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6 让人震惊的小阎王 - 少年王

466 让人震惊的小阎王

我舅舅的声音冰冷,而且充满威严,像是来自阎罗地府的九幽冥王,让人不敢有丝毫的抵抗之心, 被我舅舅掐着脖子的那个管教,已经完全被吓傻了,只能哆哆嗦嗦地说着是、是…… 我舅舅松开了手,那管教又哆哆嗦嗦地拿出手机,紧张地问我舅舅:“怎,怎么说,” 我舅舅冷冷地答:“该怎么说,就怎么说,” 管教咽了下口水,又擦了擦额头上滴下来的汗珠,然后开始拨号,因为已经晚上十一点多,戴九星可能已经休息,这个电话足足拨了两遍,才终于接通了, “如果没有什么要紧的事,你就死定了,”戴九星在电话里怒气冲冲, “戴,戴局,出事了……”管教紧张地说着, 接着,管教便把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着重指出突然闯进来的神秘人就站在他的身边,并且点名要求戴九星现在过来, “无法无天,” 戴九星咆哮一声,挂了电话, 戴九星对我舅舅的形容很是精准,他确实一向都这么无法无天,即便是被逼做了李皇帝的手下,从来也是一身的傲气,只是我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叫戴九星过来,以戴九星的身份,要来的话肯定会有一大帮荷枪实弹的警察护体,到时候我舅舅就是再狂,又如何自处, 但我舅舅并没解释我的疑惑,而是就那么冷冰冰地站在门口,面朝走廊入口的方向,一言不发、静静等待, 那个管教,也哆哆嗦嗦地站在旁边,不敢说一句多嘴的话, 也就十分钟左右,走廊上便传来一大片杂乱的脚步声, “举起手来,”有人大喊,是戴九星的声音, 再次听到他的声音,我的拳头一下握紧,心中的愤恨也烧了起来,因为视线的缘故,我看不到走廊上的场景,但却可以想像得到,至少有几十个警察站在那里,而且人人手里都拿着枪, 我不禁为我舅舅捏了把汗, 但我舅舅一动不动,眼神依旧无比冰冷, “我让你举手,你听到没有,,”走廊上再度传来戴九星大吼的声音, 而我舅舅就像是冻住了一样,浑身上下丝毫未动,唯有一双眼睛不断射出凌厉的光, “戴局,开枪吧,别跟他废话了,”有人提议, “不行,还有兄弟在那,误伤了他怎么办,”戴九星立刻否决了这个提议, 那个管教确实还站在我舅舅身边,瑟瑟发抖, 一般人听到这样的话后,会毫不犹豫地把管教当作人质,但我舅舅没有,他还是那么冷冷地站着,像是一块顽固的石头,千百年来就这么站着, “我警告你,你不要动,否则我就开枪了……” 脚步声响了起来,戴九星小心翼翼地走过来,每一步都充满谨慎和紧张,这位戴局,也确实艺高人胆大,很快就来到我舅舅身前,并用手枪抵住了我舅舅的脑袋, 这期间里,我舅舅始终一动不动,就好像被人施了定身法似的,又好像完全不把戴九星放在眼里似的,我以为他会在最后一刻制服戴九星,劫持戴九星做人质什么的,但是并没有,直到手枪抵住他的脑袋,他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模样, 戴九星轻轻笑了起来:“还以为你有多能耐,原来是被我吓得不敢动了,就你,也敢大半夜把我叫来这里,现在,跟我回局子去,”说到最后,他的声音变得凌厉,又成了那个高高在上、掌控一切的王者, 我的心也一下揪紧,我想不通我舅舅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故意被戴九星抓捕,难道是想和我一起坐牢, 然而就在这时,我舅舅突然把手伸进怀中, 这个动作,当然被戴九星看在眼里,戴九星一下就怒了,手指再度叩在扳机上,吼道:“别动,听到没有,,” 而我舅舅并没听他的话,面无表情地摸出一个外表看上去质地坚硬的黑皮本本,也就半个手掌大小,像是什么证件,他把黑皮本本摊开,冲着戴九星的眼睛递了过去,也不知道上面究竟写了什么,戴九星只看了一眼,就变得冷汗涔涔,面上也充满了震惊,嘴唇都微微颤动起来, “知道该怎么做了吗,”我舅舅面无表情地把证件收了回去, 戴九星立刻把枪放下,冲着身后众多警察说道:“全部离开这里,” 众多警察虽然不知什么回事,但戴九星的命令无人胆敢违背,一大片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戴九星指着我舅舅身边的管教:“你,也走,” 这个管教早就想走,得到这个指令之后,立刻撒腿就跑, 清场之后,戴九星重新面对我舅舅,不光身子站得笔直,还“啪”地敬了个标准的军礼,面色严肃地说:“长官,” 长官,, 