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 打电话的人 - 少年王

327 打电话的人

对于这个有点熟悉的声音,我和郝莹莹只是怀疑,并不敢真的确定,毕竟还没看到真人,我们绕过一大片粉色的杜鹃花,又悄悄拨开一丛茂密的银杏枝叶,终于在一处青草茵茵的小山坡上,看到了声音的正主,也看到了那对男女, 让我们感到熟悉的声音是个男生,他长得帅气非凡,只要站在那里,身上似乎就带着耀眼的光芒,像是韩剧里走出来的偶像男主角,正是冯千月一直求而不得的追求对象,我们学校实至名归的校草,唐临风, 而那个女孩,长得就比较一般了,顶多称得上是清秀吧,穿着也比较土气,和我一样是那种扔在人堆里就找不到的类型,现在,两人正并肩坐在一起,女孩手里攥着一束野花,似乎是就地取材抓过来的,唐临风看着她时,目光里露出浓浓的爱意和温情, 两人小声地说着话,不时地发出笑声,唐临风还伸出手,帮那女孩拢了一下头发,那女孩也没有拒绝,反而露出一脸幸福的模样,无论谁看,都知道这两人的关系不一般,就算不是情侣,也正往那方面发展, 虽然那女生看上去和唐临风不太搭配,但是豆蔻年华、男欢女爱,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只要唐临风喜欢就行了,我们也没有必要在这偷窥,所以我就准备叫郝莹莹离开, 结果一看她,发现她的脸色黑到极点,眼睛里也露出迷茫不解的神色,我知道她在想什么,论姿色的话,那个女生确实不如冯千月的十分之一,唐临风放着花容月貌、身家显赫的冯千月不要,却在花园里和这个普普通通的女生耳鬓厮磨、卿卿我我,确实有点难以理解, 如果冯千月看到这个场面,知道自己输给这个女孩,以她的脾气,估计当场就爆了,就算不打这个女孩一顿,也得揪着唐临风问清楚到底是为什么, 不过我倒觉得,唐临风既然喜欢这个女孩,那这个女孩一定有她的过人之处,或许是性格比较讨喜,或许是学习比较优秀,或许是两人一起长大,都有可能,是吧, 我就长得不太好看,所以更加不会鄙视容貌一般的普通人,反而觉得这很正常,谁说帅哥就和美女搭配, 比如我长得不好看,我就偏偏要娶好多好多的美女当老婆, 癞蛤蟆,怎么就不能吃天鹅肉了, 人家小两口在这谈情说爱,我们老在这偷窥也不是回事,所以我就轻轻拽了拽郝莹莹的袖子,示意她可以走了,郝莹莹的脸色虽不好看,但也不至于像冯千月一样当场发飙,只能轻叹一口气,准备和我一起离开, 然而就在这时,唐临风身边的那个女孩突然低呼一声:“冯千月来了,” 什么,冯千月来了,, 我和郝莹莹都吓了一跳,赶紧蹲下身子,眼睛往四处瞄,但是什么也没看到,唐临风也是一样,他本来就怕冯千月,搞个对象也得偷偷摸摸的,听到冯千月来了,甚至吓得往前扑了出去,拼命想把自己的身子隐藏到草丛里面,还低声叫着:“你也快藏起来,让她发现你就完了,” 看来在唐临风眼里,冯千月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女魔头不过也确实如此,我们正奇怪冯千月在哪的时候,那个女生却“咯咯咯”地笑了起来:“没有啦,我逗你玩的,” “啊,” 唐临风像只受惊的小鸡仔,前后左右地来回看了看,确定冯千月确实没来,才哭笑不得地爬了起来,重新坐回到那个女孩的身边,还用手刮了一下那个女孩的鼻子,用宠溺的语气说道:“红娟,你可真调皮,以后不许这么玩了,差点没把我给吓死,” 红娟, 这名字虽然不难听,但和那个女生一样,夹着几分土气,倒也和她的人挺相配的, 红娟仍在咯咯咯地笑着,似乎很为自己的恶作剧成功而感到开心,而唐临风也只能一脸无奈而宠溺地看着她,红娟笑着笑着,突然又不笑了,脸上浮现一丝难过:“临风,我们总不能一直这样躲躲藏藏的吧,冯千月迟早会发现咱们两个的关系,到时候怎么办呢,” 说到这个问题,唐临风似乎也很无奈,说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躲一天算一天了……上次冯千月被她父亲带走,我以为她不会再回来了,还高兴了好几天,结果还是,唉……” 