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 早说了,你不行 - 少年王

361 早说了,你不行

今夜,本来是我们的庆功夜,所有人都高高兴兴的,却偏偏有人来打扰了我们的兴致,而且出动的人还非常多,把我们的饭店都包围了,显然,对方就是想趁我们都在的时候,将我们给一网打尽, 什么人,这么嚣张, 就在我一头雾水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的熟悉骂声,让我立刻明白过来,是刘公子, 之前在冯家的时候,疯牛就警告过我,说刘公子可能会找我?烦,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刘公子是冯天道看中的乘龙快婿,家庭背景肯定很不普通,一般情况下我是不愿意得罪他的,但是对方既然找上门来,那我也没有退缩的道理,所以立刻站了起来, 看我站起来后,众人也纷纷站了起来,刘鑫这帮兄弟都是很有血性的汉子,无论对方什么来头都敢拼上一拼,所以我的心里也稍稍安定一些,坐在我旁边的刘鑫问我怎么回事,我说上次在冯家找过我?烦的那个刘公子,来了, 之前我和刘鑫说过这个刘公子的事,刘鑫一听,便扶着桌子勉强站了起来,咬着牙说:“这王八蛋,还找上门来了,我和你一起出去,” 我摇摇头,说你现在伤还没好,不太适合跟人打架,还是先歇着吧, 说完,我便让人把刘鑫送到楼上的包间里,准备等事情解决以后再接他下来,刘鑫也知道自己留下来是个累赘,所以并没拒绝,只是嘱咐我要小心,便跟着人上楼去了, 我刚才说起“刘公子”这三个字,好多人都听见了,蚊子走过来说:“峰哥,哪个刘公子啊,” 我想了想,说他的名字叫刘璨君,他爸好像叫刘德全,你知道吗, 相比于老家罗城的我,以及刘鑫那帮初从乡下武馆过来的汉子,蚊子他们显然要比我们更加了解省城的形势和情况,在我说出“刘璨君”和“刘德全”这两个名字之后,好多人的面色都立刻变了,眼睛里露出惊慌、惊恐的神色,虽然他们还没说出这两人的来头,可我已经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我问蚊子,到底怎么回事, 蚊子的脸色已经变得煞白,额头上也有冷汗滴下,哆嗦着说:“刘,刘德全,是省城刘家的家主啊,峰哥,刘家是省城八大家族之一,势力很大,你是怎么得罪上他们的,咱们和刘家对上,可是一点胜算都没有啊,为今之计,只有把冯小叫过来,冯家同样贵为八大家族之一,冯小姐从中斡旋的话才有避免这场灾祸的可能,” 我对省城的情况虽然不太了解,可也听说过八大家族的名字,在省城的地下世界,除去各类零散势力之外,号称“八家一皇”的势力处于顶端,八家一皇,就是八大家族外加一个李皇帝,他们牢牢把控着省城绝大部分的地下势力(龙华集团的龙玉华不算地下世界的人,虽然他旗下也有不少高手,但是一般并不搀和道上的事),常人想要挑战他们的威严,简直难如登天, 在冯家初见刘公子的时候,我就猜到他的家庭背景肯定不一般,但以为他是官家的人或是什么大富之家,并没想到他也是八大家族的人,冯天道想把女儿嫁给刘公子,这是要和刘家进行联姻,达到强强联合的目的啊,确实要比嫁给我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罗城老大可强多了, 在蚊子一语道破刘公子的身份之后,我们聚餐的大厅里面立刻响起一片的嗡嗡之声, “刚走了一个冯家,怎么又来了一个刘家,” “我就不明白了,咱们的势力又没多大,这些大家族为什么老盯着咱们不放,” “蚊子说的没错,咱们和刘家对上只有死路一条,还是赶紧把冯小姐请过来才行……” 一股恐慌的情绪在大厅之中弥漫开来,毕竟我们前段时间才刚被冯家打的抱头鼠窜,每一个人都知道省城这种大家族的可怕,现在突然又被所谓的刘家包围,也难怪大家会这么紧张了,即便是刘鑫那帮武馆出来的汉子,他们已经比普通混子更有血性了,可在听过蚊子的介绍之后,也对刘家产生了一些畏惧心理,各个都处在一种焦灼的状态之中, 