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7 晋升,火曜使者 - 少年王

477 晋升,火曜使者

原来,即便是做了李皇帝?下的七曜使者,也不代表就能终生安枕无忧了,还要时刻提防新人取代自己的位置, 代价,就是死亡, 这个机制不可谓不残酷,但是却能保证手下的人永远保持狼性,每三年就要组织一次比武大会,以此督促省城众人上进的李皇帝,能想出这个主意来倒也十分正常, 可是在我看来,仍旧残忍到了极点,好歹是跟随他多年的兄弟,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说杀掉就要杀掉,良心上真的过得去吗, 哦,我忘了,李皇帝是没有良心的, “怎么样,想好干掉哪个没有,”李皇帝还是笑眯眯地看着我,他根本不问我愿不愿意接受这个机制,只问我想好杀掉哪个没有,好像窗外不是一群活生生的人,而是一群随随便便都能去死的蝼蚁, “没有,”我老老实实地答, 虽然我这几天没少在小花园里呆,但是对他们几个并没有很深地去研究,唯一交过手的也只有流星和赵铁手,更没有想过需要杀了他们其中之一, “没关系,慢慢来,你还有二十四个小时可以考虑,”李皇帝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李皇帝好像很喜欢和人约定时间,从之前的一个月到现在的二十四小时,总是喜欢营造一种特别紧张的感觉,大概也是他控制欲的另外一个体现,我点点头,说好,我会慎重考虑, 虽然我心里很反感李皇帝的这种残酷机制,但贾桃桃告诉过我,一定要对李皇帝言听计从,因为李皇帝很不喜欢别人忤逆他的命令, 说完之后,我便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李皇帝竟然破天荒地出来送我, 走到我舅舅那间房的门前时,我本能地往里瞟了一眼,看到他还在打游戏,眼神呆滞、面容僵硬,唯有游戏里的小人灵巧无比,而这微小的动作,竟然也被李皇帝捕捉到了,李皇帝笑呵呵道:“他是日曜使者,我不建议你选他,因为他是七曜使者里面最强的一个,强到超乎你的想像,” “谢谢提醒,”我谨慎地答, “应该的,毕竟我也不愿看你白白送死,”李皇帝依旧笑容满面:“不信你看,” 说完这句话,李皇帝突然摸出一柄小刀,“飕”地一下朝我舅舅飞了过去, 我吃了一惊,完全没想到李皇帝会突然对我舅舅动手,而且他这一刀刺得快、稳、准、狠,只觉得突然空中闪过一道白光,刀尖就朝我舅舅的脖子狠狠扎了过去, 我一直以为飞刀陈耍飞刀称得上是省城第一,现在才知道是我坐井观天了,原来真正的飞刀高手是李皇帝,飞刀陈的飞刀再快,好歹还有迹可循,能够看到运动轨迹和方向,而李皇帝的飞刀真的是刹那而过,即便是我都不一定保证能够接住, 更何况,我舅舅还在全神贯注地打游戏, 这一瞬间,我冷汗几乎都落下来了,差点忍不住要开口提醒我舅舅,但我舅舅突然抬起右手,就见白光猛地顿住,那柄小刀已经被他夹在了食指和中指之间, 而且这过程中,他不仅面不改色,就连眼皮甚至都没眨一下,仍旧紧紧盯着面前的电视屏幕,左手甚至还在操作着手柄,游戏里的小人也毫发无伤, 我刚松了口气,就听“飕”的一声,我舅舅竟然又把飞刀掷了回来,径直扎向李皇帝的喉咙, 而且无论速度还是角度,竟然都不比李皇帝刚才那一手差, 我知道我舅舅会使棍,会使链,会使刀,可没想到竟连飞刀都这么精通, 如果飞刀陈看到这幕,估计当场能给他们两个跪下, 李皇帝也同样轻轻松松地伸手夹住了, 我一直都知道李皇帝肯定不像他表面看上去那么弱,但没想到他竟然强到了这个地步,似乎都不在我舅舅之下,李皇帝捏着小刀,佯装生气地冲着里面说道:“小阎王,连大哥也敢刺么,” 我舅舅并不说话,仍旧全神贯注地打着游戏, 李皇帝又回头看我:“看到了吧,你是杀不了他的,” 我点头,表示明白, 将我送出密境以后,李皇帝就回去了, “静候你的佳音,”这是李皇帝和我说得最后一句话, 我往前走去,六力士微微低头, 下电梯的过程中,我活动了一下手脚,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各方面指标都处在巅峰,这几天的养精蓄锐让我活跃地像只即将出笼的猛虎,我并没有第一时间到小花园去,而是先去餐厅吃了一点东西, 我坐在靠窗边的位置上,一边喝着碗羹汤,一边观察着窗外的那几个人,赵铁手也在里面,仍旧把一双手伸到池子里面,沉?