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1 嘿,诱惑吗 - 少年王

341 嘿,诱惑吗

虽然我笃定王老六会来找他这个情妇,但他什么时候出现,以及到底会不会出现,心里终究还是没底,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可算是把这个老王八蛋给等上来了,我激动地无法抑制自己的情感,立刻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现在已经是凌晨四点钟了, 凌晨四点来找情妇,这是什么样的一种精神, 我继续盯着王老六和他的几个心腹,直到他们彻底进了单元门后,才松了口气,回头看旁边的冯千月,冯千月的脸像烧过的烙铁,要多红有多红,看上去热气腾腾的,都能直接在上面摊鸡蛋了, 我想起自己刚才太过激动,所以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连忙向她道歉,说不好意思,有点兴奋过头了, 我是真没打算占她便宜,如果旁边坐着一个男的,比如说是刘鑫或者蚊子,我也会毫不犹豫地亲上去的,好在冯千月能理解我,所以并没有计较,红着脸说:“你这毛病得改改,换个女生估计要和你拼命了……”她一边说,一边准备下车, 我说你干嘛去, 冯千月一脸迷茫:“找到王老六了,不是该动手了吗,” 我说哪有那么容易,看到跟着王老六那几个人没,个个都是高手, 因为已经掌握王老六的不少信息,所以我知道王老六身边的那几个人都是什么来头,个个都是跟随王老六出生入死,在道上跌打滚爬出来的铁骨铮铮的汉子, 冯千月还有点不服气,说咱们两个联手,还打不过他们, 我想了想,说应该是可以的,但是一交手的话,如果不能瞬间解决他们,就给了王老六逃跑的时间,那以后再想找到王老六就难了, 冯千月说:“那调人过来围攻他怎么样,” 我说那就不是暗杀了,而是光明正大地械斗,条子会找咱们?烦的,野狐说了要低调解决, 冯千月没辙了,再度问我:“那怎么办,” 我说欲速则不达,人既然找到了,煮熟的鸭子就不怕他飞,咱们继续盯着这个老东西,总能找到下手的机会,这不还有好几天呢, 听说还要继续盯着,冯千月有些崩溃,我说受不了你就先走,我一个人也能搞定这件事的,冯千月的倔劲又上来了,一挺她的两个小胸脯,说道:“谁说受不了啦,我今天就跟他杠上啦,” 就这样,我俩继续坐在车里盯着, 不知道这王老六是体力太好还是准备休息一会儿,等了足足一个多小时也没见他出来,我和冯千月在车里已经守了两天两夜,除了上厕所和买饭以外几乎从不下车,实在又困又累,所以我俩又开始轮流休息、盯梢, 说来也是挺巧,再一次有动静的时候,又是我在睡觉、冯千月盯梢,冯千月匆匆忙忙地拉我胳膊、叫我名字,我一睁眼,看到车窗外面的天光已经亮了一些,有打扫卫生的阿姨和赶早班的白领匆匆走过,我问冯千月怎么回事, 冯千月紧张地盯着挡风玻璃前面,说有人过来了, 我一抬头,就看到一个汉子正往我们的车走来,那汉子是王老六手下的一个人,那汉子好像发现了什么,亦或是觉得我们的车有点怪异,所以想要过来看看情况, 冯千月紧张地说:“怎,怎么办啊,” 冯千月是冯家的大小姐,听过她名字的不少,但知道她长什么样的肯定不多;至于我,前段时间养伤养了一个礼拜,刚回去上任场子就被砸了,也没和王老六的手下打过交道,不认识我的几率应该也挺高的, 但这只是可能,并不绝对, 如果他恰好认识我们,那就太糟糕了,不光这几天的辛苦全部付诸东流,想再暗杀王老六也基本上不可能了,所以我只犹豫了几秒钟,便立刻翻身朝着冯千月扑了过去, 冯千月一脸惊恐:“你干嘛……” “配合一下,” 我低声说着,已经将她压在身下,然后朝着她柔软的嘴唇吻了上去,这不是我第一次用这招了,上次在ktv里为了躲过马向东的探查,我就这样吻过郝莹莹,所以现在算是轻车熟路, 我吻着冯千月的唇,在激烈的动作之中,巧妙地将我们两人的脸都挡住了,这样那个汉子就看不到我们长什么样子,虽然这大早晨的在车里接吻有些怪异,没有ktv的厕所里那么自然,但总比那个汉子走过来后,看到我和冯千月在车里端端正正地坐着要强, 冯千月也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立刻就明白我是什么意思,所以马上配合起我的动作,和我忘情地接起吻来,甚至双手环住了我的脊背,巧妙地用胳膊挡着我俩的脸, 