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自然把希望放到了冯千月的身上,冯千月是冯家的大小姐,如果出来说句话,效果肯定不一样,他们知道我和冯千月的关系,也知道上次我们遭到冯家屠戮之后,就是我亲自到冯家去讲清楚了误会,所以现在又个个把目光对准了我,希望我能给冯千月打个电话,再度摆平眼前的危机,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冯千月现在还在关禁闭中,电话根本联系不上;而冯家,就更指望不上了,我再三拒绝冯家的拉拢,已经让冯家很恼火了,怎么可能会管我这破事,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门外的谩骂声依旧不停,而且刘公子还带动了很多人一起骂我,一众排山倒海、震天撼地的“王峰,滚出来”不绝于耳,似乎不把我逼出去就不算完, 以刘公子的背景,直接带人打进来,扫平这家饭店也没事,但他并没有这么干,显然就是想在众人面前侮辱我、羞辱我,我猜,他不光是想报上次被我踹了一脚的仇,更是因为敏感地察觉到了我和冯千月不一般的关系,所以才来打压我的, 我摆了摆手,让大家都安静下来以后,我便把手机拿了出来,我没有打给冯千月,因为我知道打不通,我打给的是旺哥,旺哥是我的靠山,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我也只能打给他了,看他有没有办法解决, 电话拨通之后,我便把现在的情况和他说了一下,结果旺哥一听就火了,发着怒说:“王峰,你怎么又得罪了刘家,你也太能惹?烦了吧,你以为我是神仙吗,什么?烦都能解决,我坦白告诉你,刘家的事我处理不了,所以你不用再找我了,你就是告到火爷那里,我也是这一句话,” 说完,旺哥就把电话给挂掉了, 而我看着手机,??发呆, 旺哥解决不了刘公子的事,这是我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的,旺哥的能量虽然不小,但还够不着“八家一皇”那去,所以不是他不肯帮我,是他真的无能为力, 现在除非蜘蛛亲自出马,否则谁都救不了我, 而我,偏偏和蜘蛛一点关系都没有, 刚才和旺哥打电话时,旺哥的骂声很大,大厅里不少人都听到了,我抬头看着大厅里面众人错愕的脸,沉声说道:“冯小姐暂时联系不上,旺哥那边也指望不上……不过大家放心,这是我和刘公子的私人恩怨,只要我一个人走出去,他是不会为难大家的,所以,大家在这里呆着就好,我一个人出去会他,” 和冯家一样,刘家肯定也看不上我们这点地盘,来找我们无非是为了泄愤,而冯家针对的是我们所有人,刘公子只针对我一个人,所以我敢打包票,只要我一个人出去,我的众多兄弟就不会有事, 在我说完这一句话之后,众人都愣住了,各个大眼瞪小眼,但在短暂的沉?过后,很快有人说道:“峰哥,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们是你的兄弟,当然有难要一起扛,这刘家虽然很难对付,但我们也不会退缩的,” 说话的是刘鑫他们武馆的一个兄弟,他们这帮汉子就是这样,害怕是会害怕,但是不会退缩,否则也不会到省城来了,就包括之前对抗冯家,其实他们也曾经反抗过,只是我和刘鑫考虑到冯家的可怕,才让他们撤退躲起来的, 在这个兄弟说话之后,立刻又有好几个人响应起来,都是他们武馆的汉子,人是有从众心理的,一般人很容易被现场的气氛带动,所以响应的人就越来越多,连那些普通的兄弟也附和起来,慢慢也形成了极其庞大的声势,将外面的声音都覆盖住了, 看着众人坚定的面庞、不屈的眼神、高昂的士气,我的心里不可能一点触动都没有,我觉得我来省城最大的收获,就是这帮充斥着血性的汉子,这让我回想起罗城的日子,那时候的我们也是如此团结, 但,不管他们如何叫喊,也改变不了我心中的意志,我深知拉起这支队伍不容易,并不愿意让他们轻易涉险,去和刘家这样的庞然大物相斗,而且,我和刘公子的仇恨并没多深,他只是想打压一下我而已,又不至于把我杀了,如果真的带人出去打架的话,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所以我还是想独自承担这件事情, 我的手往下压了压,等众人安静下来以后,我便说道:“谢谢大家的心意,不过我已经说过了,这件事我一个人解决,你们在这呆着就好,” 看着众人露出不情愿的神色,我立刻板起脸来,严厉地说:“这是命令,谁也不许违背,” 这一刹那,我浑身的气势散出,这不是我第一次当老大,比这更多的人我都带过,震住他们不是问题,在他们都安静下来以后,我便转身朝着饭店门口走去, 身后响起一些零散的脚步声,还是有人跟了过来,我回过头去,冲着那几个人吼道:“是不是不听我话,,” 他们被我威严的气势所慑,立刻站住不敢动了,而我,则再次转过身去,带着一身势不可挡的勇气,大步朝着饭店门口走去,在这期间,外面的骂声依旧整齐划一、排山倒海, 王峰,滚出来;王峰,滚出来;王峰,滚出来…… 我推开大门,走了出去, 饭店门外是一片空地,本来是停车的地方,现在站满了手持棍棒的汉子,密密??