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3 周家,大军压境 - 少年王

373 周家,大军压境

就在我们正慌乱地调兵遣将时,一辆?色的奥迪车突然开了过来,瞬间就吸引了我们的眼球,因为周家已经布人封锁了附近的各个路口,不让出也不让进,这辆车是怎么进来的, 但,随着车门打开,车上的人走了下来,我和刘鑫才恍然大悟,因为这个人是我们在省城的靠山,旺哥,旺哥的职位虽然不高,但他深耕省城的公检法系统,开的车也是公车,当然没人敢拦他了, 只是,他突然来这干什么,难不成是来救我们的, 不可能啊,他有那么好心才怪了, 我们这边的人都认识旺哥,所以当旺哥下车之后,现场立刻噤声下来,一个个都看着他,而旺哥,显然并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到我们现场这么多人,顿时皱着眉问:“王峰,刘鑫,发生什么事了,” 旺哥问话,我肯定不能不答,但是现场人多,我也不想提前造成恐慌,于是我冲旺哥使了一个眼色,说道:“旺哥,借一步说话,” 旺哥眉头皱得更深,但还是跟我走进酒吧,进去之前,我也冲刘鑫使了个眼色,让他负责给外面的兄弟解释,因为我们大量召集人马,谁也能看出来要出事了,所以酒吧里面已经没有人了,空荡荡的大厅里只有一地狼藉, 进了酒吧,旺哥站在我的面前,又问了我一句:“王峰,你到底又捅什么篓子了,” 自从我认识旺哥以来,其实都没有好好和他聊过,虽然上次经过火爷说和之后,旺哥对我的态度缓和一些,不会再处心积虑地害我,但他和我说话的时候还是一脸不爽, 上次被刘家带人包围,我就给他打过求助电话,结果他直接把我骂了一顿,根本没有管我,这次又被周家堵上,估计结果还是一样,免不了又要被他训斥一番, 也正因为如此,我才不想和他在外面说这件事,省的让兄弟们看见我狼狈的模样,在昏暗的大厅里面,我把大概的情况和旺哥讲了一下,因为我知道旺哥肯定不会管我,所以也没有和他说得太过详细,只说自己准备参加一个月后的比武大会,所以拉着刘鑫到山里训练了一段时间,结果不小心得罪了周家的大少爷周豪,现在他们带人堵上来了,我们正准备布置人手反击, 果不其然,在我讲完之后,旺哥顿时变得非常生气,比上次我给他打电话还要生气,他一个公务人员,竟然也变得十分暴力,伸手狠狠推了我一把,两只眼睛还喷着火,骂道:“王峰,你真是个惹事精啊,上个月才得罪了刘家,这个月又要得罪周家,你干脆把八大家族得罪个遍算了,上次有冯千月救你,我看看这次还有谁来救你,就你还参加比武大会,你上去就被人家给打死了,你这样的人,趁早死了算了,活着也是浪费空气,” 旺哥一边骂,一边伸手推我,足足推了我有七八下,最后仍不解气,还从旁边的桌上拿了个酒杯,狠狠摔在地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旺哥这样的态度,是我早就意料到的,所以我也谈不上失望,但被他推了好几下,我的心中也有点来气,顿时忍不住冲他咆哮:“我又没指望你帮我,你把我骂成这样干嘛,” “帮你,你想得美,我告诉你,我巴不得你早点被人干掉,换条狗来主持大局也比你强,”说完之后,旺哥便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衫,又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才转身朝着酒吧门口走去, 旺哥这话说得实在太过分了,好歹火爷亲自嘱托过他,就是这样对我,如果他不是公务人员,我早就上去一番拳打脚踢了,我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缓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我知道自己不是生闷气的时候,门外还有更强大的敌人等着我去对付, 等我调节的差不多了,才朝着门外走去,走着走着,才发现旺哥还没离开,而是站在玻璃门旁边的隔断处打电话,那地方有点昏暗,所以我一开始没看见他, 现在我一句话都不想和他说,所以假装没看见他,站在原地没动,准备等他出去以后,我再出去, 他打电话的声音,也隐隐约约传了过来, 旺哥的声音低声下气,似乎在求什么人,这也让我挺吃惊的,旺哥还有这么求人的时候,好奇心起,我忍不住往前走了几步,想听听他到底在说些什么东西, “蜘蛛大哥,我这个朋友是真有?