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5 淡定的疯牛 - 少年王

385 淡定的疯牛

这个龙王,和我想象中的模样实在相差甚远,本来我以为能够成为龙玉华的左膀右臂,又能统领龙家军的家伙,至少得是个半老头子,没想到会是这么年轻, 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他竟然说认识我,我仔细搜索脑海中的所有记忆,也想不起来自己到底在哪见过他,还不等我回忆起来,他就已经回过头去,建议龙玉华将我杀掉,这就让我吃惊不已了,实在想不起来自己到底哪里得罪过他,要让他对我痛下杀手, 郝莹莹吓坏了,立刻紧张地看向了我,而我也只能朝她投去安抚的眼神,龙王的话,让龙玉华来了兴趣,问道:“哦,为什么要杀掉他,” 龙王指着我,说道:“这就要从他的身份开始说起……” 我的心中咯噔一下,心想什么身份,龙王这是什么意思,然而龙王还没说完,龙玉华却又打断了他,回头冲着自己的儿子说道:“我让你这几天跟着龙家军学习本事,你学的怎么样了,” 小龙爷这人虽然废物,说话倒是一套一套的:“爸,我一直认真在学啊,这几天跟着龙家军东奔西跑,可是吃了不少苦头,就在刚才,我们还去了一个偏僻的工厂,那个地方特别危险,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这两个人质给抓回来,你看我头都破了,就是和他们打架打的,” 小龙爷高明的地方在于,他真话假话是掺着说的,头破了是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是假,实际上他就在车上睡觉,啥也没干,龙玉华显然知道自己儿子是个什么德行,说道:“既然你这么辛苦,想必你对这两人的身份很了解了,那就给我介绍一下吧,” 小龙爷自始至终都只是对郝莹莹的美色感兴趣,我和郝莹莹是干嘛的,他哪知道,他也没关心过,现在龙玉华这么一问,他就傻眼了,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一句话来, 其实同为世家子弟,有的人就努力向上,不断磨砺自己,比如王公子和周豪;有的人就一事无成,整天就是瞎玩,比如刘公子和小龙爷,当然,这和家庭教育应该也有关系,龙玉华显然认识到自己的儿子是个蠢货,所以才想多磨练下他,可惜还是效果甚微, 面对小龙爷的一问三不知,龙玉华叹着气说:“你啊,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小龙爷还振振有词:“我让你扶我了吗,我在地下躺得好好的,你干嘛要扶我,” 这小龙爷本事没有几分,口才倒是不错,还尽是些歪理,能把他爸顶得一愣一愣,我要不是身处险境,差点就笑出来了,龙玉华显然也不想再评价他这个儿子,摆着手说:“行了,你退下吧,龙王,你继续说,” 小龙爷退到一边,不过眼睛始终盯着郝莹莹不放,我要不是手脚都被绑着,真想把这家伙的眼睛给挖下来,小龙爷退开以后,龙王便说起话来,他说在介绍我之前,要先说说野狐和刘鑫, 龙王显然是做过功课的,对野狐、刘鑫这帮人竟然很熟,说自从他将野狐打伤以后,便在暗中观察野狐等人,据他所说,野狐这个人是很有能力的,不光心思缜密,而且野心不小,如果任其发展,肯定是个祸害,结果还没几天,野狐竟然死了,新的上位者则是之前大家都不看好的大师兄刘鑫, 说到刘鑫,龙王又详细讲了几句,说这个孩子有点小聪明,但总的来说能力比较一般,想有野狐一样的成就是痴人说梦,因为感觉这帮人根本影响不到龙华集团,所以龙王一度想要放弃盯梢他们,毕竟这还是个法治社会,谁也不愿无缘无故杀人,平白地给自己惹一身骚, “但是几天没盯,他们的发展便出乎我的所料,竟然跟刘家、周家这种级别成了对手,还和冯家、王家的关系暧昧不清……我立刻意识到,虽然他们现在表面还是很弱,但如果真的放任下去不管,那假以时日必定会成长为咱们无法忽视的存在……” 龙王在说这段话的时候,脸上已经没了笑容,声音也阴沉沉的;而龙玉华,也越听越严肃,瞳孔都逐渐收缩起来,龙王继续讲了下去,说他认为以刘鑫的能力,是不足以做到这地步的,所以查来查去,便查到了我, “原来是他,” 