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1 死无葬身之地 - 少年王

481 死无葬身之地

冯千月在什么都不了解的情况下就对我一通吼,还将我挑衅洪家的行为视作以卵击石,虽然心里也知道她可能是为了我好,但还是忍不住有点恼火,正想回头怼她两句的时候,结果一瞥眼就看到了她脖子上的伤痕, 对这道伤痕,我再了解不过,当初八大家族一起来围剿我,她为了让自己的父亲退兵,不惜用匕首割伤自己的脖子,从此,她白皙光滑的脖颈,便有了一道浅浅的伤痕, 当时的她,已经知道我是王巍,可还是义无反顾地这么做了,说明她心里还对我保留着一丝情感,我就是有再大的气,看到这道伤痕也发不出来了,甚至忍不住伸手去摸了一下, 这一瞬间,冯千月像是触电般抖了一下,她的目光也展现出一丝丝的迷离,似乎被我这一摸给震到了,但,她很快又清醒过来,迅速往后退了一步,目光也恢复了冷漠和疏离,冷冷地说:“一点小伤,早就不疼了,上次逼退我爸,只是为还你的人情,我和你已经恩怨两清,希望你别想太多了,而且上次我也答应我爸,从此不会再和你联系了,希望你能够尊重我的意愿,” 只一瞬间,冯千月就变得让我不认识了,好像我们之间隔了千重大海和万丈大山,上次,冯千月确实当众允诺,从此和我断掉联系,这次也就是因为郝莹莹的事,我们才无意中重新聚首,看来她已经下定决心,要和我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了,我“王巍”的身份终究还是让她心生芥蒂,原来我们之间的感情也不过如此而已, 我有些赌气地说:“既然这样,那你又何必管我和洪家的事,我就是被洪家打死,也和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听我这么说,冯千月的脸一下就胀红了,大声地说:“你以为我想管吗,要不是莹莹求我,我才懒得管你,” 看我俩一见面就吵架,旁边的郝莹莹也有点急了,她赶紧拉着我的胳膊,说道:“王峰,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千月也是为了你好,你就把洪大少爷放下来吧,她一定有办法处理这件事的,” 我摇摇头,说不必了,这件事我自己解决,用不着她来操心, 冯千月也叫唤着说:“听到了吧莹莹,你的好心被他当驴肝肺啦,人家可是比武大会的冠军,傲得很呐,区区洪家怎么可能放在眼里,我看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 冯千月的一席话将我气得够呛,之前一段时间我俩的关系融洽,彼此互相尊敬、爱护,让我都快忘记她的本来面目了,原来她的恶毒、刁钻真是写在骨子里的, 要不是我还有正事要做,真想和她吵个翻天覆地,但我根本没时间和她耗,直接就和蚊子、老酱说道:“我们走,” 说完,我便不再看冯千月了,大踏步地往外走去,蚊子和老酱架着洪水寒也立刻跟上,郝莹莹还想上来拦我,但是被冯千月给拽住了:“不用管他,看看他这次怎么死,” 郝莹莹后来又说了什么,我已经不知道了,因为我们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这间会所,上了车后,蚊子问我去哪,我说回咱们的大本营去,蚊子又说那然后呢,我说然后就等洪家家主洪龙象的电话, 蚊子还想再说什么,老酱拍了他一巴掌,说你废话真多,按峰哥说的做就行了, 蚊子便不再言语,踩了油门往前面走, 蚊子开车,我和老酱、洪水寒坐在后排,洪水寒被揍得不轻,现在已经昏过去了,老酱低声问我:“峰哥,你有把握,是吧,” 老酱还是蛮了解我的,知道我不会突然干出这么冒进的事,既然这么做了,那就肯定做了准备,我嘿嘿一笑,说你就等着看好戏吧,听我这么说后,老酱便把胸膛挺起来了,一副非常期待后续的模样, 回到金龙娱乐城后,我马上吩咐人清场,然后把伤痕累累的洪水寒扔到大堂中央,然后大马金刀地坐在沙发上面,三十个兄弟也尽数站在我的身后,不一会儿,我的手机果然响起,虽然号码并不认识,不过我知道这肯定是洪龙象打来的电话, “洪家主,稀客啊,”我接起电话就说, “王峰,你想干什么,,”洪龙象在电话里咆哮着:“是不是想死在我们洪家手上,” 我握着手机,幽幽地说:“洪龙象,如果你想让你大儿子现在就死,尽可以用这种态度继续和我说话,” 洪龙象沉?