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7 狼狈的冯千月 - 少年王

437 狼狈的冯千月

随着大屏幕上一个又一个的名字定格,两个分组的名单已经显示出来, 冯千月vs闪电, 王子文vs葛平, 而我,竟然是轮空, 也就是说,我并不需要参加比赛,就能直接进入三强,这个结果实在让我出乎意料,所以我的眼睛瞪大、表情错愕,完全不敢相信,难道这分组名单真是随机的,这个超级无敌好运的馅饼竟然掉在我的头上, 不,不可能的,自始至终都是李皇帝在操纵分组名单,从海选的时候就开始搞鬼了,没理由到了最后反而随机,以他强烈的控制欲,也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情,那就是说,这是他故意安排的, 他为什么要让我轮空,为什么要让我直接晋级三强, 如果说我答应了跟他,他这么安排还情有可原,可我明明拒绝了他啊,他也发誓会在拳台上弄死我的,就在我目瞪口呆的时候,拳台下面已经起了一阵骚动,越来越多的人发现我轮空了,他们本来以为我今天晚上就会淘汰,没想到竟然出现了这样结果,于是一个个议论纷纷起来, “王峰的运气可真好啊,台上五个人属他受伤最重,本来被淘汰是板上钉钉了,没想到上天会这么眷顾他,” “是啊,我也开始羡慕他的好运气了,看来比武大会一直被八大家族掌控,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才派出这样一个人来搅局,王峰就是传说中的天命之人啊,” “天命不天命的不敢说,不过但凡获得成功的人,实力固然重要,运气也必不可少,看来王峰这两样都有了,真给咱们草根涨脸啊,” “是啊是啊,看他这样都能进入三强,我可真是高兴坏了,感觉就跟我自己晋级似的……” 我是五强之中唯一的草根出身,而现场观众又以草根阶级居多,所以可想而知,大家在看到我不用比武就能晋级三强之后,开心地简直要合不拢嘴、手舞足蹈了,蚊子他们甚至已经欢呼起来,奋力地为我鼓着掌,直呼老天开眼、峰哥无敌, 台底下的龙王,还指着台上的我,回头对各位家主说道:“那王八蛋还真有点好运气啊,这么小的概率也能让他碰上,如果是老冯的女儿就好了,小姑娘长得这么水灵,才是最应该轮空的人啊,” 虽然水灵和轮空并没有必然联系,不过大家也能理解他想表达的意思,纷纷笑了起来,冯天道也乐呵呵道:“谢谢龙王看得起小女了,不过她这次能进入五强,我已经很满意了,不敢再奢望其他,” 这倒是句实话,以冯家现在日渐萎靡的状态,进入五强的冯千月,已经足够重振冯家雄威,在省城里,打败赵雪晴的冯千月,已经成为新一代的标志性人物,有不少出类拔萃的年轻人在私底下已经和冯家在接洽了,所以现在的冯天道可谓春风得意,满脸开心的笑, 台上,王公子和冯千月也开心不已,两人都为我能轮空而感到高兴,王公子一拳砸在我肩膀上,开心地说:“王峰,你可以啊,有这么好的运气,看来咱俩迟早会有一战了,” 王公子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笃定自己一定可以晋级三强,那么到时候就能和我有一战了, 冯千月也很开心,笑得都合不拢嘴,显然比她自己晋级还要高兴,不停地对我说着恭喜;还说自己这回是走到头了,不过她会在台下继续为我呐喊助威的,希望三天之后的我能恢复状态,争取进入最终决赛,和流星决一胜负, 李爱国的药还是很灵的,现在的我已经好了大半,如果再来三天,确实能够彻底恢复,冯千月知道这药的效果,所以才会真心为我高兴,也是真心希望我能走到最后, 面对王公子和冯千月的衷心祝贺,我虽然脸上笑着,嘴上也说着谢谢,但是心里却沉甸甸的不是滋味,因为我始终闹不明白李皇帝的真正用意,而且让我意外的是,旁边的闪电和葛平虽然一脸不屑,不过看他们的样子显然并不意外,似乎早就知道我会轮空似的, 这是什么意思, 我正迷惑不解的时候,就听闪电幽幽地说:“抱上李皇帝的大腿就是好啊,能够直接轮空、晋级三强,” 葛平也意有所指地说:“可不是嘛,好歹给人家当了狗,不给几根骨头谁乐意啊,” “哈,看你说的,让你去当狗,你乐意吗,” “我肯定不乐意,我们葛家横贯省城这么多年,就是再落魄,也不至于去给别人当狗,不过嘛,运气再好有什么用,最终还不是要靠实力,” “对对对,葛兄才是最有资格和流星一战的人……”闪电谄媚地笑着, 听着二人的对话,我才知道他们为什么看我轮空却不意外了之前我被赵铁手二度邀请去密境的时候,他俩就在门口眼睁睁看着,自然认为我已经成了李皇帝的人, 当时我还觉得奇怪,他们为什么恰好就出现在了门口,看来是李皇帝刻意安排的,就是要让他们认为我已经被归拢了,而现在我又轮空,更加深了他们的这种猜测,就是跳进?