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6 小美人,留给我 - 少年王

386 小美人,留给我

这幸福来的太快,绝望也来的太快, 疯牛出现在屏风后,和我们几个四目相对的时候,我的一颗心几乎都要跳出来了,浑身上下的热血也都沸腾起来,眼睛里更是放出激动无比的光,要不是我嘴巴里还塞着抹布,估计当场就大喊大叫起来了, 但是疯牛接下来的举动,却又让我心里充满迷茫,他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一样,竟然无比淡定地转身走了出去,还和冯千月说只是一只小猫而已,冯千月当然无比失望,也不会想到亲自来看一看,毕竟她还是很信任疯牛的,再次和龙玉华道歉、告别之后,便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我一直以为疯牛会有什么后招,但是直到冯千月和疯牛都走出去,办公室也恢复一片安静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他们是真的走了,不会再回来了,这种感觉,就像当头被人泼了一盆凉水似的,无异于从高高的云端跌落到??的泥潭,刚才因为见到疯牛而沸腾起来的血液,现在全部冷了下来,燃烧起来的希望火苗也就此熄灭了, 不只是我傻眼了,就连龙王和假眼男也有点错愕,他们同样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疯牛明明看到了我们,又为什么装作没看到呢,办公室里同样鸦雀无声,显然所有人都在纳闷这个问题,直到龙王和假眼男把我和郝莹莹拖出去,站在办公桌后的龙玉华还有点不知所措, “龙王,你觉得这是怎么回事,”龙玉华不解地看向龙王, 龙王把我丢在地上,这个也就三十来岁的青年,思考问题时微微皱起眉头的模样,倒是显得老谋深算,有种深不可测的味道,不等龙王说话,小龙爷便抢着说道:“这还不简单,其实他们只是装装样子,根本就不想救这两个人,爸,你觉得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龙玉华显然很烦自己这个儿子,一摆手说:“你快给我闭嘴吧,” 小龙爷听话地闭上了嘴,只是满脸都透着不服气,这时候,龙王才开始说话,他的声音十分低沉,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了的,每一个字都坚定有力,沉着地说:“冯家大小姐只带了一个人过来,说明救人只是她的主观意愿,冯家家主并不同意,而刚才那个壮汉他叫疯牛,是冯家的高手之一,连我都没把握能胜过他但是同样,他也没把握能胜过我,所以我怀疑他是知难而退,不想和咱们发生冲突,所以才诓骗冯千月,说后面没人,” “有道理……” 龙玉华微微点着头,显然认可了龙王的说法,还捎带狠狠瞪了小龙爷一眼,小龙爷羞愧地低下头去,龙玉华接着说道:“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这两人要杀掉么,” 小龙爷又叫了起来:“那个男的能杀,小美人留给我,” 不过现场并没人搭理小龙爷,龙王蹲下身子,来回看着我和郝莹莹,说道:“先把他们关起来吧,没准冯千月又回来了,咱们也好留条后路,看看什么情况再做决定,至少,也等把刘鑫干掉之后,再考虑怎么处置他们两个,” 龙王筹谋得非常细致,龙玉华没有不答应的理由,龙玉华点过头后,龙王便站起身来,指挥手下带走我和郝莹莹,并说:“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准接近他们,” 小龙爷一听又不高兴了,说道:“龙王,你什么意思,连我也不能接近他们,” 不等龙王回话,龙玉华便数落起小龙爷来,说他做事不分轻重,也不考虑场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成熟起来,还说:“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是我的儿子,就能顺利继承我的公司和产业,如果你不成器的话,我宁肯交给龙王,人家比你大不了几岁,可比你强多了,” 小龙爷顿时不满地说:“爸,你瞎说什么,咱家的公司咋能交给一个外人,” 龙王也笑呵呵地说:“小龙爷,你别当真,龙总逗你玩的,” 后来他们又说了些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因为我和郝莹莹已经被带走了,我们两人被拖到了龙华集团的地下,下面竟然别有洞天,而且非常宽敞,就是有点阴冷,而且漆?, 下面有很多个房间,大大小小不一而同,而且地形构造还有点像监狱,感觉就是用来囚禁人的地方,这龙玉华,表面上是个做生意的,看来也没少干半?不白的勾当, 我和郝莹莹被带到了其中一个房间,手脚依然被绑,那些汉子关上门后就出去了,看这样子,他们打算暂时不管我们俩了,??