地和那些凶猛的食人鱼对抗着, 其他几人也和过去一样,努力磨练着自己的武艺,在这个残酷的小团伙里面,确实一刻都不敢放松, 我仔细观察着他们每一个人,因为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我的对手,而且一旦交战就必须要分出个你死我活,所以必须要小心应对,之前我没想过会和他们拼命,所以即便看过也不是那么细致,不像现在仔仔细细地研究着他们,几乎要将每一个人从头到尾、从里到外都看得清清楚楚, 除去还在楼上打游戏的我舅舅外,剩下的六曜使者都在小花园里聚齐了, 我和赵铁手是交过手的,他和疯牛是一个级别的人,我没把握能对付他,尤其那双铁手非常难缠,所以率先把他放弃, 我曾经打败过流星,乍一看的话,好像选他最为合适,但我心里明白,其实我俩是不相上下的,上次比武大会的终极之战,流星在和我战斗的过程中失去了理智,和我单纯比拼起了拳头的力量,结果被我的“火拳”给灼伤了,这才是他失败的主要原因,如果再和他打,他势必会防范我的火拳,胜负就不好说了,所以也把他给放弃了, 而其他四人,之前并没旁观比武大会,而且按照他们七曜使者“互不搭理、形同陌路”的尿性来看,他们很有可能不知道我火拳的秘密,兴许能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我从不敢小看七曜使者的实力,所以我一开始就打算动用我的秘密武器, 所以我的目标,应该在这四曜之中产生, 肌肉发达的壮汉,骨瘦如柴的老头,上窜下跳的侏儒,饮酒作诗的公子,要选择他们哪一个呢, 我仔仔细细地研究着他们,从天亮一直研究到天?,研究到他们全都离开之后,我才走进小花园内,又将他们每个人站过的位置走了一遍,在脑子里不断设想着我们打斗的场景,几乎如痴如醉,达到了完全忘我的境界, 一直到凌晨十二点钟,我才返回自己的房间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来到了小花园内, 或许是太早了,我到的时候,里面还空无一人,我占了其中一块位置打了会儿拳,不一会儿,浑身就汗津津的,各处筋骨也都舒展开了,身体也到了巅峰状态, 而除了我舅舅以外,其他六曜使者也渐渐来到这里,各自占了一块位置开始练功,照旧还是互不打扰、互不搭理, 当然也没看我一眼, 直到我朝着池子边上的赵铁手走过去,其他几个才纷纷朝我这边看了过来, “哗啦”一声,赵铁手把双手从池子中拔出,肉眼可见的食人鱼顿时来回扑腾,但很快又恢复到了平静状态,赵铁手面对我,冷冷地说:“你决定选我了是么,” 赵铁手的声音里充满杀气和寒意,其他几人也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们,显然,他们都知道我准备干什么, 我立刻摇头,说不不不,赵大哥一直以来都很照顾我,我怎么会选你呢,更何况我也不是你的对手,怎么敢随便造次, “那你什么意思,”赵铁手稍稍放松了点警惕,上下看着我, 我拱了拱手,说我观察了一天,发现我谁的对手也不是,所以打算放弃做七曜使者之一了,与其把命丢在这里,不如直接去跟李皇帝申请一下,让他给我安排个其他职位好了, 赵铁手笑了出来:“你倒挺有自知之明,” 我的余光看到,其他几人也都露出轻蔑嘲笑的目光, 我耸耸肩,说没办法,我这人比较惜命,有可能影响到我性命的事,还是不要去做了吧,我是专程过来和赵大哥告别的,也不知道李皇帝会安排我做点什么,以后还?烦赵大哥多照顾照顾我, 赵铁手昂着头,说:“好,” 我再次拱拱手,表达过谢意之后,便转身朝着花园外面走去, 身后顿时传来一片嗤笑的声音, “李皇帝新找来的这个小子也太怂了吧,竟然连打都不敢打,” “是啊,害我白白提心吊胆了好几天,没想到是个这么窝囊的东西,” “得亏他有自知之明,否则我把他脑袋给扭下来,” 小花园里一片嘻嘻哈哈,而我充耳不闻,继续往外走去, 我还真的以为他们之间是零交流的,原来在这种事上也会变成普普通通的人, 推开小花园的玻璃门,我走了出去, 但我并没走远,而是躲在了玻璃门的墙边,小心翼翼地等待着,像是一只准备捕猎的恶狼, 