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7 坚定的决心 - 少年王

447 坚定的决心

在乐乐和流星刚开打的时候,现场观众以为能够“战胜”葛平的乐乐,就算最终斗不过流星,至少也能拼上数个回合,给大家带来一场精彩绝伦的战斗过程, 毕竟在三年前,葛平也曾和流星缠斗许久方才落败,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两人自从开打以后,乐乐就毫无还手之力,一直被流星凌虐、碾压,一会儿被轰到天上,一会儿又被砸到地上,原来三年过去,进步的不只有葛平、王公子这些人,流星的进步更是令人咋舌, 流星一上场,显然就是冲着乐乐的命来的,不只是因为之前乐乐挑衅于他,也因为流星对葛平有种惺惺相惜的感情,看到本来占有巨大优势的葛平,最终却败在一个莫名其妙的罗城来的乡巴佬手上,不禁怒火中烧,所以就想给葛平来个现场教学,告诉葛平什么叫做当断则断、不断则乱, 流星的动作非常果断、?利,一丁点拖泥带水的意思都没有,直接狠狠一腿轰向乐乐的脑袋,似乎人命在他眼里和猪狗并没什么区别,我想去拦,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谁也料不到流星突然杀人,好在关键时刻,一个?影迅速窜上台去,把乐乐的身子给拖开了, 与此同时,流星的腿也落地,“轰”的一声巨响,直接在地上砸了个坑出来, 有人拖开乐乐,但是流星还不放弃,仍旧狠狠一腿扫了过去,他的腿如同一条铁棍,扫出去时都夹带着呼呼的风声,然而一只大手猛地伸出,牢牢抓住了他的脚腕,一个冷冷的声音也随之响起:“流星,只是切磋一下而已,用不着下这种死手吧,” 是岳青松,岳家家主, 能在关键时刻救下乐乐的,似乎也只有岳青松了,他对他的这个外甥似乎特别关心,台下的我,也长长地呼了口气,就刚才那一瞬间,冷汗就彻底浸湿了我的后背, 流星嘿嘿地笑了两声,将自己的腿收了回来,说道:“岳家主说哪里话,我当然会有分寸的,” 流星显然是在说谎,刚才如果不是岳青松及时把乐乐拖开,估计乐乐的脑袋现在已经成稀巴烂了,不过岳青松显然也并不想和流星计较下去,而是俯下身去呼唤着乐乐的名字,询问乐乐怎么样了,同时大声叫着医疗队, 乐乐躺在台上,还是一副痴痴呆呆的模样,显然刚才那一战彻底把他给震到了,让他的精神都受到了不小的冲击,李皇帝把流星叫下了台,还当众把流星训了一顿,同时询问医疗队情况如何,乐乐还能不能进行接下来的比赛, 医疗队中,一个年纪挺大的老者检查完后,站起身来冲着李皇帝摇了摇头,说道:“情况很不好,骨头断了十多根,五脏六腑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不能再继续比赛了,” 台下众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个个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因为之前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葛平用熟铜棍干了乐乐不知道多少下,也只是让乐乐受了点轻伤而已,堪称铁人;而流星只是单纯用腿攻击,就把乐乐伤成这副模样,岂不是说流星的腿,比葛平的铜棍还要恐怖,, 岳青松也站起身来,冲着李皇帝拱了拱手,无奈地说:“不好意思,给大家添?烦了,我们岳家主动退赛,” 说完以后,岳青松便招呼了几个岳家的人,抬着乐乐往拳台下面走去,而台下,轰然间就乱了起来,葛平战败、乐乐退场,也就是说,最终得到终极之战名额的人,是我, 从五强到三强再到现在,我就像是开了挂一样,明明一场比武都没进行,却成了最后的胜利者,前两次分组轮空也就算了,毕竟从概率上来讲也说得过去;可这最后一场,明明都要准备打了,对手却要主动挑战流星,最终把自己搞得半死不活只能退赛,愣是把我送上了胜利者的位置, 运气好归好,但是好到这个程度,也太匪夷所思一点了吧,, 台下就跟炸了一样,纷纷讨论着这个奇妙的结果,虽说支持我的人也挺多,但是看我不费吹灰之力就走到这个地步,还是忍不住嘲讽了我一番,说我真是走了狗屎运了, 当然,大部分人还是祝福我的,他们觉得我能代表草根站在终极之战的舞台上,就是大家的骄傲, 