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3 有胆有识 - 少年王

383 有胆有识

我花了整整两天时间,才调查明白刘鑫到底是为什么要赶我走,又摸清楚了他和龙王决一死战的地点,刚打算助上刘鑫一臂之力的时候,突然窜出来的这些不速之客,却又偷袭了我和郝莹莹, 我不知道这些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因为我的仇家实在太多,是刘家的人,还是周家的人,还不等我想明白了,郝莹莹已经被他们给制住,我毫不犹豫地抓住地上这个刚刚被我摔翻过来的汉子,同样用手掐住他的喉咙,冲着对方恶狠狠地说:“放了她,不然我杀死他,” 我最烦这种一言不合就绑架人质的,以前在罗城的时候,我妈就跟我说过这事,让我一定要保护好孙静怡和李娇娇,来到省城以后,和我走得比较近的女生只有冯千月和郝莹莹,不过冯千月是冯家的大小姐,一般情况下是没人敢绑架她的,而郝莹莹,生活作息则比较正常,平时都在学校呆着,也没什么被人绑架的机会,而且我也有意和郝莹莹保持距离,提防坏人会在她的身上动心思, 但我千算万算,也没想到会在这里栽了,我和郝莹莹已经多长时间没联系了,这才刚在一起没有两天,就出了这样的事,好在我急中生智,也立刻抓了他们之中的一个人,希望能够换取郝莹莹的安全,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对方好像一点都不在乎似的,直接嚣张地说:“行啊,那咱们就一起把手里的人质杀掉,” 我吃了一惊,心想对方到底什么来头,竟然这么狠毒,连自己兄弟的性命也不顾,我迅速观察了一下周围的这几个汉子,年龄都在三十岁往上,各自身上都有一股彪悍之气,一看就不是普通混子,不过都是生面孔,实在看不出是哪家的,抓着郝莹莹的那个,应该是他们的头,年龄稍大一些,其中一只眼睛好像是假的,灰溜溜的,还不会转,像玻璃球, 假眼男说完以后,我手里这个汉子一下慌了,额头上也有冷汗浸出,紧张地说:“军哥,别,别啊……” 相比于他,郝莹莹反倒显得沉着多了,郝莹莹虽然也很紧张,被匕首顶着的她,脸色已经一片煞白,但她一句话都没说,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我,这个差别,假眼男也看在眼里,顿时恼火地说:“你少给我废话,你怎么连个娘们都不如,” 虽然被假眼男训斥了,可我手里这个汉子依旧哭丧着脸:“军哥,你一定要救救我,我家里还有两个娃娃要养……” “真他妈啰嗦,” 假眼男突然把手里的郝莹莹推给旁边一个汉子,然后猛地朝我扑了过来,我以为他要救我手里这人,手上立刻加大力道,恶狠狠说:“别动,否则我掐死他了,” “军哥,救我,救我……”我手里这人立刻嗷嗷地叫了起来,被我掐着喉咙的他呼吸困难,声音都快发不出来了, 但他叫着叫着,声音突然戛然而止,眼珠子也瞪得很大,仿佛发生了什么极度不可思议的事,我似乎预料到了什么,吃惊地低头一看,只见假眼男手里的匕首已经送进他的肚子, 我还没杀这人,假眼男竟然就先动手了, 这可是他的兄弟,他怎么能狠得下这个心, “军,军哥……”被我抓着的这人,身子如同面条一样慢慢软倒,眼睛里也充满了绝望和无助, 而假眼男连看都不看他,阴沉沉地冲着我说:“现在他死啦,你还准备怎么威胁我,” 我走南闯北,见过的狠人也有不少,但是这样就随便杀掉自己兄弟的人,我真的还是第一次见,我在吃惊之余,也立刻意识到,如果不把这人抓住,那么郝莹莹今天就危险了, 我二话不说,立刻把手里这人推向对面的假眼男,趁着他受到冲撞的时候,立刻一个箭步夺出,又伸手去掐他的喉咙,但是这个假眼男的身手,也远远超出我的意料,不仅一脚就把我推过去的人踢飞,手里的匕首也迅速朝我刺了过来, 我知道他们马上就会用郝莹莹来威胁我,趁着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得迅速抓住这个假眼男才行,我的身子往旁边一闪,躲开他刺过来的匕首,又伸手去抓他的后领,但他又猛地低头,我便抓了个空, 