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 战斗,流星! - 少年王

453 战斗,流星!

比武大会进行到尾声,越是高手之间的争斗,就越是小心翼翼,往往在开战之前,谁也不肯轻易动手,只待对方先动,方便后发制人,但是流星和别人不一样,他有着绝对的自信和底气,坚定地认为我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裁判一声令下,流星便毫不犹豫地冲了过来,一点拖泥带水的意思都没有,脸上也充斥着不屑的冷笑和狂傲,似乎准备一瞬间就将我干掉, 在他眼里,我就是一只待宰的肥美羔羊, 他有这样的自信是正常的,就在今天上午,他还在餐厅后面的小花园里追杀我,要不是我跑得快,估计已经死在他手上了,而那时的我,已经突破了第十七处穴道,在流星面前却仍旧没有半点还手之力, 已经和我交过手的流星非常了解我的实力,也不认为我在短短一天之内能够提高到什么程度,所以很快地就朝我冲了过来,甚至一点后路、防御都没有给自己留,直接以最凌厉的状态朝我攻来, 流星的速度很快,和他的名字一模一样,宛若一颗划空而过的流星,一瞬间就闪到了我的身前,在四周观众的眼里,真的就只能看到一条黑线,眼皮子眨了一下的功夫,流星那条坚如钢铁的右腿,已经狠狠扫向我的脑袋, 今天上午,突破第十七处穴道的我,已经能够看清流星的动作,并且来得及举刀抵挡,只是力气和威压尚不如他,所以才会整得那么狼狈,现在,刚刚突破阳谷穴的我,实力又有了一个质的提升,更加看得清楚流星的一举一动,在流星窜到我身前的同时,我也立刻摸出了自己的三菱刮刀,在他狠狠一腿朝我提来的同时,我也毫不犹豫地举刀狠狠劈了过去, 我就偏偏不信这个邪了,难道他的腿真比钢铁还硬,连锋利的刀刃都不害怕, 嗡, 刮刀划破空气,狠狠朝着流星的腿斩去,威力同样不容小觑,似有斩天裂地之效,流星的面上闪过一丝惊疑,以他的本事,当然已经察觉到现在的我和上午的我已经有所不同,实力也有了显着的提升, 然而,流星并未收腿,依旧狠狠一腿扫了过来, 咣, 一阵金戈交击之声乍然响起,我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否则一条肉腿和一条钢刀相撞,怎么可能发出金属一般的声音,但,这是真的,声音脆响洪亮,好像那不是一条腿,而是一条钢管, 如果流星真的有练金钟罩铁布衫一类的横练功夫,那他的境界应该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 而且更加可怕的是,即便是已经突破阳谷穴的我,竟然在力道和威势上还是压不过流星,仍然被他一腿狠狠砸了下来,但,到底还是有点用的,我并没像上午那样直接被流星砸倒在地,而是稍稍弯了一点弧度之后,便猛地把流星的腿给弹开到了一边, 不过这对流星来说不是结束,而是刚刚开始而已,他的另外一条腿又狠狠踢了上来,竟然比上一条腿的力道更猛、威力更足,我举刀去挡,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整个人都被逼得连连往后直退, 流星也没停歇,直接使出了连环腿,一腿又一腿地朝我踢来,我挡了几下,完全就挡不住,双脚不断后退,很快就到了拳台边上,我急中生智,双脚一蹬后面的围栏,整个人便高高跃起,接着使了一个前空翻,试图从流星的头顶飞过, 但是流星,似乎早就预料到我这一招似的,跟着在空中就来了一个鹞子翻身,一脚就将我踢向了更高的空中,紧接着,流星也高高跃起,准备在空中继续对我发动攻击, 这一刹那,我想起乐乐和他对战的时候,就是陷入到了他的连环踢中,以至于兵败如山倒,再也没能犯过劲儿来,直到被流星整个轰倒才算结束,我知道,自己绝对不能重蹈乐乐覆辙,否则一旦被流星的双腿困住,就再难有翻身的余力了, 所以我在空中,也急速地转过身子,并驱动体内的龙脉之力,举起刮刀就往流星的腿上猛砍,一般人被我这么砍,一条腿非得当场断了不可,而流星却浑然不惧,仍旧用一条肉腿和我相抗,咣咣咣的几下之后,流星抓到了我的一个破绽,狠狠一脚踢到我的胸口,这一瞬间,我的身子便如一颗发射出去的炮弹,直接重重栽到拳台之上,还骨碌碌地打了几个滚, 