对于接吻,我算有点经验,毕竟和郝莹莹已经试过水了,而冯千月则实打实的是个雏儿,动作有些笨拙和生疏,但在我的引导之下,她也慢慢进入该有的状态,甚至还无师自通地闭上了眼睛,呼吸都有点急促起来,看着还挺像回事的, 我也假装闭着眼睛,但是一边吻着冯千月,一边用眼角的余光观察外面的环境,看到那个汉子来到我们的车门外面,还趴到车窗上面往里看着,我的动作更激烈了,不光吻着冯千月的嘴唇,还吻她的脸颊和脖颈,甚至手也不老实,在冯千月的身上滑来滑去, 那汉子看了一会儿,脸上露出点暧昧的笑,这才转身走了, 我的眼角余光看到他越来越远,绝无再返回来的可能,这才从冯千月的身上爬了起来,继续盯着那个汉子走过去的方向,旁边的冯千月坐了起来,??整理着自己略显凌乱的衣衫,一张脸也再度红得像是天边的晚霞, “还好吧,”我不动声色地说, “嗯……” 冯千月的声音像蚊子哼哼一样,嘟囔着说:“以后不跟你出来了,净吃亏……莹莹要是知道,非杀了我不可,” 我的嘴角微微咧出一丝笑意,说你以为呢,出来干活就是有各种各样的意外和危机发生,要不你还是回家当你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吧, “才不,”冯千月认认真真地说, “有志气,”我夸了她一句, 我的眼睛继续盯着那个走过去的汉子,他又进了单元门里,一点动静也没有了,好像这一趟出来就是专门看我和冯千月这辆车的, 难道发现了什么, 我仔细观察着周围的环境,还打量王老六情妇家的窗户,想从中找出一点蛛丝马迹, 冯千月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还嘟囔着问:“我看你不像第一次啊,老实交待,以前吻过多少女孩子,” 我现在哪有心思跟她计算这个,随口答了一句:“不少,” “嘁……”冯千月似乎很不满意,嘴巴都撅得老高, 我哪有心思理会她的小情绪,观察了一会儿周围的环境,忧心忡忡地说:“咱们可能是暴露了就算没有暴露,也进入了王老六的怀疑范围之内,” “那怎么办,”冯千月现在太依赖我,碰到问题都不愿意考虑了,永远都是这四个字, 我又看了看周围,说跟我走, 说完,我又观察了一下四周,趁着一辆车从我们旁边驶过的时候,我便弯下腰打开车门钻了出去,冯千月也有学有样地跟了下来,小区里车速不快,等那辆车驶过去的时候,我俩已经悄无声息地伏身在了十几米外的一辆银色面包车前, “干嘛啊,”冯千月蹲在车门旁边问我, 我冲她嘘了一声,然后摸出铁丝,在她吃惊的目光中,小心翼翼地把车门的锁眼捅开,然后冲她招了招手,悄无声息地钻进了车子里面,等冯千月也坐进来的时候,她已经换上了一脸无比钦佩的表情,由衷地说:“王峰,我实在是太佩服你了,你以前到底是干什么的,是不是夜走百家的贼,” 我瞥了她一眼,说是,不过不是普通的贼,而是采花贼,我以前最喜欢进你们这种黄花大姑娘的闺房,一晚上能走六七家,潇洒的很, 冯千月啐了一口,似乎还想骂我几句,但我立刻冲她“嘘”了一声,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冯千月也不说话了,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只见王老六和他的几个兄弟已经从单元门里出来了,不过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朝着之前我和冯千月呆的那辆车子走了过去, 几个人一边走,还一边从袖筒里、怀里摸出家伙,身上也杀气腾腾的, 果然,他们觉察出了不对,直奔我们那辆车去的, 我按着冯千月的头,和她一起把身子伏了下来,只露出一双眼睛盯着车窗外的情景,王老六等人很快便走到那辆桑塔纳边上,但是可想而知,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几个人站在车边,不知道说着一些什么,还抬头往四处看,我再次把冯千月的脑袋压了下去,同时目光紧紧地盯着王老六那几个人,过了一会儿,他们似乎没有什么发现,这才转身朝着他们的车走去, 确定安全之后,我才把手一松,冯千月把头抬了起来,看着渐渐远去的王老六等人,惊奇地说:“王峰,你真厉害,要不是换了车,咱们估计已经被发现了吧……不过,他们是怎么发现咱们的,” 我沉思了一下,说我睡着的时候,你有没有下过车, 冯千月想了想,说途中去上过一趟厕所, 