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7 新的合作伙伴 - 少年王

427 新的合作伙伴

赵雪晴,如同仙子一样的姑娘,现在却不顾形象地跪倒在地,眼泪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滚滚而下,撕心裂肺的哭声也瞬间响彻整个大厅,看上去十分的狼狈和凄惨, 一开始,大家还以为她是接受不了失败,生了嫉妒之心,所以才行刺冯千月,结果当她对着父亲说出“我做不到啊”的时候,人们才知道这原来是赵家家主的主意, 比武已经结束,裁判也宣布了胜负,赵家家主还让自己闺女做这种卑鄙的事,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了,众人就算不敢得罪赵家,不敢当众说点什么,但也纷纷朝着赵家家主看了过去,用眼神表达各自的不满, 与此同时,我也奔到了台上,一把将冯千月拉到了自己身后,紧张地问她没事吧, 冯千月显然还惊魂未定,一张小脸惨白惨白的,回头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痛哭不已的赵雪晴,面色复杂地冲我摇了摇头,显然,她仍无法接受刚才所发生的事,也不知道赵雪晴为什么要这样做, 冯千月和我一样,朋友不是很多,但对每一个朋友都掏心挖肺,冯千月对赵雪晴真没的说,那真是当作亲姐妹一样的,虽然赵雪晴最终放弃了刺杀,但冯千月的心里仍旧非常难过, 这时候,台下已经乱成一片,冯家的人一窝蜂地冲上了台,团团把冯千月给围住了,冯天道把冯千月拉到自己身前,上下仔细地查看了番,确定闺女没事以后,才轻轻松了口气, 接着,回头怒火中烧地对赵家家主说道:“赵义,你要给我一个解释,” 冯家的人,也纷纷瞪着赵家那边,甚至还有人拿出了家伙, 站在旁边的我,则用异样的眼神看向冯天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我已经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了,所谓的赵家,其实也只是李皇帝的棋子而已,一切都是李皇帝亲手安排的,如果冯天道之前不相信我说的话,现在这事发生以后,总该相信了吧,但冯天道不找李皇帝的?烦,却逮着赵家家主质问,就让我有点想不通了, 冯天道原来这么窝囊,根本不敢招惹李皇帝么, 女儿都被人欺负成这样了,也只敢寻寻赵家家主的晦气, 有了冯天道带头质问,四周也跟着起了不少的议论之声,不知情的众人,纷纷谴责赵家做事太不讲究,连比武大会都输不起,什么赵义,还不如改名叫赵不义,当然声音都很小,他们也害怕遭到赵家报复, 深陷舆论漩涡的赵家家主,当然也急到不行,上有冯天道的质问,下有众人的谴责,如果不当众给个说法,今天这关是肯定过不去的,所以,他本能看向了坐在正中央的李皇帝, 李皇帝厌弃地看了赵义一眼,显然在责怪他办事不力,接着才慢悠悠地站起来,先冲着台上说道:“老冯啊,你也别着急上火,等我问问赵义,” 接着又回头看向赵家家主,说道:“赵义,到底怎么回事,” 赵家家主当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哆哆嗦嗦地说:“我,我……” 李皇帝步步紧逼:“你的小女儿已经输了比武,却还伺机偷袭老冯家的长女,是不是你指使的,” 赵家家主本能地就否认:“当,当然不是,” 李皇帝哼了一声,意味深长地说:“既然不是你指使的,你的小女儿为什么要对你说,她做不到,老赵啊,这事你可必须得弄清楚了,否则我就是想帮你都没办法啊,” 李皇帝这一番话,表面上是在逼问赵家家主,实则是让他找理由为自己开脱,赵家家主也福至心灵,明白了自己该怎么做,立刻三步两步来到台上,伸手便把跪在地上痛苦不已的女儿拉起,皱着眉头说道:“雪晴,你已经输了比武,为什么还要偷袭冯家姑娘,你当着大伙的面,给大家说清楚了,” 赵家家主一边说,一边用力捏着赵雪晴的胳膊,同时眼神也闪烁不已,显然要逼迫赵雪晴承认这一切都是她自己干的, 赵家家主这些微小的动作,连我都瞒不过,更别提老谋深算的冯天道了,可冯天道偏偏一句话都没说,像是不知道赵家家主的把戏,静静地等待着赵雪晴的回答, 我不解地看向冯天道,但他怎么可能给我解释, 台上台下的所有人,都静静地看着赵雪晴,而赵雪晴,在得到父亲的暗示之后,也只能眼含着热泪说道:“是我嫉妒千月晋级五强,所以才想要偷袭她的……” “不可能,” 赵雪晴还没说完,冯千月突然开口打断了她,站在冯天道身后的冯千月,突然快步走到赵雪晴的身前,目光灼灼地说:“雪晴,我和你相交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你是什么样的人,我知道的清清楚楚,你品性纯良、胸怀宽广,根本不可能嫉妒我的,到底是谁让你杀我,你现在就把他的名字说出来,” 赵雪晴摇了摇头,眼中再度流出热泪,哽咽地说:“千月,你看错我了,我没你说得那么好,我以为自己能胜过你,最后却输在了你手上,你享受万千荣光,我却只能?