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1 我们散伙吧 - 少年王

381 我们散伙吧

我来省城有半年了,没给我妈打过一个电话,主要还是担心李皇帝监视着我家,现在再度听到我妈的声音,我的心中不可抑止地激动起来,情不自禁地就叫了一声:“妈,” 我妈显然同样激动,不过她比我要克制多了,她应了一声之后,便问我找她有什么事,是不是遇到困难了, 我妈好像永远都是这么理智,即便有偶尔的失态也能迅速冷静下来,她知道我不会无缘无故地给她打电话,既然打了肯定就是有事,所以并没有任何的寒暄,而是直接就切入了主题, 我妈打过来的电话是个陌生的手机号码,我相信火爷已经安排妥当,不会让李皇帝发现这通电话,于是,我也放心地跟我妈说了我舅舅的事情,并说这是李皇帝亲口讲的,应该不会有假,现在最关键的是要找到我舅舅,他很有可能潜回罗城,如果有消息的话,一定要尽快通知我, 我妈听完以后沉?良久,才说:“这是李皇帝亲口讲的,他在什么场合下讲的,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不知道我妈问这些干嘛,但还是一一回答了她的问题,我妈听完之后,便斩钉截铁地说:“你舅舅没逃出来,他还在李皇帝的手中,” 我听过后吃了一惊,问我妈为什么, 我妈说道:“你舅舅当初之所以自愿被他囚禁,就是想换取你和一众兄弟的安全,现在你们并没有把握能战胜李皇帝,他又怎么会回来呢,李皇帝就是让他跑,他也不会跑的,如果你舅舅真的逃了,就按李皇帝的脾气,恐怕早就杀到罗城来了,还会那么怡然自得地呆在省城,” 听完我妈的话,我才如梦初醒,确实是这么个道理,凭我舅舅的能耐,真的很难有人能困住他,他要不是考虑到我们的安全,当初也不会心甘情愿地被李皇帝带到省城, 既然如此,他就不会随随便便就逃出来,除非他已经有了战胜李皇帝的把握, 可李皇帝为什么要伪造我舅舅逃跑的消息, 我妈告诉我说,因为只有这样,八大家族才会停止内斗;而我舅舅,其实就是李皇帝树的活靶子,只要我舅舅不死,那些家伙就不敢随便造次,整个省城也能一团和乐融融,李皇帝就能安心地做他的土皇帝了, 经过我妈这么一点拨,我才明白了李皇帝到底在搞什么鬼,真是害我白高兴了半天,气得我在电话里就骂起他来,等我骂完,我妈才说:“以后遇事多考虑考虑,眼见都未必为实,就更别说耳听了,” 其实我平时考虑地挺多了,但这次是真没想到李皇帝会拿我舅舅的事来骗王老爷子和周天阔,害得我也跟着上当受骗, 不过,想到那两头老狐狸也被李皇帝骗得一愣一愣,我的心里才稍微安慰点了,同时又佩服起我妈来,归根结底还是我妈心细如发,能骗过我妈的人估计还没生出来, 我妈问我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我说还是按照我的路线继续走下去,终有一天要成长为让李皇帝都心惊胆战的存在,这个计划,是我来省城之前就和我妈商量好的,所以我妈也没反对,只是又提供了另外一条思路, 她说:“既然李皇帝那么害怕八大家族内斗,那你不如从这上面打打主意,” 我一下就明白了我妈的意思,我妈就好像一盏指路明灯,常常让我有醍醐灌顶的感觉,我激动地说:“我明白了,” 这个电话打的不容易,火爷安排的也比较困难,所以我和我妈趁着这个机会多聊了会儿,我给她讲了我在省城的好多事情,包括我和冯千月之间发生的种种,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和我妈说这些,或许潜意识里希望我妈能够放弃当初“娶了再休”的想法吧, 果然,我妈听出了一些弦外之音,问我什么意思,喜欢上冯千月了, 我说也谈不上喜欢,就是觉得作为朋友还不错的,她也不是我想象中那么坏,如果冯天道确实看不上我,那这婚约取消了也无所谓,至于报复冯家什么的,就算了吧, 我妈叹了口气,说道:“这件事情,等以后再说吧,现在考虑还为时尚早,不过你舅舅当年打进省城的时候,看在你爸的面子上可没为难过冯家,后来冯家又是怎么对你的,你心里也清清楚楚,具体怎么做,你思量吧,” 我妈说完以后,便挂了电话, 我拿着手机,也是愣了半天,才走出房间去了, 酒吧里面,人群依旧进进出出,我们的人还在收拾残局,我给刘鑫打了一个电话,问他在哪,他说他在医院,看护一些受伤的兄弟, 我又问人手够吗,需不需要我帮忙, 刘鑫说够, 我呼了口气,说那你受累一点,我先休息一下, 刘鑫沉?