烦了,拜托您就想办法从中斡旋一下吧……周家那边,我实在说不上话,只有您老人家的面子才行……大哥,我知道他是小人物,也知道您向来不会为这种小人物出头,可这次能不能看在我老旺的面子上,破一回例,大哥,他不是一般的朋友,虽然他年龄不大,可还是很有能力的,我相信假以时日,他一定可以飞?腾达……大哥,您别挂电话,别……” 可,无论旺哥怎么哀求,蜘蛛显然不想再听下去,最终,旺哥还是叹了口气,无奈地把手机从耳边取了下来,定定地看着已经暗掉的屏幕发呆, 而站在后面的我,则完全呆住了、傻住了,旺哥刚才这是……为我的事,求蜘蛛帮忙么,在他心里,我也算得上是“朋友”,旺哥刚才打电话时的低声下气,若不是我亲眼看在眼里,我简直不敢相信他会这样子做,原来我在旺哥心里,也不是一无是处,其实他也挺看好我的,可为什么刚才又对我放那么狠的话, 就在我发呆的时候,旺哥突然又吐了口气,重新拿起手机开始拨号,我不知道他要打给谁,蜘蛛那边已经行不通了,还有谁能解决这件事么,不过,当电话打通以后,我就知道了他的目的, 他打给了周家家主, 几乎和刚才一样低声下气的语气,自从我认识旺哥以来,真的从未见他这样谄媚过,他小心翼翼地讨好着对方,说道:“周家主,您还记得我吗,我是老旺,咱们上次还一起吃过饭……对对对,就是我,我是蜘蛛的人……对,我有点事找你,是这样的,我有个朋友,叫王峰,和府上的大少爷发生了点矛盾,我看能不能当个和事佬,说和一下这件事情,没有没有,周家主您误会了,不是我们大哥让我打电话给您的……是是是,我们大哥怎么会为这种小人物出头,完全是我自己的主张……周家主,别……” 旺哥的话还没有说完,声音就戛然而止,显然那边已经挂了电话, 旺哥顿时气得不轻,狠狠一拳砸在墙壁之上,骂道:“妈的,不就周家家主,得意什么,还我没资格和你说话,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 但他这话,也只敢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骂骂,很快,他就把情绪缓和下来,又拿起手机开始拨打电话,不是给这个局长打,就是给那个处长打,甚至还找了几个大佬,简直要把好话说尽了,又装孙子又扮小辈,可惜没人愿意踏这趟浑水,一听说是周家和一个无名小辈的事,就纷纷找理由挂了电话, 好几个电话出去都是无功而返,旺哥气得又踢了几下墙壁,骂道:“妈的,平时装的人五人六,一个个称兄道弟,出事了谁都不靠谱,” 但他嘴上虽然这样骂着,手上又老老实实地拨起电话, 看着旺哥一个电话又一个电话的打着,一个孙子又一个孙子的装着,我的心里真是难受极了,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算旺哥是冲着火爷的面子才这么做,可到底还是为了我啊,我又怎能做到真的无动于衷, 突然间,我觉得旺哥也不是那么可恨了,即便他刚才那么狠地骂我,我也都不计较了,就凭他打的这些电话,苦苦求的这些人虽然最后仍旧没有成功,我也不会再埋怨他半个字了, 看他还要再打电话,我终于忍不住出了声,开口叫道:“旺哥,” 旺哥正准备拨下一个号码,听到我的声音突然一愣,再回过头来的时候,已经变成另外一副面孔,嫌弃地说:“你怎么还在这里,我告诉你,别求我啊,我可帮不上你,你刚才不是挺能耐吗,还和我顶嘴,这么有能耐,自己对抗周家去啊……” “旺哥,刚才你打电话,我全听到了,”我气喘吁吁地打断了他的话,眼睛也变得微微有点发红, 旺哥愣住, 旺哥沉?下来, 接着,旺哥又嘟囔着说:“我可不是为了你,我是冲着火爷的面子……” “旺哥,” 我再次打断旺哥的话,并且朝着旺哥走了过去,站在他的面前,坚定地说:“不管你是冲着谁的面子,我都谢谢你了,并会永远记在心里,旺哥,对不住了,这次又给你惹了?