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9 借刀杀人 - 少年王

449 借刀杀人

看到流星这幅模样,我还觉得奇怪,在皇家夜总会里,还有能让他感到如临大敌的人物,不过顺着流星的目光一看,只见树木掩映之中,走出一个白头发白胡子的老头来,我就释怀了,原来是李皇帝, 李皇帝是流星的主人,流星怕他也是理所当然, 但在释怀之后,又觉得有点不对,害怕就害怕吧,为什么会露出“如临大敌”的表情,李皇帝又不是他的敌人,但流星是真的很紧张,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李皇帝,额头上都有汗水浸了下来, 李皇帝还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每走一会儿都要喘几口气,看着像个半截身子埋进土里的老头,流星犹豫一下,还是走上前去,准备搀扶李皇帝,但让人意外的是,他刚走到李皇帝的身前,李皇帝突然就扬起手来,狠狠打了流星一个巴掌, 啪, 声音清脆,回荡在小花园中,甚至惊得一群飞鸟冲天而起, 流星脸上的巴掌印清晰可见,伸出去的双手也僵在半空, 我的一颗心也砰砰跳了起来,不知道李皇帝为什么要打流星,是因为流星做错什么事了,只听李皇帝幽幽说道:“知道我为什么打你么,” 流星低下头去,沉沉地说:“流星不知,” 李皇帝突然伸出手去,紧紧掐住了流星的脖子,只是一刹那间,李皇帝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一张脸狰狞无比,浑身上下散发着暴戾的气息,流星抓着李皇帝的手腕,“呃、呃”地叫着,眼睛里也流出乞求的神色,但他丝毫不敢挣扎,只能不断发出凄惨的叫声, 而李皇帝,则阴沉沉地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我告诉你,王峰是我看中的人,他也必将是属于我的,你可以将他打败,但是不能将他打死,知道没有,” “知……道……了……”流星有气无力地说着, 李皇帝哼了一声,这才松开了流星的脖子,转身离开,流星站在原地,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直到李皇帝彻底离开小花园后,他才像是疯了一样地挥动着自己的拳脚,砰砰砰地尽数打在凉亭的柱子上、石桌上、石凳上,一时间沙石飞溅、砖块迸射,现场很快一片狼藉, 流星一边打,还一边骂:“王峰,我要杀了你,一定要杀了你……” 流星的声音咬牙切齿,犹如来自幽冥地府的厉鬼哭嚎一般,让躲在暗处的我都觉得毛骨悚然, 而我,也终于明白流星为什么对我抱有深深的敌意,而李皇帝又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让我轮空了,和蜘蛛猜得一样,李皇帝并未放弃拉拢我,尤其是到后来我一次次展现出奇迹以后,李皇帝对我的“喜爱之心”就更加情真意切,特别地想得到我,所以才一次次地卖我人情, 仔细想想的话,比武大会上所有的选手之中,只有我才被李皇帝邀请进过密境,甚至还亲手为他捶背从另外一个层面来看,李皇帝对我的“独宠”确实非常明显,虽然他一次次声称要杀了我,可是最终都没真的付诸行动,反而还让我一次次晋级, 而这一切,流星全部看在眼里,他很嫉妒,嫉妒的发了狂,将我看成了眼中钉、肉中刺,所以才迫不及待地想杀死我,李皇帝看出了他的意思,所以才直接出面警告,甚至扇了他一个耳光,不过可惜的是,流星显然并没改变主意,他还是想在三天之后的终极之战上将我杀死, 流星在凉亭下面足足发了十多分钟的疯,将个漂亮的凉亭害到不像样子,方才气喘吁吁地离开了小花园内,看着凉亭内的一片狼藉,我也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流星对我的恨意,如果我再不抓紧提高自己实力的话,恐怕要在台上被他大卸八块了, 于是我不再耽搁,立刻重新坐好,耐心地修炼起了龙脉之力,疼痛侵蚀着我的身子、磨损着我的精神,让我像是行走在刀山火海,又像是身居于生死边缘,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而且更关键的是,因为我知道流星常常会过来这个小花园,所以我都不敢痛得昏过去,万一在昏迷状态中被流星看到,被他杀了都有可能,所以我只能咬牙硬顶,每次快要昏过去的时候就赶紧停下, 