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 小试牛刀 - 少年王

313 小试牛刀

我刚准备转到职校,冯千月就说要去打职校,这特么什么情况,故意玩我的吗,, 冯千月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看到我吃惊的模样,眉毛顿时竖了起来,喝道:“怎么,你不敢,” 我赶紧说没有没有,冯千月说:“那行,一会儿学校门口见,就你一个人来就行,不用叫其他人了,” 说完以后,冯千月便匆匆走了,我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觉得这事实在有点荒谬,冯千月怎么好端端要去打职校了,不管怎么说,这转学的事总得暂缓一下了,需要看看情况再说, 等我来到学校门口,看到这里已经聚了不少的人,都是各个班的老大,之前我和飞机、杨子威他们闹过矛盾,但是现在都属冯千月的手下,也就没什么好闹的了,他们还和我打了个招呼, 我本来想问问他们冯千月干嘛要去打职校,结果他们见了我,倒先问起我这个问题来了,原来他们也不知道,因为之前冯千月为我出过头,他们都以为我和冯千月的关系不一般,看到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们一个个都挺吃惊, 论战斗力,我们肯定是不如职校的,平时在外面见了职校的也是绕道走,现在突然要上门去打职校,而且就这么点人,大家显得都有些懵,不过很快有人说道:“怕什么,反正是冯姐带队,还不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这句话说得没错,以冯千月的身份,别说去打小小的职校,就是去打社会上那些老大,又有哪个敢还手的,这种感觉,就好像网游里的大号带我们一群菜鸟去开荒,躺着也能把经验和装备拿到手,所以大家心里都安定下来,互相开着玩笑、聊着天,气氛也比较轻松, 等了一会儿,冯千月出来了,不过出乎我们意料的是,她的脸上还蒙了一层?纱,看到我们迷茫的样子,冯千月直接说道:“坦白告诉你们,我和我家里断绝关系了,所以大家也别指望我会用‘冯家大小姐’的身份去打职校,今天晚上大家就凭咱们自己的本事,把职校给它闹个翻天,” 冯千月这句话一出口,除了我以外,现场所有的人都懵了,一个个瞠目结舌、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看他们的表情,显然和我想的一样,觉得冯千月真是瞎胡闹,先不说这“断绝关系”是真是假,就当是真的吧,我们这么点人去打职校,恐怕还没进门就被人给打出来了, 看到我们的模样,冯千月有点不开心了:“怎么,你们不相信我的能力,” 即便是号称和家里断绝关系,众人也不敢忤逆冯千月的命令,赶紧说没有没有,就要跟着冯千月往前走,只有我,站在原地没动,冯千月回过头,问我什么意思, 冯千月一说话,众人也纷纷朝我看了过来,我想了想,说:“即便要打职校,也要有个作战计划,那毕竟是一个学校呢,不是说打就打的,你有什么准备吗,” 冯千月皱着眉,说这有什么好准备的,直接进了学校,把他们的天抓出来打一顿,不就完了, 她一边说,还一边问旁边的人:“职校的天,叫什么来着,” 旁边的人赶紧回答:“老墨,” 冯千月接着说道:“对,就把老墨抓出来打一顿,” 听了冯千月的话,我真是有点哭笑不得,看来这个姑娘虽然出身于?色家族,但是在这方面还真是没有一点经验,诚然,她要是以“冯家大小姐”的身份进去,老墨就是被她打的半死不活都没怨言,可她现在连脸都蒙上了,也说了不会再拿冯家的身份压人,职校大门能不能进去都是个问题,还想打人家学校的天, 我继续问冯千月:“在职校里,老墨至少能叫出来几百个人,到时候你打算怎么办,” 这样的话,飞机、杨子威他们都不敢问,也就我敢仗义直言,“唰”的一下,冯千月将她的皮鞭亮出来,恶狠狠道:“谁敢拦我,我抽死他,” 我瞥了她手里的鞭子一眼,说你觉得你那个鞭子,能抽多少人, 冯千月的脸猛地沉了下来,说道:“王峰,你要是不敢去,就给我滚回去,别在这里废话,” 坦白说,冯千月还是给我面子了,这要换成别人,早就被她用鞭子抽了,不过即便如此,我也没有放弃继续劝她:“你自己都说了,不想用‘冯家大小姐’的身份压人,那就应该好好考虑一下战略,带这么一点人进去职校,无异于羊入虎口,我不是轻视你手里的鞭子,我知道你打架挺厉害的,可你也要考虑这是群架,不是单挑,你一根鞭子真抽不了几个人,忠言逆耳利于行,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我先抽你,” 冯千月长这么大,估计都没人和她说过这样的话,当时就按捺不住了,也顾不得郝莹莹的面子,“噼啪”一声脆响,手里鞭子已经朝我抽了过来,现场众人都见识过冯千月鞭子的威力,那叫一个快、狠、稳、准,纷纷吓得往后退去,同时又朝我投来同情的目光, 而我不慌不忙,伸手就捞住了冯千月的鞭子,并且紧紧抓在手里,当初我到冯家,就能抓住她的鞭子,现在又经过王大头和老歪几个月的训练,抓她的鞭子简直轻而易举, 冯千月拽了两下,没有拽动,脸上顿时浮现出惊诧的表情,四周众人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我抓着她的鞭子,淡淡说道:“我还是希望你再慎重考虑一下,咱们这么点人真不是职校的对手,” 在我看来,冯千月的性子是刁蛮任性了点,但她也不是个傻子,只是以前的养尊处优,造成了她目空一切的态度而已,可能是冲着郝莹莹的面子,也可能是和她爸闹了一场,性格有些转变,冯千月这次罕见地没有继续发飙,而是真的冷静思考起来, 见状,我也把手里的鞭子松了, 冯千月想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那你说怎么办,” 我沉?