我知道机会转瞬即逝,所以动作越来越快,转眼间就和他交手了三四招,但是都不能将其制住,如果再多打几下,或许还有获胜的可能,但假眼男显然不会给我这个机会,当他发现我的实力相当不错的时候,便迅速往旁边闪了过去,又把郝莹莹给抓在手里,匕首也顶住了郝莹莹的脖子, “小子,还挺能打,你倒是继续啊,”假眼男阴沉沉地看着我, “王峰,你别管我,你快走吧,”郝莹莹突然叫道, 郝莹莹的生活一向平平淡淡,哪里经历过这样的事,跟着我也是倒了大霉,她在这样的情况下,竟然还在为我着想,实在让我感动不已,可我怎么能真的丢下她不管, 我没说话,眼睛往窗户里面瞟了一眼,工厂之内依旧干得热火朝天,刘鑫他们并未发现窗外的异状,那个假眼男知道我的心思,冷笑着道:“小子,别白费心思了,乖乖跟我们走吧,” 我咬着牙,问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哪来那么多废话,跟我们走一趟不就知道了,”假眼男出言威胁着我,匕首也距离郝莹莹的脖子越来越近, 我想起我舅舅教我的应对人质之法,他说越表现的不在乎人质,才越有翻盘的可能,否则只会被对方牢牢捏在手里,当初我被陈老鬼绑架,我舅舅就是用这一招,最终果然逼得陈老鬼就范了, 如果我现在说我根本不在乎郝莹莹,随便你怎么杀,只是你杀掉她之后,我会把你上三代、下三代都杀掉不知道管不管用, 我很想试试我舅舅的方法,可我发现自己根本开不了口,也狠不下那个心,万一郝莹莹真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而且我没有我舅舅那个气场,说出的话未必会让对方害怕,这才是最为难的地方, 果然,人和人还是不一样的,虽然我舅舅教过我很多东西,可我发现很多东西是我用不上,或者是用不好的,但是无论怎样,我都不能让郝莹莹出一丁点的问题,这也是我妈一再教导我的事情,就是不要连累身边的人, 我抬起头,冲着假眼男说:“你应该是冲着我来的吧,我跟你们走,放了她吧,” 假眼男冷笑一声:“恐怕你还没有认清楚自己现在的局势,我说什么你就得听什么,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明白,”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我指着郝莹莹,愤愤不平地说:“这事从头到尾和她有什么关系吗,你们抓了她又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我再说一遍,没有你说话的余地,” 假眼男一摆手,便有两个汉子走过来,摸出绳子将我的两只手都捆住了,接着,又在假眼男的带领下,我们一行人朝着工厂外面走去,我最后通过窗户看了一眼工厂里面,刘鑫他们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明天晚上,刘鑫他们就要和龙王决一死战了,我本来想帮他一把的,可是现在却莫名其妙地被抓了起来,这可如何是好,还有,押着我的这帮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在这里出现, 这帮人押着我和郝莹莹,并没有从大门出去,而是绕了一截小道,从一处围墙的破洞钻出去了,破洞外面是条荒芜的土路,边上还停着一辆?色的别克商务车, 假眼男拉开车门,让我和郝莹莹上车, 车门边的座位上,躺着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青年,脸上蒙着眼罩,好像正在睡觉,车门一拉,这个青年也听到了动静,翻了个身,不耐烦地说:“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还没有睡醒呐,” 假眼男恭恭敬敬地说:“调查完了,就回来了,” 看来这个青年的身份不低,假眼男在他面前都毕恭毕敬的,不过这个青年好像并不关心调查结果,翻了个身继续睡了,假眼男继续恭恭敬敬地说:“小龙爷,麻烦您让让位置,我这抓了两个人质,要让他们坐在后面,” 小龙爷, 龙,莫非和龙王或是龙玉华有关系,如果这帮家伙都是龙王的人,那刘鑫的作战计划被他们摸了个清清楚楚,再打起来岂不是必败无疑吗, 被假眼男叫做小龙爷的青年依旧很不耐烦,嘴里嘟囔了一句真烦,连眼罩都没摘,只是稍稍偏了下身体,算是让了位子,假眼男摆了摆手,让我和郝莹莹都上了车,并且他也准备坐到最后一排,亲自看守我们, 