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0 爆裂的疼痛 - 少年王

370 爆裂的疼痛

刘鑫本来是很开心的,这种救人的戏码完全满足他的虚荣心,就像当初只职校的天台顶上救了我和冯千月一样,听着一声又一声的感谢,刘鑫简直快美到天上去了,甚至还得意地哼着歌, 但是就一瞬间,刘鑫的脸色突然变得十分惊愕,声音里也充满了惊慌,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与此同时,我也听到身后传来呼呼的风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朝我扑了过来, 我以为是银枪周家的人去而复返,又搞什么偷袭,所以本能地侧身避开,就见一柄大刀几乎贴着我的脸颊滑下,我的头发还被削下来几根,如果我再躲得晚点,这条命估计就没有了, 而且这刀,竟然还泛着金光, 我吃了一惊,转头一看,发现持刀的人竟是王公子,王公子伤痕累累,肩膀、胸前都有大片血迹,竟然还有力气来搞偷袭,实在让人匪夷所思,而且他面目狰狞、咬牙切齿,眼睛里也泛着红光,好像有多恨我似的,上来就想要我的命,可我明明刚救了他啊,难道这小子犯了什么精神病, 因为这情况实在有点离奇,让我丈二摸不着头脑,完全不知道王公子这是什么意思,所以当场有点愣神,以至于王公子劈过来第二刀的时候,我还在思忖这家伙到底怎么回事, “王峰,小心,” 身后再次响起刘鑫的声音,接着刘鑫如一阵风般窜过来,不等王公子的金刀劈下,就狠狠一脚踢在王公子的胸口,直接把他踢得倒飞出去,接着,刘鑫已经扑了上去,先是骑在王公子的身上,又双手掐住王公子的喉咙,恶狠狠道:“你他妈到底什么意思,恩将仇报,嗯,” 看到刘鑫制住王公子,我本能地又回头看了那几个重伤的金刀汉子一眼,发现他们同样一脸惊愕,显然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也没有和王公子一起串通来做这件事情, 这时,我才放心地走了过去, 王公子仰躺在地,被刘鑫掐着喉咙,一张脸已经胀的紫红,但是依旧咬牙切齿、目露凶光,似乎把我们当成了什么要命的敌人,我摆摆手,刘鑫便把手松开了,我蹲在地上,皱着眉问王公子:“你什么意思,” 王公子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咬牙切齿地说:“我父亲不可能派暗使来保护我,你们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 “这就是你要杀我的理由,” 我没好气地说:“就算你猜出我们不是暗使,可你什么都没弄清楚,就在背后对我下刀,你他妈是个爷们吗,老子可是刚救了你啊,” 我越说越气,直接往王公子身上重重踢了一脚,还骂了声去你妈的,老子真是瞎眼了救你这种王八蛋,这一踢,就如同捅了马蜂窝,那帮重伤倒地的金刀汉子又嚷嚷起来,叫着少主、少主,还往我们这边爬,我一回头,指着他们恶狠狠道:“都给老子站住,不然我现在就把你们少主杀了,” 好歹我也是做惯了老大的人,手上更是有好几条人命,所以这一瞬间,浑身的气势都爆发出来,怎么看也不像是个普通的驴友了,那帮金刀汉子顿时被我吓坏,趴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了, 而刘鑫也是来气,从来没经历过救了别人,反而还被人偷袭的事,这王公子实在太恶劣了,刘鑫直接甩手在王公子脸上甩了几个大耳刮子,站起身来就对我说:“王峰,咱们走,” 我和刘鑫都是骨子里很傲的那种人,所以肯定不会受这份窝囊气,揍完王公子以后,直接转身就走,不再搭理他了,就当是踩了一脚牛粪吧,往前走了几步,我又回头看了一眼,王公子呆呆地坐在原地,显然是被刘鑫刚才那几个耳光给打懵了,估计长这么大虽然也受过伤,但还没被人扇过耳光, 看他那副模样,我的心中又生厌烦,直接说道:“我们确实不是你父亲派来的暗使,可那是为了不让周豪起疑,毕竟我们是小人物,既想救你,又不想得罪周家,但我们刚救了你,你不问青红皂白,就在背后偷袭我,现在老子恶心透了,真他妈后悔刚才救你,” 