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5 事了拂衣去 - 少年王

355 事了拂衣去

刘鑫的这个电话顿时一个激灵,看来我的预感还是没有错的,可是,冯家的人已经撤退,我们那里又能出什么事呢,难道是刘公子,已经开始布置人手找我麻烦, 不可能啊,刘公子就算有心和我做对,速度也不至于这么快的,那是怎么回事,我立刻询问刘鑫,刘鑫让我回来再说,电话里不太方便,我把电话挂了之后,便加紧油门往城区的方向赶, 本来,今天和冯天道把误会解释清楚,说服他将人手撤退,还和冯千月见了一面,算是挺完美挺开心的一天,结果临了却又有事了,让我心里特别的不舒服, 郝莹莹也看出我有事了,到城区后便主动提出下车,说自己打车回学校就好,我也没说什么,便在路边放她下车,郝莹莹推开车门,又回头说:“对了王峰,期末考试快要到了,如果你有需要辅导的地方,可以随时过来找我,” 我点点头,说好,谢谢, 我坐在车里,看着郝莹莹在路边打到车子,这才朝着另外一个方向驶去,郝莹莹是个真诚善良的女孩,从来都不给我添任何麻烦,甚至时不时地还能帮我的忙,我真的特别感激能有这样一个朋友, 我开车来到薛神医的诊所,门口零零星星站着一些兄弟,身上竟然都有些伤,看样子确实是出事情了,我立刻走了进去,来到刘鑫休息的房间,刘鑫看我进来,还想挣扎着坐起, 我立刻上去按住他的肩膀,让他重新躺好,问他到底怎么回事,冯家的人不是已经撤退了吗, 刘鑫告诉我说,冯家的人是撤退了,可是大板鸡又冒出来了,趁着我们这边元气大伤,又打伤了我们不少兄弟,占下了我们不少地盘, “这个王八蛋,趁火打劫啊,”刘鑫红着眼睛,气得都咳嗽起来,要不是他重伤在身,估计就要亲自去揍大板鸡了, “大板鸡”是我们这的方言,有点类似于东北“虎逼”的意思,意指这人特别鲁莽、莽撞、直愣,但刘鑫说的大板鸡,是个人,这人我也知道,手下兄弟有七八十人,和我们这边实力相当,而且地盘也相距不远,就隔着一条街, 以前野狐在的时候,曾经将大板鸡定为下个目标,准备干完王老六以后就干大板鸡,当然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先后经过内讧和冯家侵略之后,元气伤的不是一点半点, 现在冯家刚刚撤退,大板鸡看到有利可图,立刻趁虚而入、趁火打劫,把冯家刚刚让出来的地盘又给占了,还打伤了我们不少兄弟,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这大板鸡出来的还真是时候, 这麻烦,也是一波接着一波, 刘鑫红着眼睛,怒吼着说道:“要不是咱们元气大伤,大板鸡有什么本事能抢咱们的地盘,,” 这个确实,野狐和西装男两大高手虽然挂了,但刘鑫这帮人的总体实力还是挺强的,出身武馆的他们,对付一般小混混还是不成问题的,也就是被冯家插了一杠子,否则大板鸡真不是我们的对手,更不敢轻易冒犯我们, 但是再抱怨、再叫苦也没用,大板鸡就是干出这件事了,而且他也知道我们下一步的目标,所以才趁这个机会先下手为强,站在他的立场,这么干肯定是没问题的,否则再等我们恢复元气,他肯定要玩完,和之前的王老六一样,大板鸡主动出击,一定程度上是为了自保,因为最近我们这帮人的名气越来越大了,在附近一带如同一头刚下山的猛虎,谁也担心伤着自己, 总之,如果我们再不还击,估计就要被大板鸡彻底干死,以后再无翻身的可能了, 我问刘鑫我们现在还有多少兄弟,刘鑫说还能出战的只有不到二十个了,其他兄弟基本都在医院躺着, 二十个人,就是再能打,肯定也不是大板鸡的对手,我站起身,在屋子里来回走了一会儿,对刘鑫说:“你派个兄弟,去查查大板鸡现在在哪,” 刘鑫问我想要干嘛, 我说当然是要把他杀了,这样下去肯定不行, 刘鑫说:“前段时间你才杀了王老六,事情刚刚摆平,现在又杀大板鸡,肯定是不行的,到时候就盖不住了,” 刘鑫担心的不无道理,哪怕就是冯天道、李皇帝,也不可能天天杀人,那也太狂了点,完全不把王法放在眼里了,我说那就找个兄弟杀他,事后给这兄弟一笔钱,让他跑路, 