龙王指着我,这才把话题引到了我的身上,也使得办公室里所有的人都看向了我,据龙王所说,刘鑫和野狐恶战过后,便身受重伤,多日不能下床,这期间里都是我统领着那支势力,就是在我的带领之下,我们的势力愈发强盛,逐渐吸引了一些大佬的注意,就连冯家的大小姐冯千月,似乎都和我关系匪浅,总是在我危难的时候出手帮助, “别看他只是个学生,年龄也不是很大,心智竟然超出同龄人一大截,各方面能力也很突出,比起以前的野狐都不遑多让,甚至更胜一筹,所作所为根本不像一个初出茅庐的学生,反而像个经验丰富的老手,有这个家伙帮着刘鑫,难怪他们一天比一天强,将来肯定会成为我们的心腹大患,所以我才吩咐阿军,务必要将他找到,然后再带到我这里来,将他杀死,” 最后这几句话,龙王说得斩钉截铁,显然已经不计划给我任何活路,而我也明白过来,他所说的认识我究竟是什么意思,原来他在暗中已经调查我很久了, 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他对我的评价竟然如此之高,说实话连我自己都没这么强的自信,我的目标虽然一直都很明确,但大多时候还是比较迷茫的,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成长起来,乍一听到别人这么看得起我,而且还是出自龙王之口,还有点不太适应, 龙王一席话说完之后,就连龙玉华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疑惑地说:“龙王,我可没听你这么夸过别人,这小子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 显然,龙玉华并没把我放在眼里,有点不太相信龙王所说,小龙爷也跟着说道:“是啊龙王,你是不是太抬举他了,我觉得他也不咋地啊,你看他身上的伤,就是被我揍的,” 小龙爷倒是没有吹牛,之前在车上的时候,他确实揍了我一顿, 龙王摇了摇头,无奈地说:“小龙爷,如果让他放开手脚和你,二十个你也打不过他,你信不信,” 小龙爷的脸瞬间就憋红了:“你,你也太看不起我了……” 龙王不再搭理小龙爷,而是冲着龙玉华微微颔首,说道:“龙总,你相信我,我是不会看错人的,如果今天放了他,那就是纵虎归山,吃苦头的迟早会是咱们,说句实话,只要这个王峰一死,那个刘鑫也蹦达不出什么浪来,” 小龙爷一听,便乐呵呵地说:“其他的我不同意,但是要杀了他,我举双手赞成,爸,你不知道,之前在车上,他还说我生下来没有屁眼……爸,他侮辱我,就是侮辱您啊,” “砰”的一声,龙玉华重重拍了一下桌子,显然已经动了真怒,恶狠狠道:“那就别废话了,赶紧把他杀了,” 龙玉华下了命令,龙王也不再犹豫,直接抓住我的头发,提刀就要来抹我的脖子,小龙爷在旁边手舞足蹈,还冲我做着挥手的姿势:“小子,白白了您呐,我会照顾好小美人的,” 旁边的郝莹莹也吓坏了,拼命往我这边拱,大喊着:“不要,不要,” 小龙爷上前一把将她抓住,乐呵呵说:“小美人,你就别管他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而我也没想到死亡会来得如此之快,之前我还以为他们主要对付的是刘鑫,应该不会为难我和郝莹莹,结果没想到龙王杀我之心如此强烈,甚至比杀刘鑫还要积极, 在我手脚都被束住的情况之下,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只能不断挣扎着身体,试图给龙王一点阻力,但这点阻力对龙王来说根本不值一提,他按我就跟按一只鸡似的轻松,刀子也距离我的脖子越来越近, 我的心中暗暗叫苦,心想冯千月啊冯千月,你到底还来不来了,就算你还记恨我,总不能不管郝莹莹吧,我今天就是死了都无所谓,郝莹莹可是不能出一丁点的事啊…… 我的心中布满焦灼和恐慌,很大一部分还是担心郝莹莹,毕竟那个小龙爷肯定不是善茬,我在心里几乎把所有的神都求遍了,上到三清和玉皇大帝、如来佛祖,下到灶王爷和土地神,或许真是上天感应到了我的诚心,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一名汉子急匆匆闯进来,说道:“龙总,冯天道的女儿,冯家的大小姐来了,说要见您,” 