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1 龙王的报复 - 少年王

391 龙王的报复

今天晚上的惊人异变,真是一个接着一个,当我拿起刀的时候,我以为我们这一方赢定了,结果小龙爷莫名其妙地出现了;当小龙爷拿起刀的时候,我的心中顿时充满绝望,以为再也没有翻盘的机会了, 但是,小龙爷手里的刀,最终却送进了龙王的胸口,这让我们几个同时瞪大了眼睛,心中也是无比的震撼,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难道小龙爷突然得了失心疯,否则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 就连江湖经验丰富的疯牛都傻眼了、错愕了,疯牛本来以为中刀的会是自己,都咬牙做好了受死的准备,结果看到最终中刀的是龙王,整个人都显得有点凌乱了,露出一脸的不可思议, 一心想要爬过去阻止小龙爷的我,也呆呆地趴在原地一动不动,这个场面实在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中刀的龙王也是一样,他的胸口慢慢渗出血迹,他先低头看了一眼,又抬头艰难地说:“为……为什么,” “嘿嘿嘿……你说为什么,” 小龙爷诡异的笑声充斥在这阴暗的走廊里,阴沉沉地说道:“龙王,你不是很能耐吗,你不是我爸的左膀右臂吗,我爸还说要把公司都交给你,让你管理,你把我这个小龙爷都比下去了,你是不是觉得很得意啊,” 原来小龙爷是因为这件事,才对龙王怀恨在心,之前在办公室的时候,龙玉华确实这么说过,而且从他的口气看来,似乎也不是第一次这么说了,龙王现在胸口中刀,看上去似乎只有一口气了,面色痛苦而无奈地说:“我的小龙爷啊,那是龙总为了激励你才故意那么说的,毕竟你才是他的亲儿子,在你父亲面前,我只能算是个外人啊,” “少给我来这一套,” 小龙爷突然变得面色狰狞、歇斯底里起来,大吼着说:“你当我傻是吗,你以为我看不出来,我爸根本就看不上我,我每说一句话他都会出言讽刺,对你却是百般赞叹、不吝夸奖,不管你说什么,他都认为很有道理,他每天把你带在身边,出席各种精英会议,面见各路高官大佬,还逐步把管理权、决议权都交给你,却把我扔给那个脏兮兮、土爆了的龙家军,表面上是让我学习本事,其实是任我自生自灭,我告诉你,我不是傻子,这一切我都看得非常清楚,如果我再不动手,你就要把我挤出这个家了,” 说到最后,小龙爷就跟疯了一样,眼睛通红通红的,显然对龙王已经积怨已久,直到现在才彻底爆发出来,我对龙家的情况不太了解,但是感觉小龙爷说得好像也有几分道理,之前在龙玉华办公室的时候,看得出来龙玉华确实对龙王很是欣赏,时不时地就夸一句,对小龙爷却是百般讽刺,好像龙王才是亲儿子,小龙爷是捡回来的, 当然光凭这个,也不能断定龙玉华就会真的把公司交给龙王,或许就像龙王说的,只是龙玉华激励儿子的一种手段而已,但龙玉华偏偏要把“你要是再不争气,我就把公司交给龙王了”这种话挂在嘴边,时不时地就要说上两句,这种话听多了谁也会信,也难怪小龙爷会趁机杀掉龙王了, 小龙爷歇斯底里地吼完之后,龙王似乎还想辩驳两句,小龙爷却不再给他这个机会,猛地就把刀子一拔,鲜血顿时喷溅而出,龙王挣扎了几下,便脑袋一歪,死了过去, 龙家军的老大龙王,龙玉华身边的悍将,就这样死在了龙玉华的儿子手上,这个结果实在让人出乎意料,震得我们几个半天都回不过神来,而小龙爷在哈哈大笑了一阵之后,重新握紧了手里的尖刀,一双眼睛冷冷地看向我们几人, “现在,轮到你们了……” 小龙爷的声音在这昏暗的走廊里显得格外阴冷,就好像地狱里传出来的鬼哭狼嚎一样,他的双眼更是充斥着极其可怕的杀意,确实如他自己所说,之前连架都不会打的他,硬生生被逼成了心狠手辣的杀人狂魔, 