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5 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 - 少年王

485 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

挂掉李皇帝的电话以后,我仍旧觉得莫名其妙,不知道李皇帝说得帮手是谁, 以及,我干得好好的,李皇帝干嘛要派个帮手给我,是不信任我吗,这个帮手来了,是听我的,还是听他的,不过,想到我怀里的玉扳指,我稍稍定了定神,李皇帝只要没收回去,我的领导地位还是在的, 李皇帝说我很快就会见到这个帮手,但我足足等了三天也没见到他的身影, 这期间里,各位家主,以及各方势力老大,都在轮番轰炸我的电话,希望能约我出来吃个饭好好谈谈,这一幕,让我想起自己之前被省城大军围攻的时候,我也曾经一个又一个的电话打出去,结果当然是石沉大海、无一接听, 作为报复,我当然也没接他们的电话,有人亲自登门拜访,我也装病推辞不见,就连蜘蛛都打来电话,说想帮赵、刘两家讲讲情,看看这事如何化干戈为玉帛,问我想要什么赔偿可以尽管提, 蜘蛛本来就是干这行的,帮这个说说、帮那个说说,然后从中牟利,所以我也没有怪他胳膊肘往外拐,当然,也无所谓里外了,自从我被戴九星抓到号里,而他能救我却不肯施以援手之后,我就对他彻底地失望了,所以我便婉言拒绝了他,说我和赵、刘两家仇深似海,已经不可能再化解了, 蜘蛛出乎意料地发火了, 别人怕我这个火曜使者,蜘蛛却不怕,他本就不是道上的人,即便是面对李皇帝,他也只是礼让,并不畏惧,更别提我这个李皇帝的手下了,蜘蛛在电话里质问我,是不是做了火曜使者以后,就觉得自己的翅膀硬了,连他的面子也不卖了,还威胁我说,信不信他给李皇帝“谏言”一下,就能把我这个火曜使者给撤下来, 我不知道赵、刘两家到底给了蜘蛛多大的好处,让他在我这碰了钉子以后就这么气急败坏地和我说话,但我打心眼里反感他这种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态度或者说,我厌烦所有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人, 所以,我毫不犹豫地在电话里怼了他,说去你妈的,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然后就挂了电话, 我不是不相信蜘蛛的能力,但我认为在八大家族未灭之前,李皇帝是绝对不会撤下我的, 只是想想,我和蜘蛛的蜜月期都没持续多长时间,就闹到这种不可开交的地步,感觉还是蛮悲哀的,也辜负了火爷当初牵线搭桥的一片苦心,果然,火爷当晚就打来电话,惊讶地问我和蜘蛛出了什么问题,怎么蜘蛛信誓旦旦地说要搞我, 火爷的根基毕竟在罗城,不能在省城久呆,所以对省城的事了解得不够迅速,我也趁着这个机会,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给他讲清楚了,火爷沉?了许久才说:“当初介绍蜘蛛给你,就是想助你一臂之力,如果你现在觉得不需要他了,将他抛开也是没什么问题的,只是你要小心一点,蜘蛛下定决心要搞一个人的时候,这个人一定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 我说明白, 回头,我又给李皇帝打了一个电话,向他阐明蜘蛛对我的威胁, 结果李皇帝轻松地说没事,蜘蛛那边他来搞定,让我继续做事就好, 这样,我也松了口气,又问他:“我的帮手怎么还没有来,” 李皇帝还是那两个字:“快了,” 李皇帝既然总这么说,那我也不着急了,慢慢等着, 现在,我是七曜使者里面,唯一一个在外面活动的,所以我也趁着这个机会,以公务为名,让大龙彪陪同,把李皇帝的地盘好好巡视了一番,做到知己知彼,以前只听说李皇帝的地盘大、产业多,是省城道上势力最强的一个,但是脑子里始终没有一个具体的形象,一圈走完以后才知道确实厉害,相当于四个家族合起来的力量,手下的兄弟都有上千, 尤其是吞掉洪家和我以后,势力比之以前更强, 真正称得上是“皇帝”了, 而我是火曜使者,无论走到哪里,当然都是一片前簇后拥,我说七曜使者怎么一个个拽的要死,被这么多人捧着能不傲吗, 