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2 不怕死的,尽管上来 - 少年王

472 不怕死的,尽管上来

!go> ,。 从我准备和王老爷子战斗开始,到王老爷子突然发病倒地,再到王家和周家斗成一团,事件发展也是越来越让我看不懂了,整个人都相当懵逼,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明明是各大家族和各方势力来围剿我,怎么王家和周家先打起来了? 到底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到底谁才是主角啊! 不管怎么说,王家和周家打起来已经成了既定事实,现场顿时一片混乱,金刀和银枪铛铛铛锵锵锵,来回交错相互辉映。对面的人群纷纷往两边退去,生怕误伤到了自己,周天阔还高声喊叫:王家和王峰是一路的,大家帮我一起干掉他们! 王老爷子也不甘示弱地叫:周家这是故意捣乱,破坏咱们的团结,他们才是狼子野心害群之马!大家帮我干掉他们,再来一起对付王峰! 这两家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别说现场众人懵了,连我都有点发懵,到底谁和我才是一路的?大家搞不清楚,当然也不会轻易帮谁,现场也没有个带头的出来调和,所以只能大眼瞪小眼地看着他们打来打去。 两边打着打着,战局便慢慢扩大,而且王家似乎处于弱势,有了点撤退的征兆,周家却穷追不舍。就这样,两边一个撤一个追,渐渐就消失在了这条街道之上,喊杀声也渐渐远去,看来一时半会儿这场架是打不完了。 现场的人,依然大眼瞪着小眼。 随着岳家冯家王家和周家的离开,八大家族已去其四,对面的人瞬间少了一大片。而且,有些势力似乎琢磨出味儿来了,感觉情况有点不对,于是也悄悄地离开了。 当时可把我给乐的,本以为今天晚上会是一场恶战加血战,我们这帮人可能要被摧拉枯朽地毁灭,结果我还没干点什么,对方就未战先溃,还没开打就走了将近一半的人! 这家伙,我是不是站在这就不用动弹,这帮乌合之众就会自己打自己了? 想到李皇帝现在拿着手机,还在等我的求救电话,我就忍不住想笑。 这时候,老酱走了上来。 王家和周家应该是故意的。 老酱说:王家和咱们关系匪浅,不动咱们也理所应当;至于周家,周豪的死肯定和李皇帝有关,周天阔不去找他麻烦也就算了,怎么可能甘心被其利用?所以两边一拍即合,共同演了这一场戏,顺利脱身。 我疑惑地说:他们两家可是有世仇的,也会合作? 老酱答: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今日之敌可能是明日之友,今日之友也可能是明日之敌,彼此并不冲突。而且,一码事归一码事,两边可能只是暂时合作一下,这事过去以后还会继续争斗,并不影响什么。 我点头,表示明白。 看来八大家族之中还是有不少明白人的。老酱继续说道:上次李皇帝意图摧毁整个省城,虽然最后以双方的大和解告终,但他们对李皇帝也失去了信任,不再像以前那样言听计从了。所以峰哥,你之前的努力不算白费心机,还是起了很大作用的,李皇帝这座看似牢不可破的大山,已经有了松动的迹象。 老酱看着对面窃窃私语的人群,幽幽说道:只是不知,剩下的家族里面还有没有聪明人了? 八大家族已去其四,还剩赵家洪家葛家和刘家,这是我最忌惮的。至于其他势力,我则根本没有放在眼里,如果剩下的四大家族也被我所击退,其他势力的溃散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剩下的四大家族里面,刘家和赵家肯定是不会走的,一个跟我有着深仇大恨,欲将我杀之而后快,一个是李皇帝的忠实狗腿子,肯定会把李皇帝的命令贯彻到底。 现在,他们也确实一个个仇深似海地盯着我。 剩下的葛家和洪家,我对葛家不太了解,不太清楚他们的立场,所以不予置评;但是洪家,洪家三少爷可是死在李皇帝的阴谋之下,洪家家主洪龙象对这一点清清楚楚,怎么还被李皇帝耍得团团转? 这四大家族里面,刘家对我的恨意最深,恨不得抽我的筋扒我的皮。其实刘家也有不少高手,实力在八大家族之中稳排前三,否则冯天道也不会费尽心思地讨好他了。可惜刘德全实在太精明了,就是不肯率先上来攻我,反而不断撺掇别家,准备在后面捡个现成的便宜。 这刘德全,和冯天道还真是一丘之貉,怪不得两人能尿到一个壶里。 我挥舞着手里的三菱刮刀,冲着对面众人说道:还有再上来挑战的吗,没有的话就赶紧滚回去吧,老子也要睡觉去了。 