到底是龙玉华的亲儿子,即便是天生没有屁眼,成长速度也够惊人的了…… 就算抛开我和小龙爷之间的仇怨,单单是我们亲眼看到他杀死龙王,就足够小龙爷杀掉我们灭口了龙玉华那么器重龙王,如果知道龙王死在自己儿子手里,指不定会气成什么样子,小龙爷不敢冒这个险,如果他把我们杀了,还能把脏水都泼到我们身上,说是我们杀了龙王,一箭双雕, 所以,小龙爷是非杀我们不可了, 现在,我们几人的战斗力全失,连站都站不起来,便成了任人屠宰的羔羊,而拿着尖刀的小龙爷,则成了主宰一切的上帝,在这个昏暗的走廊里,他便是高高在上的王,可以随意处置任何人的生死, 他对我的仇恨显然已经深入骨髓,所以在杀了龙王之后,理都没理地上的疯牛,而是一瘸一拐地朝我走了过来, 下一个目标,是我, 我用双臂撑着地面,拼命想让自己站起来,但是完全就做不到,这具残破的身体根本就不听我的指令,只能眼睁睁看着浑身充斥着杀气的小龙爷一步步朝我走来, 很快,小龙爷就来到我的身前,他还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态度,低头俯视着我,目光里满是鄙夷,好像我是卑微到尘埃里的蝼蚁, “你别,别动他,我跟你走,你放了他……”靠在墙边的郝莹莹哆哆嗦嗦地说着,试图为我求情, 小龙爷抬头看向郝莹莹,用一种非常不屑的口吻,嗤之以鼻地说:“小美人,我已经上了你一次当,你觉得我还会再上一次吗,怪不得人们都说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你真是让我吃了一个好大的教训啊,你放心吧,等我把他杀了,再过去算你的帐,” 小龙爷说完之后,便不再搭理郝莹莹,而是蹲下身子,用手抓着我的衣领,冷笑着说:“没想到吧,你最终还是死在了我的手上,我想问问,你有什么话想说的,” 我沉默不语,死死地盯着小龙爷,说实话如果我死在龙王手上,可能还接受得了,毕竟人家确实比我要强,死在小龙爷手上,真是太憋屈了,我能说什么呢,阴沟里翻了船,可翻船的又不止我一个,就连龙王都死在了他的手上,之前我们几个恶战连连的时候,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我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狠狠地瞪着小龙爷,用眼神来表达我的不屑和鄙视,死在这种人的手上真是让人无话可说, “你这是什么眼神,,” 小龙爷读懂了我眼神的含义,一下就炸毛了,脸色也变得涨红,恼火地说:“我告诉你,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你就是再看不起我,也改变不了你失败的事实,谁能站着笑到最后,谁才是最后的赢家,” 我看着他恼火的模样,平静地说:“我有一句话想说,” “什么,”小龙爷露出疑惑的目光, “你真不配拿龙王的刀,” 我的这一句话,再度惹火了小龙爷,小龙爷咆哮一声:“你给我去死吧,” 小龙爷抓紧刀子,狠狠朝我的脖子捅了过来, 这一瞬间,所有人都沉默不语,我没说话,疯牛没说话,郝莹莹也没说话,大家好像一瞬间都得了失语症,一个个都变得癔症了似的,呆呆地看着小龙爷手里的刀子捅下, 刀光闪过, 这一瞬间,我的表情竟然出奇的平静,就好像已经看淡了生死, 大概是因为我知道,我根本就死不了, 刀光闪过的瞬间,一块巨大的板砖突然狠狠盖在小龙爷的头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板砖四分五裂,小龙爷哼都没哼一声,目光里闪过不可思议的表情,但他还来不及回头看上一眼,便眼睛一闭,跌倒在了地上, 