一下,说好, 我感觉刘鑫好像有点怪怪的,但这一天过得确实身心俱疲,也没去关心那么多,随便找了个房间就去睡了, 这一觉睡得还算踏实,直接就睡到了第二天的早上,我在酒吧里面洗涮过后来到外面,找了个摊子吃早点,吃完过后,又给刘鑫打了个电话,得知他还在医院里,就问他吃饭没有,用不用送点早点过去, 刘鑫还是说不用,说:“身边兄弟挺多,不用麻烦你了,你好好休息下吧,” 当时我仍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加上又想起来旺哥的事,就跟刘鑫说道:“那你照顾一下兄弟们,我去看看旺哥怎么样了,” 昨天晚上,王家和周家的事解决了,旺哥却不明不白地成了炮灰,我得去过问一下他的事情,挂了电话以后,我便直奔检察院去,像旺哥这种身份的公职人员,犯了事情是被拉到检察院去审理的, 别看我在省城这么久了,白道上的人脉还真没多少,以前就旺哥一个,现在还栽进去了,真不知道应该找谁,我也是瞎猫撞死耗子,先和看门房的大爷唠了会儿嗑,几根好烟孝敬过后,才说起我有个朋友被抓,想打听一下他的消息,问大爷有无门路, 大爷当然没有门路,但凡他要有点关系,也不会在这看大门了,但他毕竟是看大门的,每天站在这里也能认识不少的人,知道这事找谁好使,况且只是打听消息,又不是什么特别难的事情,所以在他的引荐之下,我又认识了一名普普通通的工作人员, 一番“孝敬”过后,工作人员帮我打听了一下,说旺哥的事属于大案,要严办的,我又问他,能不能安排我和旺哥见一面,只要见一面就行,其他什么都不用做, 见面这事,工作人员帮不了我,于是又帮我引荐了他的领导,一番打点过后,领导答应我可以和旺哥见上一面,但时间很短,只肯给我五分钟,无论怎样,总算是见到了旺哥, 在检察院某个房间里等待旺哥的过程也是漫长的,我抽了足足十几根烟,旺哥才姗姗来迟,一夜没见,竟然感觉旺哥老了很多,脑袋上似乎都冒出了不少白头发, 看到旺哥的瞬间,我竟然有点心疼,旺哥在省城的地位不算顶级,但也称得上是游刃有余,过得十分舒坦,昨天晚上就因为我,不惜得罪周家,最后被抓了起来, 不过旺哥的模样倒是云淡风轻,好像根本没把这个当一回事,在他看到我的时候,还挺吃惊,问我怎么来了, 我说我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够帮到你的地方, 旺哥在省城的人脉还是很广的,我不相信他会就此陨落,我希望他能给我指条明路,让我知道该去怎么帮他,花多少钱我都愿意,但旺哥说:“不是和你说过了吗,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看我还是有点不解,旺哥继续说道:“你傻吗,我是蜘蛛的人,我现在有困难了,蜘蛛怎么可能不帮我呢,你放心吧,过几天我就出去了,还有,昨天晚上最后怎么样了,周家没有为难你吗,” 旺哥一番话让我如梦初醒,怪不得旺哥敢去硬刚周家,原来是因为有蜘蛛给他做后台啊,他一开始给蜘蛛打电话,结果蜘蛛不肯帮我,所以只能撸袖子亲自上阵蜘蛛不管我,总得管他吧, 虽然最后,旺哥的计划依旧失败,但他也并不是就全盘皆输了,毕竟他是蜘蛛的人,蜘蛛不会见死不救,这样一来,我才放心很多,把昨天晚上的事都一五一十地给旺哥讲了一遍, 旺哥得知昨晚的一切原来都是王家安排的,我和刘鑫是被王家给利用了,便把王家给骂了一顿;又得知周家和王家最后休战,是因为李皇帝的到来,啧啧地说:“还是李皇帝啊,只有他能办到这事,” 说是只给我和旺哥五分钟的交谈时间,但是直到十几分钟过后,才有工作人员过来将旺哥带走,旺哥临走之前,再度告诉我说不用为他担心,不用多久他就可以出去, 我相信了,说好,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从检察院出来以后,我又回到了我的地盘上面,昨天晚上一番恶战之后,我们受伤的兄弟不少,我准备把骨干力量集中起来,召开一个会议,安抚一下大家的情绪, 开会,当然要去金龙娱乐城,我给刘鑫打了一个电话,但是没有打通,到了金龙娱乐城的楼下,却意外发现门口有不少手持金刀的汉子晃荡,我吃了一惊,不知怎么回事,立刻冲进娱乐城内,找了一个兄弟去问, 