这期间里,各大家主、各方老大都龟缩起来,尽量不和我有任何的接触,各个都活在心惊胆战之中, 当然也有不怕死的, 这天晚上,大龙彪陪伴我巡视一家娱乐城,当然,说是巡视,其实就是吃喝玩乐,这两天大龙彪没少陪着我喝酒,走到哪里喝到哪里,还有漂亮的妹子伺奉, 今天晚上也是一样,大龙彪搞了一家挺大的包厢,叫了几个兄弟、一些模特作陪,正玩得高兴,突然有人进来,在大龙彪耳朵旁边说了几句话,接着大龙彪又和我说:“峰哥,赵家家主赵义今天晚上恰好在隔壁和朋友喝酒,听说您在这里,就想进来敬您杯酒,你看可不可以,” 我一琢磨,就觉得这事不太对劲,赵家自己就有不少产业,不在自家地盘喝酒,跑到李皇帝这边来干什么,而且还那么巧合地在我隔壁,一看就是专程冲着我来的, 我冷笑着说:“不见,” 大龙彪没说什么,正准备差人回绝赵义,结果包厢的门已经开了,赵家家主赵义端着杯酒走了进来,笑呵呵说:“王峰兄弟,我不请自来,你可别怪罪啊,” 说话之间,赵义已经走到我的身前,双手持杯要敬我酒, 按理来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赵义已经做到这个地步,我实在不该再拒绝了,但,我越看他越不爽,不仅是因为之前他围攻我,还因为他把赵雪晴那么好的一个姑娘给毁了,所以我根本没正眼看他,直接冷着脸说:“谁允许你进来的,给我滚出去,” 这句话一出口,赵义的脸直接就僵住了,整个包厢也变得静悄悄的,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出,赵义的嘴巴动了两下,似乎想要发火,最终还是忍了,硬着头皮说道:“王峰兄弟,我和李皇帝关系也很不错的,就算咱俩之间先前有什么误会,现在我都亲自向你赔罪了,你……” “谁他妈是你兄弟,” 不等赵义说完,我便怒吼道:“来人,给我把他撵出去,” 赵义竟然还想拿李皇帝来压我,殊不知李皇帝早就想置他于死地了,在我吼完这句话后,大龙彪便站了起来,说道:“赵家主,看来峰哥并不太想和你喝酒,你还是离开这吧,否则咱们都不好看,” 赵义毕竟是赵家家主,大龙彪显然准备先礼后兵, 赵义长长地叹了口气, 但是赵义并未离开,而是回头冲着门口说道:“不行啊流星兄弟,看来还是得你亲自出马,” 流星兄弟,, 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包间的门再次被人推开,一个身形消瘦的青年走了进来,正是流星,包厢里面,大龙彪等人纷纷站起,面色严肃地叫道:“恭迎,金曜使者,” 我微微皱起眉头, 他怎么来了, 不是不经过李皇帝的允许,不能私自离开密境的吗, 还不等我琢磨过味儿来,流星已经面无表情地来到我的面前,说道:“王峰,李皇帝让我过来,帮你和赵家家主说和,赵家主和李皇帝是好朋友,李皇帝不希望你们的关系太僵,” 我的眉头皱得更深, 旁边的赵义赶紧解释:“王峰兄弟,是这样的,我今天到李皇帝那里去了一趟,希望解开咱俩之间的误会,李皇帝也愿意促成这件事情,所以就让流星兄弟过来做个和事佬,绝对没有拿李皇帝压你的意思,” 我看看赵义,又看看流星,心里一片迷茫, 李皇帝明明吩咐我下一步要灭掉赵家,却又安排流星来做我和赵义的和事佬,怎么回事, “王峰,和赵家主碰了这杯酒吧,” 流星顿了顿,又说:“这是李皇帝的命令,” 流星绝对没有胆子“假传圣旨”, 既然是李皇帝的命令,那我也无话可说,便端起杯子,和赵义碰了一下, 赵义喝过酒后,立刻变得开心无比,也不管我同不同意,就拉着流星一起坐了下来,赵义和我挨在一起,频频向我举杯碰酒,同时各种谄媚之词不绝于口,将我夸得是天上少有地上罕见,让我心里一阵阵无语, 或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终于和我“解开误会”的赵义,没喝几杯就有点醉了,被人扶着去上了个卫生间, 而在这段时间里面,我也差不多想明白了,李皇帝绝不可能真的让我和赵义和解,灭掉八大家族是他一直以来的愿望,断无可能轻易改变,而且如果真的变了,他也不会不和我说一声的, 所以我敢断定,这不过是麻痹赵义的一种手段而已, 洪家灭门以后,剩下七大家族人人自危,想再干掉他们已经不再那么容易,所以李皇帝通过这种方式来帮我铺路, 流星在一边??