河也洗不清了, 可,李皇帝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我疑惑地看向台下的李皇帝,他却是一副平平静静的模样,好像这一切都和他无关,分组就是随机分配出的,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王公子和冯千月也听到了闪电、葛平的对话,他俩知道真实情况,肯定看不得我受辱,所以立刻为我出头,不过,王公子和冯千月的脾气虽爆,闪电和葛平却也不是省油的灯,于是立刻针尖对?芒,在拳台上就吵了起来,甚至互相推搡起来,几乎大打出手, 四周观众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有热闹可看肯定高兴,又纷纷开始起哄,高喊着:“打,打,” 几个家主也站起来,纷纷询问着怎么回事,主持人赶紧从中调停,吩咐工作人员将双方拉开,又手持话筒打着圆场,笑呵呵说:“年轻人就是气盛,比武还没开始,就差点打起来啦,看来不光是观众迫不及待,我们的选手也迫不及待了,现在大家赶紧各就各位,准备开始我们的三强赛吧……” 台下一片掌声雷动、欢呼震天,三强赛本就很吸引人,再加上闹了这么一出风波,也就让大家更加期待了,在主持人的安排下,我们五人相继离台,等候通知再分别上场, 当然,这其中已经不包括我了,今天晚上的我注定只是一个观众,坐享其成即可, 下台的时候,冯千月和王公子和我一起,嘴里仍旧骂骂咧咧的,为我打抱不平,说闪电和葛平的嘴太臭了,真不是个东西,王公子说:“王峰,你等着看哈,待会儿我就为你报仇,” 他和葛平分到一组,这话的意思是要在台上好好教训葛平, 冯千月则说:“我没办法啦,我肯定打不过闪电,不过我可以狠狠地骂他,” 在省城里,能有王公子和冯千月这两个知心朋友,我实在是很欣慰,我跟他俩说没事,我并不在意,又预祝王公子能够获得胜利,至于冯千月,我们都知道她打不过闪电,只好和她说尽力就好, 我们下了台,各自回到自己的阵营里面,蚊子他们当然围着我欢呼雀跃,作为草根能够晋级三强,也是前所未有的事了,虽然是因为轮空才进的,有点讨巧的味道,但是没人能够否认,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不过我在开心之余,因为仍不明白李皇帝的用意,所以还是藏着一点忧虑,坐下来后,台下的主持人又讲了点客套话,分别介绍了下冯千月和闪电的身份、战绩等等;其实大家都知道冯千月打不过闪电,但在主持人的嘴里,就好像二人势均力敌、不相上下似的,努力调动大家的期待之情, 我和蚊子他们说了几句话后,便赶紧跑到了冯家人所在的观众席上, 我和冯天道已经有过数次接触,所以冯家人并没拦我,直接就让我进到里面去了,以冯天道为首的一众冯家长辈,正围绕着冯千月说话,不过他们并没给冯千月压力,只是跟她说道:“岳家的闪电,本就是省城年轻一代里的一流高手,所以打不过就立刻认输,不用担心给冯家丢人,能进五强已经相当不错了,” 冯千月也连连答应, 可能他们正忙着和冯千月说话,我过去后,并没有人搭理我,冯天道也没有看我,我也没当回事,就站在边上看着冯千月,这时,广播开始呼唤冯千月和闪电的名字,冯千月和一众冯家长辈告别之后,便往外面走去, 直到这时,众星拱月的冯千月才看到我,她来到我的身前,有些羞涩地说:“王峰,我上场啦,” 以冯千月这种泼辣、大胆的性格,真的很少会在男生面前羞涩,除了曾经的唐临风外,也就是现在的我了,我伸出手来,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发,柔声道:“去吧,别有压力,随便打打就好,” 我的这个温情举动,确实属于情不自禁,来自于心中最真实的情感,自然而然地就做出来了,而且对我和冯千月来说,类似这样的暧昧小动作,实在已经数不胜数,达到习以为常的地步,所以我们两人都没当一回事, 冯千月顺从地点点头,便手持皮鞭,转身朝着台上走去, 我一回头,就看到冯天道的脸已经?