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 野狐,救我 - 少年王

332 野狐,救我

冯家的大小姐,冯千月, 冯家在省城的地下世界里享有盛名,大小姐冯千月的名字更是人人皆知,只是,自从冯千月和她爸大闹过一场,再回到学校之后,便声称自己从此和冯家断绝关系,再也没有半点瓜葛, 往后的日子里,冯千月也确实是这么做的,就是碰到再大的坎儿、再大的困难,也从不将自己和冯家扯上关系,就包括之前在职校被围,冯千月就是冒着被群攻的风险,也绝口不提自己的身份,这一次,也是被逼得没有办法了,眼看着我就要丢掉性命,冯千月在万般无奈之下,只能重新拾起自己的身份,希望用冯家的名声将这群来路不明的高手吓退, 冯家,在省城到底还是有威慑力的, 果然,在冯千月公布自己的身份之后,对面那群彪悍的汉子纷纷倒吸一口凉气,不可思议地望向了冯千月,目光中更是透着惊疑,包括西装男,也微微眯起了眼睛,上下打量着冯千月,似乎在确定她话中的真伪, 这一刹那,蚊子等人,还有躺在地上的我,都在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因为这帮人实在太厉害了,远远超过了普通混子的范畴,凭我们的能力根本无法与之抗衡,只能把所有希望放在冯千月的身上, 冯千月在公布自己的身份之后,同样受伤不轻的她,腰板却挺得笔直,眼神也充满凌厉,那个骄傲的冯家大小姐仿佛又回来了,然而,西装男的眼睛又微微睁开,嘴角也勾起一丝冷笑:“冯家啊,真是吓死我了……可惜的是,我们这帮人偏偏天不怕地不怕,你就是亲自把冯天道喊过来,看看我们会不会怕他,” 这一次,轮到冯千月吃惊了,大概是没想到竟连冯家都吓不住对方,她不可思议地盯着西装男,口中惊疑不定地说:“你,你……” 而我心中也是吃惊不已,这帮人攻上来的时候,他们不凡的身手,以及这西装男威猛的气势,都让我断定他们不是普通混子,肯定来头不小,可我怎么都没想到,他们竟然狂到连冯家都不放在眼里, 省城这个地方,我想来想去,也没想出半个胆敢不把冯家放在眼里的人啊,哪怕是李皇帝,都不会这样口出狂言吧,这帮人要么是真的来历不凡,要么就是自命不凡,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可,如果他们真的来历不凡,又何必盯上我这小到不能再小的场子, 就在我思维混乱的时候,西装男的脚已经松开了我的手,而是一步步朝着冯千月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阴恻恻地说:“我们连冯天道都不怕,会怕你这个小娘们么,不过这地方可真有意思了,区区一个金毛,竟然养着一个高手,和一个冯家的大小姐,实在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啊……为了避免麻烦,我觉得我得把你干掉,在场的人也全都得死,这样冯天道就不会找上我们了,你说是不是啊,” 这个家伙,竟然要把我们所有人都杀光, 这,这也太无法无天了,简直就是一帮地狱里出来的恶鬼, 怪不得刘鑫打电话告诫我千万别到场子里来,他知道我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西装男手持钢刀,浑身的杀气释放出来,冷笑地盯着冯千月走了过去,而冯千月也被吓到了,一张脸再次变得惨白,脚步也情不自禁地往后退去, 我也无暇去想这帮人到底什么身份了,我只知道绝对不能让这帮家伙得逞,更不能让冯千月死在他的手上,我忍着浑身的疼痛,拼命往前爬了一步,然后一把抓住了西装男的腿,咬着牙道:“杀我一个就行,放了他们,” “我想杀谁就杀谁,你没资格说话,” 西装男不耐烦甩着腿,但我始终紧紧抓着,西装男顿时怒火中烧,狠狠一脚踢在我的胸口,当场将我踢得翻了出去,再次重重撞在后面的吧台上,西装男举起钢刀,气势汹汹地说:“既然你要找死,那我就满足你,”接着又朝我冲过来,准备朝我下手, “别,别动,我报警了……” 就在这时,又一个哆哆嗦嗦的声音响起,不似冯千月那样气势万千,也不像我这样咬牙切齿,这个声音颤抖、哆嗦,非常没有底气,显然正处在极大的紧张和害怕之中,可因为“报警”这两个关键字,致使西装男再次停了手,朝着声音来源处看了过去, 是郝莹莹, 大厅里的某个角落,郝莹莹正站在那里,手里握着一支手机,浑身上下都哆嗦不已,她没有参与战斗,当然也就没有受伤,但是她的脸比谁都白,显然已经恐慌到极致了, 