红娟把手放在唐临风的腿上,轻轻说道:“她虽然回来,但是也没有再找过你,不是吗,或许她已经放弃你了,” “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找过,她刚回来那几天还是找过我,只是被我避开了而已,后来她和王峰在一起比较多了,好像是在外面收了几个场子,感觉挺忙碌的,一直没来找我,希望就这样淡下去吧,”唐临风拽了根草叼在嘴里,又仰面躺在草坪上,呆呆地看着天空, 红娟没再说话,而是默默地陪在唐临风的身边,两人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似乎在思索到底怎样才能逃离冯千月的魔爪, “无聊……” 郝莹莹轻轻说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我也跟了上去, 出了小花园,郝莹莹的脸色还是不太好看,我能理解她那种为冯千月打抱不平的心理,但还是忍不住说道:“唐临风也能喜欢其他人吧,你也别太狭隘了,” 郝莹莹摇摇头,说道:“我不是说唐临风不能喜欢别人,也没觉得他就非得喜欢千月,我就是不喜欢他们说起千月时的态度,就好像千月是什么恶魔似的,有那么夸张吗,唉……” 我心里想,你是冯千月的好朋友,冯千月就是再恶也恶不到你的头上,你当然体会不到冯千月有多可怕,反正在这个学校里面,除了我和郝莹莹外,没人不怕冯千月的,谁见了她不是退避三尺、绕着道走,也就是我这几天和她合作,再加上我种种行为让她刮目相看,她才对我态度好一点了,否则我也是绕着她走, 我把这些话讲给郝莹莹听,郝莹莹也有点无语,说道:“好吧,不管怎样,你可千万别把今天的事告诉千月,否则她一定会难过的,” 我哭笑不得,说:“你刚才不是还说冯千月有点喜欢我了吗,还会因为唐临风这点破事而不开心,” 郝莹莹唉了一声,说千月好歹喜欢了唐临风那么久呢,哪是说忘就能忘的,接着又正色道:“所以,王峰,我还是希望你能对千月好点,让她尽快从唐临风这个坑里跳出来,” 郝莹莹这么严肃,显然是把所有希望放在我的身上,我也只能说道:“好吧,我尽量……” 不过心里还是想着,冯千月难不难过,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于是从这天起,郝莹莹只要和我在一起,就一定会叫上冯千月,我们下课了会一起聊天,放学了也会一起吃饭,冯千月一开始还不愿意,说不想当我和郝莹莹的电灯泡,但郝莹莹和她说没有关系,我俩在一起也挺无聊,三个人一起玩挺好的, 这么过了几天,冯千月也就习惯了,干什么都和我俩在一起,我们仨成了名副其实的三人行,而且,郝莹莹还会故意给我和冯千月创造机会,比如让我给冯千月打饭啊,吃饭的时候也和冯千月坐在一起啊,甚至冯千月来了姨妈,还会让我去冲红糖水送过去啊等等,反正就是无所不用其极,讲真,我没见过郝莹莹这么大方的女生,感觉她真的可以为了冯千月的幸福而牺牲自己,我虽然不能理解她的这种心态,但也确实打心眼里佩服, 最起码的,我就做不到,如果有人和我抢媳妇,我肯定会急眼,再好的兄弟也不行啊,就是花少,他要跟我说他喜欢孙静怡,想追求孙静怡,我能和他决一死战, 那是我老婆,朋友妻不可欺知不知道, 我觉得这才是人之常情,所以始终搞不明白郝莹莹的心理,或许,这就是重色轻友,和重友轻色的区别, 总之,在郝莹莹暗中的推波助澜之下,冯千月和我的感情确实越来越好,不光平时打打闹闹毫无阻碍,行为上也越来越依赖我了,干什么都想和我在一起,需要什么也会和我说,甚至上着课都会给我发条短信:我想喝可乐啦, 完全拿我当男朋友一样使唤, 当然,我也不会傻乎乎地被她使唤,而是回上一句:我也想喝, 结果不到五分钟,冯千月就悄悄从后门送进来两瓶可乐,给我一瓶,给郝莹莹一瓶,实在让我哭笑不得,不过这也说明,冯千月对待朋友是真不错,当然前提是你得成为她朋友,否则只会感受到她的狠毒和无情, 不过,也仅限于朋友了,而且仅限于“王峰”这个身份时的朋友,我知道当我有一天回归王巍的时候,我们两人又会变成咬牙切齿分外眼红的仇人,所以我一直都很理智,不让自己的感情过线, 看到我们三个经常在一起玩耍、打闹,凶狠男和石林有时候还会和我开玩笑,说我真是好福气,就像有两个女朋友似的,我跟他们说,要不把冯千月让给你们, 他们又头摇得像拨浪鼓,说不敢、受不起, 