我说那就是了,王老六这个人还是挺小心的,估计在和他情妇幽会的时候,还安排人在阳台观察,正好看到了你,当然,他们不认识你,所以也不存在发不发现,只是觉得蹊跷而已,所以才会下来看看,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冯千月点头说嗯,现在是不是要继续跟, 我说对, 王老六他们坐的是辆金杯车,这车也是道上人士的标配了,空间大,拉的人多,虽然核载七人,但是能拉十来个人,他们的车子启动之后,冯千月就催我赶紧跟上,我说不着急,他们现在还很小心,咱们离远点跟, 我一边说,一边低头在方向盘下面鼓捣,把面包车车发动着了以后,他们的车子已经快没影了,冯千月急得不行,生怕我跟丢了,不断催促着我,但我始终不紧不慢,看着他们的车子拐过街角,才踩下油门跟了上去, 以前我跟我舅舅学过开车,还学过跟踪术,又在罗城经历过多次实践,所以跟踪王老六还是没问题的,我的车子始终距离王老六的车挺远,往往他已经拐上另一条路半天了,我才不慌不忙地跟上去, 我胸有成竹,冯千月却是焦急不堪,问我这样不怕跟丢吗,就不怕他突然拐走, 我说不怕,这附近的路我都挺熟,单行线的时候就慢点跟,有路口的时候就紧点跟,而且大概知道他会往哪走,跟不丢的, 果不其然,即便是走过了七八个路口,王老六的车子也依旧在我们前方,冯千月一脸服气地看着我,说:“王峰,我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了,” 我心里想,让你佩服我可没那么容易,我可是花了好长时间,才把王老六经常出没的几个地点附近路线都背熟的,只要跟上王老六,我就不怕会跟丢了他,所以我就给其他盯梢的兄弟打电话,吩咐他们可以回去休息了,接下来看我自己的就行, 王老六自从砸了我们的场子之后,因为担心遭到野狐报复,所以行动特别小心翼翼,一上午跟下来,他换了好几个地点,先在摊子上吃早点,又到茶室会友,甚至还到政府大楼拜访了一位官员,不过每次间隔的时间都不长,而且身边一直都有兄弟护着,始终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冯千月又睡过去了,让我有动静的时候再叫她, 这两天两夜下来,这位本来娇生惯养的大小姐确实跟我吃了不少的苦,难得的是她竟然坚持下来了,还是让我挺佩服的,她睡过去后,我继续跟着王老六,一直跟到了晚上,见他来到一家洗浴中心门口, 南方那边我不太了解,但是北方这边道上混的,晚上一般都会舒舒服服地洗个澡,再叫按摩小姐放松放松,看来王老六也有这样的习惯, 我看看旁边还在安睡的冯千月,悄无声息地下了车,将随身携带的帽子压在头上,然后低头跟着王老六走进洗浴中心,这间洗浴中心不是王老六旗下的场子,估计他也是怕在自己场子里被人盯上,才悄悄跑到这边来的, 既然来到别人的地盘,王老六肯定会低调一些,所以也没耍什么威风和威风,而是和普通客人一样排队、交钱、领手牌、进更衣室,按理来说,这是在别人的场子,下手相对来说要容易些,但王老六的身边始终被那几个汉子环绕,甚至洗澡的时候都是一样,让我无从下手, 这种时候,我就感觉还是有支枪好,上去直接一枪崩了他就跑,谁都反应不过来,当然,我也只是想想,我知道枪这东西不好掌控,而且非常容易被条子盯上,毕竟咱们国家这方面的管控还是很严格的, 肯定不能跟金毛那种不要命的毒贩相比,我还想多活几年, 托王老六的福,我也在浴室里洗了个澡,两天两夜下来把我折腾够呛,顿时感觉轻松不少,浴室里雾气氤氲,他肯定看不到我,所以我也挺放心的,就是苦了还在车里睡觉的冯千月, 王老六洗澡的时候还是非常小心,那几个人始终守在他的身边,但是我想,一会儿等他进了房间找按摩小姐的时候,他总不能再让几个兄弟守在他的床边了吧,我想他应该没有那个癖好, 可惜我看不到他的手牌,否则就能知道他在哪个房间,可以提前过去埋伏好再暗杀他,这样一来,就只剩下一个办法了,我提前出了浴室,换好衣服以后给刘鑫打电话, 拨通电话以后,我便告诉刘鑫,说我找到王老六了,准备将他干掉,问他方不方便,过来帮帮我忙, 刘鑫问清楚我的地址,说马上就到, 不管刘鑫有什么秘密瞒着我,但他在这方面还是很仗义的,帮我的忙绝对没有二话,当然我也一样,虽然我有好多事没告诉他,但他如果有事找我,我也义不容辞, 在等刘鑫过来的途中,我又拨了一个电话, 