然离场,我的家族也因我蒙羞,所以我才心生愤恨,转身去刺杀你……” 但,不管赵雪晴怎么说,冯千月就是不信:“雪晴,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你尽管大胆地说出来,你何必要替别人受这不白之冤,哪怕是你的至亲,也不值得你这样啊,” “至亲”二字,冯千月咬得很重,显然是指旁边的赵家家主,赵家家主立刻不乐意了,说道:“冯家的姑娘,你是在说我指使我的女儿刺杀你吗,你把我赵义当成什么人了,就算我和你有什么仇怨,也会直接找你父亲,而不是做这种事,” 赵家家主这么一说,台下再次议论纷纷,觉得确实也有几分道理,赵家家主趁热打铁,又对赵雪晴说:“雪晴,输了就是输了,应该勇于面对,下次再接再厉就是,千万不能做这种事啊,还好没造成什么恶果,快去向你冯叔叔道个歉吧,想你冯叔叔大人大量,也不会怪罪你的,” 赵雪晴点了点头,仍旧眼含热泪,转头看向冯天道,哽咽地说:“冯叔叔,是我一时鬼迷心窍,才做出偷袭千月的事,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希望你能够原谅我,” 冯天道叹了口气,说:“你和千月还是朋友,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多伤她的心啊,算了,还好没真的出事,想必千月也不会怪你,你和你的父亲回家去吧,” 赵雪晴轻轻点了点头,又擦了擦脸上的泪,转身便朝台下走去,赵家家主也冲冯天道拱了拱手,说:“老冯,我再代女儿向你道个歉,我回去以后会好好管教她的,” 说完以后,赵家家主也朝台下走去, 冯千月“哎”了一声,还想再说几句什么,但我拦住了她,冯千月转头看向我,目光里露出焦急之色,似乎有千言万语要和我说,但我也只是冲她缓缓摇了摇头, 冯天道知道的事情其实很多,但他最终却选择了息事宁人,我也只能尊重他的选择, 赵家的人下台以后,我和冯千月、冯天道,以及冯家的一众人,也纷纷朝着台下走去,赵家已经惨遭淘汰,刚才又发生了难堪的事,所以他们并没在台下停留,而是离开了皇家夜总会的地下大厅, 赵家的人走了以后,现场的人说话就更加肆无忌惮,直接把所有脏水都泼到了赵雪晴的身上,各种污言秽语不堪入耳, “什么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啊,原来嫉妒心是这么重,真是叫人不齿,” “是啊,说杀人就杀人,简直太狠毒了,蛇蝎心肠啊,以前可看不出她是这样的人,” “就是,以前多少人夸她‘温文尔雅、贤良淑德’,原来全是装出来的,背地里不知道干过多少龌龊事,亏得人家冯大小姐还把她当朋友呐,真不是个东西……” 就是同样的一批人,几天之前还对赵雪晴盛赞有加,几乎把赵雪晴捧到天上去了;现在,也同样是他们,将赵雪晴批得猪狗不如、一文不值,骂了还不够,恨不得要踩一万只脚, 赵雪晴,显然已经跌落神坛,成为了众人所不齿的对象, 一开始,这些声音还不太大,但是随着讨论的人越来越多,几乎要用唾沫星子把赵雪晴淹死似的,一个人终于忍不住了,猛地站起身来,瞪大双眼爆吼一声:“够了,” 这个人,当然就是金刀王家的王公子, 从赵雪晴刺杀冯千月失败开始,到赵雪晴跪地失声痛哭,再到赵雪晴跟随父亲离开,王公子自始至终都没说过一句话,一来没有他插嘴的份,二来他也处在震惊之中,就是想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直到赵雪晴走了,他才慢慢地缓过神来,又听到现场众人这样侮辱赵雪晴,当然就忍不住了,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不形象的,直接就站起身来大吼了一声, 王家的少主和赵家的小女儿偷偷恋爱这事,在省城道上其实已经不是秘密,王公子站起来为赵雪晴说话也是理所当然,大家又畏惧王家的势力,所以便安静下来, 