然而,就在郝莹莹经过小龙爷身边的时候,小龙爷的鼻子突然动了一下,疑惑地问:“是个女的,” 接着,他便迅速把眼罩一摘,抬头朝着郝莹莹看了过去, 在看到郝莹莹的瞬间,这个家伙的眼睛都亮了好几度,伸手就把郝莹莹挽在了自己怀里,赞叹地说了一声:“小美女,你好漂亮啊,” 本就处在惊吓中的郝莹莹,一直都在强忍着自己的情绪,但是突然被小龙爷这么一抱,终于不受控制地惊叫起来,就跟在郝莹莹后面的我,当然怒火中烧,脑子一瞬间就炸了,像头发狂的雄狮一样就朝着小龙爷狠狠撞了过去,怒喝着道:“你干什么,,” 郝莹莹和我一起被绑,其实我并不是太担心她,因为对方明显是冲我来的,只是担心郝莹莹通风报信,才顺便把她一起绑了,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但我没想到对方会这么下作,竟然会干出这种事来, 我的手被绑着,只能一头撞在小龙爷的头上,我的头没什么大碍,他的头却流出血来,小龙爷啊啊地大叫着,我依旧使劲往前供着,用头狠狠顶着他的下巴,恶狠狠道:“你最好给我安份一点,” 趁着这个机会,郝莹莹赶紧从小龙爷怀中窜出,跳到后排的座位上去了,而假眼男则扑到我的背上,一手抓住我的头发往后面扯,一手又用匕首顶着我的脖子,大吼着:“你给我松开,” 在假眼男的威胁之下,我只能往后退了一步,而小龙爷惊魂未定,坐在座位上呼哧呼哧地喘气,假眼男推了我一下,我便往后排走去,和郝莹莹坐到了一起,假眼男也跟着做了过来, 其他几个汉子也上来后,假眼男便说:“开车,” 车子缓缓发动,往前驶去,郝莹莹也吓得不轻,坐在我的旁边浑身直发抖,我尽量把自己的身体往她那边靠,希望能多给她一点安全感,同时悄悄地和她说:“你放心,有我在,不会让你出事的,” 郝莹莹面色惨白地点了点头,但她确实有点被吓到了,一直伪装的坚强也彻底崩塌,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下来,看她这样,我的心里确实难过极了,她的生活本来无忧无虑,就因为我才卷入这场劫难之中, 车子平稳地往前驶去,车厢里也一片寂静,小龙爷一动不动,仿佛刚才的风波没存在过,直到小龙爷头上的血流下来,滴到他自己的裤腿上,他才如梦初醒似的大叫一声, “流血了,我流血了,”小龙爷一脸慌乱,手足无措, 流一点血,就把这家伙吓成这样,看来也是个养尊处优的窝囊废,而假眼男把纸巾递了过去,淡淡说道:“没多大事,你先垫垫,回去再上点药,” 在假眼男的安抚之下,小龙爷的情绪终于慢慢平复下来,小龙爷用纸巾按着伤口,回头恶狠狠地瞪着我,说道:“我长这么大,还没人让我流过血,阿军,你给我把他杀了,” 假眼男平静地说:“我要回去把他交给龙王,怎么处置就是龙王的事了,” 如果说之前我只是从“小龙爷”这个名字猜测这帮人和龙王有所关联的话,那么现在假眼男直截了当地说出“龙王”二字,便印证了我之前的猜测,看来龙王对这场战斗也挺看重,所以才会暗中派人来盯着刘鑫,刘鑫的一举一动都被龙王知悉,显然就更没什么希望了, 假眼男的身份虽然比小龙爷低,但小龙爷好像还蛮听他话的,果然没有继续再闹下去,而是指着郝莹莹说:“那个男的我不管,但是这个女的最后一定要归我,” 小龙爷一提郝莹莹,又把我心里的火给勾起来了,说实话我自己怎样真无所谓,我就是担心郝莹莹会出什么意外,我的双眼几乎喷出火来,恶狠狠瞪着小龙爷说:“你敢对她怎样,我把你碎尸万段,” 我的声音充满杀气和愤怒,在这小小的车厢里回荡不绝,听着我恶鬼嘶嚎一样的声音,小龙爷显然被我给吓到了,浑身都跟着抖了一下,眼睛里也布满惊恐的神色, 不过,这位小龙爷显然是当大爷当惯了的,在短暂的害怕过后,又迅速恼火起来,用手指着我说:“你敢威胁我,,” 他一边说,一边握紧拳头狠狠朝我打了过来,而假眼男则伸手抓住他的手腕,平静地说:“小龙爷,息息怒,别气坏了身子,这个家伙还不值得您亲自动手,至于这个女的嘛,等我汇报过龙王之后,就随您处置,如何,” “好,好,”小龙爷搓着手,一脸兴奋的神色,还得意洋洋地看着我, 我的心中布满焦灼,一想到面见龙王之后,小龙爷可能就要玷污郝莹莹,我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快要炸了,现在的我,真想化身一枚炸弹,把这帮家伙给炸得干干净净, 