这兄弟告诉我说,王家的家主,王老爷子刚才来了,说是探望一下我们受伤的兄弟,刘鑫将他迎到楼上的贵宾室里招待去了, 看来王老爷子还要点脸,没有利用完了我们就丢,知道我们这边损伤不小,特地过来慰问一下,我指着外面那些金刀汉子,说他来就来吧,还带这么多人干嘛, 这兄弟告诉我说,王老爷子担心周家会报复我们,所以专门派了人来守着, 王老爷子这事办得还可以,让我心中对他的不满顿时减少很多,不过王老爷子竟然有这么好,不禁也让我的心中生疑,感觉不太对劲,我让这兄弟继续守着,便上楼来到贵宾室里,准备和刘鑫一起招待下王老爷子, 结果刚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 王老爷子:“你放心吧,只要你加入我们王家,我肯定不会亏待你的,” 原来这老东西还打着这个主意,我说他咋屁颠屁颠地跑过来了,还真是无利不起早啊,实在让我有点哭笑不得,不过,听到刘鑫的声音之后,我便笑不出来了,因为刘鑫竟然答应了他, “好的王老爷子,希望我们合作愉快,我一定会好好效忠您的,”刘鑫的声音充满真诚,甚至还有一丝丝讨好的味道,站在门外的我仿佛都能看到他一脸媚笑的模样, 听着刘鑫的声音,我彻底地傻了眼,我想不通这是为什么,我们不是说好了要自己发展势力来对付龙玉华和李皇帝吗,他这又是在干什么,就算他改变了主意,又为什么不和我商量一下,背着我就加入了王家, 而王老爷子,显然也很满意,笑着说道:“好好好,只要你好好辅助阿文,我保你在王家前途无量,” “您放心,王公子以后就是我的少主……” 我终于听不下去了,猛地一脚就把贵宾室的门踹了开来,随着“砰”的一声巨响,贵宾室里的一切都落入我的眼中,我看到刘鑫和王老爷子的手,正紧紧握在一起, 两人都回过头来看着我,一脸的不可思议, 我怒气冲冲,朝着刘鑫大喊:“你他妈这是在干什么,到底还有没有把我当作兄弟,” 这一刹那,我的心中确实无比恼火,我一直觉得刘鑫是我到省城以来,最交心最信得过的一个兄弟了,我连李皇帝的秘密都告诉了他,可他现在都干了点什么,实在让我失望透了, 极端的愤怒之中,又夹杂着隐隐的心酸,想有一个可以信赖的兄弟,真的就这么难吗, 在我的怒吼之下,刘鑫完全地愣住了,呆呆地看着我,而王老爷子,“啧啧”了两声过后,说道:“看来你们两个之间有些分歧,不如想好以后再来找我,老夫就先走一步了,” 一名汉子推着轮椅,将王老爷子带离房间, 我快步走到刘鑫身前,皱着眉说:“给我一个解释,” 如果刘鑫真有什么非得加入王家不可的理由,完全可以和我说啊,我反感的是他在做这件事前没告诉我,让我觉得自己非常不受尊重, 当然,严格来说的话,刘鑫才是我们这支势力真正的老大,其中一半的人都是他武馆的师弟,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可他之前也说过了,这期间由我暂任老大之位,他就是这么对我的, 面对我的强势诘问和满面怒火,刘鑫抬头迎着我的目光,缓缓地说:“王峰,咱们散伙吧,” 我一下就瞪大了眼睛, 我简直不敢相信刘鑫会说出这样的话,我以为自己是听错了,甚至还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散伙吧,”刘鑫毫不犹豫地,再次重复、大声说了一遍, 这一次,我完全傻了, 这几个字,就好像一道道雷,劈在我的脑中、心间,劈得我连话都不会说了,我呆呆地看着刘鑫,还是不敢相信他会说出这几个字来,我们两人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共同经历过的风雨还历历在目,共同立下的誓言还言犹在耳,怎么说变就变了, 为了助我在比武大会上有个好成绩,他甚至把他们武馆的至宝龙脉图拿给我练,也足以说明他对我的真心,并非是在利用我而已,那么一夜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抬起手,抓住刘鑫的衣领,说刘鑫,你到底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 “我没什么意思,” 