、摩肩接踵,少说也有二百来人,看到这么多人,我就明白,即便我们的人都出来,也未必就是他们的对手, 而在这些人的前面,站着一个衣着时尚的英俊青年,正是上次在冯家见过的刘璨君,刘公子, 在我现身之后,刘公子立刻将手举到空中,那些齐声大叫“王峰,滚出来”的汉子们,便迅速停止了声音,纪律严明的犹如一支军队,刚才还排山倒海的声音,一刹那便消失的干干净净,现场的二百多人沉?不语,安静到甚至显得有些诡异, 这间本应门庭若市的饭店,此刻也一个闲杂人等都没有,就算有也远远地避开了,在很远的地方看着热闹,看我走出,刘公子的脸上抹出一丝笑意,阴沉地说:“没想到啊,你竟然还有胆子出来……不过,你那帮兄弟呢,你不是个小老大吗,怎么就你一个人出来了,不会是被我的名字给吓到了吧,” 这刘公子也真会给自己的脸上贴金,其实大家要怕也怕的是他背后的刘家,跟他这个人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当然,我也不会当众嘲讽他的,所以直接开口说道:“这是我和你之间的矛盾,咱们两个解决就好,本就不该牵扯我的兄弟,也没必要牵扯你们刘家,不过,你要叫人过来我也拦不住,我现在已经站在这里,随你怎样处置吧,” 说完,我便坦然朝着刘公子走了过去,无非就是挨一顿打而已,难不成他还把我杀了, 看我走过来,刘公子却摇着头说:“不不不,只有你一个人是不够的,你还是把你的兄弟们都叫出来吧,不然我叫这么多人过来不是白白浪费感情,” 我当然不会遂了刘公子的心意,我直接走到他的面前,直视着他的目光,铿锵有力地说:“我说过了,这是我一个人的事,和我的兄弟无关,你针对我就好了,” “你他妈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和我这么说话,,” 我的话语反而激起了刘公子的怒火,他猛地抬起脚来踹到我肚子上,说句实话,刘公子虽然出身大家族,但他本身是真没什么实力,这一脚踹得也软绵绵的,根本对我造不成丝毫伤害,也不能让我后退半步, 但,为了让他解恨,也为了能让这一页迅速翻过去,我假装不敌的样子,连连后退数步,然后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捂着肚子佯装很痛的样子,甚至还轻轻叫了几声, 丢人是丢人了点,可为了度过这场危机,这点耻辱我还是能忍受的, 按理来说,我在冯家踹了刘公子一脚,刘公子现在也踹了我一脚,一脚还一脚,这事就算完了,但,刘公子带这么多人过来,就绝不是只为了踹我这一脚的, 在我坐倒在地之后,刘公子又像疯了一样地冲过来,冲着我就是一番拳打脚踢,还是那句话,他的四肢再没力、再柔软,也好歹是个男人,打在身上就不可能不疼,可我也只能抱着自己的头,将身子缩成一团,??忍受着刘公子的殴打, 虽然我的实力要远胜过刘公子,虽然我随随便便就能将这家伙打飞,可是没有办法,我惹不起他背后的刘家,更不愿意让我辛辛苦苦积累起的势力一夜崩塌,所以我只有忍耐, 记得很早很早以前,我还能任性几回,憋不住自己的暴脾气,暴打那些强过我很多的人,我甚至敢指着宋光头的鼻子骂他,我怕什么啊,反正有我舅舅给我撑腰,出什么事也有我舅舅给我擦屁股, 但是现在不行了,我的背后没人站着,没人在我出事之后帮我处理,所以我一次都不敢倒下,一次都不敢任性,我必须每一步都小心翼翼,每一步都竭尽全力,没有人再护着我了, 四周依然一片安静,刘公子带来的那些汉子??地看着我,没有人对我报以同情,每一个人的眼神里都露出轻蔑和不屑,毕竟在他们眼里,我只是个不入流的老大,竟然敢招惹刘家的刘公子,活该被打成这样, 我本来是无所谓的,想着自己迟早有天会强大起来,到时候让刘公子跪在我的面前叫我爸爸,可,当我透过刘公子的拳脚,看到我的那些兄弟,都趴在饭店里面的窗户上,层层叠叠、一排又一排,瞪大了眼睛看我时,我的心一下就碎掉了,一直故作的坚强也在此刻彻底崩塌, 没有什么,比在自己兄弟面前被打更丢人、更耻辱了吧, 我看到他们有的人眼睛红了,有的人拳头握得很紧,有的人似乎忍耐不住想要出来,但我冲他们摇着头,用眼神暗示他们我没有事,希望他们千万不要冲动…… 不知打了多久,刘公子终于停下手来,不是我被打的不行了,而是因为他实在打不动了,这个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就是打人也打不出什么气候来,他气喘吁吁地蹲下身子,用手抓着我的领子说道:“王峰,你服不服,” “服,”我立刻说道, 