可我知道现在不是着急的时候,应该想想怎么应对现在的局面才行,可我越是着急,脑子就越是静不下来,正在我手足无措的时候,旁边的郝莹莹却轻轻碰了碰我的腿,我疑惑地朝她看去,赫然发现靠在窗边的她,另一只手已经拿出手机,正在悄悄编辑短信,并用眼神示意我帮她遮挡, 因为郝莹莹是个弱女子,假眼男也没把她放在眼里,刚才只是把我绑了,根本没管郝莹莹,料定郝莹莹也不敢做出什么事来,而郝莹莹一向都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而且和她看似柔弱的外表不同,有时候她还蛮有胆有识的,之前在学校,我被马向东包围,就是她把冯千月叫了过来;后来在ktv被西装男的人围住,也是她悄悄报了警……好多好多的事,都足以说明郝莹莹这个女孩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的弱, 现在,她在如此危险的情况之下,还敢悄悄拿出手机编辑短信,这份胆识和镇定让我一个男人都佩服不已,现在她发短信,我猜是发给冯千月的,现在只有冯千月能救我们, 别说趁机报警,我并不认为报警能有效果,尤其是对龙王这种人来说, 为了协助郝莹莹,我的身子稍稍偏了一下,在挡住她手机的同时,也假装和假眼男说话,来吸引他的注意力,我问:“你们是龙王的人,” 假眼男看了我一眼,冷笑一声:“是的,怎样,” 我呼了口气,假装轻松地说:“原来是龙王啊,那可真是误会大了,” 假眼男来了兴趣:“哦,怎么说,” 我说:“我知道你们要和刘鑫他们决一死战的事,不过和我真没什么关系,就在前天,我刚和刘鑫闹掰,我俩已经分家了,不信你打听一下,我对刘鑫的痛恨程度,真不亚于你们,我刚才过去,就是想看看这家伙在搞什么鬼,我还想和你们联起手来一起打他呐,” “原来如此啊……”假眼男笑呵呵的, “真的真的,咱们是一家人啊,一起去干刘鑫怎样,”我用肩膀轻轻抗着假眼男,以示亲昵,我不知道能骗假眼男多久,但也努力去做了, “不要碰我,” 假眼男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又冷冷地看了我一眼,说道:“王峰,你不要把我当成三岁小孩,你以为我之前没听见你和那个女生的谈话么,” 假眼男的声音里充满嘲弄,显然刚才一直看我演戏,而我的心一下就凉了,怪不得他们要把我抓起来,原来是知道我会去帮刘鑫,虽然没能骗过这个假眼男,但我的目的也达到了,我就是要在对话之中,给郝莹莹提供更多信息,让她在编辑短信的时候可以描述的更清楚些, 我装作十分无奈的模样,说道:“跟你说不清楚,我一会儿见了龙王亲自说吧,龙王现在在哪,” 刚才的对话,我向郝莹莹提供了敌人的姓名,现在则要提供地点,不过让我失望的是,假眼男竟然不想再和我说下去了,他轻轻拍着我的脑袋,很不屑地说道:“你话很多啊,信不信我割了你的舌头,” 我只好闭上了嘴巴, 我用余光看到,郝莹莹已经发完了短信,并且把手机收了起来,虽然现在只提供了“龙王”的名字出去,但是冯千月应该可以根据这个信息查到更多的东西吧,只是肯定需要一点时间…… 那么现在,拖延时间肯定是必须的,这样才能有更多的希望获救, 这个时候,突然听假眼男说:“小龙爷,龙总让您跟着我们龙家军做事,就是想让您能多学一点东西,您总这样可不行啊,” 小龙爷正在前面玩手机,听过以后不耐烦地说:“我一个企业家的公子哥,跟你们学什么打打杀杀,我爸那是心血来潮,你们不用管他,过几天热度下去了,他又让我去学别的东西了,我跟你说,我新买的这个苹果手机特别好玩,不信你看……” 面对小龙爷的满不在乎,假眼男也是毫无办法,只能微微摇了摇头, 而我听着两人的对话,心中却是难以平静,原来这小龙爷,就是龙玉华的儿子, 我的眼睛一撇,看到前方不远处的路口,停着一辆警用的巡逻车,我计上心头,冲着前面说道:“小龙爷,你是龙玉华的儿子,” 小龙爷回过头来,带着满满的骄傲说道:“是啊,怎么,” 我看着我们的车距离那辆巡逻车越来越近,平静地说:“哦,原来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生下来就没屁眼的龙家小少爷啊……”

上一篇   382 一个比一个狂

下一篇   384 传说中的龙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