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 第一次合作 - 少年王

319 第一次合作

几个汉子看到是我,顿时满脸的错愕,站在原地不动弹了,那个工作人员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还在催促着:“干他呀,他是来找茬的,” 蚊子狠狠瞪了他一眼,说别胡说,然后又朝我走过来,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峰哥,怎么回事啊,” 我上下看着他,说不怎么,就是有点不高兴, “为什么,谁惹你了,”蚊子一脸关切, 我轻轻叹了口气,看着他说:“你明知道我今天晚上要过来,也不知道在门口迎接一下我,到底还有没有把我这个大哥放在眼里,” 其实我这话有点吹毛求疵,人家又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过来,总不能一直站在外面傻等吧,但我就是故意找茬、立威而已,蚊子也算是个老江湖了,一下就猜出了我的意思,立刻“哎呦”了一声,又轻轻扇了自己脸一下,讪笑着道:“峰哥,是我没有考虑周到,不小心惹您不高兴了,其实我在里面开了一个房间,就等您过来喝酒呢,您先消消气,一会儿我自罚三杯,行不行,” 他一边说,一边冲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那人立刻转身匆匆而去,显然准备包间去了,我也不拆穿蚊子,这事就是点到为止,希望他以后能长个记性,别觉得我好欺负就行了, 我领着凶狠男他们,跟着蚊子进了包间,里面已经准备好了,白的、啤的、洋的都有,蚊子果然说到做到,先自罚了三杯,接着又陪我喝酒,这时候就看出来他还是对我不服气,借着陪酒的名义不停灌我的酒,凶狠男等人都被他给灌多了,还好我以前跟着卷毛男练出来了,酒量还算不错,看到蚊子变着法的想让我喝酒,我不禁冷笑一声,淡淡说道:“也别这么麻烦了,咱们一人十杯,喝醉拉倒,怎样,” 说完,我也不等他同意,便喊人拿过来二十个杯子,在茶几上一字排开,然后打开度数最高的洋酒,不兑饮料,咕咚咕咚地将二十个杯子都倒满了,倒完以后,我也不说废话,自个先一口气干了十杯,接着又对蚊子说道:“该你了,” 再看蚊子,一张脸都绿了,明显不太想喝,但我已经喝了,他又不好意思,只好端起杯子喝酒,喝前几杯的时候,他的神态还比较自若,喝到第五杯第六杯的时候,明显有点撑不住了,回头对我说道:“峰哥,我不喝了行不,实在喝不动了,” “我都喝完了,你才说你喝不动,” 我突然跳起,一脚把蚊子踢翻,然后按住他腮帮子,将剩下的酒全部灌到他的嘴里,这几杯酒下肚,他就彻底不行了,直接拱到沙发底下昏睡过去,我又回头去看剩下几个汉子,他们纷纷低下头去,和我对视的勇气都没有, 我知道,今天晚上,我先胜过一局, 我虽然酒量不错,但也不是金刚不坏之身,连续十杯酒下肚肯定是撑不住的,所以也倒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那天晚上过后,我再来场子里面,蚊子等人明显对我尊重许多,不过我们之间还是有着淡淡的疏离感,有时候场子里面出事,比如喝醉酒的客人打架之类的,他们也不叫我,自己就处理了, 当然,他们给我的说法是:“这种小事,哪里用得着峰哥您出手啊,” 我接手的这几间场子,以前是马向东的,马向东是给金毛做事的,说白了都是金毛的场子,人也都是金毛的人,我不过挂个名而已,当然,我也有权力往这里安插人手,凶狠男他们没事就会过来, 金毛手底下一共有十几家场子,放到整个省城肯定不算什么,但其实势力不算小了,兄弟也有四五十人,金毛有时候会过来,询问我一些情况,然后嘱咐我好好干,说是前途一片光明, 冯千月隔三差五地也会过来,说是想跟我学习一下怎么看场子,结果每次我都只是在大厅坐着玩手机,看着比谁都闲,冯千月挺无语的,说我这钱也太好赚了,我说好赚个屁,如果碰上什么大事,那就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没准把命都丢在这里面了, 冯千月板着脸:“王峰,别觉得我器重你,你就在我面前说话不干不净的,以前都没人敢这么和我说话知道吗,” 