不过,台下的观众是褒是贬,其实对我来说都没多大影响,现在的我心里只有乐乐,我实在太想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医生那些冷冰冰的判断,和危言耸听的话语,只能让我更加提心吊胆,我特别想亲自扑上去问问乐乐,但我现在的身份是王峰,和乐乐素不相识,贸然上去询问未免奇怪了点,所以只能站在拳台边上,装作满不在乎而又忧心忡忡地看着被一众人抬下来的乐乐, 岳家众人都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说乐乐少爷要是不擅自挑战流星,说不定现在已经打赢今晚的决赛了,就算三天后的终极之战输给流星,也足以给岳家光宗耀祖了, 走在最前的岳青松则训斥他们:“能够打败葛家的葛平,乐乐已经足够让咱们骄傲了,” 众人纷纷说着是、是, 我和岳家不熟,也没有任何往来,所以岳家一众人在经过我身边时并没看我,而是直接走了过去,我当然也没看他们,眼睛直勾勾盯着他们手中所抬的乐乐, 让我意外的是,乐乐竟然也看着我,目光里竟然饱含着忧虑和担心…… 这一刹那,我确定了,乐乐是认识我的,他之所以这么忧虑地看着我,就是担心我接下来和流星的战斗将会非常不利,而且没准,他之前故意当众挑战流星,就是想给我打个前战,试探一下流星的实力,好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不,不是没准,是肯定就是这样, 我不知道乐乐是怎么知道我的,按理来说,无论我妈还是李爱国,都不会和乐乐说这件事,因为乐乐这个人的性格比较莽撞,大家担心他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来, 但是现在,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乐乐认识我,真的认识我,这一瞬间,我开心地几乎要跳起来了,脑子里也轰轰轰地像是在炸烟花,这种感觉比在省城头一次和火爷相见时可要兴奋多了,因为火爷在我心中的地位也根本不能和乐乐相提并论啊, 这可是我兄弟,命都可以交给对方的兄弟, 我本能地,不由自主地就朝乐乐走了过去,但是乐乐,冲我微微摇了摇头,这一摇头,才使我如梦初醒,我们在比武大会的场子里,在李皇帝的眼皮底下,并不是能够相认的场合, 我只能站住脚步,眼睁睁地看着乐乐从我身边过去,而不能上去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过去的一瞬间,乐乐嘴巴张开,冲我无声地说了两个字:弃权, 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已经当着我面亲自试过流星的身手,那确实是个不可战胜的怪物,他不希望我再去做徒劳的尝试,其实我自己也知道,我连对付葛平都没有把握,更别提对付更加恐怖的流星了,而且不知为何,我总觉得流星对我有种天然的敌意,似乎一定要杀死我似的,如果我执意要上台和他战斗的话,按照他一贯的狠辣作风,肯定会直接将我轰杀至死,不留任何余地, 我这可没有岳青松这样的高手为我保驾护航,在关键时刻救我一命, 好在,我对胜利并没有太大的执念,参加这场比武大会,我想得到的东西都已经得到了,我唯一的愿望就是想在终极之战的夜晚,联合各大家族干掉李皇帝, 至于终极之战是赢是输,我根本就不在乎,哪怕上去直接弃权都没关系, 所以,我冲着渐渐远去的乐乐,重重点了点头, 乐乐长长地呼了口气, 岳家的人离开以后,主持人便把我邀上了台,恭喜我成为今天晚上唯一晋级的选手,我则说道:“没什么好恭喜的,大家都知道我是靠运气嘛,我现在就希望终极之战那天晚上,流星也能病倒,或是闹个肚子啥的,让我的好运气继续维持下去,” 大家本来对我这几天总是莫名其妙的轮空、晋级有了一点微词,但是我却抓住这个机会精准地自嘲了一下,顿时引得众人哄堂大笑,欢呼声和喝彩声也此起彼伏, 主持人都被我逗乐了,说道:“我也希望你的好运气继续下去,不过几率未免太小了点,终极之战必将打响,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说什么,我总不能说我想弃权吧,我只能说:“大家拭目以待吧,” 接着,主持人又把流星请上了台,让我和流星并肩站在一起,流星身上的杀气还未彻底消散,站在他的身边都让我觉得有点毛骨悚然,为了勾起大家对三天之后的终极之战的兴趣,主持人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什么手段都使出来了,拼命挑唆着我和流星,希望我们二人能够说出什么惊人之语, 流星倒也很给面子,直接就大剌剌地说道:“我一定会在终极之战上杀掉王峰,立此为誓,” 