因为冯千月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很多,所以就更没空去找唐临风了,也就更加发现不了他和红娟的事情,我心里想,如果唐临风哪天知道了这事,估计会好好谢谢我吧, 这期间里,我除了在学校呆着,晚上照例会到我的场子转转, 蚊子他们已经知道了那天晚上的事,知道周星、李卫全都栽了,老墨也莫名其妙地失踪了,我是唯一一个和金毛费尽千辛万苦走出来的,劳苦功高,谁都知道我接下来会成为金毛的左膀右臂, 在他们看来,我这相当于一飞冲天,所以对我也就更加忠心和尊敬了, 周星、李卫、老墨全都垮了,他们的场子也没人管,金毛给我打过一个电话,让我暂时管着一点,说随后会重新分配,金毛这几天忙坏了,因为那天晚上的事,?烦烧了他一屁股,不仅要面对条子的调查,更要接受“上家”扎西的质疑,忙的一天天都见不到他面,金毛在疯狂的找人、找关系,周星和李卫是捞不出来了,他只能想办法把自己的屁股擦干净, 不知道金毛从哪找了个手眼通天的人物,还真把他这事给摆平了,只是据说花了不少代价, 这件事情,也让我对“尽快干掉金毛”这个计划产生一点犹豫,干掉他很简单,以后机会多的是,可他背后那位人物会不会找我?烦,所以,要干的话也得干聪明点,不能露出马脚, 那天晚上之后,大概过了十几天吧,金毛终于把所有事情都摆平了,然后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让我到金龙娱乐城的顶层找他, 谁都猜得出来,金毛要对我“论功行赏”了,临行之前,蚊子他们都很兴奋,说我这次要上位了,至少又能多拿几家场子,当然,金毛肯定不会把所有场子都给我,这也有点说不过去,蚊子他们猜测,金毛或许会再提拔几个老大,但无论是提拔谁,地位肯定没有我高, 冯千月也是这样想的,她怕我会因此不高兴,还专门给我做了思想工作,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到这步已经很不容易,让我不要太急功近利了,还说金毛要是敢亏待我,她就上门去找金毛?烦,语气跟黑社会大姐大似的,就一个字,稳, 于是在某个夏夜的晚上,我来到了金龙娱乐城,进入了顶层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空调开得很足,凉气瞬间浸遍我的全身,办公室里,只有金毛一个人在,没有了周星、李卫和老墨,那些曾经在我面前唧唧歪歪、耀武扬威的人,一个都不见了,果然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 金毛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色显得有些疲惫,看来这几天确实忙坏了, “坐,”他说, 我坐了下来, “这几天辛苦你了,一个人管十多家场子,” “还好,”我说, 确实不累,周星他们虽然都不在了,可他们的手下都还在,一般也出不了什么大事, 寒暄过后,我又问金毛,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金毛说差不多了,火烧不到他的身上,唯一遗憾的是损失了不少的钱和人,让他非常肉痛, 我说破财消灾,只要你还好好的,咱们总能东山再起, 这话不光是说给金毛听的,也是说给我自己听的,金毛点点头,似乎对我这句话很受用,说:“是的,以后可要小心点了,小心才能驶得万年船嘛,” 接着又说:“那天晚上,要是听你的就好了,他们那几个王八蛋就会添乱,” 我知道,金毛说的是那天晚上在小树林里,我说后面好像有人的事,当时周星还骂了我一句,金毛和我在一起,老是叨叨这事,说要是听了我的,取消那晚行动,就不会有后来的事了,然后又夸我机警机灵,是个可造的好苗子,但是天知道,当时我只是想洗脱自己嫌疑,顺嘴说了一句而已,哪里想到现在会成为金毛信任我的由头, 这世上的事,总是这样妙不可言, 我也再次谦虚,说当时只是有点直觉罢了,算不了什么的, “哎,你可别小看这个直觉,对于咱们这行的人来说,对危险有敏锐的直觉,是可遇不可求的本领,那得经历多少大风大浪才能历练出来,”金毛意味深长地看着我, 