刘鑫轻轻把我的手拨开,面色冷漠地说:“经过昨天晚上一战之后,我觉得我们确实是太弱了,你看不管是刘家还是周家,都能随随便便灭掉咱们,所以我觉得,实在需要找个强大而有力的后台依靠,金刀王家不是就很好吗,王峰,我知道你为人清高,不会做出攀附别人势力的事,既然道不同也别相为谋了,咱们就此散伙,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地盘和人,我会分你一半,算是我仁至义尽……” “放你妈的屁,” 我突然暴喝一声,狠狠一拳砸在刘鑫脸上,刘鑫被我打得闪了一个趔趄,重重倒在后面的沙发上面, 我根本不信刘鑫的说法,这家伙明明和我一样的傲,从来都对依附势力嗤之以鼻,所以我们两个才能玩到一起,才能成为气味相投的好朋友,短短一夜过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刘鑫不光要加入王家,还要和我散伙,这让我怎么相信,怎么接受, 我再次抓住刘鑫的衣领,像头愤怒的雄狮一样冲他怒吼:“你实话实说,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人威胁你,是不是王老爷子强迫你的,” “王峰,你别这样,搞得像个小怨妇似的……” 刘鑫伸手轻轻推开了我,笑着说道:“没有人强迫我,是我自愿的,王峰,人是会变的,你应该试着去接受,好了,话不多说,现在咱们来划分一下地盘吧,我这拟了一份草稿,你看看合不合适,” 刘鑫一边说,一边站起身来,走到一张办公桌前,上面有几张a4纸,他拿起这些纸,冲我晃了一下,让我过去, 我惊愕地看着刘鑫,简直不敢相信他会变成这样,那个熟悉的兄弟,那个让我可以依靠的兄弟,一夜之间究竟到哪里去了, “你快点啊,我一会儿还要到王家去给王老爷子请安,如果你不要这些地盘,那我可全收了啊,”刘鑫催促着我, 看着刘鑫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我终于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怒火了, 我咆哮一声,疯了一样地冲向刘鑫, 我将他暴打了一顿,有拳头狠砸他的脸,用脚狠踢他的肚子,我也不知道我想干什么,一方面或许是想出气,一方面想把他给打醒,刘鑫一开始还试图还手,但他实在打不过我,到最后就任由我打了, 我们两人所闹出的动静吸引了一些兄弟过来,他们震惊地问我们这是怎么回事,而我让他们滚,有多远滚多远, 刘鑫则?不作声, 呵,我还以为这家伙真会无情到,叫他那帮武馆的兄弟来围攻我呐, 我将他狠狠打了一顿,将他的嘴巴和鼻子都打破了,鲜血流了一地,我多希望他能改口,说他不加入王家了,要和我一起继续下去,但是没有,从头到尾,他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最后,我绝望了,在狠狠揍过他一拳之后,冲出了贵宾室,冲出了金龙娱乐城…… 我像疯了一样地在大街上奔跑着,心里充斥着心碎、心酸和失望,相比地盘全失的痛苦,还是刘鑫的背离让我更加难过,事情本来不应该是这样的,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一步来, 我在大街上跑了很久很久,一直跑到天都?了下来,我一头扎进某个路边的小酒馆内,然后疯狂地灌起了自己的酒,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喝了多少,总之只要是和酒有关的东西,无论是白酒、啤酒还是洋酒,通通都被我塞到了肚子里面,我想把这一切全部忘记,全部抛开, 酒,真的是个好东西,它好像真的让我忘记了所有,喝醉之后的我发起了酒疯,在酒馆里面又砸又闹,保安上来拦我,但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反而被我一个又一个的甩了出去,砰砰啪啪砸得到处都是, 我跳到一张桌子上面大喊:“还有谁,” 一个人突然出现在我身前, 是个好看的女孩子, “王峰,你下来吧,”她轻轻呼唤着我, 她的声音像是某种魔音,一下就催眠了我,让我一头栽下,倒在她柔软的怀中……

上一篇   380 李皇帝的誓言

下一篇   382 一个比一个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