接着,他又回过头来,阴沉沉地冲我说道:“到时候你不会弃权的吧,” 流星极具挑衅性的话语,立刻激起了大家极大的热情,再加上他的人气本来就高的离谱,瞬间就在大范围内引起了一片起哄之声,流星这是纯粹要让我下不来台,主持人也适时地把话筒递到了我的嘴边,等着我回复流星,我肯定不能顺着陷阱往下跳,所以换了一种方式回答:“你到时候别闹急性肠炎就好,” 这一番话,再次引得大家哄堂大笑,不过也让我和流星的关系更加恶劣,流星恶狠狠地瞪着我,恨不得将我当场就大卸八块, 其实不用主持人挑唆,终极之战三年才来一次,是顶尖高手的巅峰之战,怎么会有人肯错过呢,主持人开了一会儿玩笑之后,便把李皇帝迎上了台,李皇帝对今晚的战况做了一番总结,又对三天之后的终极之战做了一番期许,便宣布今晚的决战到此结束,欢迎大家三天以后再来, 今天晚上的两场战斗都很精彩,无论是半路杀出的乐乐,还是发挥出超强威力的流星,都让大家兴奋不已,所以纷纷满意而归,我下台后,蚊子他们包围上来,对我表示着祝贺和恭喜,不过他们也看到了流星的可怕,为我三天之后的终极之战表示担忧, 我则跟他们说,顺其自然吧,不用想太多了, 老酱知道我的计划,悄悄问我情况如何,我说现在不太方便,随后再电话联系吧, 我还跟老酱说,我对岳家的那个许乐很感兴趣,让他出去以后试着打听一下,看看能不能弄到许乐的手机号, 蚊子他们离开以后,地下大厅里已经没多少人了,各大家族的家主,以及各方大佬也已离开,蜘蛛说今晚会和各大家族商讨出个结果,所以我也早早回到了自己房间等着消息, 位于皇家夜总会中层的这块休息区域,曾经聚集了不少选手,但是随着比武大会一天天过去,现在只剩我一个人了,回到房间以后,我先洗了个澡,为了不漏接电话,洗澡的时候我也带着手机,把手机放在洗手台的边上, 我知道,今天晚上会是关键性的一夜,决定着三天之后李皇帝的生死,所以我的一颗心也始终紧张不已,砰砰跳个不停,洗完澡后,电话也没有来,我擦干衣服换上浴袍,来到卧室打开电视看着,手机也放在我的手边,方便随时接听, 不一会儿,手机真的响了,我立刻跳了起来,不过不是蜘蛛打来的,而是老酱打来的,他告诉我说,岳家的那个许乐刚来省城没多久,外面根本没人认识这个许乐;而以老酱的能力,又不足以进入岳家打探,所以暂时没能弄到联系方式,不过他会继续努力, 我跟老酱说没关系,打听不到也没有事, 挂了电话以后,我琢磨着,虽然我挺想让岳家也加入到这次计划之中,但是乐乐受伤不轻,恐怕很难和我一起筹谋,要不这次就算了叫他,而且对付李皇帝的话,五大家族应该够了, 我继续一边看电视,一边等着蜘蛛的来电,但我的心思根本就不在电视上,里面演了什么我也完全都不知道,我的全部注意力几乎都在手机上面,等到晚上十一点多,我都有点忍不住了,只好给火爷去了一个电话,想从他那边打听以下情况, 但火爷告诉我说,他现在不在省城,所以并不知道蜘蛛的情况, 火爷常年呆在罗城,偶尔来省城和蜘蛛开个会什么的,如果经常过来确实容易引起怀疑,不过火爷也安慰我,说蜘蛛既然告诉我说今晚会有消息,那尽管等着就好,蜘蛛从来不会食言, 火爷这么说了,我的心里才稍稍安稳一些, 不过,既然给火爷打电话了,我也顺道问了问他乐乐的事, 火爷得知今天晚上乐乐出现在比武大会的现场,还把葛家的葛平给打败了,也是吃惊不已,说他确实听说乐乐因为小阎王的事,和李爱国等人闹了点别扭,已经消失有段时间了,不过大家都以为他只是闹点脾气,过几天自己就回来了,没想到跑到了省城,还混到比武大会上去了, 又得知乐乐认出了我,还帮我提前试探了下流星的伸手,火爷更是表示无比震惊,说:“不可能啊,没人跟他说过你的事情,” 这我就更纳闷了,说那他怎么认出我来的, 火爷问我,在语言、动作上有没有露出什么破绽,我说没有,我来省城之前,已经改变了一切习惯动作,现在的我就是王峰,不是王巍,火爷也无话可说了,只能让我随后自己问问乐乐, 又说:“希望乐乐那个性子,不会给你带来?烦,” 我说:“应该不会,” 挂了火爷的电话以后,我便继续等起了蜘蛛,眼睁睁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已经快晚上十二点了,手机还是一点动静没有,不禁有点着急,难道火爷所谓的蜘蛛从不食言,在我身上要破戒了么, 说来也怪,到十一点五十九分的时候,我的手机竟然真的响了起来,来电号码也显示是蜘蛛, 当时我就钦佩不已,心想服了、服了、真是服了, 好一个从不食言, 我长呼了口气,擦擦满手的汗,小心翼翼地接起了电话,轻轻说了一声:“喂,” 里面传来蜘蛛踏实可靠的温和之声:“王峰,等久了吧,不好意思,我刚和几个家主碰头开会,现在才刚刚结束,赶紧就给你打了电话,” 和领导说话,即便是等的久了,也要说不久,不过现在,我也没有心思去和蜘蛛客套,一颗心高高地悬在嗓子眼边,小心翼翼地问:“最后的结果怎么样,大家同意围歼李皇帝了吗,” 在我问出这个问题之后,电话里面先是沉?