这个电话,我是拨给一个风尘女的,这个风尘女,是蚊子帮我找的,细腰、长腿,而且活好虽然我未经人事,不知道“活好”是个什么概念,但是蚊子给我介绍,说这女人可以让男人欲仙欲死, 我信了, 我已经提前和这个风尘女接触过,并且和她打过招呼,让她随叫随到,在接触的过程中,我可以感受到她的专业,我相信她能很好地完成任务,协助我一起干掉王老六, 为此,我承诺给她一笔丰厚的酬金, 你说我之前不是说好了让冯千月干这种事,开什么玩笑,我那只是逗她玩的,我怎么可能真的让她去做,就算不计较她是我未婚妻,“专业”上她也差得太多啊, 风尘女接了我的电话, 本来以为一切顺利,结果让我吃惊的是,她竟然说她赶不过来,因为她正在接客, 我一下就毛了,在电话里就骂起她来,说老子不是告诉过你,这几天什么都不用做,安安心心等我电话就行,我又不会少你一个子儿, 风尘女还挺委屈,说:“我等了你好几天,你一点信儿都没有,正好有个老客户找我,而且给的钱还不少,我实在不忍心拒绝,所以就过来了……你等我一下,我这很快就完事,半个小时就过去行不行,” 我这人平时还是挺文雅的,但这时候真是有点憋不住了,直接又骂起来:“半小时你妈个x,老子给你十分钟时间,你要是赶不过来xx洗浴中心,老子让你永远都接不了客,” “不行啊,我半小时肯定过不去,就是现在穿衣服也得……” 不等她说完,我就把电话给挂上了, 因为我看到王老六和他的几个兄弟已经出来了,我赶紧缩到了墙后, 等他们从我身边走过去,我看到他们走向其中一个房间,路过吧台的时候,其中一个汉子吩咐工作人员:“给我们大哥安排一个按摩的来,要技术好一点的,” 工作人员回答:“好的,不过现在技师都挺忙的,你那可能稍微要等一等,” 王老六的面色露出一点不快, 那个汉子一把抓住工作人员的头发,吼道:“老子给你十分钟时间,如果还没有按摩的过来,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说完之后,王老六便进入了他的房间,而那几名汉子果然没有跟着进去,而是在门外守着, 这是个好机会,绝对千载难逢的机会, 但是他妈的,偏偏计划有点意外,那个该死的风尘女,十分钟以内根本就过不来,现在看来,只能临时抓个技师和我合作了,可我人生地不熟的,怎么可能在十分钟内找到合适的人选, 难不成,今晚的行动要失败了, 我正急得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的时候,突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还以为是刘鑫来了,结果回头一看,竟然是冯千月,冯千月看着还有点迷糊,但是依旧恼火地说:“怎么把我一个人丢在车上了,我转了半天才找到你,你在这干嘛呢,王老六他们呢,” 我把情况和她讲了一下,并且表示现在没有时间和她聊天,因为我要去找个技师,希望她能回车子里去, 结果冯千月拉住我的胳膊,问我还找什么技师,不是说好了这事交给她来办吗, 我摇着头,说你不行,你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你根本不知道怎么诱惑……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冯千月突然解开自己胸前的一颗纽扣,又按着我的脑袋往下面压,轻轻地问:“诱惑么,” 看着冯千月的胸前风光,我忍着自己快要喷出来的鼻血,哆嗦地说:“诱惑……” “这不就结了,” 冯千月放开我的脑袋,又把自己胸前的口子系上,认真地说:“你放心吧,自从你和我说了这件事后,这几天我一直在考虑应该怎么完成这项任务,虽然还没有真正的实践过,但我想我没问题的,交给我吧,咱俩毕竟是合作伙伴,总让你一个人出力怎么行呢,我心里也过意不去啊,你只需要告诉我该怎么做就行,” 冯千月的目光坚定、语气认真,显然已经铁了心要去做这件事情,旁边的吧台里,传来工作人员急促的声音:“快去找个技师,送到1024房去,那边的客人不好惹,” 时间上显然也来不及了,错过这个机会,再想暗杀王老六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我皱起眉头,看着冯千月:“真的可以么,” “别婆婆妈妈的了,”冯千月语气铿锵地说,

上一篇   340 好姑娘,真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