这几句话,对我来说真的如同仙音秒乐,让我整个人都精神一震,浑身也像是有了无穷无尽的力气,我在心里叫着:冯大小姐啊冯大小姐,你可算是来了,你可真是我的活姑奶奶, 之前龙王在介绍我的时候,有说过我和冯家的冯大小姐关系匪浅,所以冯千月来干什么,他们也能想到,龙王立刻抬头,认真地说:“龙总,千万不能让她进来,” 龙玉华也立刻说道:“就说我不在,把她打发走,” 那汉子正准备领命离开,就听见外面传来砰砰啪啪的打斗声音,还伴随着一个女孩清脆的叫声:“都让开,我要见龙玉华,”显然,冯千月已经不顾一切闯了上来, 这时候,郝莹莹再次展现了她智慧的一面,立刻开口叫道:“千……” 但她还没喊出声来,假眼男已经一个箭步冲了上来,伸手就捂住了郝莹莹的嘴巴,龙王也同样捂住我的嘴巴,冲着龙玉华说:“龙总,这人一定不能放过,你想办法把她打发走,” 龙王说完以后,便和假眼男一起,拖着我和郝莹莹躲到了龙玉华左侧的一扇屏风后面,接着,他们又分别往我和郝莹莹嘴里塞了抹布,然后死死按住我俩的身体,不让我们发出一点声响, 与此同时,办公室的门也被闯开,好多人都跟着冲了进来,有人叫道:“龙总,我们拦不住她们,” 这人说的是她们,而不是她,说明冯千月不是一个人来的,而在众多的脚步声中,我也听到其中一人的脚步声格外沉重有力,稍加揣测就知道是疯牛跟着来了, 也是,只有冯千月一个人的话,肯定闯不到这里来的;而且她来龙华集团要人,冯天道肯定不会同意,也只有疯牛肯跟着她了, 这时候,一个女声也跟着叫了起来:“龙叔叔,你明明就在办公室里,为什么不肯见我,”正是冯千月的声音, “哎呦,你这话说的,凭什么你想见我爸就能见到我爸,”小龙爷立刻发难, 龙玉华这时候倒是展现出一个长辈和蔼可亲的一面来,温和地说:“千月啊,我不是不见你,我这正和属下开会,实在抽不开身,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冯千月没有急着说话,像是在观察办公室里的环境,并且还准备四处走动一下,但是被小龙爷给拦住了,说道:“冯千月,不要把你大小姐的脾气带到龙华集团好吗,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随便走来走去,” 冯千月虽然生性刁蛮,但也知道有些场合不能放肆,就说:“龙叔叔,你手下是不是有个叫龙王的,我有事情找他,” 龙王现在就压在我身上,躲在屏风后面,距离冯千月咫尺之遥,可惜她不知道,龙玉华说:“龙王啊,我手下是有这么一个人,不过他现在正在外面办事,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冯千月说:“他绑架了我两个朋友,我要找他要人,龙叔叔,那两个人是我的好朋友,不知道哪得罪了你的手下,你能不能看我的面子,放过他们,” 龙玉华笑呵呵地说:“哎呀,我还当多大的事,既然是你的朋友,那肯定没有问题,龙王每天在外做事,估计和你的朋友发生了一点误会,你稍微等一下,我这就给他打个电话,” 我发现到了龙玉华这个级别,似乎人人都有两张面皮,说起谎话来也不打草稿,假的也能说成真的,而且语气特别真诚,让人看不出丝毫端倪,听龙玉华这么说,冯千月好像也松了口气,说道:“那就谢谢龙叔叔了,” 透过屏风上的一点缝隙,我能看到龙玉华拿起桌上的电话,假模假样地打了一个,又假模假样地说了一通,龙王就在屏风后面,也不知道龙玉华这电话是给谁打的,总之龙玉华打完以后,便对冯千月说:“千月啊,我问过龙王了,他说今天没有绑架谁啊,你是不是弄错了,” 冯千月一下就急了,说道:“怎么会呢,我朋友给我发了短信,确实是给你手下的龙王给抓了,” 冯千月一边说,还一边把手机拿出来给龙玉华看,龙玉华看着手机,做出十分错愕的表情:“不应该啊,龙王和我说他没绑架人,是不是你朋友发错了消息,” 屏风后面,龙王疑惑地向假眼男看去,假眼男伸手在郝莹莹口袋里一摸,便摸出了一支手机,龙王狠狠瞪了假眼男一眼,假眼男便羞愧地低下头去,同时把郝莹莹的手机捏成了碎片, 外面,冯千月又着急地说:“不可能啊,我朋友不会无缘无故给我发这样的消息,龙叔叔,要不你把龙王带过来,我亲自问问他,” 