我担心陷入流星的连击之中,所以稍稍稳住身形之后,便猛地双臂撑地爬了起来,再次做好防御的姿势,突破阳谷穴的我,抗击打能力也相应得到一定提升,所以流星这一脚踢上来后,并没让我像上午那样吐出一口血来,只是剧烈疼痛而已, 这点痛,我还能接受得了, 然而让我意外的是,流星一脚将我踢飞之后,并没有急于上来追打,而是稳稳地站在了原地,上下打量着我,我手持刮刀,呼哧呼哧地喘着气,经过刚才一番短暂的较量之后,我已经在慢慢适应突破阳谷穴后的体内能量,相信接下来我的发挥只会越来越好,只是流星突然不动,让我感到相当意外, 我们二人默默对视,台下的人也紧张地一言不发,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们,似乎生怕会影响到我们两个,许久,流星才缓缓开口:“不错,你的实力让我感到意外,看来你还是有资格做我对手的,” 从十强赛开始,就对我敌意颇重的流星,一直都打心眼里看不起我,在语言上也屡屡打击、挖苦于我,包括今天上午在小花园里,他对我的态度也是居高临下、满不在乎的,突然对我正面评价一番,还让我有点不太适应,不过他这番话,也只是认为我有资格做他的对手而已,并不认为我在这场战斗就能赢得了他,语气仍旧高高在上、不屑一顾, “你,到此为止了,” 流星突然一声高喊,浑身的气势也层层爆开,再度如同一阵旋风朝我奔来, 这股旋风,似乎有翻天覆地之威,只要卷入其中就会遭到摧毁,我也不敢怠慢,立刻举起手中刮刀就挡,突破阳谷穴不久的我,其实对自己的实力还不太清楚,经过刚才的一番热身之后,才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我手持刮刀冲将上去,迅速搅入流星这股旋风之中,我惊喜地发现自己还是能跟上流星的速度的,立刻施展出了自己的棍法和刀法,在漩涡之中和流星拼命相抗, 而流星,也不再执着于只用腿了,双拳也跟着一道使了出来,砰砰啪啪地和我斗在一起,到了这步,我发现局势对我越来越有利了,因为我前天就偷偷看过流星练拳,将他的整个招式套路都记了下来还是要感谢一下我惊人的记忆力,所以流星每次出拳出腿,我都能够未卜先知,提前做出防御,并伺机攻击, 诚然,突破阳谷穴的我,在速度和力量上似乎还差流星一点距离(这家伙真的是太强了,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实力),但我凭着对他招式的了解,成功弥补了这个不足,反而和他斗了一个不相上下, 流星也发现了这一点,也迅速猜出了原因,在和我搏斗的过程中,还狠狠骂道:“你这个卑鄙小人,果然偷看过我练拳,” 一般人听到流星说这样的话,估计要笑翻了,都什么时候了,他还计较这个,而且兵不厌诈,我能偷看到你练拳,那也是我的本事,我可没有什么道德洁癖,觉得这是什么人生污点, 不过,我并未觉得沾沾自喜,一颗心反而因此变得沉重起来,心情沉重,不是因为流星骂我,而是因为我和流星全力相拼,能够抵挡他的招式已经很不容易,哪有闲暇分心说话,而流星呢,在和我对战之余,竟然还能游刃有余地开口骂人,就足以说明现在的他并未使出全力, 这是一件相当可怕的事, 现在的我,完全发挥出了突破阳谷穴所带来的力量,还能提前预知流星的招数,尚且只能和他打个不相上下,如果流星真的发挥全力,那我岂不是要被他打趴了吗, 这么一想,我顿时有点心慌,准备快刀斩乱?,一鼓作气地把流星干掉,我出招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猛,一柄三菱刮刀被我使得眼花缭乱,在空中劈出一道道的残影,顿时引得台下一阵阵的叫好声,还属蚊子他们喊的声音最大, 只要干掉流星,李皇帝就必死无疑,我舅舅也能平安脱身了, 抱着这样的信念,我完全驱动自己体内的龙脉之力,疯狂地砍向流星浑身各处,而这个家伙,身子也真像是铁做的,我从罗城走到省城,也没见过他这样的人,在我的刮刀力劈之下还能毫发无伤, 