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5 我的舅舅,小阎王 - 少年王

465 我的舅舅,小阎王

在这里住了三天,我才知道所谓的单人间,有好处也有坏处, 好处,当然就是一个人住清静,也没有乱七八糟的规矩,什么时候睡、什么时候起,都由我自己做主;坏处,就是吃喝都由对方供应,我没有任何的自主选择,对方送什么我吃什么,就是有钱也不能随便买, 吃的是咸菜和馍馍,渴了就喝自来水, 以前我也住过这种地方,但哪次不是当老大,大肉吃着、香烟抽着、手机打着、别人伺着,好在,我对吃也不是特别讲究,有什么就吃什么,饿不死就行了呗, 虽然,我也隐约觉得,这是有人在故意整我,他们知道我挺厉害,没法通过其他人来刁难我,所以就把我单独关在一间房里,让我从其他方面吃吃苦头, 但,他们要觉得这样就整到我,就有点太天真了,我什么苦没吃过,这点磨难算得了什么, 这天上午,我继续啃着馒头和咸菜,渴了就到水龙头下面去灌冷水,正吃得欢,门外突然响起脚步声,我抬头一看,只见狭小的窗口外面,站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竟然是李皇帝, 有人给李皇帝开了门,李皇帝一走进来,就看到我手里的馒头和地上的咸菜, “王峰,你怎么在吃这种东西,,” 李皇帝扑了过来,握住我的手腕,眼睛瞪得很大,似乎十分气愤,虽然我不知道李皇帝来干什么,但他这话也毕竟是关心我,我刚想说句没事,李皇帝就立刻回过头去,冲着门外的管教吼道:“这是人吃的东西吗,把我带的东西拿来,” “是是是……”管教立刻回头就跑, 接着,李皇帝又回过头来,湿着眼眶说道:“王峰,看你这样,我真心疼,” 我无话可说,只能苦笑一声,说你怎么来了, 李皇帝叹了口气:“听说你出事情了,所以我来看看,” 就在这时,管教已经跑进来了,手里还捧着一堆吃食,有小笼包、牛肉羹、炸木耳、烩虾仁,还有一只桂花鸭,林林总总十多样,外带一瓶烧酒,虽然我对吃食不怎么在乎,但是连着吃了三天馒头咸菜,也确实有点接近崩溃,猛地看到这么多好吃的,也不客气,伸手便抓着便往嘴巴里塞,那叫一个狼吞虎咽、风卷残云, 李皇帝在旁边笑呵呵的,让我别着急、慢慢吃, 等我酒足饭饱,过足了嘴瘾,才认认真真地说:“你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难不成想看我笑话,” 李皇帝赶紧摇头,说没有没有:“我是那样的人吗,” 接着又说:“王峰,你和扎西血拼,拼到自己身陷囹圄,外面都传疯了,说你肯定完蛋,你有什么打算,有没有用得着我的地方,” 我摇头,说没有,这事我自己搞定, 李皇帝叹了口气,说:“你是在等蜘蛛吧,别指望他了,他的能耐虽然挺大,可这次是真没辙了,戴九星这次铁了心要拿你,谁说情都不管用啊,他说了,你连扎西都能杀死,可想而知你有多么危险,留在省城肯定是个祸害,必须尽早把你拿了,” 听了李皇帝的话,我的心里咯噔一跳,李皇帝怎么知道我在等蜘蛛的,以及,省城还有蜘蛛办不了的事么, 还有,戴九星这个王八蛋,在我执行任务之前,对我的能力百般怀疑;在我干掉扎西之后,又觉得我太过危险,要把我也拿下,什么玩意儿, 实话实说的话,这几天下来,我并不怎么慌张,一来是信得过旺哥,二来是信得过蜘蛛,旺哥说一定救我出去,我相信蜘蛛已经知道我的事了,一定正在想办法捞我, 可是现在,李皇帝这一盆凉水泼下来,把我的信心也都泼没了,看着我逐渐变得严肃起来,李皇帝又叹了口气:“实话实说,现在能救你出去的人,只剩下我一个了,” 李皇帝一边说,一边指着自己的鼻子:“早年间,戴九星还只是一个小警察的时候,我曾经救过他一命,这么多年过去,我一直没向他讨这个人情,现在开口的话,想必他也没有办法拒绝,” 李皇帝说着说着,嘴角便勾起一丝得意的笑, 而我的心,却一点一点沉了下去, 我好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我低下头,??地点着自己的手指头,从一开始数,一直数到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 李皇帝奇怪地问:“你在干什么,” “二十八、二十九、三十,” 数到这里,我的声音戛然而止,然后轻轻叹了口气:“刚好一个月啊,” 接着,我又抬头,看向了李皇帝, 李皇帝也看着我,和我??