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 惊人的声音 - 少年王

488 惊人的声音

我已经看出来了,流星对我不服气,而且是很不服气, 虽然李皇帝派他来协助我对付赵家,但他自始至终都表现出一副不耐烦的态度,而且时不时就挑我的刺、找我的茬,完全没有把我这个“总指挥官”放在眼里, 现在更加过分,直接对我动起手来了,还说要帮李皇帝清理门户, 他以为他是谁, 还好李皇帝交给我一枚玉扳指, “见玉扳指如见李皇帝,一切不遵号令者可杀之,” 这是李皇帝的原话,包括我在内的七曜使者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翠绿色的玉扳指被我举在空中,发出清冷幽暗的光,好看至极,看到这枚玉扳指,流星的动作猛地停下,眼睛直勾勾地瞪着我,浑身的杀气也一点一点消退, “搞清楚谁才是领导,”我冷冷地说:“你只是来协助我的,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即便想到李皇帝那里弹劾我,也等这件事彻底结束以后,否则我现在就把你杀了,” “是,”流星低眉顺眼地答应,表现得终于乖巧一些了,他对李皇帝还是很忠心的, “那你到底什么意思,”流星又问:“说了斩草除根,难道想放了她们两个,” 我说这事不用你管,李皇帝那边我会自己去交代的, 周香云和赵雪晴,一对孱弱的母女俩,能掀起什么浪来,我相信只要我和李皇帝说清楚了,他也不会怪我,就像之前洪家的二公子,我也放了他一条生路,李皇帝并没有说什么, 制住流星之后,我又回头去看周香云和赵雪晴,她俩都被铁链绑着,需要专业工具才能切开,于是我让流星去外面找找看,怎么着都得先救人再说, “不用那么?烦,” 流星突然丢过来一柄刀子,“当啷啷”落在我的身前, 我低头拾起刀子,也没见有多稀奇,通体漆黑朴实,毫无锋芒,难道流星想让我拿这刀子,把铁链给割开, 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试试看,”流星说, 我拿着刀,使劲往下一劈,就听“咔嚓”一声,火花四溅,大拇指粗的铁链,竟然像豆腐块一样,应声而断, 我倒吸一口凉气,好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刀, “没有它砍不断的东西,”流星的语气之中充满骄傲, 我说是吗,能不能破了你的硬气功, 流星不说话了, 真没想到现代社会还能碰上这种“矛盾”的事, 我就用这把刀,唰唰唰地把周香云和赵雪晴身上的铁链和项圈都切开了,两人都被折磨得不轻,周香云还能勉强站起,赵雪晴则是一动也不能动,我把刀子还给流星以后,便把赵雪晴背起来,又让周香云扶着我的胳膊,一起往外面走, 走了几步,我想起来什么,说:“流星,你先到外面去看看什么情况了,” “不用,外面没事,”走在前面的流星冷冷说道,同时语气中充满自信, 这我就不明白了,我们在地下的暗室里面,流星怎么知道外面没事,难道他把赵家的人给杀光了, 不等我问出口,流星便解释说:“王家少主大闹赵家,把赵义在内的一干高手全引出去了,我看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便给大龙彪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带人前去阻击,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赵家可能已经全军覆没,赵义也命归西天了,” 流星的语气虽然平淡,字里行间却充斥着骄傲,显然对自己的行为非常得意, 而我却听得疑惑重重,从我和王公子商定好救人计划,到王公子把赵家的人引出去,前后不过半个小时而已,流星哪来这么快的反应速度,就能让大龙彪赶来阻击赵家, 除非大龙彪提前就在赵家附近埋伏好了, 似乎看出我的疑惑,流星直言不讳地说:“对,我早就让大龙彪带人守在附近了,所以才能及时抓住这个机会,” 我顿时不满地说:“这事,你怎么没提前告诉我,” 流星站住脚步,回过头来看着我说:“怎么,你怕我抢了你的功劳,” 我哑口无言, 其实相比功劳来说,我更在意流星为什么要瞒着我做这些事,毕竟我才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官,他只是协助我的帮手而已,不声不响地就调兵遣将,到底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以及,赵家的情况还没有彻底摸清楚,作战计划也没有安排好,流星就这么着急地把人调过来,打草惊蛇了怎么办, 我不在乎流星抢不抢功,但他是不是太急功近利了一点, 