刘鑫说剩下的兄弟他都了解,没一个有能耐干这事的,大板鸡不是普通人,没有那么好杀, 我想了想,说:“先找着大板鸡吧,人我来挑,对了,再搞支枪来,” 刘鑫按照我的吩咐做了, 趁着这个时间,刘鑫问了一下我在冯家的经历,我也一五一十地都给他说了,刘鑫和我的意见一样,也不愿意加入冯家,但是听说冯天道承诺我们,说以后有事可以找他,刘鑫还是挺高兴的, 我说这种人的承诺,你就当客套话听听就行,也别当真, 对于冯天道的出尔反尔,没有人了解的比我更深, 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便有兄弟带来消息,说大板鸡正在某饭店里举行庆功宴,和他在一起的兄弟有五六十个,这么多人,肯定是不方便暗杀的,但据线报所说,大板鸡他们一边吃饭,还一边讨论说要在近期将我们的人赶尽杀绝,不给我们一点点翻身的机会, 所以,我们又必须要先下手为强,再不方便也只能借这个机会下手,否则以后想再找到他就难了, 我让刘鑫把剩下的兄弟都召集了起来, 这帮武馆出身的汉子,果然个个都是铁血男儿,得知我和刘鑫的计划之后,便争先恐后地要去暗杀大板鸡,有没有暗杀的能力先放在一边,这份士气就足以让人心生自豪,如果没有龙脉图的存在,他们或许真是省城道上最团结的一帮人, 我让他们抓阄, 抓阄是最公平的,据说以前的青帮和洪门就这么干,抽着“杀”字的人去执行那桩最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执行成功,便可上位,享受一世荣华,抓阄的结果很快出来,一位叫“老钉”的汉子抽中“杀”字,虽然我已经将其中的凶险和后果讲得明明白白,但是老钉依旧当仁不让、豪迈不减,说一定完成任务, 老钉的身手还可以,但要暗杀大板鸡的话还不够,更不用说是在那么多人的面前动手, 还好我们搞了一把枪, 以刘鑫现在的地位,搞来一支枪并不算什么难事,官家虽然查得严,但这东西总能从各种渠道流通进来,这种东西,道上的人都不爱用,一旦用了就代表事情已经很严重了, 为了谨慎起见,我说我陪老钉一起去,顺便帮他制定暗杀大板鸡的方案, 以前和我舅舅在一起的时候,我舅舅教过我不少生存技能,其中当然包括暗杀,各种场合下的暗杀技巧都有,虽然以前教的我都是理论知识,但是现在正在慢慢实践,并且越实践就越娴熟,比如开锁这个技能,我现在熟练的几乎可以和那些飞贼并肩了;还有开车,现在的我和人飚飚车之类的,也不是太大问题, 总之,我很感谢我舅舅,在我刚起步的时候就教了我那么多东西,让我在后来的道路上可以如虎添翼、事半功倍, 扯远了,说回来, 自从野狐死后,联系旺哥的事就落到了刘鑫手上,我让刘鑫也给旺哥打个招呼,说一下我们这边的事,不奢望他帮老钉抹除犯罪记录,事后能放老钉逃跑就行, 我还关照刘鑫,一定要给旺哥封个大红包,大大的红包,能用钱搞定的事,就千万不要吝啬, 这些战前准备做好以后,我便开车载着老钉前往大板鸡他们开庆功宴的饭店,因为时间比较匆忙,事态也比较紧急,所以在车上,我就给老钉讲解暗杀时的注意事项,以及枪械的使用方法, 刘鑫的这帮兄弟,身手普遍不错,也有胆识和魄力,但是道上的经验相对较少,所以需要我来耐心讲解,我虽然没开过枪,但我舅舅给我讲过一点这个东西,所以我也略懂一二,教老钉怎么上保险,怎么上膛等等,还将他拉到荒郊野外试着开了几枪, 让一个完全没接触过枪的人,突然用枪杀人,难度还是比较高的,好在老钉也不是普通人,上手也比较快,我告诉老钉,如果有机会动手,怕一枪打不死大板鸡的话,可以多开几枪,确保他要死掉, 老钉说好, 很快,我们就到了大板鸡他们所在的饭店, 我让老钉先在车里等等,我去帮他勘察一下地形,了解一下情况,饭店有三层楼,大板鸡他们所在的包间也很明确,但我还是把饭店里每一个区域都转悠过了,甚至连厨房这种地方也没放过, 不为什么,就为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因为喝酒,大板鸡他们这场庆功宴持续的时间比较久,而且基本上都进入了半醉状态,正是下手的好时机,勘察好地形,了解好情况之后,我便返回车内,给老钉讲了起来, 