的房间里,几乎一点光亮都没有,只有门外一盏不40瓦的灯泡,艰难地发着一点光亮,让我能够勉强看清郝莹莹的脸, 那些人一走,我就焦急地问郝莹莹怎么样了,经过这么一番折腾,郝莹莹竟然还是冲我摇头,说她没事,这个姑娘的坚强,确实远远超出我的想像,说实话如果是冯千月,还不知道已经着急成什么样了, 但说真的,郝莹莹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何必要受这样的折磨和遭遇,如果不是因为我,她根本就不会出这样的事,我有点心疼地看着她,说:“莹莹,我宁肯听你对我抱怨两句,也不想看你这么委屈自己,真的,” 郝莹莹沉?了一下,说道:“王峰,我们会没事的,对吧,” 我立刻点头,说是的,一定会没事的, 接着,我便给她分析起来,说刚才那个龙王说得没错,疯牛确实没有把握救出咱们,所以才出去的,但是我敢保证,他出去之后就会和冯千月阐明一切,到时候一定会再来救咱们的,当然这肯定需要时间, 郝莹莹说:“对啊,既然咱们肯定没事,我又为什么要抱怨呢,王峰,我们只要安心等着就好,” 我愣了一下,这才明白郝莹莹这话的真正用意,表面上看是我在安慰她,其实是她在宽我的心,不让我有负罪感,但郝莹莹越是懂事乖巧,我的心里就越是难受,愈发地自责起来了,但也只能说:“好,我们等着,” 只是单纯等待救援,把所有希望放在别人身上,并不是我一贯以来的作风;在等待的过程中,我肯定也要想办法自救,毕竟我舅舅也教过我不少自救的法子, 我在房间里乱滚乱摸,试图找到一些可以利用的工具,但让我失望的是,这里明显是专门改造过的,四面都是墙壁,没有任何可以用到的东西,我甚至趴在地上,试图用嘴咬烂郝莹莹身上的绳子,但那绳子竟然出奇的结实,根本无可奈何,我忙活了一大圈,累得气喘吁吁,却终究无功而返,郝莹莹都心疼不已,让我别这么累了,还是安心等冯千月吧, 我也没有办法,只好和郝莹莹靠在墙上,依偎在一起聊天打发时间,我们聊以前在学校的事,说我们班的凶狠男,说隔壁班的飞机、排骨、锅仔,还有我们学校的天马向东等等, 说起以前的事来,我俩都是咯咯直笑,感觉还挺开心,也扫除了不少心里的阴霾,好像我俩不是身处囚室,而是在教室一样,郝莹莹靠在我肩膀上,笑着说道:“王峰,你知道吗,其实我还挺感谢这段遭遇的,咱俩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聊过天啦,记得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我还经常能够见你,但是后来见你的次数就越来越少,见你一面感觉比考年级第一还难,还是现在好点,起码能靠在你的肩上,感受到你身上的温暖和心跳,说句犯傻的话,我倒是想一辈子都这样下去,” 我说你这话可真是犯傻了,咱们出去以后,到哪去玩不行,省城好多公园、游乐场,周边还有旅游景区什么的,在哪不比在这个地方强啊,连自由都没有, 郝莹莹还是靠在我的肩上,幽幽地说:“因为我知道,出去以后你就又没影了……” 我欲言又止,想出言反驳她这一点,但又不知从何驳起,因为她说得好像确实没错,毕竟我还有好多的事,不能一天到晚陪着她玩吧,所以,我便沉?下来,房间里顿时一片寂静, 郝莹莹也没再说话,过了一会儿,我的肩头便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原来是她睡着了,也是,折腾了这么久,惊吓了这么久,坚强了这么久,苦撑了这么久,是该让她好好休息下了, 我轻轻转了下头,在她散发着清香的头发上悄悄吻了一下,然后也睡了过去…… 漆?的房间里,我们两人就这样倚着墙、靠着头,不知不觉地睡着了,也不知睡了多久,期间睡了醒,醒了睡,一直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一个世纪那么长,我突然猛地惊醒,身子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郝莹莹跟着醒来,连忙问我怎么回事, 我说咱们在这多久了, 郝莹莹说不知道,但是至少有一晚上了,现在应该是第二天了, 我说不行,今天晚上,刘鑫就要和龙家军决一死战,刘鑫的那点计划已经全被龙王掌控,打起来的话根本就是死路一条,我必须要帮他, “可是你要怎么出去,”郝莹莹问我, 郝莹莹的问题,也正是我的问题,我现在连出都出不去,又谈什么去帮刘鑫,我焦急地像只热锅上的蚂蚁,再次到处打起滚来,想看看四周有什么可以利用的工具, 但是没有、没有、始终没有、哪都没有,如果要有,昨天晚上就该被我发现, 我正急得满地打滚的时候,就听门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上一篇   385 淡定的疯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