烦,但,您别再打电话了,没人愿意得罪周家的,这事既然是我和刘鑫惹出来的,就让我们两个自己去扛吧,” 我的模样无比坚定,声音也充满着豪气,即便是一直满脸嫌弃的旺哥,此时也不免有些动容,他看着我的脸,目光里似乎多了几分欣赏和敬意,但还是叹着气说:“说说话当然简单,可你们拿什么扛呢,银枪周家也不是你们能扛得起的啊,” 银枪周家是省城八大家族之一,也是最古老的家族之一,和金刀王家一样历史悠久,周家有多强,我的心里当然明白,可我现在还有别的选择吗,所以我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道:“不管周家有多强,我都要力抗到底,至少也要让他们后悔曾经惹上了我,” 面对我的豪言,旺哥的目光里再次露出欣赏之色,不知是我的所言打动了他,还是他打了一圈电话,本身就对周家十分不满,所以也豪气地说:“周家想对付你,恐怕也没那么容易,我在省城耕耘这么多年,就算是螳臂当车,也要挡他一回,” 旺哥在省城的关系网虽然还行,但要对付周家这种庞然大物,显然还是不太够的,否则刚才他就不会低声下气地打那么多电话了,所以他到底想干些什么,我也非常好奇,就询问了一下, 结果旺哥一摆手,说道:“这你就不用管了,反正我会帮你,你先出去吧,” 我还是有点不太放心,担心旺哥真的螳臂当车,最后没有挡住周家不说,还把自己多年来的积累搭进去了,我还想再多问几句,但这时候,玻璃门突然被人推开,刘鑫面色严肃地走了进来,冲我说道:“王峰,周家的人围上来了,还给咱们送上来一封信,” 来了,, 这么快的速度,, 我的心中吃了一惊,之前我还想着,等我们的人聚齐了,就从某个薄弱的路口闯出去,先把周家的包围圈破开再说,但没想到这么一会儿功夫,周家的人就围上来了,好可怕的调动能力,好惊人的行动能力, 我从刘鑫手里接过信来打开,上面有几个歪歪扭扭的打字:今天晚上,取尔等狗命, 落款是周豪, 看来,周家今晚是势在必得,我没时间再和旺哥说话,匆匆对他说了一句“旺哥,这里危险,您先撤吧”之后,便急匆匆和刘鑫一起来到酒吧外面, 酒吧外面的空地上,我们的人基本上都到齐了,乌怏怏的一大堆,拿各式各样家伙的人都有,刚才我和旺哥在里面说话的时候,刘鑫也在外面和大家解释了来龙去脉,所以都知道我们今晚对付的人是省城八大家族之一的银枪周家, 我们在周家面前,力量当然十分微小,就算不至于是蚍蜉,也和杂草差不了多少,但,经历过上次刘家的事情以后,大家心里其实都憋着一腔火焰,那一次,我当众被刘公子和月光殴打,受尽了耻辱和折磨,却意外地使得大家更加团结, 尤其是在刘鑫他们那帮武馆汉子的带领之下,众人的士气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顶峰,一个个的脸上都充满豪气,要和如同庞然大物的周家拼上一次, 这是我理想中的状态,在我看来人数未必需要多少,关键还是要看大家是否有颗团结的心,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就算我们今天注定要败,也要败得坦坦荡荡,败得荡气回肠,败得让周家胆战心惊,后悔今天来这一遭, 在我和刘鑫出现在大家面前之后,本来嘈杂不已的众人立刻安静下来,目光齐刷刷地看向我们两个,我和刘鑫慢慢从人群中走出,最终来到队伍的最前方,然后看向道路两边, 正如刘鑫所说,周家的人已经围上来了,整条马路之上,已经一辆多余的车,一个多余的人都没有,有的只是从两边慢慢走过来的人群,犹如大军压境一样,气势万千, 他们身上,统一穿着白色的着装,是那种常见的武馆练功服,身为古老家族的银枪周家,有这样统一的着装其实并不稀奇,只是他们的人数实在太过繁多,粗看上去至少有两三百个,在街边路灯的照耀之下,犹如一条条银色的河,缓缓朝这边涌动过来, 更令人惊奇的是,他们的脊背之上,还统一负着一支银色的长枪,这种长枪,就是银枪周家的身份象征,就和金刀王家的金刀一样,只有自己家族的人才会使用, 在现代社会发展的今天,其实用这种武器的人已经很少,平时道上的人打架,就算不用枪械,也是用砍刀、刮刀、钢管、链子锁等物,只有周家这种古老的家族,自恃身份高贵,也为了将家族传承下去,才会固执使用用这种古老的武器, 但不得不说,在这个本来平淡无奇的普通夜晚,这样一大帮身负长枪的白衣汉子突然整齐地出现,还是相当有威慑力和震撼力的,他们一语不发,面色严肃,步伐也很缓慢,一点一点逼近我们,使得整个场面更加诡异, 