地对视着, “哈哈哈……” 李皇帝突然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几乎挤出来:“好吧,确实瞒不过你啊,没错,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 我的拳头一下握紧,目光中也喷出火来, 这几天,我一直忙扎西的事,确实把李皇帝的“一月之约”给抛到脑后去了,直到现在,李皇帝坐在我的面前,跟我说能救我的人只有他时,我才突然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一切都是个套,目的就是把我逼上绝路,不得不求助于他, 这么说来,旺哥和李皇帝,根本就是穿一条裤子的, 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李皇帝摆着手道:“别误会,小旺不是我的人,他确实一心想铲除扎西,不过嘛,戴九星却是跟我一路的,本来呢,我是想让戴九星找其他机会抓捕你的,刚好小旺想让你协助警方干掉扎西,于是我们就将计就计、引你入套你说,这是不是天意,连老天都想让你跟我,” 哗啦 听完李皇帝的话,我已经怒火攻心,猛地一抬胳膊,就把地上一堆的塑料袋扫到一边去了,我怒火冲冲,咬牙切齿,冲着李皇帝就喊:“你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就算最后得逞,你觉得我会真心跟你,” “别着急、别着急……” 面对我的愤怒,李皇帝面不改色,还是笑呵呵的,说:“别管手段卑不卑鄙,能达到效果就好嘛,再说,你当初收服飞刀陈,不也是趁人之危吗,明明能早点救他,却偏偏要到他山穷水尽再出手,不就是想让他对你感恩戴德,你当初的手段,和现在的我又有什么区别,只不过飞刀陈傻了一点,到现在也没想明白那是怎么回事,还对你顶礼膜拜呐,不像你,一下就看破了我的手段……嘿嘿,王峰,我就是喜欢你这股机灵劲儿,你越机灵啊,我就越想收了你,” 听着李皇帝的一番话,我的一颗心无疑更沉重了,飞刀陈那事,我以为自己做得隐蔽,没想到最终还是没能逃过李皇帝的眼睛,他说得没错,论手段来讲的话,我俩确实半斤八两,都是要等目标落入绝境,才肯下手去救,就是想让目标对我们的感动到最大化, 我要骂李皇帝,就相当于骂了我自己, 李皇帝看我不说话了,继续说道:“其实这手段,也不是咱俩独创,就拿水浒传来举例子,卢俊义、徐宁、秦明、朱仝,都是被骗上梁山的,人家不照样好好的吗,王峰,咱俩都是聪明人,我也就明人不说暗话了,你知道我一直都想收下你,为此可是动用了不少手段,近二十年来,你还是第一个让我这么费心的小阎王都比你好对付多了,我实在想不明白,我有那么差劲吗,你为什么就是不肯跟我,” “宁做鸡头,不做凤尾,”我声音低沉地说出这一句话, 另外一句话,我没敢说出来,就是我舅舅之所以被他拿下,还不是因为他拿我舅舅身边的人来做威胁, 听完我这句话,李皇帝的神色迅速阴沉下去:“直到现在,你还是这么坚持,哪怕就是被判死刑,或是牢底坐穿,也不肯跟我,” “对,”我目光坚定,斩钉截铁地说着, 我想清楚了,如果真的没人救我,那我就用其他手段从这出去,只要我恢复自由之身,就总有东山再起的一天,总有一天会把李皇帝斩于刀下,无论怎样,我都不会去李皇帝那里做狗, “你真是太硬气了,都这样了还不肯服输,” 李皇帝轻轻叹了口气,一边说话一边站了起来:“就算你很硬气,可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兄弟,你别忘了,可是有二十七个人也被抓进来了,你把牢底坐穿都无所谓,那他们也无所谓吗,王峰,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吧,” 李皇帝抬起手腕,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说道:“现在是上午十点,到今天晚上十二点,还有十四个小时,应该够你好好想一想了,我就先走,想好的话,就告诉管教一声,我随时可以过来,风风光光地接你出狱,” 说完以后,李皇帝便转过身去,大步走出门去, 咣当咣当,门又锁上了, 而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整个脑子都是懵的,李皇帝这一番话彻底搅乱了我的心思, 李皇帝说得确实没错,我可以硬气,可尖刀队的兄弟们怎么办, 