了,显然相当地不愉快,我以为是自己刚才的动作惹恼了他,毕竟冯千月现在还是刘璨君的未婚妻,我总是这样三番五次的小动作,容易给未嫁的冯千月带来非议,名节对一个女孩来说肯定是很重要的, 再加上我现在也有求于冯天道,不太方便和他关系搞得太僵,所以便主动说道:“冯叔叔,不好意思,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冯天道冷冷地说:“你自己知道就好,” 说完,他便转身回了座位,也没邀请我一起坐下,便抬头朝着台上看去, 我心里觉得莫名其妙,他也不是第一次看到我和冯千月这样了,至于发这么大的脾气吗,之前冯千月刚知道李皇帝的计划,有点被吓到的时候,我还当着他的面握过冯千月的手,当时他也没有表现出什么过火的情绪啊,怎么感觉三天过去以后,冯天道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因为我还有话要和冯天道说,只能把这些情绪暂时抛到一边,硬着头皮坐到了冯天道的身边,还好他没有把赶我走,否则我真要丢大人了,不过即便如此,他也没有要和我说话的意思,而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拳台之上, 我心里想,毕竟是他女儿的战斗,认真关注一下也是应该的,所以我也没说什么,和他一起朝着台上看去, 拳台之上,冯千月已经缓步走了上去,身穿一袭?色皮衣的她,看上去成熟性感、英姿飒爽,颇有女中豪杰的范儿,虽然大家知道,冯千月这场比武十有八九会输,不过因为她之前的出色表现,大家还是报以最热烈的掌声给她,算是给她的一种鼓励,毕竟一个女孩站在三强赛的拳台上,就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冯千月大概也是知道自己的结果,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所以面色十分平静,整个人看上去古井不波,也没有任何凌厉的气势散发出来,只是安安静静地站在拳台上面, 所有的掌声和欢呼声,她都好像置若罔闻, 很快,闪电也走了上来, 闪电当然也是一个强者,虽然不是岳家的嫡系子弟,但是岳家能够派他出战,也说明了他的重要性,闪电拥有不输于月光的速度,在五强之中也是中上水平的存在,所以整个人显得十分傲气,一张脸也写满了自信,同样?衣素裹的他,看上去精干老练、信心十足,嘴角也挂着优雅的微笑, 刚才的分组名单出来以后,除了轮空的我感到像是被馅饼砸中以外,同样十分开心的还有闪电,因为他抽中了五强之中实力最弱的冯千月,就相当于握紧了晋级三强的门票, 对闪电来说,分组能够抽到冯千月,也是一块分量不小的馅饼,不亚于抽到轮空的我,所以他很开心,特别开心,以至于笑得都合不拢嘴了,因为他笑得实在太明显了,颇有点小人得志的模样,甚至引起了台下的一些反弹,一点点牢骚的话也传了出来,要不是碍于岳家的权威,估计对他破口大骂的不在少数, 待他们二人站定以后,主持人又做了最后的陈述,小心地提醒二人尽量不要闹出人命,虽然拳台之上,闹出人命在所难免,但是比武大会的组织方也不希望这种事情过多, 闪电摆着手说:“放心吧,冯家的姑娘这么好看,我怎么忍心痛下杀手呢,我一定会注意分寸的,” 这话显然带着一点轻薄的味道,让人听了心里觉得恶心,冯千月立刻有点恼火,狠狠地说:“你尽管动手,哪来那么多废话,” 闪电还是笑嘻嘻的,继续轻薄地说:“何必要打,我还是希望你能主动认输,不然我还真下不去这个手啊,” 别说冯千月,就是冯天道都有点恼了,哪个父亲愿意看到自己女儿被人当众调戏,台下都起了一片“嘘”声,虽然大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奸淫掳掠的事没有少干,但也觉得这样当众调戏一个女生实在太没品了, 冯天道面露不悦,看向距他不远的岳家家主,岳家家主是个面色?