我给老钉画了一个饭店和包间的草图,并且描绘出大板鸡的方位,哪条路线最容易接近他,做掉他后从哪逃跑最好等等,全部翔实地告诉了他, “做掉大板鸡后,你要尽快逃到厨房,东北角有个窗户,你从窗户翻出去,后面是条小巷,小巷的尽头有辆车子,你就坐这辆车连夜离开省城,不管去哪都行,三个月内不要和我们联系……” 老钉记得也很认真,一边听一边点头,不过似乎气氛有点紧张,他的额头微微浸出一点汗水, 我看着他,说道:“车上有个包裹,里面有二十万现金,全都是不连号的,足够你应付一段时间了,我向你保证,将来你一定会回来的,所以尽管放心大胆地去做,” 我这保证也不是胡乱做的,等我和刘鑫发展的够大够强,摆平老钉这事应该不是问题,到时候他就可以回来了, 老钉认真点头,说好, 老钉虽然比我大,但是愿意听我的调遣和指挥,这一点还是让我挺满意的,我拍拍老钉的肩膀,说咱们走吧, 老钉和我一起下了车,进了饭店, 服务生迎上来,问我们几位,我一摆手,说我们有位子了,是过来找朋友的, 我和老钉来到二楼, 二楼尽头有个大包间,平时是供新婚夫妻举办庆典用的,里面可以摆十几桌,但是现在被大板鸡他们用来开庆功宴了,刚刚有了点成绩,还没把我们赶尽杀绝就来开庆功宴,这个大板鸡和他的外号非常契合,就是个直愣的板鸡, 我和老钉来到大板鸡他们隔壁的一个小包间, 小包间里有个服务生正在偷懒睡觉,这是我之前就勘察好的,我们进来以后,服务生立刻惊醒,但是还没问我们是谁,就被我三拳两脚给打昏了,老钉按照我的安排,上去扒了那个服务生的衣服,自己穿上, 这过程中,我就守在门口,继续观察外面的情况, 确认一切没有异常, “老钉,完事没有,该你出马了,” 我说了句话,但是身后没有回应,我回头一看,老钉已经穿上了服务生的衣服,手里也端着托盘,那支枪就在托盘下面,但,他的脸色变得煞白,额头也有大量冷汗冒出,双腿也在微微发抖, 显然,老钉有点害怕, 这很正常,虽然之前说得豪言壮语,但到关键时刻也会发怵,毕竟是杀个大活人,可不是杀只鸡、杀头羊那么简单,当初我第一次杀八爪鱼时,也未必就比老钉好多少了, 我走上前去,轻声安慰了老钉几句,希望他能放下心理负担, 在我的温声抚慰之下,老钉终于慢慢恢复正常,他长长地呼了口气,说道:“王峰,我老家还有个四岁的女儿,如果我出什么意外,拜托你……” 还不等他说完,我一下就急了,吼道:“你有个女儿,你怎么不早说,,” 按照道上的规矩,执行暗杀这种事情,必须得是上无老、下无小的两无人员,这样不管做事还是跑路,心里都能没有牵挂和负担,刘鑫他们武馆里的兄弟,大多符合这种要求(他们师父收的就是这种徒弟),在和老钉出发之前,我也一再询问老钉有无家人,老钉则一再说自己没有, 结果事到临头,老钉却说自己还有一个女儿,, 我确实有点被气到了,这不是耍人玩吗,我不想再和老钉说话,拿出手机就给刘鑫打电话,准备让刘鑫再派个人过来,但是想到这其中的曲折,还得从头培训和安排,等到搞定之后,大板鸡估计早就走了, 这种机会,可不是时时都有,所以这事不能再等,所以我心一横,就要从老钉手里抢托盘,准备亲自上阵,老钉却抓着托盘不肯放手,咬着说道:“王峰,你就让我去吧,我虽然有个女儿,却是被我亲戚照看着的,我也常年见不到她,因为我穷,养不起她,一直想赚点钱再接她过来,这对我来说是个很好的机会,干完这票我就有钱了,你就让我去吧,” 老钉说着说着,语气都有点激动起来,眼圈都跟着红了起来, 老钉今年有三十岁了,年纪虽然不大,头发倒是白了不少,看得出来他生活的应该挺苦,从他的眼神里,从他的表情里,我都能看到他作为一名父亲的无奈和对女儿的关爱,以及目光中透露出来的坚毅,显然他特别希望自己能借这次机会彻底翻身,所以才会固执地跟我过来, 最终,我长长地呼了口气, 我拍拍他的肩膀,轻声说道:“为了你的女儿,你一定要活着,” 老钉用力点了点头,眼角有泪花闪出, 我让开了位置, 老钉大步往前迈去,在推开门的刹那,他又回过头来,看着我说:“我的女儿梳着两个羊角辫子,笑起来特别好看,像天使一样,我曾经发誓,要让她过上最幸福的生活,如果……如果我真出了什么意外,麻烦你……” 我呸了一声,说你别胡说,你一定会好好的, 老钉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我又长长呼了口气,闭上眼睛靠在门上,心里开始数数, 地形是我勘察的,计划是我制定的,没有谁比我更了解完成这件事情,一共需要花去多少时间, 不多,两分钟, 顺利的话,两分钟就足够了,如果两分钟后还没有枪声响起,就代表老钉暗杀失败了, 我一秒数一个数,从1一直数到100,101,102…… 越是接近120,我的心里就越紧张,也为老钉??