我从旭日初升,一直练到晚霞漫天,一整天过去了,还是没能突破第十七处穴道,但,进步也是能看得到的,从一开始的泥牛入海不知所踪,到现在的渐渐接近生不如死,也是非常非常大的提升,给了我相当强的底气,三天之内突破,应该不是问题, 已经是秋天了,晚上天有点凉,所以只能回房间去,回到房间,也没放弃继续修炼,直至练到浑身筋疲力尽,才沉沉睡去,第二天一大早,我吃过早饭以后,照旧又去了后花园,先热了个身,继续修炼龙脉之力, 不一会儿,流星也来了,他也一样,热身过后,盘腿坐在地上吸气、吐气,胸膛像鼓风机一样上上下下,我俩修炼的方法不一样,不过我觉得结果应该是一样的,就是让体内也能积蓄力量,为己所用, 不过流星修炼的时间不长,感觉他像是到了什么瓶颈期,不一会儿就叹了口气,无奈地站起身来,离开了后花园,流星走了,这片后花园就彻底成了我的地盘,让我非常满足, 人一满足,精神就好,劲头也更加大,出乎我意料的是,临近中午的时候,我竟然真的突破了第十七处穴道,这次成功来得实在猝不及防,我都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感觉就是晃了个神,“蚯蚓”就冲过了第十七处穴道, 疼,当然疼,疼得我当场就“嗷”的一嗓子叫唤出来;但是也喜,喜得我直接在地上就打起滚来,开心地我忍不住想要大喊大叫, 我成功了,我成功了,我只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就成功突破了第十七处穴道, 等到疼痛如同潮水一般退去之后,我立刻迫不及待地就实验了一下自己的身手,当场就打了一套拳出来,果然,速度和力量都有所提升,打得那叫一个虎虎生风、威力十足,龙脉图诚不欺我也,每冲过一处穴道,实力相应地就会有所提升,从来都不会让人做无用功,我实在太喜欢这玩意儿了,简直就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 不过我仔细检视了一番自己的实力,即便已经冲过了第十七处穴道,也仍旧不是流星的对手,也是,这么短的时间就想超越流星,如同痴人说梦、异想天开, 但,我仍抱着希望,这不是还有一天半吗,我可以再试着冲冲第十八处穴道啊, 如果再冲一个,怎么着都能和流星一战了吧, 说干就干,我一步都没停歇,直接就盘腿坐好,再次吸气、运气,操纵“蚯蚓”一路沿着穴道往下,龙脉图上的这条龙,所覆盖的四十八个穴道,几乎遍及人的全身,四只龙爪分布双手双脚,龙头在胸膛处,龙身、龙尾则盘旋在肚子和腰间,顺着屁股直至脚底,十分地霸气威武, 第十八处穴道,处在右臂的手腕处, 名为阳谷穴, 剩下一天半的目标,就是这个阳谷穴, 另外,我还总结了下这次能够顺利突破第十七处穴道的原因在比武大会之前,我可是冲过好多次都没成功,为什么比武大会进行到了尾声,反而就突破了, 我深刻地怀疑,这和我的身体越来越强有着关系,和张健、月光、飞刀陈三战过后,我受伤不轻,又经过一番恢复之后,几乎相当于浴火重生,身体强度比之以前更甚,再加上这后花园里的空气确实不错,我的身体也更容易吸收,才促使我冲过了这道关卡, 总之,对这第十八处穴位阳谷穴,我有着极度的自信,认为自己一定可以突破, 不过可惜的事,有自信是好事,能否突破却是另一回事, 和之前冲第十七处穴位的时候一样,刚开始的时候还没接近这个阳谷穴,就石沉大海、不见踪影了,好在我对这小花园的空气质量很有信心,于是一次次地调气、运气、试探、游走,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到天?的时候,一缕微弱气息终于能够小心翼翼地朝着阳谷穴进发了, 之前天?,我就回房间去了,因为外面实在太凉,呆久了恐怕会感冒的,但是现在,我深知时间的宝贵,所以继续留在后花园里练着,经过一次又一次的试探,这缕气息变得粗壮起来,直窜阳谷穴, 我知道会疼,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 但是,当气息窜入阳谷穴的瞬间,我还是“嗷”的一嗓子吼了出来,那种滋味用文字简直无法形容,再用针扎、枪击什么的都嫌老套;唯一能够说明的是,痛到像是被火烧了一下似的,我的胳膊都在一瞬间弹了起来,狠狠撞在旁边的一棵小树上面,就听“咔嚓”一声,小树硬生生地从中折断, 而我抱着胳膊,痛苦地在地上滚来滚去,足足十多分钟以后,这股子灼热的痛感才慢慢减退下去,我坐起身,看到自己浑身上下几乎都湿透了,不禁长叹口气,心想看看流星练起内力来多轻松啊,到我这怎么就如此痛苦, 但痛归痛,我并没有放弃, 