小龙爷一倒,在他身后便出现一个好看的妙龄女生, 是冯千月, 在小龙爷蹲下来的时候,我就看到冯千月悄悄地走了过来,手里还拎着一块黑黝黝的板砖,为了掩护冯千月,我还故意说了一句激怒小龙爷的话,让他彻底失去理智,没有空去注意身后的动静, 当小龙爷倒下去的时候,我彻底地松了口气,我知道经过这么一番来来回回的折腾以后,小龙爷和龙王都倒下了,我们终于取得了最后的胜利,许久不见的冯千月,立刻就朝我扑了过来,抓着我的胳膊问我怎么样了, 她的声音颤抖,脸色惨白,显然受惊不轻,而且惊魂未定,而且也为我担心了太久,看她这样,我的心中涌起一股暖流,冯千月真的是救过我不止一次了,这份恩情不知道该怎么偿还, 我冲她摇了摇头,说我没事, 然后又补了一句:“谢谢,” 这句谢谢,发自我的真心,来自我的肺腑,我是真的太感谢她了,在确定我没事之后,冯千月的眼睛里露出复杂的神色,似乎有千言万语要对我说,数次都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隐忍了自己的情绪,冲我点了点头之后,又朝着郝莹莹奔了过去,询问着郝莹莹的情况, 郝莹莹除了被龙王打过一掌,撞在墙上受了一点内伤,其他都是惊的、吓的,也没什么大碍,还能开冯千月的玩笑,说:“你还记得我呀,我以为你要粘在王峰身上不肯下来了,” 冯千月的脸一下红了,目光也变得娇羞无比,她轻轻拍了郝莹莹的胳膊一下,说:“你瞎说什么呢,我可没忘了王峰是你的男朋友,” 接着,冯千月才朝着疯牛跑了过去,吃力地将疯牛扶到墙边,满含歉意和感激地说:“疯牛,辛苦你了,” 疯牛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小姐,我不是让你在上面呆着吗,怎么又下来了,” 冯千月说:“我等了半天,你们也不出来,担心你们出了事情,所以下来看看,” 疯牛叹了口气,说道:“是我没有完成好任务,让小姐担心了,这次多亏了你,不然我们几个都要完了,” 疯牛这话说的没错,前前后后折腾了一圈,还是冯千月最后一板砖起了关键性的作用,还好她觉得情况不对下来看了一下,否则我们真的完了,经过简单的休整之后,我和疯牛都恢复了一点体力,艰难地站了起来,冯千月也背起郝莹莹,准备和我们一起离开这里, 小龙爷还没有死,他被冯千月拍了一板砖之后昏了过去,别看这家伙身体似乎挺弱,生命力倒还挺顽强的,现在如果将他杀了,可谓一了百了,可我心里还惦记着刘鑫,刘鑫和假眼男率领的龙家军已经开战一段时间,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估计是凶多吉少, 但只要有一线希望,我就不会放弃,我决定把小龙爷带出去,以小龙爷为人质,逼迫龙家军停手,之前疯牛和龙王打架的时候,我就给自己上了李爱国的伤药,所以恢复的也比疯牛好些,能够勉强带着昏迷不醒的小龙爷离开, 至于龙王,反正他已经死了,就让他呆在这吧, 我们几人互相依偎着往外走去,因为刘鑫的事,我心急如焚,想要早点出去,步履不知不觉开始加快,而疯牛则有点奇怪,走三步就要回一下头,不知道在搞什么,冯千月也注意到了他的怪异,问他怎么回事, 疯牛站住脚步,回头看着躺在地上的龙王说道:“我总觉得他不会这么轻易死去,他是个很聪明的人,应该早就察觉到了小龙爷的恨意,不可能一点防备都没有,我回去看一看他,如果他没死的话,我就给他补上一刀,以免后患无穷,” 疯牛分析的很有道理,这个表面粗犷的汉子,心思真的非常细腻,龙王死了当然更好,没死的话就得注意下了,以龙王的性格,日后指不定会怎么报复我们, 疯牛回过头去,小心翼翼地朝着龙王走了过去, 