我赶紧说没有没有,我只是个普通的学生而已,跟着您才有了一些历练, “对啊,所以我认为你是个天才,放心吧王峰,只要你跟着我好好干,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金毛目光炯炯,铿锵有力地对我说道, 记得金毛那天晚上到ktv找我,也是这么和我说的,结果背地里却想杀我,所以这个老东西的话,我一点都不相信,当然,我嘴上还是说着谢谢,并且借机表达了一番忠心, 就在这时,金毛突然话锋一转,看着我说道:“对了,你知道那天晚上,咱们的行动为什么会被条子知道吗,” 我的心里怦怦直跳,面上不动声色地说:“为什么,” 金毛告诉我说,他托了一位大人物帮忙查询,最后查到是有人打电话举报了我们,继续再查下去,通过110处警台的电话记录,找到了当时举报电话的录音和地址, “你猜是谁举报的,”金毛看着我的眼神,突然变得有点玩味起来,甚至还夹杂着一点点的恨意, 听到这里,我的一颗心几乎要跳出来了,手心和脚心也齐齐都有冷汗浸出,我是千想不到、万想不到,金毛竟然还能派人查到当时报警的电话录音,条子这方面也有点太不靠谱了,这不是纯心要害死我吗, 金毛所托的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 这一瞬间,或许是做贼心虚,哪怕是自诩心理素质极佳的我,都感觉有点慌乱起来,甚至都有点不太敢直视金毛的眼神了,我不怕他,可我怕他手里的枪,更怕他已经在外面布下天罗地网, 如果金毛真的已经查到是我干的,那么今天晚上他叫我过来,根本不是论功行赏,而是一场实打实的鸿门宴, 难道这个家伙,就是想在这里把我干掉, 可是,在不能确定金毛有这个心思之前,我又不能轻举妄动,只能一手轻轻按住自己口袋里的甩棍,同时看着金毛手里的动作,看他似乎并没有拔枪的意思,才轻轻问道:“是谁,” “说出来,你都不信,” 说到这里,金毛突然笑了起来,只是他这笑容带着苦涩,带着无奈,似乎报警的这个人,让他感觉非常的失望, 笑了一下,他才继续说道:“老墨,” 啥, 老墨, 听到这个名字,我都有点傻眼了,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怎么会是老墨,老墨不是已经死了吗,这事怎么和老墨扯上关系的,金毛背后的那个大人物,为什么会把罪名安在已经死掉的老墨身上, 我完完全全地惊了,也完完全全地说不出话来,就这么呆呆地看着办公桌后的金毛,在过去的两年多里,我经历过许多稀奇古怪的事情,但这一件无疑是最古怪的,实在让我摸不着头脑, 而金毛,在看到我惊讶的眼神后,也再次苦笑出来:“不敢相信是吧,连我都不敢相信,我对老墨够好了吧,不仅给他场子给他赚钱,还特别地重用他给他机会,他竟然会在背地里阴我,对我做出这种事情,” 金毛这一番话,听得我更加一头雾水,怎么想都想不明白,只能小心翼翼地问道:“大哥,到底怎么回事,” 金毛叹了口气,一双拳头捏的很紧,牙齿也咬得咯咯直响,郭磊会儿,才给我讲了起来, 他告诉我说,他托的那位大人物,虽然能够找出当时报警的电话录音和地址,但是警方有警方的规矩,这个录音肯定是不能带出来的,所以他也没有亲耳听过, 不过那位大人物告诉他,报警的这个人,声音一听就年纪不大,据对不超过二十岁,很有可能是个学生,而且打电话的那个公用电话亭,就在某个学校和金龙娱乐城之间的路上,所以答案就呼之欲出了, “不是你,就是老墨,只有你俩有这个条件,”金毛认认真真地说道, 我的心跳再次激烈起来:“那你怎么确定就是老墨,” “有人告诉了我,” “谁,”我皱起眉头, “进来吧,”金毛突然啪啪地拍了两下手, 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一个人走了进来, 我回过头去,看到来人,顿时张大了嘴巴,这个人身材瘦弱,脸上还戴着一副小眼镜,整个人看着平平无奇,竟然是刘鑫, 刘鑫一进来,便恭恭敬敬地站好,说道:“金毛大哥,您好,” “嗯,坐吧,”金毛点头, 刘鑫走进来,不动声色地坐到了我的身边,坐下的瞬间冲我挤了一下眼睛, 而我,已经彻底的凌乱了……

上一篇   326 神秘的声音

下一篇   328 谁,才是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