很快,一个看着只有七八岁的“孩童”从小花园里走了出来,正是那个喜欢爬高爬低的侏儒,他一脸的愉悦,像是刚经历过一场惊险的考试,浑身上下都轻松极了,甚至嘴巴里还哼着不知哪里的乡间小调, 他并没有看见我,而是继续愉快地往前走去, 我知道,目标就是他了, 李皇帝准备将我收进七曜使者的事,他们每一个人都清清楚楚,而且没有谁比他们更了解这其中的规则,他们谁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为目标,所以到小花园里来展示自己的实力,就成了他们震慑我的手段之一,表面上看他们是在练功,实则是在向我示威,让我不要打他们的主意, 否则,为什么他们偏偏这几天练功练得很勤, 要知道,之前我每一次到密境里,都能看到他们呆在各自房间的啊;还有,之前比武大会期间,也没见过他们这么勤快地在这练功啊,只有同样要参加终极之战的流星出现过而已, 所以我很确定,其实他们每一个人都很心虚,才会使用这种手段来威吓我,否则就会像我舅舅一样呆在房间里面打游戏了, 而这其中最心虚的人,势必就是实力最弱的人, 如何找出这个实力最弱的人,就是我这一天一夜以来思考的事情,所以我之前在赵铁手面前才会假装说出那一番话,就是要让他们放松警惕,要让他们掉以轻心, 同时我还判断,最先从小花园里出来的那个人,一定就是最心虚的那个人, 因为这段时间以来,这个最心虚的人生怕被我找上,所以时刻都紧绷着神经,极大地消耗着精力和心神,一旦确定我放弃了这个挑战,那么他肯定会彻底放松下来,然后第一个走出小花园去,好好找个地方庆祝一下自己逃过此劫, 这是人之常情,也是每一个人都会有的正常心理, 大学考试结束,最开心的不是那些取得优异成绩的学霸,而是那些刚刚越过及格线的学渣,简直堪称生死一线间,不庆祝一下怎么能行, 所以我守在门口,等待着第一个出现的人, 看到侏儒出现以后,我便毫不犹豫地拔出自己怀中的三菱刮刀,迅速噔噔噔奔上前去,朝着这个侏儒的后背砍了过去, 可惜我并不是行踪无声无息的大罗金仙,但凡我冲上去,是一定会有声音出现的,而且就算这个侏儒是七曜使者里实力最低的,但他能够担任其中之一的使者,就足以证明他的实力也不同凡响,所以他很快就注意到了身后的动静,然后迅速回过头来, 这和龙王偷袭我可不一样,一来那时候我们距离很近,二来那时候周围很乱,确实不能怪我没有发现龙王的行踪,但是现在不一样,从小花园出来以后是一片挺宽敞的休息区,而且人非常的少,虽然我已经尽量压制自己的声音,却还是没能瞒过侏儒的耳朵, 侏儒猛地回头,发现是我以后,眼中先是闪过一丝惊讶和慌张,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从怀里摸出一支?漆漆、形同钢管一样的家伙,“咣”的一声挡住了我的三菱刮刀, 这一击,我是用了全力的,这个侏儒果然有点扛不住,脚步迅速“噔噔噔”往后退去,力量显然不是他的强项, 也是,这么小的个子,能有巨力反而怪了, 我的力气虽然拼不过疯牛,但是拼这侏儒还是没问题的,而且之前研究这个侏儒,发现他的身段非常灵巧,爬高爬低地像个猴儿一样,所以要对付这个家伙,和他拼灵巧肯定是不行的,必须用力量压制他, 对付不同的敌人,当然要用不同的手段, 我一击不中,立刻连招频出,砰砰砰地往他身上砍、剁、削、捅,每一招都又快又狠,而且力道奇大, 侏儒本身就是被我偷袭,一来失了先机,二来被我力量压制,除了勉强抵挡我的招式以外,脚下也不断被我逼得连连倒退,头上的汗水也不断滴下,看着相当狼狈, 如果这是在拳台上,他早就被我砍下台去了, 不过小花园外的休息室虽大,到底也有个边界,侏儒的脚后跟终于顶在了墙面上, 就是现在, 我毫不犹豫地再次全力一击,三菱刮刀被我使得虎虎生风,仿佛裹挟着天地之威,狠狠朝着侏儒的脑袋劈了下去, 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侏儒的双脚突然在墙面上一弹,接着整个人就像壁虎一样窜到了光滑的墙面上,我的三菱刮刀猛劈下去,狠狠砸在墙上,顿时沙石飞溅,砍出一道清晰可见的沟来, 侏儒的攀爬能力很强,这个我并不意外,于是我立刻又提刀往上劈去,结果侏儒竟然越爬越高,他就像是蜘蛛侠一样,双手双脚好像带了吸盘,在光溜溜的墙面上如履平地,迅速朝着另一边窜去,我连劈了四五下都没劈到他,反而让他越爬越远, 