堂堂的汉子,一看就正气十足,连他都看不下去了,重重地咳了一声, 台上的闪电听到,立刻噤下声来,不敢再说, 主持人见状,便把拳台交给裁判,自己下台去了, 裁判往下压了压手,等到现场安静下来以后,便中气十足地说了一声:“比武开始,” 裁判的话音落下之后,早就憋了半天火的冯千月,立刻朝着闪电冲了上去,随着她利索的脚步声噔噔噔响起,手中皮鞭也“飕”地一声,犹如一条?龙一般,朝着闪电甩了过去, 冯千月的攻势凌厉,出手也极有水准,而闪电竟然站在原地不动,脸上依旧笑嘻嘻的,显然根本不把冯千月当一回事,台下的人,都对小人得志的闪电有点反感,希望冯千月能够一出手就将他干掉,所以自发地为冯千月加起油来,一阵又一阵的助威之声响彻全场, 支持冯千月的人确实不少,只可惜二人的实力差距实在太过悬殊, 冯千月手中的鞭子甩出,刚到闪电的脸颊边上,闪电的身子突然动了,闪电,就好像真的一道闪电,刚才他还好好在台上站着,但是就见一道?影倏地闪过,身子就已经到了两三米开外的地方,冯千月手里的鞭子当然就落了个空,“噼啪”一声无功而返, 不过冯千月并没有放弃,而是一鼓作气、马不停蹄地又抽出了好几道鞭子,从各个角度、各个方向卷向闪电,“噼啪”之声也不绝于耳,鞭影几乎弥漫整个拳台, 冯千月的攻势既快速又凌厉,修炼龙脉图已至第五处穴位的她,此刻将自己体内的潜能完全释放出来,蓄积的龙脉之力也一点都没有保留,但是她的速度虽快,闪电的速度却更快,就见台上的?影不停窜动,不时往左又不时往右,冯千月手里的鞭子始终差了那么几公分的距离, 平心而论,闪电这几下躲得确实很有水平,肉眼几乎都快跟不上他的速度了,不管放在哪个场合,都会换来满堂彩的,只可惜闪电这人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所以大家不仅没有给他鼓掌,反而还嘘声一片, 而闪电并不自知,或者说他根本就不在乎,甚至在台上开始戏弄起冯千月了,凭他的实力,想要打败冯千月易如反掌,但他偏偏不去攻击,就是来回躲着冯千月的攻击,一边躲还一边嘿嘿嘿地笑, 打了一会儿,冯千月就有点累了,暂时收了鞭子,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衣衫也有点被汗水给打湿了,当时虽然已经秋天,但是大厅里面仍旧很热,尤其是我们比武的选手,衣服都穿得很薄,所以这么一来,冯千月的衣服就有点透了,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里面白嫩的肌肤, 当然,台下的我们是看不清的,台上的闪电倒是眼睛亮了,口水几乎都要滴答出来,色眯眯地冲着冯千月勾手,说:“来啊,继续再来,” 看着台上,冯天道的脸色已经?到不像话了,猛地伸手一拍扶手,就听“砰”的一声,木质扶手已经断裂,台上,冯千月也被勾得无名火起,立刻再次执起鞭子,就要去攻闪电,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高高响起:“千月,算了,” 这个声音,当然是我发出来的, 在我看来,冯千月根本就不是闪电的对手,而闪电也根本没打算和她好好打,纯粹在戏弄她、戏耍她而已,如果两人噼里啪啦地一通打,那冯千月输了也就输了,现在弄成这样有什么意思,何必还要上去自取其辱, 我不是要劝冯千月半途而废,只是我觉得人该有自知之明,这不像我对战月光或是飞刀陈一样,那两场我都是有机会获胜,所以才拼搏到底的,而现在的冯千月,不仅一点点获胜的希望都没有,反而还要成为闪电的戏耍玩物,看着又狼狈又凄惨,实在没有必要继续下去了, 所以我适时地叫了停,冯天道没有说话,显然?认了我的行为, 冯千月回头看向台下的我,我则冲她缓缓摇了摇头,冯千月明白了我的意思,又看了看我旁边的冯天道,见她父亲也没有反对的意思,眼神瞬间变得?淡下来,手里的鞭子也垂到一边,当着全场观众的面,长长地叹了口气,无奈地说:“我认输了,”

上一篇   436 三强之战

下一篇   438 是祸,不是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