我正准备说什么,蚊子突然一瘸一拐地跑了出来,一只眼睛青了,嘴角也渗着血,看到我就叫了起来:“峰哥,你进去看看吧,有个客人闹事,我们都制不住他,” 蚊子他们几人的战斗力虽然不强,但是搞定一般的小麻烦绰绰有余了,对方什么来头,能把他们打了,我也没有废话,立刻让蚊子在前带路,准备过去会会那个闹事的家伙, 而冯千月来过好几次,终于碰到一次突发事件,也是兴奋地不得了,立刻跟了上来, 蚊子带着我们来到一个包间门口,还没推门,就听见里面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我把门推开,就见包间里面一片狼藉,遍地都是玻璃渣子和湿漉漉的液体,有几个服务生抱头蹲在地上呜呜哭着,几个看场的汉子也躺在地上,头上还流着血,显然已经被打伤了, 正中间的沙发上,则坐着一个体型肥硕的汉子,至少有二百斤,一脸凶恶的横肉,眼神更是无比凌厉,让人特别注意的,是他的头发很短,短到只有一层青茬,这种人的身份往往只有一种,就是刚从牢里放出来的, 看我进来,胖子猛地一拍茶几,整个茶几都跟着一晃,接着,震耳欲聋的声音又响起来:“操,老子让你们把管事的喊过来,怎么来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学生娃娃,” “这人,好像不太好对付啊……”身后,冯千月的声音轻轻响起, 肯定不好对付,一个人就把蚊子等人打成这样,这实力也是不容小觑了,我看到冯千月的手悄悄摸向腰间,准备抽出她的皮鞭来了,我冲她摇摇头,轻轻说道:“没事,我来处理,” 接着,我便往前走了一步,尽量做出一个微笑,说道:“这位客人,我就是这里管事的,请问你有什么需要,” “你是管事的,” 胖子上下看了我几眼,脸上露出不太相信的神情,接着又恍然大悟地说:“我明白了,这ktv是你家开的对吧,行,和你说也一样,老子刚从牢里放出来,憋了一肚子的火,着急找个女人发泄,你们赶紧给我找个女的过来,” 我摇摇头,说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是正规场所,没有那种服务的, “没有,,” 胖子再次猛地拍桌,中气十足地吼道:“歌厅怎么能没小姐,没小姐你们开个毛的歌厅,,” 刚刚骂完,他好像发现了什么,突然盯向我身后的冯千月,眼睛里流露出饥渴的光,淫笑着道:“那个妞我看就不错,不如叫她过来陪陪我吧……” 在这之前,冯千月还想看看我是怎么处理这事的,所以没说话也没声张,结果这胖子实在不识抬举,竟然把炮火轰向了她,这不是自己作死吗,可想而知,以冯千月的脾气,哪里受得住这样侮辱,当即就把鞭子抽了出来,“噼啪”一声抽向了那个胖子, 那个胖子的实力其实不弱,但是一来冯千月抽的突然,二来包间里灯光昏暗,三来那胖子也喝了点酒,没反应过来,被冯千月狠狠一鞭子抽到了他的脸上, 顿时,皮开肉绽, “嗷,,” 胖子立刻一声嚎叫,像头发怒的狗熊一样,裹挟着凶猛的气势,朝着冯千月冲了过来,冯千月也调转手中的皮鞭角度,准备再次抽这胖子,而这胖子跑到一半,突然变了方向,朝我扑了过来,狠狠一拳砸向我的鼻子, 这一拳砸得又狠又快,连我都没反应过来,仓促之间只能举起胳膊抵挡,胖子这霸道的一拳砸在我手臂上,巨大的力道逼得我连连后退了好几步,而这胖子紧追不舍,再次往前跨了一步,又狠狠一记右钩拳,砸向我的脸颊, 这胖子别看体型肥硕,实力却是相当强劲,动作也非常的灵活,有点像港片里的洪金宝,他再次砸向我的时候,冯千月的鞭子也抽了过去,狠狠抽在他的腰间,引得他再度狂啸一声, 但他并没有改变对我的攻势,仍旧带着无可匹敌的气势,狠狠一拳砸向我的脸颊,我稍稍侧了一下身子,躲开他这霸道的一拳之后,接着一个侧踢狠狠扫向他的腰间, “砰”的一声闷响,我的小腿犹如一条坚硬的钢管,狠狠抽在胖子的肚子上,胖子“哇”的一声大叫,连连往后退去,退了大概有四五步,方才站住身形,又如一头猛熊一样扑了过来, 这时候,冯千月的第三鞭抽到了, 昏暗的房间里,?