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 少年王

439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之前随机分组,得知我被轮空,可以不通过比武就直接晋级之后,我只是搞不明白李皇帝这么做的目的,并没想到会给我带来这么大的?烦,答应和我联盟的家主里面,冯天道算是和我最亲近的,现在连他都开始怀疑我了,可想而知其他家主会是怎样, 李皇帝意图称霸整个省城的阴谋,是老天赐予我的最好机会,让我可以联合诸多豪强来对付他,绝对不能眼睁睁看着大好局势付诸东流,所以我必须才采取行动,当着诸多大佬的面,划清和李皇帝的界限, 这时候,因为广播的召唤,王公子和葛平已经分别上场,两人在各自亲友团的包围下,正一左一右地从拳台两边走着,大厅里面这时候挺乱的,人员嘈杂、人声鼎沸,裁判和主持人也在台上忙着,并没有人注意到我,即便看到我了,也以为我是作为王公子的朋友,要去给王公子加油助威,并没往其他方面想, 很快,我就超过了围绕着王公子的那一干人,王老爷子行动不便,是王家的其他长辈护送王公子出来,正给王公子说着一些注意事项,以及战斗经验等等, 王公子正“嗯嗯嗯”地应着,突然看到从旁掠过去的我,还疑惑地问:“王峰,你去哪里,” 我回头冲他笑了一下,说道:“没事,一会儿你加油啊,我等着看你干翻葛平,” 王公子豪气丛生:“那是必须的,” 说完以后,我便继续往前走去, 没事, 一会儿我就会震惊全场, 很快,我就来到我们这一片观众席的正前方,作为省城道上的执牛耳者,又是本届比武大会的组织人,李皇帝当然像个皇帝一样坐在正中,有资格和他坐在一起的都是省城里面很有分量的人物,比如龙王和蜘蛛,就在他一左一右地坐着,还有其他行业的一些大咖,每一个人的名字都如雷贯耳, 王公子和葛平即将上台,李皇帝正和两边的人谈笑风生,完全不知道?烦即将来袭,我“噌噌噌”几步,迅速来到李皇帝的身前,然后双掌猛地在他桌前狠狠一拍,顿时发出“轰隆”一声巨响,声音瞬间响彻整间大厅, 我虽有伤在身,但力量也远超一般人,木质的桌子根本经不起我这么一拍,当场“咔嚓”一声从中断开,桌上放着的水果、矿泉水等物也哗啦啦跌了一地,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 接着,我便气吞山河地冲着李皇帝吼了一句:“你不是要杀我吗,来啊,” 声音响彻全场,几乎地动山摇, 从我拍裂桌子开始,全场的目光就已经被我吸引,到我吼出这句听上去疯狂无比的话,全场已经变得寂静无声,个个目瞪口呆、面色震惊地看着我,包括坐在后面不远处的冯天道、冯千月父女俩,他们可完全没想到我会干出这种事来,两人的脸上布满错愕和不可思议, 还有更后面的蚊子等人,附近的一众家主、大佬,甚至两边正准备上台的王公子和葛平,以及正在台上忙活着的主持人和裁判,也都诧异地朝我这边看了过来,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其中最震惊的,当然还属李皇帝了,他正和旁边的人谈笑风生,可没想到我会突然来这么一手,还来这么一句,他的笑容凝固在了嘴边,脸上的怒容也慢慢浮现,一双眼睛里也是喷出火来,然而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坐在他旁边的龙王,突然“噌”一下站起,指着我说:“你疯了吗,敢和李皇帝这么说话,快来人把他给拖下去,” 皇家夜总会地下比武大厅的安保当然是非常好的,称之为整个省城最安全的地方都没问题,那些身穿?色西装、戴着微型耳?的壮汉保镖走来走去,时刻注意着有没有危险人物,随时准备着一哄而上, 不过因为我是参赛的选手,又是省城的知名人物,他们才没有防范着我,任由我接近了李皇帝,甚至我做出这种疯狂的事,他们也还没有反应过来,傻傻地往我这边看着, 直到龙王提醒之后,他们才恍然大悟,一股脑地朝我这边冲了过来,瞬间就有十多个大汉围向了我,我虽有伤在身,可以我的实力,当然也不怎么鸟这些人,当场就施展自己的拳脚,砰砰啪啪地和他们打了起来,一边打还一边骂着:“李皇帝,别以为你安排我轮空,我就会记你的恩了,我说过不会跟你,就永远不会跟你,有本事你现在就把我给杀了,” 我这番话虽然说得不长,但是三言两语就把事情给讲清楚了,众人也听得明白,知道李皇帝要拉拢我,但是被我给拒绝了,还闹出了一些矛盾,现在这矛盾爆发了, 