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6 七曜使者 - 少年王

476 七曜使者

有时候觉得,李皇帝真的是个奸雄,有点类似三国里的曹操,将“礼贤下士”做到了极致,恨不得将全天底下的英才全部揽入囊中,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可以用尽一切手段,包括使用皇后贾桃桃, 但,同时他待人又非常苛责,容不得别人犯下一丁点的错误,否则弃之如敝履也是分分钟的事情,张健和飞刀陈就是前车之鉴, 身边躺着一个风情万种到了极致的女孩,这种诱惑绝对不是一般男人能够承受的,更何况我现在还是个连接吻都还没有几次的雏儿,我轻轻笑着,说是啊,又见面了, 贾桃桃侧躺着,用手支着脑袋,说道:“看来李皇帝是真的很重视你,他很少让我三十天内连续陪两次同一个男人,” 我继续笑:“那我还真是荣幸,” “可你却对我无动于衷,” “怎么可能无动于衷,”我叹着气说:“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要爆炸了,要不是受了重伤,我就要化身禽兽了,” 贾桃桃似乎找到了一点尊严,终于笑了起来:“好吧,说正事吧,” 我点头,说嗯, 昨天晚上在车子里,我和我舅舅的话还没说完,我还不知道究竟要做什么任务就不争气地昏了过去,现在,我希望贾桃桃能把后面的话补完,在省城这个地方,还有什么任务是比杀掉李皇帝难百倍、千倍的,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贾桃桃开口:“龙王说怕吓到你,还是以后再说,” 我无语了,指着自己的鼻子:“我看上去是那种会被吓到的人吗,” 贾桃桃耸耸肩:“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你连床都不敢和我上,感觉也没多大的胆子嘛,” 我再度无语, 我猛地一个翻身,想把贾桃桃压到身下,让她见识一下我的胆量,结果稍稍一动,后背上的伤口便疼到我“啊”的一声叫出来,冷汗瞬间齐发,接着又无力地倒在了床上, “哈哈哈哈……”贾桃桃在旁边笑得弯下腰去, “好了不逗你了,”贾桃桃止住了笑,认真地说:“龙王的意思是,不想让你有太多压力,所以安心在李皇帝?下呆着就好,有需要你做的事情时会通知你的,” 我忍不住说:“李皇帝精明似鬼,我怕他看破我的底细,” 这是我最担心的事,我改头换面来到省城,尚且担心李皇帝发现我的行迹,更别提天天呆在他身边了,真的是伴君如伴虎,贾桃桃认真地说:“你不要有顾虑,安心效忠李皇帝就行,他让你往东你就往东,他让你杀人你就杀人,将他交代你的每一件事做好就足够了,” “是为了得到他的信任么,”我犹疑地问, “一方面是这个原因,一方面也算是为了你的安全,”贾桃桃说:“李皇帝是个控制欲很强的人,想要在他身边呆得长久,就必须听他的话,无条件服从他的命令,” “如果他让我杀害无辜之人、强暴良家之女呢,”我忍不住问, 贾桃桃斩钉截铁地说:“照做不误,” 我的心中一紧, 贾桃桃接着又说:“当然,李皇帝一般不会那么无聊,” 我又松了口气, 该交代的都交代完了,我的心里差不多也有了底,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然后便和贾桃桃共枕而眠, 和上次一样,睡梦之中,我就被外面的敲门声惊醒了,是赵铁手,贾桃桃已经不在身边,我挣扎着下了床过去开门,我以为是李皇帝要见我,结果赵铁手将我带到一间客房,让我好好休息, 接下来的半个月里,我就一直呆在这间客房里面,养伤、蓄锐, 吃穿用度当然不愁,按时都有人给我送来,甚至我要一支手机,他们也给我了,我和蚊子他们联系,得知他们都安然无恙,也没人再找我们的?