可即便如此,她还是靠着墙根,勉强站住身形,并且将手里的手机举在半空,哆哆嗦嗦地说:“你……你们赶紧走吧,一会儿警察来了,你们谁都逃不了的,” 她这番话,并不是好心提醒西装男等人,而是想吓走这帮家伙,救出我们几个,郝莹莹自己都怕成这样了,却还能做出准确而机智的反应,这让我想起自己之前在学校被马向东围攻的时候,关键时刻就是郝莹莹带着冯千月赶来救场,当时她也吓得不轻,但还是跟着冯千月一起进来了, 这个女孩胆子没有多大,经常被吓得不轻,脑子却足够聪明、智慧, 刚才连冯家都不放在眼里的西装男,在听到郝莹莹说报警之后,顿时气得怒火中烧,直接朝着郝莹莹冲了过去, “谁让你报警的,,” 西装男咆哮着,似乎想上去夺郝莹莹的手机,可这警已经报了,再抢手机又有什么用,只能说西装男急火攻心,失去了一些理智,他上去一把将郝莹莹手里的手机拍下,接着又伸手去掐郝莹莹的脖子,郝莹莹惊恐地大叫起来,我和冯千月也都愤怒地骂着西装男, “我让你们所有人都死,” 西装男的眼睛充满血红,显然已经彻底发怒,而郝莹莹就成了他第一个泄愤的目标,郝莹莹哪里承受得住,刚开始还能叫出来两声,到后来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只是空张着嘴巴,一张脸也越憋越红, 我和冯千月都急坏了,拼了命地往那边爬着,想要阻止西装男的暴行,然而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急促的警笛声音,不止一辆警车闪着红蓝相间的灯光,划破夜空而来…… 郝莹莹的那通报警电话,起了作用, 那帮之前无法无天的汉子,在这一刹那都露出了慌张的神色,张扬跋扈的西装男也放开了郝莹莹,惊呼了一声:“快走,” 郝莹莹跌倒在地,捂着自己喉咙使劲地咳嗽着,我和冯千月迅速爬到她的身前,询问她怎么样了, 她一边咳嗽,一边摇头,脸红涨得紫红,还说没事、没事, 与此同时,西装男他们也惊慌失措地往外跑去,可见这人无论来头多大,都会害怕人民警察,然而,他们的速度还是慢了,刚刚跨出门去,那些警车就已经围了上来,将ktv的门口堵得严严实实, 西装男等人没有办法,只能又退回了ktv大厅,一个个都是焦急不堪的模样,西装男回头就对某个汉子说道:“快,给大哥打电话,” 那个汉子摸出手机,但是因为太慌张了,手机也掉在了地上,西装男火冒三丈,一脚将那汉子踢飞,伸手捡起手机就拨号码,然而,那些警车之上,已经下来十多个警察,持枪朝着门里奔了过来,边跑还边喊着:“所有人都放下武器,抱头蹲在地上,” 西装男他们纵然无法无天,也不敢不听警察的话,更何况警察手里还有枪,所以立刻一个个抱头蹲在了地上,看到这种情况,守在郝莹莹两边的我和冯千月也松了口气,知道这一劫算是过去了,关键时刻还是人民警察靠谱, 然而,就在那些警察快要冲进来的时候,一辆?色的奥迪车子突然疾速驶了过来,一个急刹车稳当当地停在ktv的门口,拦住了那些警察的路,就在那些警察迷茫不解的时候,一个中年男人突然从车上走了下来, 我一眼就认出了那个中年男人,竟然是旺哥, 旺哥是金毛背后的大人物,是个关系网十分丰富的强人,看到他,我还以为是金毛让他来救场的,毕竟这里也是金毛的场子,结果旺哥下来以后,不知道和那些警察说了一些什么,那些警察便退到后面,开始待命, 怎么回事, 就在我心中惊疑不定、迷茫不解的时候,旺哥突然回过头来,透过玻璃门打量着里面的情景,在他扫过我的时候,我立刻对他挥了挥手,我跟随金毛见过他一次,他肯定是认识我的,知道我遇难了,就不会不帮我, 结果,他就像没看见我似的,迅速把目光移了开来,而是看向西装男,冲他点了点头, 西装男一看,立刻站了起来,回头阴恻恻地看向我们,嘴角也再次浮现出了一丝冷笑,口中说道:“我倒看看,这次还有谁能救你,” 看到这一幕,我是完全傻眼了,旺哥竟然和他们也是一伙的, 这,这…… 就在我越来越糊涂,怎么都想不明白这其中问题的时候,西装男已经手持钢刀,朝着我们走了过来,我在万般绝望之时,再次看向门外,希望旺哥能伸手救我一把, 然而,旺哥根本就不看我,反而把头扭到一边去了,就在这时,那辆?色的奥迪车上,又走下来一个模样挺精神的青年,看到这个青年,我的心中仿佛被一簇火苗点燃,立刻燃起熊熊的希望之火;又像是心中的湖被巨石砸下,瞬间掀起了滔天巨浪, 我立刻不顾一切地站了起来,冲着大厅外面声嘶力竭地吼道:“野狐,救我,”

下一篇   333 惊险的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