色的皮鞭像是一条凶猛的毒蛇,声音尖锐地抽向胖子的脸,胖子立刻举起胳膊抵挡,而我趁着这个机会,双脚迅速往前窜去,再次狠狠一脚踹在胖子的肚子上,胖子巨大的身子往后飞出,重重落在后面的茶几上, 就听“咔嚓”一声,茶几断为两截,上面的酒水也哗啦啦落了一地,而我又冲上去,往他身上狠狠补了几脚,冯千月也没消气,同样冲了上来,用皮鞭狠狠抽着胖子,一边抽一边骂:“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让老娘陪你,,” 在我和冯千月的连踢带抽之下,胖子很快失去了反抗能力,浑身皮开肉绽不说,人也奄奄一息了,我和冯千月对视一眼,都觉得差不多了,这才停下了手,这是我和冯千月第一次配合打架,感觉还挺不错, 胖子趴在地上,有气无力地呻吟着,蚊子这时候跑了过来,也跟着踢了胖子几脚,骂道:“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也敢到这闹事,你坐牢坐成傻子了吧,” 接着,他安排了几个人,把那胖子给丢出去了,又叫来几个服务生收拾包间, “峰哥,今天还好有你,不然兄弟们可就栽了,”蚊子点头哈腰地说着,似乎对我佩服到了极点,“峰哥您受累,到外面休息休息吧,” 蚊子一路小跑,准备到前面给我开门, 这桩突发事件,就这样完美地解决掉了,冯千月也挺开心,悄悄和我说道:“原来看场子也不难嘛,” 我没有理会冯千月,而是看着前面已经开了门的蚊子,突然说了一声:“等等,” 蚊子回过头来,一脸迷茫地看着我,冯千月也奇怪地看着我,我?不作声,走到门口,回头冲着一干服务生说:“你们先出去吧,” 这些服务生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听话地出去了,包间里,只剩下我和蚊子、冯千月,以及几个受伤的兄弟,我把门关上,同时还上了保险,不让外面的人进来, “峰哥,你这是……”蚊子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慌张, 我勾着蚊子的肩,拉着他往茶几的方向走,一边走一边说:“蚊子,我当大哥这几天,对你怎么样,” “峰哥,你对我当然没的说……” 不等他说完,我突然抓住他的头发,将他的脑袋往下一拽,同时膝盖狠狠往上顶,猛地撞向他的鼻子,一下,鲜红的液体就飙了出来,人也开始昏昏沉沉,眼珠子都有点泛白了, 而我并没有打算放过他,又猛地将他压在破裂的茶几上,按住他的脑袋狠狠往上砸去…… 我这突然间的动作,吓坏了包间里的所有人,冯千月都吃惊地看着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这样做,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磕了蚊子四五下,他的脸上鲜红淋漓,还沾满了玻璃渣子, “王峰,你干什么,” 冯千月大叫出来,并且朝我跑来,在她看来,我的动作当然是不可理喻的,蚊子是我场子里的兄弟,怎么随随便便就打, 我回过头去,冲她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 冯千月站住了脚步,虽然还是一脸不解,但是没再拦我, 而我手里的蚊子,已经快昏过去了,趴在茶几上奄奄一息,我抓着他的头发,轻轻说道:“我既然待你不错,你干嘛要设局害我,” “峰哥,我不明白……”蚊子有气无力地说着, “还不承认是吧,” 我叹了口气,又从地上抓起一个破碎的破旧瓶子,作势要往他的眼睛上扎, “峰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蚊子吓坏了,颤颤巍巍地求着饶,甚至拼尽最后一丝力气,跪在我的身前咣咣咣磕起头来,他一边磕头,还一边哭出声来,显然是真的怕了,求饶的声音也越来越低,最后都像蚊子一样哼哼了我也终于知道,他为什么叫蚊子了, “知道错了就好,” 我轻轻拍着蚊子的脑袋,叹口气道:“以后别想在我面前玩阴的,你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我,但是这次也不能算,否则我以后没法带兄弟了,就废你一只手吧,” “不,不……”蚊子抬起头来,目光中露出惊恐的神色, 而我没有任何犹豫,按住他的手腕,握紧手里的瓶子,狠狠扎了下去…… 蚊子的惨叫声,顿时响彻整间包厢,使得现场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完事以后,我扔掉手里的瓶子,又从桌上拿了块毛巾擦擦自己的手,对旁边傻眼的几个汉子说道:“收拾一下吧,我先回学校了,明天再过来,” 说完,我便朝着包厢门口走去,冯千月也迅速跟了过来, 我们两人出了ktv,肩并肩朝着学校的方向走去, “不打算解释一下吗,”一阵沉?