但,王公子的火气都没有消掉,仍旧怒吼着道:“难道你们从小到大,就没有犯过一丁点的错吗,,对,雪晴是一时起了岔念,可她最终并没有铸成大错,她已经道过歉了,冯家也原谅了她,你们至于这样揪着不放吗,,” 众人虽然不敢搭茬,但是眼神之中隐隐有不服之意,不过大家虽然不敢发声,却有一个人不会放过这个埋汰王公子的机会,这个人就是周家的大少爷,周豪, 王公子的话音刚落,周豪的声音就不阴不阳地响了起来:“哟呵,王家的少主好大威风,竟然连大家的嘴巴也想管上,” 王公子的心情本来就很不愉快,现在周豪还主动撞到他枪口上,他一下就爆发了,撸起袖子来就要跟周豪干仗,周豪当然也不惧他,立刻就跳起来要接他的招, 现场一下顿时混乱无比,但最终还是被两家的人给拉开了,王公子本来还想再说点什么,但是王老爷子轻轻咳了一声,王公子也只能懊恼地坐了下来, 这时候,李皇帝才站了起来,笑呵呵道:“好啦,好啦,小孩子嘛,做事总是冲动些的,还好最终没有酿成恶果,大家也不用揪着不放了,还是继续看比赛吧,还有周家的大少爷和王家的少主,你俩也别着急,一会儿就轮到你们了,上台好好的打,” 李皇帝这一番话,相当于给这事定了性,只是一场小小的风波而已,不用过多计较,翻过去就行了,大家没再说话,等待着下一场的比武开始,周豪和王公子各自憋了一肚子气,就等随后上台再发泄了, 主持人也上了台,简单评论了下刚才的比武,便通知下一组的成员上场, 第二组比武的,是“八大家族”之中的岳家子弟,和一名草根阶级的年轻人,两人很快开打,战斗同样精彩绝伦,大家的注意力纷纷被吸引过去,刚才的事也就忘了, 台下,冯家一众人也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我本来想去蚊子他们那边,但是冯天道将我叫了过去,还让我坐在了他的身边,冯千月,则坐在了他的另一边, 冯千月仍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和她的父亲坐在一起,但她现在也没心思计较这个,还在回忆着刚才的事,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王公子坐在我们前面,但是并没回头和我们说话,估计也是觉得没什么脸吧, 而冯天道,将我叫来以后,又不和我说话,只是盯着台上的战斗,我没有办法,只能也看着台上, 代表岳家出战的子弟,是个绰号“闪电”的年轻人,听名而知其人,就是速度相当的快,比起当初的月光来也毫不逊色,一上台,就打的那名草根毫无还手之力,但是那名草根的实力也很不低,尤其是抗击打能力非常的强,所以战斗一时间陷入胶着状态, 看着看着,冯天道突然回过头来,对我轻轻说道:“你现在是不是很看不起我,” 冯天道突然问出这样的话,我虽然有点吃惊,但也并没有很奇怪,赵雪晴到底怎么回事,冯天道心里一清二楚,但他并没有当众戳穿赵家家主,而是选择了息事宁人,当作这件事根本就不存在,乍看上去,冯天道确实挺窝囊的,女儿差点被人谋害,还能这么淡定,实在无话可说, 但是站在他的立场,我又可以理解,他虽然是个父亲,但更是一家之主,冯家上上下下几百口人,如果单单是和赵家去拼,我相信他有这个魄力,但赵家的背后,毕竟还站着个李皇帝, 更何况,李皇帝在暗中不知已经积蓄了多少力量,真的仅仅只有一个赵家么, 如果硬拼,是不是以卵击石,是不是要把整个冯家全部搭上, 这,才是冯天道真正忌惮的地方, 这些东西,我在台上没有想通,但是到了台下,已经想得差不多了,所以,我立刻冲着冯天道摇了摇头,轻轻说道:“我能理解,” 一句我能理解,让冯天道的眉头微微舒展开了,他看向我的目光,也带有了几分欣赏之意:“不错,不愧是近来风头最劲、崛起最快的年轻人,难怪李皇帝都把你视为眼中钉了,你这样的人,如果不能为他所用,他是肯定会杀掉你的,” 我轻轻笑了一下,说道:“我想,我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 李皇帝是想杀我不假,可他想摧毁整个省城,重建一个属于他的理想帝国也不假到时候,冯家也难逃此劫,冯天道苦笑了一声,抬头看向台上精彩的战斗,轻轻说道:“是啊,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 我和冯天道说话的声音虽然都很轻,但坐在另外一边的冯千月是能够听清楚的,冯千月挺吃惊地看着我们,虽然她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但可以察觉到我们在说一件很不得了的事情,所以性子一向急躁的她,现在竟然一声不吭,没有打扰我们, 