下来,过了一会儿才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沉沉地说:“我在金龙娱乐城,如果半小时内我见不到你,那每年的今天就是你大儿子的祭日,” 洪龙象立刻挂了电话, 我也收起手机,??地注视着金龙娱乐城的大门,一个多月之前,就是在那扇大门之外,我遭到了省城大军的围攻,山呼海啸的喊杀声似乎至今都萦绕在我的耳边;现在,我回来了,曾经受过的耻辱,如今要一笔一笔地还回来, 洪龙象调兵遣将,应该没有那么快来,地上的洪水寒仍在昏迷当中,我闭上眼睛开始养神,身后的兄弟也?不作声, 不过多久,门口响起了脚步声, 不可能是洪龙象,难道是客人吗,门外明明已经挂了歇业的牌子,我睁开眼睛一看,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原来是冯千月和疯牛来了,之前不是和我闹翻了吗,现在又来干什么了, 冯千月快步走到我的身前,先是看看地上的洪水寒,又咬牙冲着我说:“王峰,你别犟了,我知道你想报仇,可你就这么点人,是斗不过洪家的,就让我把洪水寒带走吧,” 我哭笑不得,说你之前不是说了不管我的事吗,怎么又过来了, 冯千月顿时挑高了声调:“你以为我想管啊,要不是莹莹一直求我……” 说着说着,冯千月似乎不想再和我多费唇舌,直接一摆手,示意疯牛把人带走,疯牛弯下腰来,就准备拖走洪水寒,而我伸脚踩住洪水寒的肚子,认真地说:“疯牛大哥,真心不用,这事我自己处理就好,” 我对疯牛还是很尊重的,毕竟人家救我也不止一次了,做人要晓得好歹, 疯牛回头看向冯千月,冯千月咬着牙说:“不用管他,咱们把人带走,” 疯牛正要一把将洪水寒提起,而我迅速一脚把洪水寒踢到一边,说道:“疯牛大哥,如果你再抢人,别怪当晚辈的不客气了,” 蚊子他们迅速把洪水寒拖到了后面,疯牛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站起身来再次看向冯千月, 冯千月更恼火了:“王峰,你这人咋这么不晓得好歪,知不知道我是在帮你,” 我正要答话,娱乐城的门外突然传来一大片汽车轰鸣的声音,铺天盖地、甚嚣尘上, 来了,好快, 我立刻站起,朝着玻璃门外看了过去, 这个声音吸引了现场所有的人,大家纷纷都探着脖子往外面看,冯千月也着急地说:“看看,来不及了吧,让你再不听我的……” 话还没有说完,她就愣住, 因为外面来的竟是一片闪着红蓝灯光的警车, 什么鬼,洪龙象报警了,, 干,好歹是省城八大家族之一的家主,能不能不要这么怂啊,稍微有点事就报警, 警察的到来,确实是我们没想到的,因为这实在不像洪家的风格,也非常出乎我的意料,倒是冯千月喃喃自语地说:“警察来了也行,让你犯在洪家手里,真不如犯在警察手里,把你关进号子里住几天总比死在洪家手里面强……” 还不等我再多发两句感慨,一大群荷枪实弹的警察就冲了进来,同时有人大叫着说:“不许动,所有人都抱头蹲下,” 但凡道上的人,真就没有不害警察怕的,刚才还站在我身后,各个威风凛凛的蚊子他们,现在立刻变得跟缩头乌龟似的,全部都抱头蹲在地上了,就连冯千月和疯牛都听话地抱头蹲在地上, 唯有我,坐在沙发上纹丝不动,目光炯炯地盯着对面那些警察, “抱头蹲在地上,”为首的一个警察持枪再次大喊,看他的模样好像是个队长, 而我还是不动, “王峰,你干什么,快蹲下啊,不要和人民警察做对,”蹲在我旁边的冯千月忍不住轻声叫道, 而我置若罔闻,还是一动不动, 那名队长迅速冲了上来,用手中的枪对准了我的脑袋, 冯千月不敢再说话了,抱头看着地面, 队长冲着门外做了个手势,有两个人便走了进来, 一个是洪龙象,一个是戴九星, “王峰,你以为我会和你拼命吗,,”洪龙象咆哮着说:“你现在是烂命一条,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所以想要和我同归于尽是吧,我告诉你,我偏不给你这个机会,我把戴局喊过来了,我看你怎么拼,敢绑架我儿子,下半辈子在大牢里过吧,” 戴九星也走上来,摇着头说:“王峰啊王峰,你说你刚被李皇帝放出来,踏踏实实过两天日子算了,整这些幺蛾子干嘛,这回,就是上次那个长官再来也保不住你了,我抓你可是有理有据,” 