰狞。 “好啊!” 我舅舅突然朝我走过来,狠狠抓住我的衣领,咬着牙齿一个字一个字说:“我现在想杀了宋光头,你能帮我办到吗?!”

下一篇   49 姐,我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