我继续一次又一次的试探,那种被火烧的灼热感也越来越强、越来越疼,疼到最后,我浑身上下几乎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以至于,我连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是睡着了,还是痛昏过去了, 其实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我只知道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显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了, 我天,我竟然在小花园里睡了一夜, 我迷迷糊糊地坐了起来,觉得腹中空空,正准备到餐厅去吃饭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有人朝我这边走了过来,我不知道是谁,立刻站了起来,只见树木掩映之中,身披金色披风的流星,正朝我这快速走来, 我猜,流星应该是听到声音,所以走过来的, 我看到了他,他也看到了我, “王峰,,”流星的脸色一瞬间就变得非常难看、狰狞:“你在这干什么,” 流星的语气让我非常不爽,好像这是他家,而我是偷偷潜入他家的贼,我微微皱了皱眉,说关你什么事, “说,你是不是来偷看我练功的,,”流星的脸色更加阴沉,并且一步步朝我逼近, 我刚想否认,因为我是在这睡了一觉,说偷看他练功也太扯了一点,但,我又突地想起,自己昨天确实偷看过他练功,就这么犹豫的一瞬间,流星已经彻底暴走,怒吼一声:“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嗡, 一道破空之声倏地响起,流星已经朝我窜了过来,并且一条腿高高跃起,朝我的脑袋扫了过来,他的腿就如一柄钢刀,快速而凌厉,迅速划破空气,我吃了一惊,立刻举起双臂就挡, 已经突破第十七处穴道的我,反应速度其实已经够快了,起码不至于像乐乐那样毫无还手之力,但,当流星这一腿扫到我胳膊上时,我还是感觉到自己像是被一辆东风卡车重重撞上,以至于我整个人都被扫飞了出去, 砰, 我的身体重重撞在后面的一棵树上,就听“咔嚓”一声,那棵成人大腿粗细的小树直接从中断掉,我的身子也骨碌碌滚到地上,整个后背惨痛无比,五脏六腑也像是全震碎了, 流星一腿将我踢飞,却仍没打算将我放过,继续朝我冲了过来,并且狠狠一个下劈,又朝我的肚子劈下, 流星的腿,像是一根粗壮铁棍,带着几乎劈天裂地的威势席卷而下,我从未怀疑过流星这一腿的威力,我也知道被他这腿劈到会是什么后果,所以毫不犹豫地就抽出三菱刮刀,朝着他的腿狠狠削了过去, 他的腿很硬,这我知道,但是再硬也是肉身,不至于不怕刀吧, 然而让我吃惊的是,流星明明看到了我的刀,却仍旧眼睛都不眨一下,狠狠劈了下来, 刀和腿,撞在一起, 这一瞬间,我的眼睛几乎都要爆出来了,我清楚地看到,流星的腿不仅毫发无伤,还把我的刀给压了下来, 我的天啊,这人的身体,难道真是铁做的吗,, 我知道有种功夫叫金钟罩铁布衫,练好了以后可以刀枪不入,难道流星练的就是这种功夫, 这样的人,到底还有什么弱点,, 我已经无法形容自己内心的震惊,眼睁睁看着流星的腿连同我的刀一起压了下来,狠狠撞在我的胸口之上,逼得我“哇”一声,吐出口鲜血来,要不是我这一刀抵消了点流星的力道,我怀疑这一腿生生踢断我几根胸骨都有可能, 突破第十七处穴道的我,知道自己还不是流星的对手,可我万没想到自己在流星面前,竟然还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流星一腿劈下之后,紧接着另外一条腿也踢了过来,我已经不敢再打下去,身子猛地往旁边一滚,接着整个人也一跃而起,拼命朝着前方奔去,我能察觉出来,流星是真的动了杀心,他要在小花园里将我杀死, 我没命地往前奔着,将自己浑身的潜力都使了出来,一棵棵树木在我眼前飞掠而过,我能清楚地听到,流星在我身后紧追不舍,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杀气也笼罩我的全身,而他所过之处,噼噼啪啪、咔咔嚓嚓的声音不绝于耳,那些花草树木尽数被他撞断,简直像是一辆横冲直撞的大卡车, 突破第十七处穴道的我,在速度上已经有了一定的提升,虽然仍旧比不上流星,但好在这小花园也不是太大,我以极快的速度冲了出去,只要到达皇家夜总会的内厅,那里李皇帝的人就多了,我相信流星应该就不会再追我了, 