戴九星一边说,一边摸出手铐给我上了, 我也嘟囔着说:“戴局,我也没跟他要钱,还算不上绑架吧,” “嗯,绑架算不上,至少得治你个非法拘禁,” 我说我这也没超过二十四小时,能算得上是非法拘禁, 戴九星说哟,看不出来你还挺懂法,不过你暴力伤人总是事实,具体怎么判还得看法院的, 在我俩说话的同时,洪龙象已经扑到洪水寒的身前,看到儿子浑身伤痕累累,气得他连连对我破口大骂,戴九星给我上了手铐,叹着气说:“你就算是想报仇,也掂量下自己的能力,你有人家势力大,还是有人家背景深,不是我偏袒哪方,你这行为实在有点作死,” 冯千月也抬起头来,一脸幽怨地看着我,意思是说看看,我说你不听,戴局说你总听了吧, “走吧,”戴九星拍拍我的肩膀, 但我并没有动, “怎么着,逼我上强制手段是不,你也算体面人,我不想太为难你,你也不要让我难做,好吧,” 我摇摇头,说:“戴局,我不会让你难做,我上衣口袋里有个东西,你掏出来看看就明白了,” 戴九星一脸迷茫,但还是照我的话做了, 一块小小的纹章出现在他手中,上面还绘着火焰的图案, 以戴九星的身份,不会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戴九星先是皱了皱眉,接着又一脸诧异地朝我看了过来:“你……” “你心里明白就好,”我淡淡地说:“这个背景,够深了吗,” 戴九星回头看向刚把儿子抱起来的洪龙象, “神仙打架啊……” 戴九星喃喃地说着,他也不是个傻子,一下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突然又“嘿”地笑了一声,似乎觉得这事有点好玩,便把纹章重新塞回到我口袋里面,同时把我的手铐也解开了, 冯千月虽然一直在看着我,但从她的视线,并不知道戴九星看到了什么,还在一脸迷茫的时候,戴九星已经朗声说道:“收队,” 戴九星说完以后,便大步朝着门口走去,头也不回,十分果断, 李皇帝没有骗我,这块纹章果然好用, 那些刑警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也绝对服从戴九星的命令,立刻整齐划一地跟了上去,用枪指着我的那个队长,也迅速离开了我的身边,冯千月完全不知这是怎么回事,一脸呆呆地看着那些迅速离去的刑警,蚊子他们也是一副茫然不知所措的模样, 另外一边,刚把儿子抱起来的洪龙象就更迷茫了,洪龙象抱着儿子,大喊了两声:“戴局,等等,等等,” 但他刚追了两步,我就厉声说道:“给我把他拦住,” 蚊子他们虽然还很迷茫,但也绝对服从我的命令,立刻冲上去就把洪龙象给围住了, 洪龙象焦急地喊:“戴局,戴局,” 戴九星头也不回,只是凌空摆了摆手:“这事我管不了,你自求多福吧……” 说话之间,戴九星已经带人彻底离开金龙娱乐城里,把洪龙象一个人留在了现场,外面那些警车也迅速开走消失,大堂里面,蚊子等人把洪龙象团团围住,各个虎视眈眈地看着他, 冯千月和疯牛也站了起来,但是他们两个已经不再说话, 我朝着洪龙象走过去,一直走到他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轻轻说道:“洪家主,我现在有资格和你拼命了吗,” 怀里还抱着儿子的洪龙象迅速转过身来,平坦的额头上滴下豆大的汗珠,咬牙切齿地说:“你和戴九星到底说了什么,” “说什么,你不用管,” 我慢条斯理地说:“我只能告诉你,你找他是没有用的,万事还是要靠自己啊,” 我一边说,一边拍着洪龙象的肩膀,像是在教育一个小辈:“这样,我再给你一个机会,你把你儿子放下,你可以离开这里,半小时后,咱们再在这里会面,一决生死,好吧,” 洪龙象一脸惊讶,似乎非常意外我的决定, 按理来说,我既然是来找他报仇的,现在好不容易趁他落单将他围起来了,一刀将他宰了就是最好的结果,干嘛还要将他放走,半个小时以后再行决一死战,那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吗, 洪龙象不能明白,我当然也不会和他解释,我只微笑着说:“趁我还没改变主意,赶紧走,” 洪龙象把儿子放下,飞也似的冲出金龙娱乐城去, 洪龙象一走,冯千月就叫了起来:“王峰,你疯了吗,你主动让他回去叫人,” 不光冯千月不能理解,就连蚊子他们也不能理解,个个迷茫地看着我, 而我??