地饮着酒, 我凑到他身边,问道:“这一切都是假的,” “对,”流星冷冷地说, “你就是李皇帝派来辅助我的,” “对,”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流星瞥了我一眼,冷冷地说:“如果你连这都看不出来,还是不要继续当这个火曜使者了,” 我笑了一下:“好,接下来要怎么做,” “你是总指挥官,你问我,” 这几句话说下来,深刻说明了什么叫做话不投机半句多,流星对我的敌意是显而易见的,我实在不明白李皇帝为什么会派他过来,是要故意激起我们两人之间的矛盾么, 泥人也有三分脾气,更何况我和流星本来就不对付,所以我冷冷地说:“既然这样,那我命令你现在就走,接下来的事不用你参与了,” 流星的脾气一样很大,听到此话立刻站了起来,但是与此同时,赵义正好也回来了,看到流星准备离开,立刻将他拦住,说酒还没有喝完,这是要去哪里, 好说歹说,又把流星给拽了回来, 酒过三巡,大家都有了点醉意,赵义的话也更多了,搂着我的肩膀,吹嘘他和李皇帝的关系有多好,听得我心里实在腻歪的很, 其实要杀赵义,现在是最好的时机,这是在李皇帝的场子里面,我要杀他无人可以阻拦,但,要灭掉整个赵家,只杀一个赵义肯定是不够的,反而容易打草惊蛇,引起赵家破釜沉舟式的反扑和报复, 要灭,就要一次灭个干净,省得再留后患, 机会很快就来了, 醉酒后的赵义,硬要拖着我和流星到他家去做客,说他家后面有一片高尔夫球场,第二天早上一起可以一起打打球, 自从洪家灭门以后,各大家族都龟缩起来,想再把他们引出来可不容易,现在,赵义主动邀请我和流星到他家去,当然是个不可多得的机会,虽然那是赵义的地盘,但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嘛, 所以我立刻答应下来,并且要求流星和我同去, 虽然流星和我不对付,但是身边有个帮手,总好过我一人孤身犯险,而且我有李皇帝的玉扳指在手,也不怕流星不听我的指挥, 赵义非常开心,拉着我和流星的手就往外走, 他还不知道这是引狼入室, 出了大门,赵义的司机已经把车开了过来,我们三人一起上了车,朝着赵家的方向开去, 和冯家处在郊区的大庄园不一样,和王家独占一个村子也不一样,八大家族之一的赵家,在一片半山腰上的别墅区内,所谓的高尔夫球场,其实也只是别墅区内的公共设施,当然,住在这里的非富即贵, 赵家是一栋三层高的大别墅,占地上千平方米,虽然没有冯家那么阔气,但也是普通人一辈子都难以企及的了, 我们到赵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赵义给我和流星各自安排了房间,就睡去了, 我也给流星下了任务,让他在最快的时间内调查清楚赵家的人员构成,以及各方面的防御措施,对于灭掉赵家这事,我内心还是比较坚决的,唯一放不下的可能只有赵雪晴了,那毕竟是王公子喜欢的女孩,也算是我的好朋友了,对她肯定是下不了手,到时候可以想办法放她一条生路, 睡过一夜之后,第二天早上醒来,有下人来通知我和流星用餐, 我和流星来到餐厅,赵义已经在这候着,和他一起的还有一名中年美妇,眉眼之间和赵雪晴非常相似,举手投足也十分优雅动人,显然就是赵雪晴的母亲了, 也只有这样的母亲,才能教出赵雪晴那样优秀的女孩, 看到这位妇人,我本能地就对她有好感(真的不是色心大起),心里又忍不住在想,要灭掉赵家的话,最好连她也放过,让她们母女逃命去吧, “快坐快坐,睡得还舒服吗,” 赵义笑呵呵的,安排我和流星都坐下,接着又介绍他身边的美妇,果然是赵雪晴的母亲,还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周香云,我忍不住问:“雪晴姑娘呢,怎么没有见她,” 对赵义来说,我和流星都是贵客,他都携妻来见了,不可能不带女儿,而我自从比武大会之后,就再也没有赵雪晴的消息了,作为朋友关心一下也是应该的, 结果我这么一问,周香云的眼睛竟然红了,而赵义却是满脸尴尬的模样,赶紧说道:“小女身体有点不适,不能见客,还请见谅,” 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我也没继续追问, “吃饭,吃饭,” 赵义摆着手,吩咐下人上餐, 只是早餐,算不上多丰盛,但也蛮隆重的,前前后后上了十几道,有中式的,也有西式的,赵义和周香云的脸色也恢复如常,和我们聊了起来,相处还算融洽, 