戴九星这一声喊,把我给彻彻底底地惊住了,如果说之前我舅舅摸出个小黑皮本本,就让戴九星面色惊恐、如临大敌的话,我还能稍微揣测一下,是不是那黑皮本本上有戴九星老婆孩子遭到绑架的照片我舅舅真能干出这种事来,或是戴九星贪赃枉法的一些罪状什么,总之肯定是有什么把柄被我舅舅给拿住了,否则戴九星不会好端端就认怂了, 直到戴九星叫出长官,我才彻底地傻住了,也完全推翻了自己之前的揣测, 何谓长官,肯定是官阶比戴九星高,戴九星才会这么叫的啊,而戴九星已经贵为省城公安厅的高级领导,如果再有比他高级的官员,还让他如此战战兢兢的话,岂不是来自帝城了吗,, 这世界上比戴九星职位高的肯定还有很多,但怎么也不可能是我舅舅啊,我舅舅是什么人, 无恶不作,还坐了二十年牢的的恶棍啊,怎么可能蒙了层黑布,就摇身一变成了戴九星的长官,, 难道说,我舅舅伪造了证件, 不可能啊,到戴九星这个级别,不会连证件的真伪都分辨不出, 那就是说,我舅舅偷了谁的证件, 一定是这样了,否则我实在无法将“长官”这两个字和我舅舅联系到一起啊,而且如果我舅舅真这么牛逼,何必要屈身于李皇帝的门下, 面对戴九星的恭敬,我舅舅却是一副神色泰然的模样,仿佛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虽然他蒙着黑布,但从眼神就能看出他的平静,走廊里已经只剩下我舅舅和戴九星了,刚才还高高在上的戴九星,在我舅舅面前,卑微地像一条狗,额头上也布满了密密??的冷汗,显然确实被我舅舅的身份给吓到了, 我舅舅用下巴指了指号里的我,淡淡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 戴九星似乎还想隐瞒什么,但随着我舅舅凌厉的目光一扫,戴九星立刻哆嗦了下,不敢再有丝毫隐瞒,将整个前因后果一五一十地给我舅舅道来,果不其然,这一切都是李皇帝的阴谋,为的就是能够将我收入?下,而戴九星也确实欠着李皇帝一个天大的人情,所以才配合他布下了这个圈套, 听完整个过程,我舅舅轻轻叹了口气:“王峰舍命帮你拿下扎西,算是省城的大功臣了,你不感激他就算了,还配合李皇帝设计害他,你的良心让狗吃了么,如果公职人员都像你这么做事,以后有谁还敢配合咱们办案,你说,你是不是老鼠屎,” “是、是,我知错了……”戴九星大汗淋漓, 以戴九星在省城里的地位,哪怕就是省里一号领导亲自前来,也不敢当着他的面直斥他是老鼠屎,可我舅舅偏偏就这么说了,而戴九星也这么应了, 我舅舅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职位暂时给你留着,日后看你表现再做决定,我告诉你,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是,是……”戴九星继续应着,用袖子擦了擦自己额上的汗, 我舅舅淡淡地扫了我一眼,目光里没有任何苛责之意,有的只是浓浓的关怀和爱护,但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拍了拍戴九星的肩膀,这一拍,又差点把戴九星的魂都拍没,身子僵得连动都不敢动了, 而我舅舅,却转过身去,走了, 因为视线的缘故,我看不到我舅舅的背影,但能听到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很快,就消失得一干二净, 走廊里只剩戴九星一个人了, 戴九星隔着小窗,和我四目对视, “唉……”戴九星轻轻叹了口气:“其实你能拿下扎西,我特别地感激你,因为你解决了我积在心头多年的一块顽疾,可是,李皇帝拿多年前的事来要挟我,我也不得不这么做,其实心里一直有愧,晚上都睡不着觉,我戴九星一生清名,末了却落到这步田地,实在愧疚难当……不过现在好了,有更高级的长官发现了这事,我也能名正言顺地放你走了,” 我忍不住问:“刚才那人,到底什么身份,” 戴九星摇头:“这是一个秘密,我不能和你说,我只能告诉你的是,他来自一个神秘的国家部门,各地的公安干警,他都有权调动、指挥,我以前只在警校培训的时候了解过这个部门,现实中遇到还真是第一次……你小子运气真好,竟然碰到这种人了,不过他救了你,也救了我啊……” 戴九星的一席话,惊得我心中怦怦直跳,我舅舅真是胆大包天,竟然连这种部门的人都敢冒充,他就不怕露陷吗, 但他也确实成功了, 戴九星已经把管教喊了过来,把门打开,将我迎了出去, “我那些兄弟呢,”我问, “当然会一起放掉,我还想保住我的位子,”戴九星苦笑着, 就在管教低头帮我解除手铐和脚镣的时候,一个吃惊的声音突然远远传来:“戴局,这是怎么回事,,” 我一抬头,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正匆匆赶来,原来是李皇帝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