地坐回到沙发上,摸了下自己的鼻子,说:“是啊,不这样的话,怎么彻底把整个洪家灭门呢,” 彻底灭门,, 众人均是吃了一惊,齐齐不可思议地看着我,就好像我是个发了癔症的疯子,就凭我们这三十个人,就想把整个洪家灭掉,不是疯子又是什么, “你疯了吗,你以为你是李皇帝吗,,”冯千月大叫, “又不是只有李皇帝能做得到,” 我把双臂摊开,架在沙发的两边扶手上,幽幽说道:“二十多年前,小阎王也这么干过,而且差一点点就成功了……小阎王可以,为什么我不可以,” “就你,还想和小阎王比……” 小阎王虽然是省城人人畏惧的大魔头,但同时也是众人心中的神话和传说,冯千月显然还想讽刺我几句,但随即又想到我和小阎王的关系,立刻又不说话了,露出一脸复杂的神色, 而我这几句话,却成功点燃了蚊子他们的热血,一众人都表现得激动莫名,蚊子更是大叫着说:“对,小阎王可以,我们峰哥为什么不可以,在我眼里看来,我们峰哥比小阎王强一千倍、一万倍,” 我舅舅是我的偶像,我愿意以他为榜样,但要说比他强那是万万不敢想的,所以我立刻狠狠瞪了蚊子一眼,说:“别胡说,” 蚊子立刻说道:“是是是,就算强不了一千倍、一万倍,那也强个十倍、百倍,” 蚊子这马屁拍的,冯千月都听不下去了,说:“小阎王当年攻进省城,好歹还呆了好几百人,你们这三十个人,到底要怎么打,” 我说小阎王好几百人就能横扫八大家族,我好几十人为什么就不能灭掉其中一个家族, “是七大家族,我家幸免于难,”冯千月认真纠正, 当初我舅舅带人攻进省城,看在冯天道和我爸是结拜兄弟的份上,所以并没有入侵冯家;只是人们后来说起这事的时候,都习惯说横扫八大家族,就这么以讹传讹下来, 说起这事,其实也挺憋屈,我舅舅看在我爸的面子上没有入侵冯家,后来李皇帝组织省城各大势力出来对抗我舅舅的时候,冯家却参与了,活脱脱一个白眼狼嘛, 只是现在,我也懒得和冯千月计较这些,直接就说:“总之,今天我是一定要灭洪家的,到时候这里肯定非常危险,还请冯大小姐先离开吧,” “你……”冯千月见我冥顽不灵,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 疯牛则微微颔首,说道:“小姐,王峰不是个冲动的人,想必他有自己的计划,咱们就先离开这吧,” “走就走,看见他我就来气,” 冯千月大步往外走去,疯牛紧随而上, 我一直目送着冯千月出门,看到她并没离开,而是在门口站着,显然还是放心不下我, 难道真和郝莹莹说的一样,即便冯千月已经知道我是王巍,也还是牵挂着我, 老酱走了上来,低声对我说道:“峰哥,还有十多分钟,洪家的人就该来了,” 我点点头,指着地上的洪水寒说:“把他给我吊起来,” 不多时,洪水寒就被吊在了我们身后二楼的栏杆上, 又不多时,娱乐城外再次传来一大片汽车引擎的轰鸣声,至少有几十辆车开了过来,刺眼的灯光将外面照得如同白昼, “峰哥,来了,”蚊子激动地说, “我没有瞎,”我淡淡地说, 随着一片片车门开关的声音响起,一茬茬身穿?衣的大汉奔了进来,至少有一半人拿着洪家特有的厚重铁剑,另外一半人则拿着各式各样的家伙,看来这次确实倾巢出动,能打的不能打的全叫来了,一眼看去?压压的大片,至少有三百人往上, 半小时内能集中到这么多人,真的已经相当厉害了, 更何况,里面还有不少高手, 哗啦啦…… 这些人如潮水一般涌进金龙娱乐城的大堂之内,瞬间便占了大半的空间,个个杀气重重地盯着我们, 而我们,只有三十个人, 哦,加上我,三十一个人, 在洪家未来之前,蚊子他们还能在我豪言壮语的感染下充满热血,急不可待地想和洪家来上一场血战,好报一报当日的深仇大恨,但是,当这么多人真真正正地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时候,大家也不可避免地有点底气不足了,紧张地问我:“峰哥,怎么办啊,” 我还没有说话,对面的人群之中,洪龙象已经冲了出来,这个膀大腰圆的壮汉,现在浑身上下充斥着杀气,冲我歇斯底里地大吼:“王峰,我让你今晚死无葬身之地,”

上一篇   480 千月,还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