嚯,我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功夫,果然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还好他不是真的壁虎,而且他的攀爬技能好像也有限制,支撑不了那么长的时间,很快就从墙面上掉了下来,像只蟑螂一样四肢着地趴在地上,虎视眈眈地盯着我,目光里露出仇恨和敌意, 哗啦啦的脚步声响起,皇家夜总会里的工作人员听到动静,纷纷朝着这边跑了过来,惊奇地看着我们两个;赵铁手、流星他们也从小花园跑了出来,站在一边围观我们的战斗, 虽然之前我说我要放弃这次挑战,但他们也不是傻子,看到这一幕后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原来是兵不厌诈、引蛇出洞, 只要目标不是他们自己,他们还是很乐意看到这一幕的,立刻喜滋滋地看着场中的我们两个, 四周也起了一片议论之声, “那不是王峰和火曜使者吗,他们在干什么,” “听说李皇帝他老人家已经把王峰收入?下,看来这是准备让王峰入驻密境、成为七曜使者之一啊,而火曜使者就是他的目标,” “王峰可是这届比武大会的冠军,连‘金曜使者’流星都败在了他的手上,看来这次有好戏看了,” “够劲够劲,赶紧打啊,还愣着干什么,” 我紧紧盯着侏儒,我已经知道了他的技能,所以自然在脑子里盘算着应对他的计策,这家伙攀爬的功夫实属一绝,如果他继续在墙面上爬来爬去,那我就是到死也抓不着他, 我迅速观察了下周围的环境,大概能计算出下一次我再攻击的时候他会往哪里爬,便迅速再次挥刀而上, 我的气势和体力都在巅峰,如同一阵狂风般卷向侏儒,侏儒根本不敢正面和我交锋,身子立刻往后退去,双臂一撑又爬到了墙上,如同飞檐走壁一样朝着高处而去, 而我,因为早早就判断出他会往哪里爬,所以提前就把三菱刮刀狠狠斩了过去,我的战斗经验极为丰富,计算得也极为精准,侏儒如果再往上爬,脖子就会应声而断;而他如果放弃爬行,则会彻底落入我的掌控, 然而让我意料不到的事情再次发生, 侏儒突然猛地回头,把他手里的钢管往嘴里一塞,然后“噗”的一吹,钢管的另一头竟然喷出火来, 我吃了一惊,完全没想到侏儒还有这手,身子立刻就往后退,但还是晚了一步,火苗窜向我的面庞,把我额前的头发给烧了不少,一股子的焦糊味和汽油味顿时弥漫开来, 我顿时明白过来,这家伙的武器竟然还是个小型的喷火枪, 绝,实在够绝, 四周也再次喧哗起来, “出现了,火曜使者的火龙箭,” “是啊,死在他这手‘火龙箭’下的高手可不少,” “王峰这回有?烦了,怎么可能有人不怕火呢,” “王峰想夺火曜使者的位子,看来还是相当有难度的啊,” 火龙箭,不过是个小型的喷火器而已,马戏团的表演者们人人都会,竟然起这么中二的名字,几乎不亚于我的“见月斩”了,看来也是这侏儒自己起的名字, 侏儒一击得中,有些洋洋得意起来,趁着我被烧得灰头土脸之时,四肢猛地一蹬墙面,矮小的身子便凌空朝我扑来,同时嘴巴里的钢管也对准我,一大串呼呼的火苗再次朝我窜来, 火苗狭长而尖锐,看上去还真像一支箭, 而我迅速把三菱刮刀转到左手,接着猛然催动体内的龙脉之力,迅速穿过右手手腕上的阳谷穴,一股子灼热的力量瞬间聚于右拳,接着,发红发亮、充斥着灼烧力量的右拳,便猛然朝着侏儒的火苗轰去, 侏儒的眼睛里顿时闪过兴奋的神色,大概他以为我这一手是自寻死路, 侏儒的火龙箭和我的右拳顿时相撞,火龙箭散发着火神的威力,却对我的拳头造不成丝毫影响,我的拳头如履平地,迅速穿过重重火苗,很快就击打在钢管的顶端, 因为钢管的另外一端是被侏儒叼在嘴里的,所以这一拳轰出去后,钢管直接窜进了侏儒的喉咙里面,并从他的后脖子处穿了出来, 这一瞬间,侏儒的双眼瞪大,脸上满是不可思议,想说什么已经完全说不出来,身子也砰的一声重重摔落在地…… 四周静悄悄的,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显然没有想到侏儒会是这种死法, 我慢慢收回了自己的拳头, “好、好、好,真是一场精彩至极的战斗……” 另外一边,传来李皇帝充满欣赏的声音:“从今天起,王峰就是新的火曜使者,”

上一篇   476 七曜使者

下一篇   478 我,总指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