狠狠地骂完之后,我和刘鑫才继续往前走去,一脸懵逼的王公子和那几个重伤的金刀汉子则留在现场,我和刘鑫一边往前走一边骂着王公子,说他就是个白眼狼、缺心眼,怪不得放着家族那么好的环境不呆,非要跑到老林子里练功,还往外放信号弹,活该会被周家的人围攻,刚才就不该救他,比武大会之上还能少个劲敌, 骂得过瘾之后,我们又跳到附近的河里洗了个澡,把浑身上下的污渍洗了个干净, 我们一边洗澡,还一边总结刚才的战斗,我说我以为练了龙脉图后,实力突飞猛进,肯定能在比武大会之上大放异彩了,没想到今天见到他们大家族出来的子弟,才知道自己和他们仍有一段距离, 之前我和周豪战斗,刘鑫也是亲眼看到了的,所以知道我说的没错,刘鑫问我:“龙脉图,你冲到第几个穴位了,” 龙脉图上,一共标识着四五十个穴位,将这些穴位全部连起,从肩膀到小腿,就是一条完整的龙,现在的我,冲到第十五个了,完成了三分之一,表面上看进度好像挺快,但是明显感到后继乏力,而且是越往后面越困难,就跟打网游似的,级别越高升级越困难,感觉特别的坑人, 尤其是第十六个穴位,位于胸口的灵虚穴,每次我试图引导“蚯蚓”冲向它的时候,都疼得我生不如死,就跟被枪打中似的,根本不是人力能够承受的疼痛, 刘鑫也见过我冲刺灵虚穴的疼痛,当时的我满地打滚,把他都吓得不轻,可比武大会还有一个月就要召开,如果不能取得亮眼的成绩,就无法顺利实施我们的计划,我思忖着说:“这几天我再试试,看能不能冲刺过去,” 洗完澡后,我们就穿了衣服继续赶路,花了好几个小时的时间,终于回到我们之前所呆的山坡上,依然有阵阵花香,帐篷也完好无损,那几个匪徒解决掉了,整片山林恢复了往日的安静,我们也能继续安心地练功了, 照例,我还是先热了一圈的身,接着又引导“蚯蚓”来到肩膀处的云门穴,然后一个个往下冲着,刘鑫坐在我的旁边,紧张地陪伴着我,随着一个个穴位的深入,疼痛感也越来越烈,刚开始像针扎,后来又像火烧,好不容易才通过了第十五个穴位, 我深吸了口气,调集已经变得纤细的蚯蚓,准备往第十六个穴位,位于胸口的灵虚穴冲刺,结果刚有一点点气息进入灵虚穴,那种熟悉的爆裂疼痛感又回来了,仿佛当胸被人打了一枪似的,顿时疼的我“嗷”一声惨叫出来, 旁边的刘鑫紧张坏了,不停地问我怎么样了,还说不行就放弃吧, 但我哪能放弃,一想到自己和那些大家族子弟的差距,一想到我舅舅还在李皇帝手中没有救出,我就咬牙继续往前冲着,但这疼痛感实在太剧烈了,随着我持续将“蚯蚓”引入,就如同被人打了一枪又一枪,最终疼得我忍无可忍,我的身子一歪,咆哮着、嘶嚎着,在地上滚来滚去, “王峰,放弃吧,放弃吧,” 刘鑫大叫着,双手按着我的身体,声音变得颤抖而恐慌, “不,不……” 我疼得满地打滚,疼得嘶嚎惨叫,但我始终没有放弃,我的心中有着坚定的信念,今天一定要把这个灵虚穴给破了,但事与愿违,最终我还是没能熬过疼痛,直接昏了过去……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我在帐篷里面躺着,看到刘鑫正在外面生活做饭,有米粥的清香味道飘进,看着刘鑫忙活的模样,我又忍不住在想,如果是个妹子陪我多好,唉…… 胸前的疼痛并未完全消散,犹如被子弹打过一样,仍旧隐隐发疼,我知道,昨天还是失败了,我捂着胸口坐起,意识到自己的状态不是很好,炎炎夏日手脚竟然无比冰凉, 练个功,几乎要把自己的身体毁了,这龙脉图未免也太难练了…… 我轻轻地咳了几声,刘鑫听到了声音,回头说道:“再等会儿啊,饭马上就做好了,” 我嗯了一声,坐在帐篷里休息着,又忍不住想要练下龙脉之力,刘鑫听到了一些动静,回头说道:“你可别乱来了啊,先把身体养好再说,而且我觉得你已经够强了,” 我没说话,因为我知道我还不够,我必须要变得更强才行…… 刘鑫依旧在外面忙活着,不断往火炉里添着柴,同时还切着几个土豆,准备炒盘土豆丝出来,但他忙着忙着,突然又不忙了,浑身一动不动,眼睛直视某个方向, 我意识到出了什么问题,立刻问他怎么回事, “有人来了,”刘鑫低声说道, 我一听,立刻钻出帐篷……

上一篇   369 联手,战

下一篇   371 滚,都给我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