流星冷笑着说:“别怪我没告诉你,只是我看你的心思根本就没放在这上面,你一心一意地想帮王家少主去找赵家的小女儿,所以我才擅作主张地把人调了过来,总之,最后的结果完美就行,我看你也不用计较太多了吧,” 流星说得没错,我也无话可说, 想救的人救了,想灭的人也灭了,结局看上去确实挺完美的,我就是想说什么也说不出来, 于是我们又继续往前走, 赵雪晴趴在我的背上奄奄一息,周香云倒是还能说话,突然小心翼翼地问:“王峰,你们是来灭赵家的吗,” 我和流星一系列的对话,周香云全部听在耳朵里面,当然也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事已至此,我也没有否认的必要,只能低声“嗯”了一下,周香云沉默下去,不再说话, 我的心现在又黑又狠,之前灭洪家的时候,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可是面对周香云和赵雪晴,我却觉得于心不忍、于心不安,又轻轻补了一句:“对不起了,” 其实按理来说,都把人家一家给灭掉了,再说对不起实在有点虚伪,就算是说一万句对不起,也弥补不回什么来了,而我说这声对不起,也只是出于本能的愧疚而已, 前面的流星冷笑一声,显然很不屑我的行为, 杀都杀了,还对不起,真像一个笑话, 而周香云却摇着头说:“不,我没怪你,实际上这些年来,我们母女两人没少被那个混蛋折磨,只要稍稍不顺他的心意,他就又打又踢,还把我们当狗一样锁着,我早就希望他死了,我每天吃饭的时候、睡觉的时候,无时不刻都在暗中祈祷,希望有人能替天行道,将这个恶魔给送到地狱,我希望他走在街上被车撞死,喝水的时候被水呛死,甚至天上掉下来个陨石,将他砸死都行,” 周香云的恨意潜藏在字里行间,每一个字几乎都是咬着牙说出来的,由此可见她到底有多么仇视赵义, 我不知道这母女两人过去的很多年里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但是窥斑见豹、一叶知秋,但看她们今天的遭遇,就不难想像她们曾经受到过怎样非人的虐待和遭遇, 回想之前在比武大会上面,赵雪晴最终没能杀了冯千月,跪在地上冲她父亲哆哆嗦嗦地喊“我做不到啊”的那一幕,当时我还觉得奇怪,至于对自己的亲生父亲这样子吗,现在,显然就能解释清楚她当时为何会那么害怕了,因为她知道自己接下来会经历什么样的噩梦, 冯千月就是再怕她爸,好歹还敢顶嘴,而赵雪晴呢,才是真正地处在地狱中啊, 对于别人的苦难,我并没有太多的兴趣深究,我只知道她们从今天开始,终于要脱离这个可怕的人间地狱了,赵义已经身亡,赵雪晴终于能和王公子在一起,而周香云也彻底恢复了自由之身, 她们两人,一个失去了父亲,一个失去了丈夫,可是她们竟然一点都不悲伤,反而有种终于脱离苦海的欣慰和轻松, 周香云说着说着就哽咽起来:“所以,王峰,我一点都不怪你,我反而要感谢你,你杀得好,杀得大快人心,若不是你,我们母女二人不知道还要承受多少年的苦难,” 我还没有说话,前面的流星就说:“喂,杀掉赵义的是我,你为什么要感谢他,能不能看清楚到底谁才是你的恩人,” 周香云一下就不说话了,毕竟流星刚才还想杀了她们母女,要不是有我拦着,这下面估计又要添上两具尸体,但是最终,周香云还是轻轻地说:“是,谢谢你,你是我们母女俩的救命恩人……” 流星“嘿嘿嘿”地笑起来,诡异的笑声在这片黑暗的空间里显得格外渗人,又听他说:“没想到我这么多年杀人无数、坏事做尽,今天竟然做了一件好事,杀了人还有人谢我,哈哈,痛快,痛快,” 流星愈发得意,一边大摇大摆地往前走,一边语气狂妄地说:“王峰,今天灭掉赵家,你觉得咱俩各有几分功劳,” 我淡淡地说:“当然全是你的功劳,” “咳,也别这么说,”流星认真地说:“如果不是你让王公子把人引出去,后面我也不会那么顺利,你至少能占三分功劳,” 既然我是三分,那流星就是七分了,他还真不谦虚, 我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流星继续说道:“由此可见,你这个总指挥官也没多大用处,不如接下来把大权都交给我,让我去办剩下的事,” 我说好啊,回头咱们和李皇帝碰个头,如果他也觉得没有问题,我甘愿让位, “那就这么定了,”流星的声音充满兴奋, 说话之间,我们已经穿过甬道,准备抬步往台阶上面走了, 就在这时,上面却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两位使者,你们在里面吗,” 听到这个声音,流星一下站住了脚步,眼睛里也充斥着极其震惊的神色, 因为,这竟是赵家家主,赵义的声音,

上一篇   487 暗室,内讧

下一篇   489 恩将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