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 冯千月送我的礼物 - 少年王

317 冯千月送我的礼物

上次冯千月组织开会,因为班主任突然找我,所以我去得迟了一点,被冯千月一通训斥;这次,我没有再迟到了,到三楼活动室的时候,冯千月还没有来,不过其他人基本上都到了, 我进去之前,活动室里面嗡嗡直响;我进去之后,里面猛地安静下来,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看着我,我笑了一下,说怎么了各位,我脸上长东西了, 片刻安静过后,众人又七嘴八舌起来,甭管高一的还是高二的,亦或者是高三的,都开口叫我峰哥,纷纷解释他们昨天晚上到哪去了,所谓理由,无非就是被人群冲走了啊,人太多没找到我和冯千月啊之类的话,一听就是假到不能再假的借口人群咋没冲走我呢, 不等他们一个个阐述完自己的理由,我就说道:“你们和我说这干嘛,又不关我什么事,” 众人一片沉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杨子威讪笑着说道:“峰哥,看你这话说的,你和冯姐不是最熟吗,一会儿等冯姐来了,你帮我们说说情呗……” 我就知道他们打的是什么主意,一帮不靠谱的玩意儿,昨天把我和冯千月丢在职校自己先跑,完全不顾我俩的死活,也好意思让我帮忙说情,我冷笑了一声,说道:“不好意思,我和她也不熟,她有多不待见我,你们昨天也都看到了,所以这个忙真是没办法帮,” 不管众人怎么求我、和我说好话,我也无动于衷、铁石心肠,我真觉得这帮玩意儿欠收拾,就该让冯千月好好整他们一次,看我就是不松口,一帮人的神情顿时有点慌张,个个都是一脸大难临头的忧愁模样, 就在这时,活动室的门被人推开,冯千月这位正主终于走了进来,到底是练家子,再加上李爱国的伤药,经过一晚上休息的她看上去气色好了很多,脸上都有些红润润的了,不管冯千月这个人有多讨厌,那俊俏的模样确实没法挑剔, 冯千月一进来,再看各个班的老大,都是面色惨白、冷汗直冒,好像世界末日到了一样,那是肯定,排骨的前车之鉴还历历在目,哪个不嫌这位凶巴巴的女魔王怕的, 冯千月冷着一张脸,进来什么话都没说,直接朝着边上的一张椅子走去,她经过众人身边的时候,有一股难闻的味道飘了出来,众人都是一脸迷茫的神色,但是在这当口也没人关心这个,自己的安危还顾不过来呐, 冯千月坐在椅子上,距离我们稍远些了,味道才消失不见,活动室里一片寂静,所有人都低着脑袋,搞得气氛也很严肃,冯千月开了口,果然是询问昨天晚上的情况, 众人一个一个地说话,和刚才对我说的理由差不多,一听就是胡编乱造、乱扯一气,等大家说完以后,活动室里再次安静下来,都等着冯千月发落和处置,每一个人都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我抱着自己的双臂,等着看这一场庞大的暴力盛宴, 但出乎意料的是,冯千月没打也没骂,而是静静地说道:“昨天晚上确实考虑不周,过去的也比较仓促,好在除了锅仔以外,大家都没什么事,不过这事肯定没完,等我再筹备筹备,随后再带大家去打职校,行,今天就到这里,大家先散了吧,” 听到冯千月让大家走,众人都是一脸吃惊的模样,不敢相信冯千月就这么放过了他们,而且还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包括我也是一样,这可太出乎我意料了,怎么一夜过去,冯千月连性子都变了, 但是不管怎样,冯千月既然让他们走,就没有人得了便宜还卖乖,纷纷悄无声息地退出了活动室,我也准备离开,但是冯千月突然叫了一句:“王峰,你等一下,” 我便站住脚步,等众人都离开以后,便疑惑地看向冯千月, 冯千月手里抓着一件衣服,朝我丢了过来, 是我昨天给她的那件, “昨晚,谢谢,”冯千月面无表情地说道, “不客气,”我抓过衣服,闻到上面有淡淡的清香味,显然是洗过了的,就事论事,这点办的挺不错, “是郝莹莹洗的,”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冯千月特别解释了一句, “哦,”我无所谓,谁洗都一样, 我以为冯千月叫我留下,就只是为了还我衣服,正准备离开,就听她又说道:“你是不是觉得奇怪,我为什么没有收拾他们,” 我想了想,说这是你的自由,我有什么好奇怪的, 虽然我表示没有兴趣,但冯千月还是解释起来:“就像我之前说的,昨天晚上确实是太冒失了,也是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既然是我的错,我又怎么好意思责怪别人,” 