还是一如既往地轻狂和嚣张。 对面响起一片嗡嗡之声,显然正在商讨对策。 我来试试他! 一个清冽的声音突然高高响起,人们顺着声音一看,原来是葛家的葛平。 在这种谁也不愿意主动冒头的情况下,葛平突然主动请缨出战,四周立刻响起了一片叫好之声。不过,葛平似乎并未得到葛家家主的同意,因为在葛平喊过一声之后,葛家的家主葛天忠,便皱起了眉头。 葛平立刻回头,微微躬身说道:伯父,你就让我上去试一试吧,我早就想和王峰较个高下了! 葛平是葛家的人,不过并不是葛天忠的儿子,而是葛天忠的侄子。葛平想和我斗,这也是省城之中人尽皆知的事,毕竟在之前的比武大会上,他的目标可是流星,最后却因为轻敌而惜败在了乐乐手上,错过了和流星一战的机会。后来,流星败在我的手上,葛平自然又把目标转移到了我的身上,希望能够和我一战,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看着葛平殷切的目光,葛天忠也不忍拒绝他的请求,叹着气说:好吧,你去试试,不过一定要小心。 葛平点点头,提着一截熟铜棍,缓缓走出人群,站在了我的对面。 请赐教。葛平举起手里的熟铜棍,浑身的杀气一点一点爆发开来,看得出来他很重视我这个对手。 记得之前的比武大会,葛平在被乐乐打败之前,几乎没用正眼看过我,一直以为干翻我是轻而易举的事;现在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自从我打败流星拿下冠军之后,他看我的眼神已经不一样了,有点敬畏,又有点不甘,眼神之中充满了坚定,显然一定要和我决出高下。 四周为葛平呐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葛平也是曾经的夺冠热门,要不是莫名其妙地败在乐乐手上,冠军是谁还说不定,所以大家对他抱着殷切的希望。 看着葛平逐渐澎湃起来的战意,我叹着气说:你还是退下吧,你不是我的对手! 葛平显然被我这一句话给激怒了,两只眼睛暴射出精光,冲我咆哮:不试试看,怎么知道!说完之后,他便如同一阵旋风,迅速朝我卷了过来,手中的熟铜棍也高高举起,唰地一下朝我劈了过来,破空之声顿时呼啸而起。 我不慌不忙,不紧不慢地举起三菱刮刀,铛的一声,轻而易举地挡住了他如同雷霆霹雳的攻势。 开玩笑,我挡不住疯牛,还挡不住区区葛平? 葛平并不意外,毕竟我可是能够战胜流星的人。他迅速变招,又从另外一个方向攻来,我也继续抵挡,瞬间就叮叮当当,和他交手了七八招。其实比武大会之上,没能和葛平交上手,也是我的遗憾之一,今天正好补上。 在我位冲破阳谷穴之前,我还真不敢说自己能够斗过葛平,但是现在,我只觉得无比轻松,浑身上下也弥漫着自信的气息。葛平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任他再怎么上窜下跳,在我面前也是死路一条。 很快,我就抓到了葛平露出的一个破绽。 嘿! 我一声大叫,三菱刮刀迅速捅出,在葛平胸口扎了一个血窟窿。当然,我和葛家并没深仇大恨,也不想树下他们这样的一个强敌,所以下手的时候也刻意手下留情,没有往葛平的致命部位上捅,而是给他留了条命。 当然,受伤肯定不轻。 葛平的身子飞了出去,重重落在地上。 葛平! 葛天忠大叫一声,迅速扑了上去,一众葛家的人也迅速冲上。 从表面上看,葛平的伤势确实挺重,那个大血窟窿更是无比恐怖,所以葛天忠一下就怒了,立刻回过头来冲我怒吼:给我上,把他杀了! 葛家主! 在葛家众人还未动手之时,我便迅速高声喊道,声音穿破天空直上九霄。 现在,我知道那些有本事的人,说话的声音为何总是充满威严了,那是自身实力底气自信的一种体现!当人真正有了自信的时候,说话的声音便自然而然地带着威势,就如同老虎随随便便打个呵欠,都能将其他动物吓到肝颤一样。 我这一声叫出,葛家的人立刻站住不动了,葛天忠也咬牙紧紧盯着我。 我盯着他,沉沉地说:你要明白,如果不是我手下留情,葛平现在已经死了。我不是怕了你们葛家,我为什么这样做,希望你能明白! 葛天忠低头去看葛平,葛平面色沉重地点了点头。 葛天忠看看左右,又看看我,随即狠狠一跺脚,说道:我们走! 葛天忠俯下身去,将重伤的葛平抱起,带着葛家众人匆匆离开现场。 而我,看着对面一众沉默的人群,幽幽说道:还有谁?不怕死的尽管上来!m.qu.,。 !over>

下一篇   473 援兵,龙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