所谓的比武大会,除了让各路年轻人可以有展现实力的机会,各大家族、各大势力也会趁机挑选自己心仪的人才,而我又是五强之中唯一出身草根的自由之身,作为省城道上的领头羊李皇帝,会看中我、笼络我也是理所当然,大家对此并不奇怪, 但,事情竟然闹到这种地步,就不得不让大家啧啧称奇了我不肯加入,李皇帝就要杀我,这也未免太霸道了一点, 李皇帝当然很珍惜自己的名声,他在省城给众人的印象就是个温和善意、惜才爱才的长辈,听到我的话后,一张脸顿时就绿了,怒吼着说:“你失心疯了吗,胡说八道什么,赵铁手呢,把他给我扔出去,取消他的比赛资格,” “在,” 一道凌厉的声音响起,远远奔过来一个人,正是李皇帝的近身保镖赵铁手,赵铁手杀气重重、双目含怒,显然不会轻易绕我,赵铁手一来,那些围攻我的?衣保镖也纷纷让开,我也知道他的厉害,所以立刻做好了防御姿势, 直到这时,蚊子、老酱他们才反应过来,纷纷跑了下来,准备帮我把手,然而,两边的人还没赶到,一道?影突然猛地从观众席上窜出,竟是龙王,龙王就在李皇帝的旁边,距离我也非常地近,直接飞起一脚踢向我的后背,我正准备应付赵铁手,所有注意力也都放在赵铁手的身上,并没想到龙王会对我突然发动袭击,所以完全猝不及防,直接就被他一脚给踢飞了, “砰”的一声,我重重落在地上, “将他拿下,”龙王一声暴喝, 那些?衣汉子顿时一哄而上,纷纷按住了我的腿脚,任凭我怎么挣扎,都动弹不了,我都被制服了,当然就没赵铁手什么事了,他也就站住了, “峰哥,峰哥,” 蚊子他们大叫着,想过来帮我一把,但是被现场的?衣保镖给拦住了,他们还想动手,但是龙王伸手一指,喝道:“谁敢再动一下,让你们的峰哥死无葬身之地,” 蚊子他们立刻不敢动了,面色焦急地看着我,冯千月还想站起来,但是被冯天道给拉住了,王公子也是如此,被王家人拖得死死的,而我抬头,恶狠狠地看着龙王,这个家伙的立场果然不明,不知道是帮我,还是帮李皇帝;或者他本来就是个神经病,做起事来完全没谱, 而龙王慢悠悠地朝我走来,蹲在我的身前,伸手抓住我的头发,沉沉说道:“小子,敢对李皇帝不敬,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关你屁事,”时至此刻,我也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出这句话来, 脚步声响起,李皇帝也走了过来,李皇帝的面色阴沉,显然已经愤怒到了极致,直接冷声说道:“将他的腿打断,再丢出去,” 李皇帝的这句话一出口,全场人的心都是跟着往下一沉,虽然平时李皇帝总是笑呵呵的,好像很好接近的样子,但是没人怀疑他的狠毒和可怕,而我在做出这样的事情之前,其实就已经想到自己的结果了,我料到李皇帝肯定不会杀我,否则就坐实了自己的罪名,他还是很爱惜自己名声的,至于其他的那就随便吧,只要我不死,我仍可以联合各大家主,将李皇帝给干掉, 李皇帝下令之后,那些?衣保镖立刻准备动手,蚊子他们立刻就疯狂了,大声地叫着峰哥,想冲过来,冯千月也坐不住了,不顾冯天道的阻止,立刻站起来说道:“皇帝叔叔,你就放过他这一次吧,” 王公子也扯着嗓子喊道:“是啊皇帝叔叔,王峰只是一时冲动,他现在已经知道错了,” 有这两人带头,现场也响起些杂七杂八的声音,都是在为我求情的,毕竟这段日子下来,我的人气也挺高了,作为五强之中唯一的草根,大家肯定不忍心看我被打断腿, 就连宣称比武大会期间不再帮我的蜘蛛,也罕见地开了金口:“是啊李皇帝,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还和一个孩子计较干嘛,大人要有大量嘛,你说这比武大会,没有了这个叫王峰的该有多无聊啊,你和他有什么误会,解释清楚不就行了,省得有人背后说你欺负孩子,” “背后说我,谁敢背后说我,,” 李皇帝一听,立刻昂起脑袋看向四周,凶巴巴地说着, 四周立刻噤声一片, “快,将他的腿打断,”李皇帝指着我,再次下了命令, “等等” 龙王突然拦住李皇帝,并且在他耳边轻轻说起话来,也不知他说了什么,李皇帝一边听一边点头,似乎觉得很有道理,等龙王说完话后,李皇帝的面色已经变得温和许多,沉?