我挺吃惊地看着她,简直不敢相信这是冯千月嘴里说出来的话,这一夜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刁蛮无理的冯千月,竟然也有反省自己的时候, 看到我吃惊的模样,冯千月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又撇了撇嘴,说道:“准备不足而已,等随后我还要再打职校,一定要把老墨连根拔除,你就等着瞧吧,” 我哭笑不得,还以为她转性了,闹了半天还是这样, 我说了一声随你,便转头准备离开, “接着,” 就在这时,冯千月突然叫了一句,接着脑袋后面有呼呼的风声响起,我本能地回头用手一抓,却发现是个崭新的摩托罗拉手机,我莫名其妙,不知道冯千月这是什么意思,就见冯千月又撇了撇嘴,说道:“以后你就是我的心腹了,送你一个手机,方便联系,” 我无语地说:“手机这么贵重,你就不能好好给我,干嘛要扔,” 冯千月冷笑一声:“你要是连个手机都接不住,就没资格做我的心腹,” 我说可拉倒吧,你就是怕我闻见你身上的味儿,才不过来, 看我揭穿了她,冯千月有点气急,狠狠瞪了我一眼,便匆匆离开了活动室,而我看着手里的手机,有些哭笑不得,看来是昨晚的出色表现,让冯千月开始看重我了,准备大力培养我呐, 可惜,爷不在乎, 我随便翻了一下手机,是摩托罗拉的最新产品,都能上qq和刷论坛了,感觉蛮厉害的,这以后不得上天啊,又翻了一下电话本,里面静静地躺着两个人名,冯千月和郝莹莹, 虽然冯千月挺看重我,并且有意把我当心腹培养,不过我可没兴趣在她手下干活,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单飞,独自去闯出一片天,其实昨天都和职校那边说好了,就差到我们学校办手续了,结果阴差阳错地被冯千月带去闹了一回职院,差点把命都丢在那里,想想还有点后怕, 虽然因为此事,让冯千月对我的态度大大改观,但我还是决定要走,谁都拦不住我,送个手机也不行,职校是肯定不能去了,冯千月自个都说了以后还要再打职校,我去那边不是又要和她撞上, 所以,我又开始物色新的学校, 这一次,我走的远了一些,确保转学以后和冯千月八竿子扯不上关系的那种,她就是再疯也不可能跨过半个城区去打那个学校吧,来回跑了几天,情况都摸得差不多了,新的学校各方面都让我满意,基本就差办手续了, 这件事情,我没和任何人说,哪怕是郝莹莹、凶狠男他们每天和我一起吃饭、一起玩,我也没对他们吐露过半个字,我个人觉得,要走就悄悄走,没必要去搞那些东西,而且我的身份也不适合跟谁发展太好的感情,有段美好的回忆就足够了,大家从此就大路朝天、天各一方吧,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在我准备办手续的这天,手机却突然收到了冯千月发来的一条短信, 这个手机,冯千月自从送给我后,就没怎么派过用场,郝莹莹和我是一个班的,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并不需要打电话;而冯千月,似乎故意隐藏起来了,也不说组织我们开会,平常都很难见到她的面,就更别提打电话了, 她的短信内容很简单,也很普通:我身上的味道什么时候可以消散, 看她这条短信,我忍不住笑了起来,也知道她为什么消失好几天了,粗粗一算,距离给她上药已经过去四天了,于是我给她回:再有两三天,味道应该就没了,不过,还要看你的伤口恢复情况,如果好的话就不用再上药了,不好就得再来一轮, 过了一会儿,冯千月又回过来:那好,两三天之后再让你看看, 当时我就想着,即便是要转学,也不差这两三天了,而且既然给冯千月上了药,也得负责到底,不能半途跑了,这可是我没过门的媳妇,以后是要抱着睡的,皮肤当然特别重要, 也是我回:行, 当时我还没有想到,就是这耽搁的两三天时间,会改变我在省城的整个路线和局势, 这两三天的时间里,我还是和平常一样正常上课、下课,没事人一样和凶狠男他们一起玩,和郝莹莹一起吃饭,没人知道我要准备走了,也没人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更没人知道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心里,到底隐藏着多少惊天的秘密和野心, 三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天中午我吃过饭,正准备送郝莹莹回宿舍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冯千月打来的电话,说是想让我帮忙看看伤势恢复情况,我说这有什么好看的,你自己看看不就完了,感觉可以就没问题,不可以的话就再上一次药, 