而我之所以硬气,是因为我有底气,我可以从容不迫地离开这里,我随时都能东山再起、从头再来,可我就是有通天的本事,也不能把二十七个兄弟全部带出去啊, 这些兄弟,大多都是新近才跟我的,他们怀着一腔热血、满腔志愿,想要跟着我出人头地,跟着我打出一片天下,求一个功名富贵,可是现在,什么都还没干,就身陷在了牢狱之中,很有可能会判死刑,或是终生呆在这里,还谈什么出人头地,还谈什么功名富贵, 我这老大,就是这么当的, 不得不说,李皇帝确实拿住了我的命脉, 我甚至怀疑,要不是我在来省城之前就编造好了自己的身份和身世无父无母、孑然一身李皇帝估计就要拿我的“家人”下手了,就像对付我舅舅一样, 但,李皇帝拿我这些兄弟下手,显然也是一样的效果,硬生生把我逼入了绝路, 我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 难道说,我真的走投无路了吗, 我坐在地上,完完全全地陷入了癔症的状态之中, 门外站着一个管教,时时刻刻提醒着我时间:十一点了、十二点了、一点了…… “少给我废话,滚,”我冲他大吼, 管教不敢再说话,但他并没离开,而是一声不响地站在门口,随着听着我的召唤, 我坐在地上,陷入没有边际的苦思,我一直在问自己,到底还有没有办法, 龙王说,明年开春的时候,会和李皇帝有场大战,让我趁着这个时间赶紧壮大自己的势力,可是,如果我跟了李皇帝,这支势力也要全部归入李皇帝的麾下,到时候又怎么助我舅舅一臂之力,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突然又响起脚步声, “王峰,”窗口外面,有人叫我, 我抬头,看到旺哥, “王峰,”旺哥的眼睛红红的,面上也布满疲惫之色,显然已经很久没有休息, 我立刻走了过去,手铐和脚镣一起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因为我被划为极度危险的犯罪分子,所以也是大镣伺候,走到窗前,我叫了一声旺哥,旺哥看我这样,眼泪都快掉下来了:“王峰,是我对不起你,” 我摇摇头,说旺哥,情况怎么样了, 虽然李皇帝说蜘蛛帮不上我的忙,但我心里还是抱着一线希望,总觉得以蜘蛛的神通广大,搞定戴九星还是没问题的, 但,旺哥缓缓摇了摇头, 这一摇头,把我最后一丝念想也断掉了, “蜘蛛办不到吗,”我的声音充满无奈和苦涩, “不,他办得到,”旺哥咬着牙说, “嗯,”我抬起头,疑惑地看向旺哥, 旺哥继续说道:“可,有李皇帝插手,蜘蛛决定退避,” 听旺哥这么说,我就知道他已经弄明白一切都是怎么回事了, “为什么,,” 虽然如此,我的心里仍旧充满疑问,蜘蛛没道理会怕李皇帝的啊,李皇帝是省城道上的执牛耳者,可蜘蛛并不属于道上的人,蜘蛛自成一脉,关系网玩得娴熟,上至达官贵人、下至贩夫走卒,蜘蛛都能说得上话, 当初我就是看中蜘蛛这点,才决定投入他的关系网中,和他互惠互利,虽然我现在还没给他带来过什么好处,但不代表我将来不可以啊,省城之中,谁看不出我身上的潜力, 蜘蛛救我,绝对不亏, “蜘蛛一直都很看好你,也一直全心全意地在提携你,可是……”旺哥叹了口气:“不管你将来的发展会是如何,现在终究差了李皇帝太远,蜘蛛是个精打细算的生意人,不会因为你去贸然得罪李皇帝的,这件事情,李皇帝专门和蜘蛛打了招呼,让他千万别管,” 听完旺哥的话,我的心都快碎到极点了, 是啊,任谁在我和李皇帝之间选择,也一定会选择李皇帝的吧,再具潜力有什么用,哪有现成的巨龙面子大, 蜘蛛是我的最后一线希望,连他都撒手不管,那我就确实走投无路了, “王峰……” 旺哥站在门外,叹着气说:“李皇帝和蜘蛛说了,如果今晚十二点前你还不肯就范,他就只能忍痛把你杀了,因为他说,像你这样的人才,如果不能为他所用,那就必须斩草除根,否则有天一定会成为心腹大患,王峰,实在不行,你就跟了李皇帝吧,他对你也确实不错,而且以他对你的重视程度,以后一定会重用你的,一样可以施展你的抱负……我知道你有远大的志向,当初你处心积虑地干掉金毛,我就看出来了,可你如果连命都保不住的话,就什么都没有了啊,” 听得出来,旺哥是真心为了我好, 时至此刻,也只有他在真心帮着我了,可,徒有一颗真心又有何用,他并没有和李皇帝掰腕子的能力,而且话说回来,就算他有这个能力,也未必愿意得罪李皇帝,恐怕会和蜘蛛做出一样的选择, 我稍稍往后退了几步,苦笑着对旺哥说:“我知道了,我再考虑考虑,” “总之,对不起你……” 