一阵之后,方才对我说道:“王峰,咱们两个可能是有什么误会,我是想拉拢你不假,因为你确实是个人才,不过,你说我要杀你,就是无稽之谈了,凭我现在的身份和地位,犯得着对你动手吗,还有,你说是我故意安排你轮空的,就更是虚妄之言了,人人都知道这是随机分组,我怎么控制得了,这次你突然爆发,当众给我难堪,实在让我觉得奇怪,不过这么多人帮你求情,也念在你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我就饶过你这一次,如果还有下次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之后,李皇帝就摆了摆手,那些压着我的?衣保镖便退了开去,蚊子他们也纷纷冲了上来,七手八脚地将我扶起,龙王也嘿嘿地笑着:“哎呦,到底还是李皇帝啊,这份心胸无人可以比拟,省城道上有你,真是大伙的福气,王峰,还不赶紧谢谢李皇帝的宽宏大量,” 我不知道龙王和李皇帝到底说了什么,但他肯定是在帮我,这我可以确定,刚才那么多人帮我求情都没奏效,就连蜘蛛都吃了个闭门羹,龙王竟然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改变了李皇帝的主意,实在让人不得不服, 我既已达到了自己的效果,当然也会见好就收,于是就顺着这个台阶,冲着李皇帝说:“我知道了,谢谢您了,” 李皇帝没有答话,却眯起两只眼睛,从中射出凶光, 龙王则拍着手,说好啦好啦,闹了点小矛盾而已,说开了就行了,继续你们的比武大会吧,我可是很期待王子文和葛平的一战呐, 王子文和葛平都是夺冠的热门,今晚这场战斗注定无比精彩,所以大家立刻就被吸引了注意力,纷纷叫唤着赶紧继续比武,也没人再来关注我这档子事了, 李皇帝和龙王等人已经重新就坐,面前的桌子也换了新的,那些?衣保镖则四散开了,我在蚊子等人的搀扶下,也往观众席的后方走去,不过走到半中间的时候,我便挣脱开了蚊子等人,朝着冯家的位置走了过去,重新坐在冯天道的身边, “王峰,你也太冲动了……”冯千月一脸心疼,伸出手来握住了我的手, 冲动,我心里想,我要是不这么干,你爸能相信我吗,冯千月的双手温润如玉,我瞟了冯天道一眼,意思是说这可是你闺女主动拉我的,和我无关,不过冯天道并不看我,而是专注地看着台上,拳台之上,王公子和葛平已经面对面站好,主持人正在为他们两人做着介绍,按照以往惯例,他至少还要逼逼五分钟,才能开始战斗, 趁着这个机会,我便低声对冯天道说:“现在,相信我的清白了吗,” 刚才我那么一闹,可是有生命危险的,谁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如果连这都是假的,那我和李皇帝的演技也太好了,冯天道也不得不叹了口气,喃喃说道:“你可真是个疯子……” 听到这一句话,我就知道他这关终于过去了,其他的家主,想必也不会再对我再有疑心,我也呼了口气,说道:“可以继续谈谈咱们的合作了吧,你和刘家接触的怎么样了,” 冯天道答:“正在接触,” 得,这句话说了跟没说一样,我又刨根问底:“刘家什么态度,” 冯天道答:“还在考虑,” 我很无语,李皇帝都要摧毁整个省城了,刘家还考虑个什么劲儿,是觉得李皇帝不会伤害到他们头上,我继续说道:“不管刘家加不加入,咱们的计划都要继续进行,绝对不能让李皇帝的计划得逞,” 这一次,冯天道终于肯定我的说法:“是的,” 接着他又问我:“你有什么好主意,” 上次我们两人坐在一起,就没讨论出个结果来,但是经过三天的考虑,我已经有了最后的答案:“我想过了,以李皇帝的性格,是阻止不了他的,必须将他干掉,” 这一句话,对冯天道来说,犹如天上猛地炸了道雷,惊得他手都跟着抖了一下,接着又吃惊地看向了我:“干掉李皇帝,你疯了吗,,” 我就知道冯天道会是这样的反应,毕竟在省城诸人心中,李皇帝是不可战败的,也从来没人想过挑战他的权威,对此,我已经做了充足的心理准备,所以又发挥了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将那天上午对冯千月和王公子说过的话,又完完整整地给冯天道说了一遍, 我以为凭我的口才,再加上道理确实充足,冯天道一定能够被我说服,但让我失望的是,冯天道并没有冯千月和王公子那么冲动,没有立刻表态说同意我的决定,而是面带忧虑地说:“你说的事,我要好好考虑一下,” 我还要再说什么,但冯天道已经扬起手来,让我不用再说了,还是继续看比赛吧, 我没办法,只好抬头朝着台上看去, 王公子和葛平的比武,也终于准备开始, 之前比武大会还没正式开始的时候,民间就流传着三个夺冠的热门,分别是月光、周豪和葛平,如今月光被我干掉,周豪被王公子干掉,只剩下葛平一个人了,不过葛平号称是三人之中最强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当然,打败周豪的王公子,也已经跻身夺冠的热门之一,被众人寄予相当重的厚望,所以王公子对战葛平,如同针尖对?