而台下的观众,却没有感到多么惊讶,似乎早就知道流星的这个本事,也是,他们既然看过三年前的比武大会,当然早就知道流星的身子犹如铁打,坚硬无比, 我甚至怀疑,朝这家伙打一枪的话,能不能把他给打死,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流星也不是浑身上下都如铁打,他只是将自己的双臂、双腿练到了极致而已,如果我用刮刀去捅他身上其他地方,他也会赶紧用手臂或是小腿抵挡, 与此同时,我还听到台下,龙王正和李皇帝说:“流星这硬气功练得可以啊,四肢能当武器一样使了,据说练这门功要吃很大的苦头,不仅要从小开始练起,还不能破了自己的童子之身……老李,流星赢了的话,怎么和贾桃桃共度春宵,” 李皇帝笑呵呵道:“那没办法,只能奖励其他东西了,” 龙王摇着头:“哎呦,这门功夫厉害是厉害,可惜终生不能碰女人,一碰女人就前功尽弃……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愿意练,女人是这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不让我碰她们,不如让我死了,” 李皇帝哈哈大笑:“英雄所见略同,如果不让我碰女人,我也宁肯早点死掉,” 龙王接着又问:“对了,这门硬气功除了不能碰女人外,还有什么其他弱点吗,” 我知道龙王这是为我出谋划策,立刻竖起耳朵去听,结果李皇帝微微笑道:“没有弱点,普通刀枪根本伤不到他,” 李皇帝这一番话,犹如往我头上浇了一盆凉水, 没有弱点,让我还怎么打, 我总不能现场给流星找个女人,给他破了什么童子之身吧,, 结果又听龙王说道:“那不见得,如果是我,我就砍他的头,我不信他的脖子也这么硬,” 李皇帝又笑起来:“你的话或许可以,王峰可不一定能砍得到,” 我知道李皇帝的意思,龙王的速度够快,可以在流星尚未反应过来之前,就一刀把流星的脖子砍了;可我根本做不到这种程度,面对流星坚如钢铁的身子根本无能为力, 但不管怎么说,龙王的主意总算给我提供了一条思路,我就是做不到,也总该去试试,所以,我立刻把所有注意力放到了流星的头上,拼命去劈砍他的脖子,指望流星能够露出什么破绽,好让我能借机割下他的头颅, 流星也知道我在打什么主意,顿时变得恼火不已, “就凭你,也想割我的脑袋,,” 流星突然怒喝一声,整个人突然疾速后退,距离我四五米后方才停住脚步,我的心中一颤,突然意识到要发生什么事了,果然,流星身上的气势再度猛地爆开,比之先前还要威猛数倍,眼睛也变得红通通的,胸膛一阵阵的鼓起、泻下,姿态怪异无比,像是地狱中的恶魔即将变身一样, 不出我的所料,刚才的流星果然没有使出全力,现在的他才准备彻底展露自己的实力,站到这台上的选手,似乎一开始都不愿意使出全力,非到关键时刻才会暴走、发威,给人以啧啧称奇、大吃一惊的效果, 周豪是这样,王公子也是这样,就连葛平都是一样, 也是,谁愿意一开始就亮出自己的底牌,如能轻轻松松就干掉敌人,谁也不会走到这一步啊, 看着流星一点一点变得恐怖起来,看着台下一个个都吃惊地张大嘴巴,我多希望自己也能像他一样开始变身,拿出自己真正的隐藏力量,但问题是,从一开始,我就已经在全力以赴了啊, 现在的我,也只能抖擞精神,全神贯注地盯着流星,提防着他任何时候的一举一动, 就在流星的气势达到最鼎盛,杀气也笼罩整个拳台的时候,他的身子突然动了, 好快, 这是涌入我脑海中唯一的两个字, 几乎只是一个呼吸之间,流星就已经窜到了我的身前,狠狠一腿扫向我的脑袋, 嗡, 这一条腿,我简直无法形容其中威力,我只知道如果我被扫中,我的脑袋就会像西瓜一样爆开,红的白的流成一地, 我本能地举刀去挡, 咣咣咣、铛铛铛, 一刹那间,我们就交手了七八招,一开始我还能勉强跟上流星的速度,但到后来,流星越来越猛、越来越快,终于在某个时刻,他抓到了我露出的一个破绽,瞬间就将他的铁腿狠狠踢到了我的胸口之上, 砰, 我的身子毫不意外地飞了出去, 我咬紧牙齿,双臂也做好了撑地的姿势,准备在落地的瞬间就翻身而起,然而,我还在空中的时候,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汹涌而来,流星竟然追了上来,在空中就对我发动了暴击, 