正吃着,突然听到一片争吵声传来,不知谁在外面吵架, 赵义眉头一皱,猛地一拍桌子,问怎么回事, 一个下人立刻冲出去查探, 过了一会儿,下人回报,说王家的王公子来了,要探望赵雪晴, 赵义眉间的厌弃之情更重,不耐烦地说:“他怎么又来了,快把他赶走,” 那下人正要出去,我赶紧说:“别啊,让他进来,” 王公子是我的朋友,这事既然让我碰上了,我肯定要帮帮他的,我以为我一开口,赵义会卖我这个面子,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赵义竟然还是坚持要把王公子赶走,并且和我说道:“小女卧病在床,实在不方便见人,王公子进来也没什么用,” 赵义都把话讲到这份上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 只是心疼王公子,虽然贵为王家少主,竟然连探望自己心爱女孩的权力都没有, 那下人奉了赵义的令出去以后,不过一会儿,外面果然安静下来,显然是王公子离开了,但,那下人回报的时候又说,王公子并没离开,而是在大门外面守着,说如果不让他进去,他就一直站在外面, 赵义不耐烦地说:“他愿意站,就让他站吧,想见我的女儿,门都没有,” 赵义的态度坚决,其他人也不好再说什么,周香云则低头抹起了眼泪,赵义恼火地说:“这有什么好哭的,真不知道你一天天哪来这么多泪,家里现在还有客人呐,” 周香云擦擦眼泪,袅袅婷婷地站起来,说了一声抱歉,便起身离去了, “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赵义看着周香云的背影,恨恨地说了一句, 接着又笑呵呵对我们说:“不好意思,让两位使者看笑话啦,” 我算是看出来了,赵义这家伙就是个窝里横,在外面软得要死,回到家里却又欺负老婆孩子,什么玩意儿啊, 这些个家主,一个正常人都没有,虚伪的太虚伪,老实的太老实,奸诈的太奸诈,窝囊的太窝囊,比来比去,周家的家主周天阔还好一点,虽然我和那人不咋对付,但也不得不佩服他的英雄气概, 总之,经过这么一点小风波后,餐厅里面的气氛顿时有些尴尬,赵义心里也不是太痛快,匆匆吃过饭后,便带着我们从后门出去,到高尔夫球场打球去了, 虽然已经冬日,但是今天的天气格外好,暖暖的阳光投射下来,让人的心情也开朗起来, 趁着这个机会,我主动和赵义把话题扯到王公子身上,说王公子自从在比武大会上进入五强之后,也是省城出名的青年才俊了,现在更是执掌了整个王家,按理来说配得上赵雪晴了,怎么还是不给两个孩子机会, 赵义摇着头说:“他还没有达到我心中的女婿标准,” “哦,那谁是呢,” “当然是你这样的啊,”说到这里,赵义笑了起来:“当然,我知道你和冯家的小姑娘是一对了,我也就不敢再抱什么奢望了,” 又叹着气说:“唉,真羡慕冯天道那个老东西,坐在家里就有这么好的女婿送上门来……” 说着说着,赵义突然又想起什么来,回头对自始至终都一言不发的流星说道:“对了,流星兄弟是不是还未婚配,不知对我家小女有没有兴趣,” “没有,” “砰”的一声,流星把球击飞出去,仿佛带着无穷恨意, 说真的,我要是流星,都想抽赵义个大嘴巴子之前比武大会上面,龙王已经科普过了,流星练得那个功夫,注定一辈子都不能和女人有染,否则将会前功尽弃, “那,你们七曜使者里面,还有没有合适的人选了,”赵义又着急地问, “不知道,不要问我,”流星走远了, 我心里一阵无语,看来赵义是想利用女儿和李皇帝扯上关系,所以才会在我们七曜使者之中选择,要不是李皇帝实在太老,我怀疑赵义敢把闺女直接送给李皇帝, “哎,流星兄弟到哪去了,”赵义举目四望,已经不见流星的身影, “不用管他,咱俩继续打球,” 我知道,流星已经回了赵家,完成我交代他的任务去了, 打了一上午的球,我们才回家去吃饭,自然又是一顿丰盛的午餐,这一回,流星出现了,闷声不响地吃着东西,赵义问他去哪了他也不答,搞得赵义十分尴尬, 吃过饭后,赵义让我们回房休息,说下午再继续打球, 我也没有推辞, 结果我刚回到房间没有多久,门就猛地被人推开,竟然是周香云走了进来, 她一进来,就握住了我的手,两只眼睛满含泪水地说:“王峰,你是雪晴的朋友吧,拜托你,一定要救救她,”

上一篇   484 绝,够绝

下一篇   486 真正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