芒,现场观众的期待程度,不亚于那天王公子对战周豪的时候,两人一站在台上,整个地下大厅的气氛就热了起来,欢呼声也一阵比一阵高,希望二人能够带来一场精彩战斗, “葛平应该赢定了吧,到底是老选手了,已经参加过三届比武大会,经验丰富得很,上次比武大会,他就差点成为冠军,” “我也很看好葛平,不过王公子也不容小觑啊,那天你也不是没有看到,他一刀就把周豪给斩飞了……” “是啊,这届比武大会真是给了咱们太多惊喜,王家的王公子,冯家的冯千月,再加上草根出身的王峰,真是一场比一场精彩,我有预感,这届比武大会将会青史留名,” 四周的声音此起彼伏,大多都认为葛平会赢,但也有一小部分觉得王公子会成为一匹?马,王公子和葛平的这场战斗,期待程度显然远远超过闪电和冯千月那场,所以大家的注意力也完全被吸引了,刚才闹出的那点小风波,则被大家抛在脑后去了, 随着主持人终于下台,裁判的一声“比武开始”出口,现场的气氛一瞬间就被点燃了,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盯着这两位高手的巅峰之战,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两人都没急着动手,而是彼此都在打量对方,似乎在等对方先动, “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我再动,静观其变,后发制人,” 这当然是不错的战略,但如果两人都是这种战略,可就实在糟糕透了,这什么时候是个头, 王公子手持一柄金色钢刀,在头顶灯光的照耀之下,熠熠生辉、杀气十足,前几天才打败周豪的王公子,现在可以说是意气风发、威风凛凛,浑身上下弥漫着惊人的气息,仿佛这世界上就没有他打不败的对手, 而葛平,则手持一截低调的熟铜棍,通体呈暗红色,没有什么光彩,却威势惊人、暗藏杀机,葛平的气势内敛,前几场战斗都没有遇到什么太过难缠的对手,基本都是一路轻松地打过来了,所以我对他的真正实力也不是太了解, 但,已经连续参加过三届比武大会,每次都成绩不俗的葛平,没人会怀疑他的实力,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只是王公子的目光凌厉,仿佛两道无坚不摧的利剑,要将葛平穿心而死;而葛平的目光则很平静,一切情绪都被隐藏起来,没人知道他的真实想法, 两人似乎都知道对方的厉害,所以谁也不肯率先动手,提防着了对方的道,站着站着,两三分钟就过去了,角落的裁判都有点着急,不停抬起手腕看自己的表,而台下也不可避免地起了一点牢骚之音,抱怨两人哪是比武,分明就是站军姿来了, 就在这时,葛平突然咧开嘴,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两人交战的紧张时刻,其中一人突然发笑,这种场面实在罕见,大家都是惊奇不已,还以为葛平犯了神经病, 王公子也忍不住问:“你笑什么,” “我笑你啊,”葛平的嘴角勾起,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幽幽说道:“半天不上,在我面前装什么高手,以为打败周豪,就有资格挑战我了,实话告诉你吧,晋级五强的几个人,无论是你,还是闪电,还有王峰,比起我来都差得很远,你们在我面前,只有一个死字,” 这个葛平,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原来之前的平静不是内敛,也不是故作低调,而是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所有人都不被他看在眼里, 原来这场比武大会,最傲慢的不是周豪,不是闪电,而是葛平, 王公子终于被惹怒了,也终于失去了定力,猛地把金刀一举,高声说道:“好,就让我见识一下你葛平的厉害,”

上一篇   438 是祸,不是福

下一篇   440 王公子VS葛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