砰砰砰砰砰, 流星的腿连环踢出,分别击在我的背上、腹上、胸口、肩膀,我的身子也在空中不断地打滚、翻腾,每次都来不及落到地上,就被流星再次狠狠一脚踢飞,毫无还手之力, 在和流星对战之前,因为有过乐乐和他相斗的经验,我就知道千万不能陷入他的连环踢中,否则想要翻身可就难了,我虽然懂得这个道理,奈何能力却跟不上,最终还是陷了进来, 现在的我,也亲身体会到了乐乐当时的绝望和恐怖, 这是什么样的感受啊,被人当成个沙包一样踢来踢去,却一丁点还手的余力都没有,整个世界观都要因此而塌掉了, 砰砰砰砰砰, 又是一瞬间,流星踢出了七八脚,我的身子仿佛飘在云端,始终无法落地,每一脚踢过来,都像是被火车头撞上一次,痛不欲生、生不如死,翻滚的过程之中,我还能看到台下,蜘蛛和各大家主哀声叹气的模样, 而其他观众,则也完全傻了,刚才还能和流星拼个不相上下的我,转眼之间就被流星当作玩物一样在空中乱踢,这前后的差别实在太大,好多人甚至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别打了,别打了,” 就在这时,一个女孩恐慌的声音突然高高响起,是冯千月,她害怕的浑身发抖,知道再这么踢下去,我非死不可的,所以立刻站了起来大叫,冯天道想把她拉住,但她却猛地甩开,并且出了观众席,朝着拳台这边跑了过来, “不要再打了,”冯千月边跑边喊:“王峰认输了,” 但她并不是我,所说的话也并不能代表我,裁判没有喊停,流星也没有停手,而流星一串的连环踢也终于到了尾声,我的身子重重落在地上,“轰”的一声巨响,砸得地面都裂开一条条纹路, 突破阳谷穴之后的我,抗击打能力虽然不是一般的强,但在被流星这样一番连环踢后,还是有点撑不住了,感觉五脏六腑都碎掉了,我努力地撑着双臂想要站起,试了一下却没成功,而且就在这时,空中突然传来“嗡嗡嗡”的声音,流星的一条铁腿从天而降,狠狠朝我脑袋砸来, 当初流星和乐乐对战之时,就曾使出过这一招,这显然也是流星的一个大招,瞬间就能要人命的大招, 只是当时,乐乐有岳青松相救,我呢,我有谁救, 除了冯千月大喊大叫地朝拳台这边跑来,其他家主几乎都没什么反应,而蚊子他们虽然也很担心我,却根本无能为力, 然而就在这时,台下却突然传来一声轻微的咳嗽, 是李皇帝, 在这场终极决战之前,李皇帝就三令五申禁止流星将我杀掉,甚至狠狠给过他一个巴掌,因为李皇帝特别想得到我,不忍心看我死去, 听到这个咳嗽声后,从空中直落而下,本来面目狰狞、杀气十足的流星,面上突然闪过一丝犹豫,信誓旦旦要杀掉我的他,在这一刻终究还是不敢忤逆李皇帝的命令,那条猛烈劈下的铁腿,也终于悄然之间换了一个位置, “嘿嘿嘿……” 台下传来龙王略带放浪的笑声, 与此同时,轰, 流星的这条腿,也终于落地,狠狠砸在我耳边的水泥地上,一时间沙石飞溅,磕的我脸都生疼, 台下一片鸦雀无声, 流星蹲下身子,在我耳边轻轻说道:“你知道吗,我真想杀了你啊……” 说完以后,流星便站起身来,走到了拳台中央,傲然地面对全场所有观众,显然已经单方面宣布了自己的胜利, 冯千月已经翻身爬到拳台上面,哭着扑到了我的身前,刚才的她,确实被吓到了,以为我就这么死了,所以连眼泪都挤出来了,当着全场观众的面,她毫不顾忌地抱住了我的头,把脸贴在我的面颊之上,滚热的眼泪滴了下来, 刘家今天也到场了,刘璨君和刘德全当然也把这幕全都看在眼里,一个个的脸都黑得可怕,要不是终极之战至关重要,他们就要起身发飙了,连冯天道都没有办法,只能默默摇头, 一片寂静之中,拳台之上的裁判突然动了,他叹了口气,走到流星身前,将流星的胳膊举了起来,同时对着全场观众大声说道:“我宣布,本场战斗的胜利者是……” “等等……” 就在这时,我的声音突然虚弱地响起, 裁判诧异地回过头来,全场观众也奇怪地朝我看来,我躺在冯千月的怀抱里面,眼睛看着头顶的聚光灯,一字一句地说:“你,还没有读秒吧,怎么就能宣布他的胜利,”

上一篇   452 雷人的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