果不其然,在我冲出小花园、推开玻璃门后,身后的脚步声果然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流星满含阴狠的声音传来:“我警告你,要是再敢踏足这里一步,我不等到比武大会,现在就将你碎尸万段……” 我停下脚步,回过头去,已经看不到流星的影子,我往地上啐了一口,心想不去就不去,谁稀罕呐, 几个工作人员听到动静,纷纷赶了过来,询问我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难道我能跟他们说,我像条狗一样被流星赶出了小花园,我只能摇摇头,说没事, 在外露宿一夜,现在的我又冷又饿,先到餐厅去补充了点能量,又回房间去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才觉得舒服多了,今天晚上,比武大会的终极之战就要开始,而以刚才我和流星交手的状况来看,我仍不是他的对手,这可怎么办呢, 以这样的状态上台,分分钟就要被流星轰杀致死啊, 龙脉图还是要继续练的,或许突破阳谷穴后,我就能和流星一战了,现在只有一天时间,必须继续修炼下去,哪怕只有一线希望,也不能够放弃,小花园是不能去了,只能在房间里继续下去, 我盘腿坐在地板上,努力地吸气、运气,将气息凝成蚯蚓,沿着龙脉图的路线一点一点前进, 房间里的空气质量实在不如小花园里,所凝成的气息别说冲到阳谷穴了,还没到位就散掉了,这样下去,别说一天,就是给我十天,也休想再有什么进度, 我正坐在房里发愁,“咚咚咚”的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 “谁,”我立刻睁开眼睛, “是我,”外面传来一个虚弱老迈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我不禁吃了一惊,竟然是李皇帝, 他找我来干什么了, 无论怎样,我都不能将他拒之门外,所以我只好站起身来,走上前去将门打开,门外,果然站着满脸笑呵呵的李皇帝,李皇帝拍拍我的肩膀,问我在房间里干什么呢, 我苦笑一声,说练功啊,晚上就要终极之战了, 李皇帝点点头,说:“我刚才听说你和流星发生了一点冲突,” 这样的事,李皇帝听说也很正常,所以我直接就承认了,但我否认偷看流星练功,只说自己觉得那边空气挺好,所以就想在那练练,结果被流星给赶了出来, 李皇帝听后,立刻将流星骂了一顿,又对我说:“那间小花园,是对所有选手都开放的,你尽管去,如果流星还敢找你麻烦,我收拾他,” 李皇帝对我这么好,我并不觉得受宠若惊,因为我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不过,他既然这么说了,那我肯定受之不恭,立刻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谢谢您老人家了,我现在就想过去,” 李皇帝笑呵呵的,说:“好,我陪你一起过去,” 我也冲着他笑,说行, 李皇帝对我虽好,不过我却一点都不感动,因为我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就算抛开我舅舅和他的恩怨,我也不觉得他是个称职的老大,他的“唯我独尊”让我厌恶,只要别人稍稍忤逆于他,就会换来他疯狂的打击报复, 只是现在,他为了能得到我,所以才数次地容忍我,甚至卖各种人情给我,既然如此,那我也正好利用一下,刚才流星把我赶出花园,我正有一肚子气没地儿发,就借李皇帝这把刀,来收拾一下他嘛, 一起前往小花园的路上,李皇帝随意地和我聊着天,展现着他和蔼可亲的一面,我对他也很是尊敬,甚至拍了他两句马屁,哄得他是心花怒放,笑声连连, 走到小花园的门口,李皇帝站住了脚步,指着前面说道:“你先进去,我看看流星要干什么,” 我点点头,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 小花园里,凉亭之中,流星站在那里,低头不知端详什么东西,有李皇帝撑腰,现在的我可谓底气十足,我双手叉腰,叫道:“流星……” 流星抬起头来的瞬间,我的声音却戛然而止,眼睛瞬间瞪大,整个人也完全傻住, 因为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他手里拿着一根细长的漆?棍子, 竟然是打神棍, 我顺手一摸自己身上,果然空空如也,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下一篇   450 烧,到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