结果冯千月不太放心,说怕自己看的不准确,还是希望我能看看,得知我和郝莹莹在一起,她就让我和郝莹莹到小花园去,说在那里见面,还是上次的草丛,那里枝繁叶茂,适合隐藏身形,我和郝莹莹先过去了,等了一会儿,冯千月也来了, 这次,冯千月穿了一条鹅黄色的裙子,将她的身材点缀的玲珑有致,让人眼前一亮,冯千月一来,先和郝莹莹说过,让郝莹莹闻闻她身上有没有臭臭的味道了, 郝莹莹抱着冯千月,在她身上使劲嗅了几下,开心地说:“没了,一点都不臭,还特别地香呢,我要是个男人,都想一口把你吃了,” 冯千月也很开心,拉着郝莹莹的手,又拍着自己的胸口,说哎呀,这几天可把我憋坏了,我每天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就跟过冬似的,生怕别人闻到我身上的味道, 现在的冯千月俏皮可爱,身上一点女魔头的影子都没有,看着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小女生,可惜这样的模样,只能在唐临风的面前,或是郝莹莹的面前才能看到,别人是没这个福气欣赏到的, 两个女孩抱在一起说了会儿话,才想起我来,郝莹莹说:“王峰,你快帮千月看看吧,” 我点点头,便走到了冯千月的身前,果然和郝莹莹说的一样,冯千月的身上飘来淡淡的香味,是个男人都想一口将她吃了,冯千月只比我低一点点,我只要稍稍一低头,就能看到她白皙的脖颈和清晰的锁骨,虽然再往下就看不到了,但还是十分的诱人,就事论事,不管冯千月为人到底怎样,论容貌和气质真的不输给谁, 见我靠近,冯千月的脸有些红,对郝莹莹说:“莹莹,你不介意吧,” 郝莹莹刮了冯千月的鼻子一下,带着些幽怨说:“我介意什么呢,王峰又不是我男朋友,” “啊,” 冯千月一脸不可思议,显然,她以为我俩一直再交往着,结果搞了半天还没发展到那一步,不禁摇着头说:“你俩发展也太慢了,”又瞪了我一眼,说王峰,你在干什么呢,怎么还没有把莹莹搞到手, 不等我说话,郝莹莹就点了她额头一下,说道:“这事就不用你操心啦,就算王峰是我男朋友也没有关系,这是给你检查伤势,又不是做其他事,再者说了,咱俩以前不是还说要嫁给同一个男人吗,怎么现在又介意起来啦,” 听了郝莹莹的话,我差点没笑喷出来,原来她俩还说过这么荒诞的事,这得感情好到什么地步啊,不过再怎么说,也是她俩的儿时细语,肯定是当不得真的,郝莹莹现在又说出来,把冯千月都羞得够呛, 冯千月的脸都红了,轻轻推了她一下,说哎呀,当着王峰的面,你胡说什么呢…… 郝莹莹却嘻嘻地笑起来,说好啦,不说了,赶紧让王峰给你看吧, 冯千月点点头,便转过身去,郝莹莹帮着忙,将她裙子背后的拉链慢慢拉开,露出里面白皙的脊背来,这种连衣裙有个好处,就是可以单独拉开后面的拉链,不用裸露胸前的部位,看来冯千月也是做了准备来的, 我这个人虽然偶尔有点猥琐,脑子里也有点不太健康的东西,但还不至于成天想着怎么占女孩子便宜,所以也没觉得遗憾,而是认真地朝着冯千月的脊背看去, 一个星期过去,冯千月的脊背已经有了大大的改善,之前那些触目惊心的口子已经消失不见了,现在不光完全愈合,而且只剩一点浅浅的痕迹,如果不是仔细看的话,连这些浅浅的痕迹都发现不了, 看这情况,假以时日,这些痕迹也会消失不见,当然也就不用再上第二轮药了, 不得不说,冯千月的皮肤是真的很好,完美地应了那八个字,“光滑如缎、白皙胜雪”,上上次是远远地看,上次则只顾着处理伤势,这次才真正近距离地观赏了一次, 白皙光滑的脊背,再加上冯千月身上飘来的淡淡香气,我瞬间觉得自己的脑子再次充血,意识都跟着有点恍惚起来,情不自禁地就伸出手去,抚向了冯千月的脊背, 说来也是丢人,之前还说自己没有成天想着占女孩子便宜,现在就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了,就好像鬼上身了一样,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我的手一触到冯千月的脊背,感觉就好像一道电流猛地窜遍我的全身,浑身上下都有点酥酥??