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8 意外的发现 - 少年王

398 意外的发现

这段时间以来,我在王家的厨房里,每天醉心于削土豆和切菜之中,一方面填补自己内心的虚空和低落,一方面也想趁这个机会尽量提升自己,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是传了几百年的道理, 不管干哪行,我都会好好去干、认真去干,就包括以前扫厕所的时候,我也会把马桶擦得干干净净后来我有几次执行任务,就扮作保洁人员,也是像模像样,不会被人发现破绽, 外界的事情,我基本不闻不问,我知道冯千月和郝莹莹一定很担心我,那天在龙华集团我和她们说好一定会平安归来,但是现在却捅了更大的篓子,不得已躲在王家的厨房当名小工,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 厨房老大今天的心情好,教了我很多东西,包括握刀的姿势,出刀的手法、速度、角度、力度等等,原来都是有要求的,甚至切不同的菜,会有不同的方法,表面上看着行云流水、轻而易举,实际上是一套相当繁复的流程,练习的过程更是充满了枯燥和无趣, 厨房老大一边给我演示刀功,一边还给我讲了王家的历史,说王家以前就是负责朝廷御膳房的,祖祖辈辈都是耍菜刀的厨子,皇帝甚至赏过他家一把金菜刀,后来犯了错误,才被贬回老家,并且禁止他们再用菜刀,失去“御膳”光环的王家,少不了被人嘲讽、欺辱,于是他们就把菜刀换成钢刀,并把神乎其技的刀功融合进钢刀之中,从此威震四方,再也无人敢犯, 王家祖上深知只有自身强大才能免去欺辱的道理,所以就立下了规矩,王家上下从此只用钢刀,别的刀一概不用;包括厨房,也看不到菜刀的影子,削皮切菜只用钢刀, 至于为什么要镀成金色……当然也是为了缅怀昔日“金菜刀”的荣耀, 听完厨房老大给我讲的这段故事,虽然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但还觉得蛮有趣的,笑着说道:“那王家现在所用的刀法,其实是从菜刀上面演化来的,” 厨房老大肯定地说:“对,” 我按着厨房老大教我的手法一遍遍实验,脑子里也回忆着王公子使刀时的画面,感觉好像还真有几分切菜的意思,想到身份尊贵的王家少主其实是个厨子,脑补了下他戴着白帽在案边掂勺的场景,高高在上的王公子变成了满头大汗的王厨子,我又忍不住乐出声来, 厨房老大奇怪地问我笑什么,我赶紧止住笑声,说没什么,又问:“王哥,我要练成你这技术,需要多久,” 老大得意地说:“这你就别想啦,你一辈子都不可能的,” 我奇怪地问为什么, 老大告诉我说,这东西需要天分,没有天分再练也不行,说我能切菜就足够,不要想太多了, 虽然老大打击了我,不过我还是孜孜不倦地练着,我也不指望自己能达到他的水平,能够提升自己对武器的掌控程度也是好的,所以,我还是像以前一样,除了吃饭睡觉以外,其他时间几乎都在厨房呆着,日以继夜地对着一堆蔬菜狂砍狂削, 一晃,又是一个礼拜过去了,我切菜的手法越来越熟练,对金刀的掌控也达到了一定程度,出刀的角度和力度也越来越有分寸,虽然距离厨房老大那种水平仍旧相去甚远,不过我自身感觉进步还是挺大的, 转眼间,我已经在王家呆了半个月,与之相应的,距离道上的比武大会,也就只有半个月了,王公子正在积极备战,也没时间再来找我,他的一日三餐都由我们厨房专门定制,给他补充全方位的营养,一点疏忽都不能出, 本来之前,我也一心一意要参加这个比武大会,想在大会上崭露头角,让蜘蛛注意到我,吸引一些优秀的年轻人跟随我等等,但是现在,随着龙家军对我的抓捕,?白两道对我的通缉,一切都成了梦幻泡影, 你要问我心里难不难过,我当然是难过的,努力了那么久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谁不难过,但我现在也只能尽力不想那些东西,把自己的精力和汗水都用在这小小的方寸之间,什么油烟味、体力活全不在乎,只是期待自己有朝一日,可以重新出山, 经历过很多的事后,我的心态已经很平稳了,大起大落对我来说也是常态,我将每一次低谷当作自己人生的磨砺,所以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一切都顺其自然吧, 这天上午,我们刚到厨房,老大就给我们开会,说银枪周家的人今天要来,家主安排厨房要做一顿丰盛的午宴,特别重要,让我们都打起精神, 当时我挺吃惊的,说周家和王家不是宿敌吗,怎么还来做客, 老大看着我,说:“这你就不懂了吧,上次两家大战过一场,但是李皇帝说和了下,现在王家和周家已经和解了,两边还常走动呐,” 我“哦”了一声,表示明白,但是又忍不住想:虽说冤家宜解不宜结,但是打了这么多年,有这么容易就和解吗, 