刚才还和蔼可亲、满面春风的龙玉华,突然板起了脸,语气严厉地说:“龙王是我的手下,他怎么可能骗我,千月,我看你是老冯的女儿,才一直对你客客气气,如果你再这么无理取闹,我可要把你给赶出去了,” 龙玉华到底是久居上位的人,短短几句话便显露出无限的威严,把一向嚣张跋扈的冯千月都压下去了,冯千月有些紧张地说:“龙叔叔,你别生气,也别赶我走,我的两个朋友肯定就在龙王手里,麻烦你再好好查一下吧,” 龙玉华猛地一拍桌子,怒喝着说:“冯小姐,就是你父亲在这,也不会这样和我说话,我再说一遍,人不在龙王手里,请你立刻离开,” 冯千月到底只是一个小辈,再怎么闹腾也不敢在龙玉华面前放肆,而且龙玉华三言两语之间所展现出的威严和气势,已经彻底把冯千月给压住,让冯千月都不得不产生怀疑,短信是不是真的出现了错误, 冯千月一下没了声音,也没底气和龙玉华叫板了,更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呆呆地站在那里,龙玉华又恢复了平易近人的语气,温和地说:“千月,你的朋友被人绑架,我知道你一定非常着急,但是真的不在叔叔这里,这样,叔叔派人和你一起去找,你看这样行吗,” 龙玉华的脸色和语气变来变去,一会儿扇个巴掌一会儿给个甜枣,无声无息之间牵着冯千月的鼻子走了,这就是他们这种大佬的说话之道,每一个到达这种级别的人都深谙此法, 冯千月不仅不再埋怨龙玉华,反而还后悔起自己的莽撞来,感激地说:“那就谢谢龙叔叔了,” 脚步声响了起来,冯千月显然要准备离开了,我一点都不责怪她没有识破龙玉华的阴谋,明明我和郝莹莹就近在咫尺,她却发现不了毕竟龙玉华实在太狡猾了,也确实很难对付, 但同时我也知道,冯千月是我和郝莹莹获救的唯一希望了,如果她现在离开的话,那我和郝莹莹就彻底没救了,我迅速左右看了一下,发现距离我脚边不远处,有一个小小的仙人球盆栽, 龙王本来将我的身子按得死死的,但他听到冯千月准备离开之后,手上也稍稍松了一点力气,趁着这个不可多得的机会,我的小腿猛地一蹬,终于顺利撞到那盆小仙人球,就听“啪”的一声,仙人球撞在墙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龙王这才发现出了疏漏,再次死死将我按住,脸上也露出凶狠的表情,显然对我的行为非常恼火,但是已经迟了,声音已经传了出去,一整个办公室的人都看了过来, “疯牛,过去看看,”冯千月到底不笨,立刻叫了起来,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疯牛已经朝着屏风这边奔了过来, “放肆,不许乱动,”龙玉华恼火地吼道, 但疯牛只听冯千月一个人的话,根本不理会龙玉华的命令,依旧直奔过来,小龙爷立刻窜了上去,试图拦住疯牛的脚步,口中大叫:“你耳朵聋了吗,没听到我爸说什么,” 但他要挡疯牛,无异于螳臂当车,根本没有任何悬念,疯牛就将他狠狠撞开,继续跑了过来, 龙玉华继续大叫:“给我将他拦住,” 杂乱的脚步声响起,至少有七八个人围向疯牛,但是仍旧无济于事,“砰砰砰”的声音过后,疯牛将他们尽数撞开,众人散落一地,紧接着,疯牛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屏风后面,低头就看到了地上的我和郝莹莹, 疯牛的那张脸确实很不好看,鼻子大嘴巴大,除了“憨厚”还能形容一下之外,再没什么好词儿能往上贴了,但是这一刹那,我发誓我从来没觉得疯牛这么好看过,他粗壮的身材像极了下凡的威武天神,浑身也散发着势不可挡的气势,简直帅到掉渣,酷到没朋友啊, 在疯牛出现的刹那,压在我和郝莹莹身上的龙王和假眼男,也迅速警觉起来,浑身都紧绷绷的,尤其是龙王,似乎也感受到了压力,毫不犹豫地就把尖刀摸了出来, 而让人意外的是,疯牛淡淡地看了地上的我和郝莹莹一眼,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便转头走出屏风, “疯牛,怎么样了,”冯千月着急地问, “没事,” 疯牛淡淡地说:“一只小猫而已,小姐,我们走吧,”

上一篇   384 传说中的龙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