的了,甚至呼吸都跟着浓重起来,而冯千月和郝莹莹以为我是检查伤势,所以也没管我,任由我在冯千月的背上轻轻地抚摸着, 过了一会儿,冯千月似乎觉得有点不大对劲,轻轻问道:“王峰,怎么样了,” 冯千月这句话一出口,我也立刻惊醒了过来,才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赶紧把手收了回来,面红耳赤地说:“嗯,没事了,不用再上药了,”同时心中暗骂自己,王巍啊王巍,你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了,怎么这么控制不住自己呢, 郝莹莹和冯千月再三确认,确定真的没有问题之后,两个女孩都开心起来,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这片小花园里,郝莹莹帮冯千月拉好拉链,冯千月回过头来,一脸欢愉的同时,也轻轻冲我说道:“王峰,谢谢你啦,” 这是我认识冯千月以来,她第一次用这么温柔的语气和我说话,我在感慨的同时,也忍不住在想,如果你一开始就这样对我,我也不至于会恨你了,可惜现在一切都迟了,对待冯家刻骨铭心的仇恨,还有受过的种种屈辱,我就是一辈子都无法忘怀、无法释怀, 冯千月和郝莹莹并不知道我在想些什么,两个女孩还在互相庆祝着、开心着,高兴之余,冯千月也说为了表达谢意,晚上会请我和郝莹莹吃饭,郝莹莹立刻就答应了,说要狠狠地宰冯千月一顿,还说:“那你要不要叫唐临风啊,” 突然提到唐临风,本来满脸欢快的冯千月,突然就变了颜色,眼神都跟着?淡下来,默默地说:“不叫他了,” 看得出来,经历过上次生日晚宴和砸车事件之后,给冯千月也造成了一定的心理冲击,起码自从她返回学校以后,再没见过她去找唐临风了,郝莹莹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孩,看到冯千月不开心了,又连忙转移了话题, 而我,本来打算给冯千月看完伤以后就走的,但是她说要请吃饭,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只好应了,心里想着,就当时离别晚餐吧, 下午上完课以后,冯千月果然来我们班,叫了我和郝莹莹,一起出了学校,在外面找了一家饭店,三个人,吃不了多少东西,但冯千月还是点了满满一桌子菜,还点了一瓶红酒,说是除了感谢我帮她疗伤以外,还要谢谢我那天晚上在职校所做的一切,让她重新认识了我这个人, 而我,仍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淡淡地说没什么的,举手之劳而已, 酒足饭饱之后,从饭店出来,冯千月却说,还有一份礼物要送我,让郝莹莹先回学校,郝莹莹一脸吃惊,说:“哇,送什么礼物,还要避着我,难道要送一辆跑车,” 冯千月推了一下郝莹莹,说去你的,又老气横秋地说:“这个礼物就不和你说了,这是我们圈子里面的事,” 郝莹莹听后,也不再细问,和我们告别之后,就先回学校去了, “走吧,” 冯千月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我也一头雾水,不知道冯千月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只好跟了上去,因为我和郝莹莹的暧昧关系,冯千月有意和我保持着距离,我也无所谓,就在她身后跟着, 最终,来到了一家ktv的门前, 这家ktv,就是之前马向东看管的场子之一,冯千月就是在这干掉马向东的,而我也曾经想把这里据为己有,当作我崛起省城的开端,结果后来却被冯千月横插一脚,才不了了之的, 冯千月把我带到这里,什么意思, 但是冯千月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将我引到了ktv里面,又坐在了大厅的沙发上,这间ktv不大,所谓的大厅,也不过十来个平方而已,因为生意挺不错的,所以人来人往,显得有点憋闷, 坐了一会儿,里面走出来一个人,这个人满头的黄发,正是马向东之前的大哥,金毛, 虽然冯千月已经对外宣布自己从此以后和冯家断绝关系,但是稍微有点生活经验的都知道这种事情有多荒谬,到底是血脉相连的亲人,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和好了,所以金毛对待冯千月仍旧十分尊敬, “冯小姐,您好您好,”金毛点头哈腰,恭恭敬敬地伸出手来, 冯千月却没握金毛的手,而是抱着双臂,又恢复了她霸王女王的范儿,冷冷说道:“我的事情怎么样了,” 金毛也不介意,缩回手去,笑着说道:“冯小姐现在是你们学校的天,这几家场子当然理应交给您了,没有问题,” 之前说过,省城和罗城不一样,罗城道上没人看得起学生,而省城道上却觉得学校的天是香饽饽,都是争着抢着要的,他们为了拉拢这些天,甚至会将旗下一些场子交给天,以示诚意, 现在,冯千月是我们学校的天,她又想发展自己的势力,以便将来和冯家抗衡,当然不会放过这些场子,所以主动来和金毛要了,而金毛当然也不会不给她, 冯千月点点头,显然很满意金毛的态度,继续说道:“可以,那从今天开始,这些场子都交给他,” 她一边说,一边伸手指向了我,

下一篇   318 走马上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