烦, “峰哥,你是跟李皇帝了吗,”电话里,蚊子小心翼翼地问, “目前看来好像是这样的,” “峰哥,对不起,都是我们没用……” 蚊子作为最早跟我的一批人,很了解我的志向和脾气,知道我从来不肯屈居人下,以前的金毛、野狐,我就一直不服,他一直以为我跟了李皇帝,是因为我们那天打了败仗, 这么理解倒也可以,我也不想让他过得太复杂了, 我跟他说没事,既来之则安之,而且跟了李皇帝,也没想得那么不好, 蚊子问我什么时候能回来,我说我也不知道,让他们安心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现在我在李皇帝这里挂了名,也不会有人敢找我们的事了, 半个月后,我的伤好得差不多了,李皇帝依旧没有要见我的意思,而我又是个闲不住的人,当然会四处走动一下,包括去餐厅后面的花园里面练功,当然总体范围不会脱离皇家夜总会, 餐厅后面的小花园确实是块福地,对修炼龙脉之力的我来说大有裨益,比在深山老林里面的效果都好,我觉得和园里栽得那些树、流得那些水,以及各种风水、朝向、摆设都有关系,这个小花园,显然就是特地为“修炼内劲”的人设置的,不知道是哪位高人的手笔,总之在里面确实如鱼得水, 有时候当然也会碰到流星, 流星不再披着金色披风,整个人看上去也黯淡不少,似乎没有原来那么光芒四射了,但他看到我时依旧会露出仇恨的目光,不过一来我已经被李皇帝收入?下,二来他想打也未必能打过我,所以并没发生什么真正的冲突, 除了流星以外,也能见到其他的人, 这些人,在密境里面都见过,有个浑身炸裂的筋肉男,一拳就能把缸口大的青石打碎,挥拳的时候会“呼、哈”两声,有点恐怖;有个身形瘦小、皮肤皱巴巴的老头,喜欢绕着小花园跑,一圈又一圈;有个看着只有七八岁的孩童(后来知道不是孩童,是个侏儒),喜欢绕着凉亭爬高爬低,看着跟个猴儿一样;还有个深秋时节也摇着扇子的公子哥,没见他练过功,喜欢站在小花园里饮酒作诗,当然做得都狗屁不通, 赵铁手当然也会过来, 赵铁手练得是手上功夫,喜欢把手伸到池子的水里,然后一动不动,一开始我还不知道他在干嘛,后来才知道那池子里面养了食人鱼,知道这件事情以后,我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还好之前冲阳谷穴浑身燥热的时候,我没有想起来扑到那池子里,否则早就七零八碎了吧, 总之,他们一个比一个怪, 这些人还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互不搭理,就跟陌生人似的,谁都不跟谁说话, 他们好像也知道我是即将进入密境的人,所以也从来没有找过我的?烦, 趁着李皇帝还没找我,我也努力练功,借着这块福地,隐隐有冲破下一处穴道的迹象,让我非常兴奋, 又过了一个礼拜,等我的伤全好了以后,赵铁手终于过来找我,说李皇帝有请, 我已经是第四次进入密境,从头到尾都轻车熟路,所以很轻易就来到了李皇帝的房间,李皇帝收拾妥当,笑眯眯地坐在沙发上,两个年轻女孩跪在地上帮他捶腿, “王峰,坐,你的伤怎么样了,”李皇帝语气温和,面若春风, “已经好了,”我认认真真地答, “以后可不能随便相信别人了啊,”李皇帝语重心长地说, 我知道他是在说龙王背后捅我一刀那事, 我点点头,说记住了, “做好准备效忠我了没有,”李皇帝笑脸盈盈地问, 我点点头,说除了效忠于你,我也没有其他路了, “很好,” 李皇帝站起身来,让我过去, 我跟着他来到窗边, 这时我才知道,他的窗外竟然可以看到餐厅后面的小花园,现在,可以看到那些“怪人”都在下面练功,流星在踢腿、壮汉在打拳、老头在跑步、侏儒在攀墙,公子在饮酒, 不见赵铁手,他刚把我送到这来, 李皇帝让我看这个是什么意思, “王峰,你不是第一次来密境了,有没有注意过我这里一共有几个房间,” 我稍微想了一下,就说:“一共有八个房间,” 除了小花园里的那五个人外,再加赵铁手、我舅舅,还有李皇帝,这里一共住了八人, “对,” 李皇帝继续说道:“他们号称我手下的七曜使者,” 我点头,表示明白, 但凡在省城道上混过的人,都知道李皇帝手下有七曜使者和六力士,其中七曜使者可了不得,个个都有一流高手的实力,分别是日曜使者、月曜使者、火曜使者、水曜使者、木曜使者、金曜使者和土曜使者, 不过,据说七曜使者已经存在二十余年了,当年围剿我舅舅时也立下过汗马功劳,怎么现在还有刚加入不久的我舅舅,以及年纪轻轻的流星, 还不等我疑惑,李皇帝便指着窗外说道:“王峰,以你的实力,足以入驻密境、成为七曜使者之一,但是你知道的,密境只有八个房间,多一个也没有;七曜使者也是满员,少了谁都不合适,所以,如果你想跟我的话,就必须把其中一个杀掉,” 我倒吸一口凉气, 现在,我明白为什么我舅舅和流星也是七曜使者之一了;而我,也即将要走上这一条路,

上一篇   475 汇合,小阎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