了一阵,接着又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 听到这声叹息,我就知道情况不妙,紧张地问:“大家没有同意,” 蜘蛛轻轻地“嗯”了一声, 我一下就急了,握着手机情绪激动地把必须干掉李皇帝的理由重复了一遍,说李皇帝不除,省城将永无宁日,为什么大家就不明白呢,各位家主都是聪明人,难道连这一点也看不透吗, 我的情绪实在太过激动,像机关枪一样哔哔哔地往外蹦词,说到最后我几乎开始用吼的了,还好这房间的隔音效果极佳,否则真有可能被皇家夜总会的工作人员给听去了, “王峰,你别着急,你听我说,” 蜘蛛安抚着我的情绪,等到我彻底安静下来,才认真说道:“你说的这些情况,大家不是没有想过,也知道干掉李皇帝才是最佳的选择,可李皇帝真不是那么容易就干掉的,你把他想得太简单了,他能在省城屹立数十年不倒,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被人给杀死的,” “是你们把他想得太复杂了,” 我又忍不住吼了起来:“你有没有听过这样一个故事,幼年的小象足下拴着铁链,直到长大也以为自己不能挣开,所以就再也没有试过,现在的你们就是这头小象,思维已经完全被固话了,李皇帝根本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可怕,” 接着,我又把我筹谋好的作战计划完全说给蜘蛛去听,这几天我始终没有闲着,一直在想到底该怎么借助终极之战的夜里干掉李皇帝,在电话里,我把地下大厅的整个环境,以及安保人员的分布、赵铁手的站位全部描述了一遍,还把各大家族的方位和阵型也说得清清楚楚,到时候谁先动手,谁负责阻击,谁负责制造混乱等等,也安排得事无巨细, 听完我的整个计划,蜘蛛都不由得直呼:“厉害,厉害,原来你已经想得这么周到,王峰,放在古代,你就是位兵法大家啊,”虽然隔着电话,可我依然能想像得到蜘蛛那副错愕的面容, 但,我想要的不是蜘蛛的夸奖,我要的是实实在在的作战计划,没有各大家族配合我的话,真的很难杀掉李皇帝啊,我情绪激动地说:“你们害怕李皇帝的话,就由我来率先对他发动袭击,你们只需安排几个高手辅助我就可以,然后再拦住赵铁手等人就行,没问题吧,,” 蜘蛛却又叹了口气, “到底又怎么了,,”我急得火烧火燎, “王峰,你的计划非常完美,可百密却有一疏,你忘记了一个人,” “谁,” “流星,” 听到这两个字,我冷汗都下来了,手也开始发抖, 是啊,还有流星,我竟然忘记了他, 也是因为,前几天的比武大会,这家伙都是露个面就走了,在我的潜意识里就没将他放在现场里过,筹谋整个作战计划的时候也没考虑到他,可我们要动手的那个夜晚可是终极之战的夜晚,流星是一定会在场的啊, 百密一疏,真的百密一疏啊, “流星的可怕,今天晚上你也见识到了,就是几位家主,也没把握斗得过他,”蜘蛛轻轻叹着气说:“流星会眼睁睁看着咱们杀掉李皇帝吗,只要稍微耽搁一会儿,密境的高手可就冲下来了啊,到时候咱们全部都跑不掉了……那可是李皇帝的地盘啊,这和在虎穴里捋虎须有什么区别,所以啊王峰,放弃这个计划吧,行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至于李皇帝的阴谋,我们几个老家伙会妥善解决的,” “等等,等等,”我着急地叫着, 这是我到省城以来,第一个能够干掉李皇帝的机会,我不想就此错过,不想, 我喘着气,说道:“如果我在台上杀掉流星,那咱们的计划是不是就能如约进行了,” 蜘蛛轻轻笑了起来:“如果你能干掉流星,计划当然可以进行下去,不过这是不可能的……”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我的语气坚定,大声说道:“相信我,我一定可以干掉他的,” 我呼哧呼哧地喘着气,等待着蜘蛛的回答, “好,” 过了一会儿,蜘蛛的声音终于响起,而且,还破天荒地豪迈起来:“三天之后,如果你能干掉流星的话,我们就陪你一起干掉李皇帝,”

上一篇   446 恐怖的流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