旺哥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我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整个人陷入了痴傻的状态,如果现在有镜子让我照照,我一定会被自己的模样吓到,双目无神、面色苍白,宛若失去灵魂,说是刹那之间老了十岁都不为过, 一坐,又是许久, 不知多了多久,外面又响起管教怯懦的声音:“峰哥,晚上十一点了,你还有一个小时的考虑时间,” 我的心中为之一震, 已经晚上十一点了吗,这么快吗, 还有一个小时,我到底何去何从, “峰哥,我觉得吧,你就是跟了李皇帝也没什么啊,多少人想有这个机会都不能如愿,”就连外面的管教,都在小心翼翼地劝着我:“我人微言轻,就是随便说两句啊,您别放在心上,您的年纪还这么小,未来的前途真是不可限量,实在没有必要跟这死扛啊,而且说句大逆不道的话,你看李皇帝那副病恹恹的样子,没准不过几年就死翘翘了,到时候说不定你还能接他的班,成为省城的王皇帝呐,嘿嘿嘿……” 见我不搭理他,管教只好闭上了嘴, 我闭上眼睛,做最后的思谋, 我在想,如果我跟了李皇帝,利何在、弊何在, 利,就是能离我舅舅更近,因为凭我的地位,肯定能够随意进出密境,和我舅舅商谈起事来也方便;弊,就是在李皇帝的眼皮底下做事,以那家伙的精明程度,稍微露点端倪就很有可能被他发现,引来杀身之祸…… 伴君如伴虎啊, 虽然李皇帝不是真正的皇帝,可这句话放在这里还挺恰如其分, 就在我思绪翻腾的时候,一个缓慢而沉重的脚步声突然响起, 声音来自外面走廊, 我一下睁开眼睛,是李皇帝来了么, 只见门窗外面的管教,却是一脸诧异,震惊地说:“你,你是谁,你是怎么进来的,” 不是李皇帝,, 看这管教震惊的面庞,来人似乎让他相当意外,是属于“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种地方”的存在, 是谁,, 我立刻站了起来,急匆匆就往门边上走,手铐和脚镣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你别过来,否则我不客气了,” 门外,管教一脸惊悚,直接摸出了电棍, 我刚走到门外,就见门外突然一道?影闪过,那个管教连哼都没哼一声,就瞪着两眼重重倒在地上,发出轰的一声巨响, 我的心中无比震惊,这人是谁,实力好强, 在我这么想的时候,?影已经慢慢转过身来,和我四目相对, ?影穿着一身?色的衣服,就连脸上都蒙着?布,只露出一双极其凌厉的眼睛, 虽然他几乎把全身都包裹住,可我还是一下就认了出来,这是我的舅舅,小阎王, 这一瞬间,别提我心里有多激动了,一颗心几乎都要跳出来,浑身上下也燥热不堪,果然和罗城的时候一样,只要我有困难,我舅舅一定会出现在我的身前, 不用说了,我舅舅一定是来带我走的, “舅……” 我激动地几乎脱口而出,但我舅舅的眼睛微微一眯,我就立刻会意过来,并且马上闭了嘴巴,与此同时,一连串噼里啪啦的脚步声突然响起,至少有七八个人跑了过来,并且还伴随着种种惊恐的叫声, “你是谁,怎么进到这地方的,,” “所有的监控视频,怎么在一瞬间都坏掉了,” “这家伙来历不明,赶紧把他拿下,” 我舅舅冲我使了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接着身形一闪,已然朝着那七八个人冲了过去,接着,走廊里响起呜呜哇哇的惨叫声和摔地声,大概也就十几秒的时间,整个走廊又恢复到了寂静状态,显然全都被我舅舅给打昏过去了, 这帮家伙,竟然还问我舅舅是怎么进来的,这世界上有我舅舅进不来的地方么,, 而我舅舅,在搞定那些人后,也重新回到了我的门前, 我已经确定我舅舅是来救我的了,可是救我一人没用,如果是我一个人的话,不用我舅舅,我自己都能出去,最大的问题,我还有二十七个兄弟,也被抓起来了啊, 我正要问我舅舅该怎么办,就听“哎呦哎呦”的声音,之前最先被我舅舅干掉的那个管教,竟然慢慢爬了起来,但他还没站直身子,就被我舅舅抓住领子,像是老鹰抓小鸡似的一把提起,然后“咣”的一声,狠狠撞在门上, 这个管教,之前被我舅舅打懵了,再次醒来之后,才发现这个恐怖的人竟然还在,当即就吓得浑身瑟瑟发抖:“好,好汉饶命……” 我舅舅仍旧掐着他的脖子,阴沉沉说:“把戴九星,给我叫来,”

上一篇   464 兄弟,对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