我人都被打成这样,还有什么好不服气的, “嘿,你不用在这给我上眼药,我知道你不服气,” 刘公子笑了起来,用手指着饭店那边说道:“里面的人都是你兄弟吧,我看到他们一个个都挺愤怒呐,正好,我带这么多人过来,也不是为了让他们站站街的,不如大家练练,” “别……” 我立刻抓住刘公子的胳膊,说道:“刘公子,一人做事一人当,和我兄弟真没什么关系,” “哈,” 刘公子又笑了一声,甩开我的手站了起来,说道:“看不出来,你这个老大还挺仁义,不过我跟你说,一点用都没有,对了,你不是很能打吗,连冯叔叔都夸你,这样,你跟我手下打一场,你要赢了,今天这事就此揭过,但你要是输了,你那帮兄弟也跟着一起遭殃,怎么样,够公平吧,” “够,” 我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自己酸?的手脚,说行,来吧, 看我答应,刘公子的脸上再次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就好像什么阴谋得逞一样,接着,刘公子便回过头去,指着人群中某个位置说道:“月光,你出来和他较量一下,” 人群中,一个肤色很白的年轻人走出,看着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他能被刘公子叫出来,想必实力肯定不低,但他和普通混子不同的是,他身上竟然一点杀气都没有,感觉很普通、很平淡,似乎人畜无害,和他的名字一样,像天上的月光一样柔和, 啪嗒一下,刘公子突然点了支烟,叼在自己嘴里, “介绍一下,” 刘公子气定神闲地冲着我说:“这是月光,我们刘家年轻一代人中最出类拔萃的佼佼者,他将会代表我们刘家出战三个月后的比武大会……哦,和你说这些也没什么用,像你这种小角色,又怎么会去参加比武大会呢,哈哈哈哈……” 刘公子自以为讲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自顾自乐了起来,但我并没跟着他乐,也没搭理他的嘲讽,而是仔细观察着面前的月光,而月光,也正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在动手之前观察敌人,这是作为动物的本能, 我很确定月光是个高手,可是不知怎么回事,我竟一点都看不透他,难道他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我的想像,不管怎样,此战都关系到我和我一干兄弟们的安全,我必须全力以赴,也必须打起十二万分的精力, 我??攥紧了拳头,也仔细观察着他的动作, “好了月光,上吧,”刘公子笑够了,突然开口说道, 月光却摇了摇头,说道:“算了,我不上了,” 在这种时刻,月光却主动休战,这让我觉得十分诧异,刘公子也很惊讶,问:“为什么啊,月光,” 月光还是轻轻摇头,用手指着我说:“这家伙太弱了,根本不配做我的对手,” “哈哈哈哈……” 刘公子再度大笑起来:“说的好啊,月光,那就让我看看,你能在几秒之内干掉他吧,” 而我,也同样被月光这句充满轻蔑的话给激怒了,好歹我也是经过几大高手训练过的,就算本事不怎么厉害,也不至于连和他交手的资格都没有吧,看着月光摇头叹气的模样,我心中的怒火瞬间被点燃了,脚下一点,便朝他奔了过去, 我的速度很快,如同一只灵活的猎豹,刘公子刚才那番拳打脚踢,对我根本没有一点影响,仍旧可以发挥出自己的最强战力,凭借站桩、走桩出来的飘逸步法,很快我冲到月光身前,举拳就朝他那张充满傲慢的脸砸了过去, 而月光,自始至终都一动不动,眼神中依然是满满的轻蔑和鄙视,仿佛在他眼里,我就是个耍杂技的可笑猴子而已, 就在我的拳头快要触碰到他的脸颊时,月光的身子突然一闪,仿佛真的如同一道月光,轻飘飘就避开了我的拳头,接着,他便绕到了我的侧面,手中也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柄小小的刀片, 月光一照,寒光闪现, “唰”的一声,我的腰间泛起一阵凉意, 我站着没动,有风吹过, 而月光,已经到了我的身后,轻轻叹着气说:“早说了你不行,你怎么还不信呢,”

上一篇   360 给我滚出来

下一篇   362 冯千月和疯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