祈祷起来, 112,113…… 砰砰砰砰砰, 就在这时,数声枪响突然划破整间饭店,经久不息、连绵不绝, 我立刻睁开眼睛,打开门就往外看,同时嘴里还在数着,114,115,116…… 顺利的话,十秒之内,老钉就能从包间里出来, 一道?影突然闪出,从我身边一掠而过,朝着厨房的方向奔去,正是老钉, 漂亮, 我的嘴角撇出一丝笑意,真他妈的漂亮, 与此同时,隔壁的包间里已经大乱起来,有人惊呼着鸡哥,有人高呼快叫救护车,有人骂骂咧咧,有人追出门外,但是老钉已经不知所踪,一帮人大喊着、大叫着,乱成一团,像是一群热锅上的蚂蚁,又像是一群没头的苍蝇,彻底失去了方向, 饭店里也跟着乱了起来,有服务生和经理跑了过来,紧张地询问怎么回事, 现场很乱,特别地乱, 我从怀中摸出一顶帽子,走出包间, 混乱中,我往隔壁的大包间里瞄了一眼,看到大板鸡已经倒在地上,胸前一片殷红,老钉开了五枪,抢枪打中大板鸡的胸口,就是大罗金仙也救不回大板鸡的命了, 现场乱的要命,四五十条汉子狂呼、大叫,每个人都跟疯了一样, 我轻轻一笑,朝着楼下走去,准备离开饭店, 饭店里也是一片混乱,有人报警,有人叫救护车,但是这些都和我没有关系,我轻轻地来,现在要轻轻地走,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然而,就在我走到饭店门口的时候,却看到门外停着一排闪烁着霓虹灯的警车, 暗夜里,红蓝相间的灯光格外刺眼, 来的这么快吗,不可能吧, 我微微皱眉,心里觉得不太对劲,想要重新退回饭店,准备从别的路线离开, 但是,几个警察走了上来,瞬间就围住了我, “王峰,”其中一个警察叫我名字, “是……”我本能地回答, “你涉嫌一桩人命案,跟我们回去一趟,”警察变得神色俱厉,冲我亮了一下拘捕令后,几个警察便迅速按住我的肩膀,还以闪电般的速度给我上了铐子, 同时,还有不少的警察围过来,似乎担心我会反抗, 我懵了,彻底懵了,完全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 大板鸡确实死了,但不是我杀的啊, 在警察面前,我当然不会反抗,但我嘴上着急地说:“几位警官,是不是有误会啊,我并没有杀人,” “有没有误会,跟我们回去一趟就知道了,”警察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拉着我就要往警车的方向走, 我一头雾水,还想试图再说什么,就在这时,眼睛突然一瞟,突然在那群警察之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竟然是旺哥, 旺哥正一脸阴沉地看着我, 我好像明白了什么,但是又不能完全明白,本能的,我叫了一声旺哥,旺哥这次倒是没有假装不认识我,而是朝我走了过来,问我有什么事, “旺哥,我没有杀人,大板鸡不是我杀的,”我喘着粗气说道, “谁说你杀了大板鸡,” 旺哥冷笑一声:“杀死大板鸡的另有其人,这个我当然知道,抓起你来,是因为你涉嫌另外一桩命案,” “谁,,”我的心中莫名惊慌, “王老六,” 旺哥的声音如同一道巨雷,狠狠劈中我的脑袋,让我目瞪口呆,接着,旺哥的手又一挥,说道:“将他带走,” 几个警察将我押着,送向最近的一辆警车……

上一篇   354 落荒而逃

下一篇   356 冯家的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