之后,冯千月终于按捺不住性子,问道:“你怎么知道是他设的局,” 面对冯千月,我没打算瞒着,毕竟我俩现在算是合作伙伴,于是我活动了一下胳膊,边走边说:“第一,我一直就怀疑他想阴我,别问我为什么,就是一种直觉,” 冯千月??点了点头,认可我的直觉, 我继续说道:“第二,我进到那包间的时候,看到那胖子头上有一点点血痕,不多,就一点点,指甲盖那么大,当时我就猜到,他所谓刚出狱的说法是假的,那头明显是临时剃的,却不小心给剃破了,反而露了马脚,” 冯千月吃了一惊:“包厢里那么昏暗,指甲盖大的血痕你都可以看见,而且就凭一块血痕,你就能推测出来这么多东西,也太厉害了吧,” 我笑了一下,表示这没有什么,继续说道:“后来,他出言调戏你,你又抽了他一鞭子,他在怒火之下,本来是朝着你冲过去的,结果半道上却改了方向,反而朝我冲来……” 冯千月点头:“是的,我也觉得这很奇怪,不过我当时还以为他是想先干掉你这个障碍,再来找我麻烦,” 我摇摇头,说不是的,当时蚊子给他使了个眼色,暗示他别惹你,你的来头不小,所以他才转向了我,这也是你后来抽了他好几次,他却始终没有找你麻烦,不停和我缠斗的原因所在,事情到这一步,也就不用再说了吧,那胖子就是蚊子找过来想对付我的, “原来是这样……” 冯千月一脸的恍然大悟,但是还没过上几秒,似乎又觉得哪里不对劲,说道:“可是,蚊子当时在你身后啊,你怎么看到他的眼神,” 我做出一个神秘的微笑,说道:“这个嘛,就不能告诉你了,” “哎呦,别那么小气嘛,告诉我呗,” “不行,这是我独门绝活,”我一边摇头一边往前走, “哎呦哎呦,告诉我嘛,分享一下下……”冯千月追上来,还抓住我的手腕,晃着我的胳膊,撒娇哀求着我, “真的不行,你就别再说了,” 而我当时,也没觉得冯千月有什么反常,只是去扒拉她的手,冯千月却不肯放开,这么一来二去,我俩的手突然抓在一起,接着,我俩都是一愣,这样的动作大概僵持了四五秒,我俩才反应过来,赶紧放开对方,又各自往后退了几步, 气氛变得十分尴尬,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冯千月的脸也微微有点发红,赶紧转移话题:“你到底说不说啊,” “嗯,其实也没什么,因为我一直关注蚊子,所以余光始终瞟着他,才注意到了他的眼神,”我也不卖关子了,赶紧给她解释, “嘁,原来就这么简单,还弄得那么神秘,无聊,” 说完,冯千月就转身跑了,溜得比兔子还快,就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 看着她的背影,我心里想,说着简单,做起来可难,当初我在水库边上练习走桩,背后不知道挨了多少下石头,跌到冰冷的水库里多少次,才练出来这样一门绝活的, 还有,今天晚上虽然废了蚊子的一只手,可我知道这事还没有完,因为蚊子,毕竟是金毛的人, 明天,真正的危机才会到来…… 对这一点,我明白的清清楚楚,所以第二天晚上做了充足的心理准备,才前往场子里去,这事我并没和冯千月说,我不想什么事都得依仗着她, 而且,我觉得自己应该可以应付, 等我来到ktv的时候,发现蚊子等人就在大厅的沙发上坐着,蚊子的一只手吊在胸前,上面裹着白色的石膏, 蚊子一见到我,立刻站了起来,恭敬地叫了一声峰哥, 我心里想,难道这小子总算是服我了,所以没有告状,结果我还没有想完,就听蚊子继续说道:“峰哥,金毛大哥在楼上等你,” 嘿,终究还是来了, 我笑了一下,拍了拍蚊子的肩膀,说道:“小子,真有你的,行吧,咱们待会儿见,” “峰哥,我……” 蚊子似乎想解释什么,但我厌弃地看了他一眼,根本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便皱起眉头,迈着沉重的步伐朝着楼上走去…… 同时,我呼了口气,轻轻捏了捏口袋里的甩棍, 如果金毛真打算干什么,我不介意今晚就干掉他,

上一篇   318 走马上任

下一篇   320 意外的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