龙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看上去是真的死了,但是因为疯牛的一席话,我们都变得非常紧张,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昏暗的走廊里,气氛突然变得特别压抑,我们每一个人都捏了一把冷汗, 就在疯牛快要走近龙王的时候,龙王的身子突然没来由地动了一下,一直紧闭着的双眼也忽地一下睁了开来, 果然,他没有死, 疯牛猜对了,龙王是在诈死, 这一瞬间,我们几人的眼睛都瞪大了,一颗心也几乎要从喉咙里蹦出来,反应最快的是疯牛,他的双脚瞬间变得极快,抡起手中的大锤就朝着龙王狠狠砸了过去, 而龙王的身子急转,朝着墙边滚去, 砰, 疯牛一锤砸在地上,这一锤聚集了疯牛现在所有的力量,地面上瞬间崩出一个大坑,沙石也四处飞溅,不过并没砸到龙王, 我意识到我必须要上去帮一把疯牛, 我把小龙爷扔在地上,也飞快地朝着龙王奔了过去,龙王还在地上滚着,疯牛的锤子则不断地追着, 砰砰砰砰砰, 疯牛一锤又一锤,对面上也出现一个又一个的坑,很快就把龙王逼到了墙边,龙王已经退无可退,疯牛再次高高举起大锤,准备来上最后一击,彻底要了龙王的命, 这一锤,才是真正的惊天地、泣鬼神,仿佛整条走廊都被疯牛的杀意笼罩, 手起,锤落, 崩天、裂地, 然而就在这时,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看着已经完全没有退路的龙王,身子突然凭空消失,在他身后的墙上出现一个黑洞,他就掉到了那个洞里,而那个洞,也只出现了一下子而已,一瞬间过后,便成了完好如初的墙面, 疯牛这一锤,就重重砸在墙面之上,虽然砸出了一个不小的坑,但是对整个墙体似乎完全没有影响, 这样的变化,使得我们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众人都呆呆地看着那个墙面,但是很快,我们便反应过来,这个地下隔层是龙华集团的,肯定有机关暗道之类的东西,龙王刚才就是从暗道逃走了, 疯牛俯下身去,仔仔细细地研究着墙面,但是最终什么结果都没有,气得他狠狠跺了一脚地面,毕竟龙王逃走实在不是什么好事, 但是不管怎样,龙王毕竟还是逃了,就算他日后还要报复,那也是以后的事了,而我还惦记着刘鑫,不可能把时间浪费在这里,冯千月也知道我现在的心思,所以立刻叫了一声疯牛, 疯牛垂头丧气地走了过来, 就在我们准备离开这的时候,趴在冯千月背上的郝莹莹突然说道:“你们有没有觉得有点不对,” 我们都奇怪地看她,问她哪里不对, “你们有没有觉得,地面正在微微发抖,” 地面,发抖, 我们一头雾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正莫名其妙的时候,一阵颤栗感突然从地面传了出来,震得我的身子都是一晃,紧接着,整条走廊也跟着抖动起来,像是得了哮喘病的病人似的颤动不已,一些沙石也在地上蹦蹦跳跳起来,就好像快要地震似的, “不好,这里要塌了,咱们快走,”疯牛突然大叫一声, 我也瞬间反应过来,看来这里除了暗道,还有自毁的装置,龙王的报复来得是如此之快,我们几人立刻疯狂地往前跑去,随着地面和墙壁抖动的频率越来越快,走廊深处竟然还传来了隐隐的爆炸之声,这让我们愈发心惊胆战,脚下的步子也更快了, 我也算经历过不少事了,什么杀人啊,被杀啊,阴谋啊,恶战啊,生死之间啊,一件件一桩桩都让我记忆深刻,可这塌方还真是第一次遇到,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只能不断地疯狂往前跑着, 