不禁让我想起在罗城的时候,我和我舅舅对战宋光头的那次,我舅舅也是带了一大帮身穿白色衣服的汉子,只是那次,我舅舅那帮人穿得是真正的出殡服装,而周家的人则是专用的练功服,但在夜幕重重之中,看上去竟然也差不多, 他们是来给我送葬的么, 本来繁华的街道,因为他们的出现,变得寂静无声;本来炎热的夏夜,也因为他们的出现,变得阴气森森, 我们的人,本来是豪气十足的,他们都是铁打的汉子,血性十足,跟人打架绝不会怕,但,因为这个场面实在太过诡异,随着周家的人越来越近,我们这边有不少兄弟都开始淌出冷汗, 就连刘鑫,都微微皱着眉头,说道:“周家的人想干什么,要打就赶紧打,整这些东西什么意思,” 而我,因为早前经历过这种事情,所以反而没有多大的心理压力,轻描淡写地说:“没事,就是故意吓唬咱们而已,想在战斗之前,就让咱们的精神崩溃,周家这种古老家族,诡招实在太多,” 当初我舅舅布置那么大阵仗,又是穿殡葬服又是洒纸钱的,就是为了击溃宋光头的心理防线,从而将其一举打碎,所以我对这招还算熟悉, 我说过了,我来省城一无所有,有的就是以往的经验, “那怎么办,” 刘鑫低声问着我,同时眼睛瞄着我们四周的兄弟,和我说的一模一样,好多兄弟已经怕了,士气也如退落的潮水,一点一点消退, 我微微皱眉,在刘鑫耳边说了几句话, 刘鑫听过之后点头,又转头去吩咐其他几个兄弟,那几个兄弟听了过后,立刻转身进入酒吧之中,而我依然站在众人身前,面色淡然地看着左右渐渐逼进的白色人群, 周家的人行走速度依然很慢,像是步履不便的僵尸,一步步地走过来,渐渐朝着我们这边合拢,头顶的月亮突然被乌云遮住,整个天地都暗了几分,好在还有街边昏暗的路灯,但是现场的气氛更加诡异,我们这边的人心也更加慌乱,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响起一点杂乱的声音,之前进入酒吧的那几个兄弟出来了,他们手忙脚乱地忙活着什么,将一个挺大的?色音箱拖了出来,喇叭正对着街道之上, 在我的点头示意之下,他们按下了音箱后面的播放键, 顿时,一阵激昂的音乐从音箱中飘出, 一段欢乐的前奏过后,一首欢快的歌曲顿时响彻整条街道: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甜甜的欢腾……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打开了家门咱迎春风…… 酒吧最不缺的就是这种重量级的大号音箱,这一放歌,整条街道都被震撼,震耳欲聋的歌曲瞬间传遍每个角落,而,刚才还充斥着阴气森森的街道,自从这支《今天是个好日子》的歌曲出来之后,所有被刻意营造出的诡异气氛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这首歌的曲调热闹,歌词欢快,就好像真的过年一样,到处都挂满了红灯笼,在这首歌的衬托之下,那些身穿白衣、一言不发的周家众人,反而像个笑话一样,当即站也不是、走也不是,各个面面相觑,十分尴尬, 看着他们尴尬的模样,我们这边则充满了欢声笑语,刚才还冷汗直冒的众人,现在都眉开眼笑起来,身心和精神都得到了极大的放松, “哎呦,这歌好听,搞得我情不自禁地想跳舞啦,” 也是为了故意气周家众人,刘鑫直接跳到人群前面,在众人面前扭起了秧歌,别说,还挺像那么回事的,感觉刘鑫应该专门练过,再给他发个大花袄子和大红扇子,就能去唱二人转了, “王峰,来啊,一起跳,”刘鑫冲我招着手,这小子实在是个活宝, 我苦笑地冲他摇头, 因为我知道,这样只是一时破了周家的诡计,接下来显然还有更加猛烈的报复,所以我哪有心情陪着刘鑫一起胡闹, 就在众人沉浸在一片欢声笑语中的时候,我的眼睛始终观察着街道两边,因为我知道周豪肯定还有后招,突然,我的眼睛瞪大,瞳孔也疾速收缩,我猛地上前一拉刘鑫,大叫了一声:“小心,” 在我把刘鑫拉开的同时,一支凌厉的长枪便从我俩身前迅猛划过,“咣”的一声扎进我们身后的?色音箱里面…… 而且不偏不倚,恰好把喇叭给毁坏了,随着歌曲的戛然而止,整条街道再次陷入一片诡异的寂静之中,

上一篇   372 危机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