就连冯天道,面对冯千月难得的沉稳都挺意外,忍不住说:“王峰,看来千月和你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学了不少的东西啊,” 这时候,冯千月才终于插了句嘴:“那当然,我早跟你说了,王峰抵得上一千个、一万个老师,爸,你们到底在说什么,赵雪晴为什么要杀我,你们是不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冯天道笑了起来,指着冯千月对我说道:“你看,她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我点点头,说:“是啊,看来她还得再跟我修炼一段时间,” 冯天道的笑容收敛,严肃地说:“你休想,” 我:“……” 冯千月更着急了,问我们到底怎么回事,还让我们别再卖关子了,冯天道告诉她,说这事说来话长,回头再好好跟她说一遍,让她稍安勿躁,接着又和我说:“王峰,你觉得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微微沉思了一下,说:“当然是要阻止李皇帝的疯狂计划,否则咱们全得完蛋,但具体要怎么做,我还没有想好,冯叔叔,你有什么高见,” 冯天道说:“李皇帝筹谋了这么久,各方面也都安排妥当,咱俩在这刚坐一下就想商讨出个对策来,那是痴人说梦,就是大智近妖的诸葛亮和东方朔,也不至于脑瓜子一拍,主意马上就出来了,总之,先见招拆招,平安度过这场比武大会再说李皇帝不是想死几个人、激化咱们之间的矛盾吗,那咱们就让这几个人都活着,偏不如他的愿,” 冯天道说得很有道理,李皇帝辛苦准备了那么久,岂是我们坐在这里轻轻松松就能想出对策来的,李皇帝的这个计划,我们暂时还不能公开,一来我们并没有确切的证据,二来也分不清谁是敌谁是友, 至于正面和他对抗,就更加行不通了,所以只能在暗中阻止他的疯狂计划, 今天晚上的五强赛,冯千月已经逃过一劫,接下来就是王公子和周豪了,这俩人是宿敌,一上台就是火星撞地球,非死一个不可,谁都劝止不了,这也是李皇帝安排他们一组的原因, 那么,如何让他们不死呢, 我自告奋勇,说我和王公子关系不错,让我去和他谈一谈, 冯天道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说:“王峰,省城的安危就交在你我二人的身上了,无论如何也要阻止李皇帝,这是咱们两个第一次合作,我希望能有一个愉快的结尾,所以,你尽管去做吧,我会做你坚实的后盾,” 听着冯天道的话,我想起自己当初为了对付李皇帝,偷偷潜到省城,希望冯天道能助我一臂之力,冯天道却和我耍花招,让我签署退婚协议,才肯出手帮我,我一气之下拂袖而去,决心不再依靠冯家…… 没想到兜兜转转,最终我们两个还是站在一起,准备共同对付李皇帝了, 命运,还真是奇妙的很, 虽然我用的是另外一个身份,不过我还是很期待这次的合作, 然而更有意思的,却是我在比武大会之前,还想着怎么挑拨八大家族的关系,好让他们不能成为李皇帝的助力,现在却要想方设法地维护他们之间的和平了, 好笑,简直好笑,果然啊,哪有什么一成不变的计划,只有紧跟时势的变化, 我点点头,说好, 冯天道伸出手来,我也伸出手去,两个男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冯千月虽然还是不明白怎么回事,但她看我和她父亲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也忍不住露出了开心的笑, 松开冯天道的手后,我便拍了拍前面王公子的肩膀, 自从我们几个重新坐下,王公子一直就没好意思扭过头来说话,直到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才面色复杂地回过头来,先是有些歉意地看了冯千月一眼,又对我说:“什么事情,” 我说:“走,陪我去撒个尿,” 王公子的脸颊颤了两下,说:“我现在没尿……” 我说废话真多,没尿也陪我去,我尿的时候,你就站旁边陪我唠嗑, 说完以后,我便搂着王公子的脖子,不由分说地就往外走,而冯天道,则小声地对冯千月讲起了整件事情的始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