走廊深处的爆炸声越来越烈,地面和墙壁也都撕开了口子,就连天花板都不断往下掉着石块,稍不留神就会被石头给砸中了,龙王实在太狠,这是要把我们给全部活埋啊, 轰隆隆的声音不绝于耳,时刻震撼着我们的心灵;墙体和地面不断裂开缝隙,时刻震颤着我们的眼球,这真的是生死一瞬间了,我们几人也上演了生死时速,各个都发挥出了自己所有的力量, 如果不是我背上还负着小龙爷,我能跑的更快,冯千月也劝我把小龙爷扔下,但我坚定地摇了摇头,因为这是唯一能救刘鑫的办法了,只要还有一线生机,我就不会放弃, 随着爆炸声越来越响,掉落的石块越来越多,塌方的位置距离我们也越来越近,几乎就在我们的脚后跟上,好在我们所处的位置,距离最终的出口也不远了,当我们拼尽所有力气爬上一截台阶,撞开一扇铁门之后,终于来到了龙华大厦一层某个隐秘的房间里面, 与此同时,身后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就在我们的耳边彻底炸开,整个地下一层顷刻之间毁于一旦,无数掉落的石块将入口给结结实实地堵住了,坐在地上的我们,虽然最终逃过了这场劫难,可看着这副景象还是惊魂未定,满头冷汗, 差一点点,我们就葬身在里面,连尸体都找不到了, 我们坐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儿,因为我还惦记着刘鑫,所以提出先走,龙王虽然逃了,但他自身受了重伤,身边又没有龙家军可以指挥,所以也不担心他会马上过来报复, 冯千月立刻站起,说要和我一起去,多个人多一把手,我摇摇头,说:“你已经帮了我太多,疯牛大哥因此也受了重伤,还有莹莹,这两天她受了不少的苦,你照顾好他们两个就行了,刘鑫那边还是我去跑一趟吧, 冯千月虽然很担心我,但疯牛和郝莹莹也确实需要她照顾,最终也只能满怀忧虑地说:“那你一定要小心啊,我们都等着你平安回来,” 冯千月的声音里充满了关切和担忧,她对我的关心确实很纯,没有一丝丝的杂质,回想两个多月之前,她还因为我拒绝了冯家的邀请而和我置气,大有和我绝交的意思,但是现在看我有难,立刻又毫不犹豫地赶来帮忙,一点没有拖泥带水,就算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实在让我心中感动, 我冲她点了点头,重重地说了一声:“我会的,” 接着,我又情不自禁地张开双臂,拥抱了一下看似冷酷实则温情的冯千月,再次对她由衷地说了一声谢谢,因为有郝莹莹在场,冯千月轻轻说了声没关系,便脸红地把我给推开了, 而我又走向郝莹莹,郝莹莹同样很担心我,坐在地上一脸担忧地看着我,我蹲下身子,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又在她耳边悄悄说了句话,没让冯千月和疯牛听到, 打神棍和小阎王的事,龙王说的时候,郝莹莹全听到了,我让她帮我保守秘密,就是冯千月也别说, 郝莹莹听话地点了点头, 我相信郝莹莹,她不是个多嘴多舌的人, 最后,我又看向疯牛,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说我是冯千月的未婚夫,这种情况之下也不方便问他,但是今天晚上,他确实帮了我的大忙,甚至差点丢掉性命,这份恩情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还清,我认认真真地对他说了一声谢谢, 完事之后,我便重新扛起依旧处在昏迷中的小龙爷,忍着一身剧烈的疼痛,在几人关切的目光之中,大步流星、气势万千地朝外走去……

上一篇   390 死而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