我正纳闷的时候,老大又低声说道:“当然啦,和解只是表面现象,两家在私底下还是斗得挺凶,现在不过是维持表面罢了,行了,两家的事也和咱们无关,咱们做好自己的饭就行了,” 在老大的安排下,我们便开始忙活起来,切菜的切菜,炖肉的炖肉,正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一个贼眉鼠眼的汉子突然进了厨房,这汉子是生面孔,我们都没见过他,厨房老大立刻就问:“你谁啊,” 这汉子一挺胸膛,说道:“我是周家的人,” 我心里一惊,心想周家的人,不会见过我吧, 不管他见没见过我,我还是把头低下,以防万一,我只是个切菜的小工,一般也没人会注意我,厨房老大说道:“周家的人,没事来厨房干嘛,” 那个汉子又说:“我们大少爷说怕你们在食物里下毒,派我来盯着你们,” 原来今天过来的是周家的大少爷周豪,那我就更不能暴露自己身份了,所以我的头也更低,老大则一下火了,说道:“你们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怎么会干那样的事,” “那谁知道,万一你们会呢,” 他们正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王家管杂事的汉子突然来了,让我们不用管他,他爱盯就让他盯着吧,那个周家的汉子便得意洋洋地走进来,左看看右看看,在厨房里面穿来穿去,大家都挺烦他,但是谁也不敢说什么, 不一会儿,他就踱到我这边来了,看我用金刀切菜,乐呵呵说:“你们用这玩意儿切菜啊,还真有意思,” 我没理他,依旧切着案板上的胡萝卜, 当时我的技术已经挺不错了,比用菜刀还要熟练,这汉子好像挺感兴趣,又说:“哎,我和你说话呢,你哑巴啦,” 我还是不理他,就低着头切菜,虽然我不认识他,但是难保他认识我啊,这汉子自讨了个没趣,便又到其他地方溜达去了, 我感觉他有点怪怪的,不像是来盯我们的,就不停用余光瞟着他, 很快,我就发现他悄悄挪到了小灶的边上,那个小灶是王公子的专用小灶,他的一日三餐都在那上面做,现在上面正炖了一锅骨头汤,准备下午给王公子喝的, 那汉子走过去后,便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纸包来,左右看看没人注意他,便悄悄往骨头汤里洒了一点白色粉末进去, 我不知道他放了什么东西,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原来他不是盯我们有没有下毒,而是自己要来下毒,这周豪也太胆大了,竟然敢在王家做出这样的事,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我想当场把那汉子抓个现形,但是想了想又忍住了,没有声张,那汉子下完药后,又在厨房里转了一会儿,才嘟囔着说:“真没意思,走了,” 等他走了以后,我便立刻来到厨房老大面前,把刚才的事告诉了他, 厨房老大也是吃了一惊,同样没想到周家的人这么胆大,敢在王公子的食物里面下毒,但里面到底放了什么东西,现在还不知道,厨房老大说要汇报给王家家主, 还跟我说:“这次你立了大功,家主一定会好好奖赏你的,” 我赶紧跟厨房老大说:“我什么奖赏都不要,你就跟家主说是你发现的,千万不要提我,” 厨房老大特别奇怪,问我为什么, 我说不为什么,我这人比较胆小,不敢面见家主,也不想惹?烦,接着我又跟厨房老大请了假,说身体有点不舒服,想先回宿舍去了,又再三嘱咐他千万别跟家主提我,这个功劳他可以全部领下,不用顾忌我的感受,然后便离开了厨房, 回到宿舍,我的心也安定不下,过了大概有半个多小时,门就被人推开,厨房老大走了进来,我立刻站起,问他情况怎么样了,老大笑呵呵说:“都解决啦,周家的人被赶出去了,这次还好有你,否则少主就?烦了,那是一种特制毒药,要十几天后才会发作,周家的人就是想让少主退出比武大会,” 我心里想,只是赶出去吗,看来王家确实不如周家势大,错过上次剿杀对方的机会以后,碰到这种事情只能忍气吞声;又或者说,王老爷子是在隐忍,还有其他安排, 我呼了口气,说没事就行,周家的人阴险狡诈,以后还是要让王公子多小心点, “是是是,还有啊,家主说要见你一面,”厨房老大又说, 什么,王老爷子说要见我,, 听了厨房老大的话,我吃了一惊,立刻说道:“不是说了不要提我吗,” “那可不行,这么大的事我可不敢瞒着,”厨房老大笑呵呵说:“你放心吧,家主还是很和善的,他说这次要好好赏你,” 我的心中一团乱?,正想着该怎么避过去的时候,厨房老大已经闪到一边,对着身后说道:“家主,请进来吧,” 我惊愕地抬头,只见歪着脑袋的王老爷子,正坐在轮椅上面,被人推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