了一下,说道:“要让我说,这职校肯定是不能打的……” 看到冯千月的眉毛又拧起来,我继续说道:“当然,我也知道你势在必行,竟然如此的话,咱们就好好谋划谋划,” 我一边说,一边随便捡了块石子,蹲在地上划拉起来,很快就画了一个职校的简略地形图出来,因为我下午才到过职校,而且还刻意四处走了走,所以画图对我来说不是难事, 画完以后,我便用手点着职校里的各个建筑,耐心地说:“因为咱们人少,所以想打老墨的话,就得偷袭,咱们可以兵分四路,从这些地方进入教学楼里,锁定老墨的位置以后,想办法将他引到二楼的水房,之所以选在这里动手,是因为这个水房的水泵坏了,平时根本没有人过去,咱们想怎么打就怎么打,不用担心被人发现,也不至于陷入重重包围之中,” 因为之前指挥过不少战斗,所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制作一份简单的作战计划出来,对我来说也不是难事,讲完以后,我又把地上的地图划拉掉了,这也是我的习惯,不想被敌人发现, “大家觉得怎样,” 等我抬起头来的时候,发现身边众人都是一脸错愕地看着我,包括冯千月都有点傻眼,看向我的目光十分复杂,确实,以他们的年龄和阅历,看到我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画出职校的地图,还制定了剿灭老墨的方案,实在有点冲击三观,露出这样的表情也很正常, 一时间里,竟然没有一个人说话,只有风吹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 “看不出来,你还挺厉害的……”过了半晌,冯千月才幽幽地说了一句,语气也不像之前那么不耐烦了, “还好,看过一点兵法而已,” 我随便乱扯了一句,又继续说道:“当然,这计划很粗浅的,而且不知道老墨具体在哪,他那样的人,也不一定老老实实上课,没准在宿舍喝酒,或是在外面逛街,这都说不定的,所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不过有个原则就是,绝对不能引起骚乱,否则咱们进去容易,出来就难了……当然,如果真的不幸陷入重围,你可以把脸上的?纱摘下来,自报家门之后,保准没人敢动你的,” “我就是死,也不会再用冯家的名号,”冯千月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心里想,你最好一辈子都这么有骨气,又耸耸肩,说:“那就更要遵循这个原则了,” 我早说过,冯千月的性子让人讨厌,但她这个人其实并不笨,她能看得出来,我这个计划还是很靠谱的,所以立马拍板下来,并且按照我的计划分了四路,谁和谁从哪里走,最后在哪里汇合,都安排的十分细致, 她将我分到了她那一组,看来这次小试身手,让她重视起我来了,不过这并不是我的本意,我也并不在乎这个,我只是不想不明不白死在职校里面, “大家就按王峰说的做,千万别在职校引起骚乱,神不知鬼不觉地干掉老墨,知道了吗,”最后,冯千月沉声说道, “知道,”众人齐声低呼, “好,出发,”冯千月自信满满,同时冲我点了点头, 冯千月一声令下,众人立刻分成四路,迅速隐没在?暗之中,沿不同的方向奔向职校,和冯千月一组的除我以外,还有另外四五个学生,我们从职校南边的围墙翻了进去, 因为下午刚走过职校,所以我对这个学校的地形还算熟悉,带领着冯千月他们很快就来到了教学楼的附近,现在是晚自习时间,学生们本来该在教室里的,但是职校这个学校有点乱,校园里也到处都是学生,就跟下课时间似的,时不时还传来几声惨叫,显然哪里又在打架, 这也就是我们不能光明正大地进入职校的原因只要上过学的都知道,如果有外校的进来,总能很快被人发现,说不清是什么原理,可能气质就不相符吧, 这和我单独进来不一样,因为经历过很多事的原因,我身上的气质有些复杂,既有学生的感觉,也有社会人的一面,所以反而不会引起注意, 看我在职校里行走就跟自己家一样熟悉,冯千月忍不住问道:“你以前来过这个学校,” 我随便嗯了一声,没有继续往下解释, 接下来,我继续带领他们潜入教学楼后,又很快来到二楼的水房里面, 果然和我说的一样,这个水房的水泵坏了,灯泡也坏了,大晚上更是显得阴森森的,没有一个人会进来,下午我过来的时候,可能出于职业敏感,特别注意过这个水房,当时就感觉这里用来打架挺不错的, 当然,职校本来就乱,他们打架都光明正大地打,所以没人会到水房打架,反而给了我们地方藏身,因为兵分四路,我们是第一批到的,这要得益于我对地形熟悉,其他人再过来显然还需要一点时间, 安顿好冯千月他们之后,我便说道:“你们在这等等,我去查查老墨在哪,” 说完以后,我便朝着水房外面走去,不料冯千月却叫住了我,我回过头来疑惑地看着她,冯千月认真地说:“你要小心,”?暗中,她的眼睛竟然出奇的好看, 我心想,真是见鬼了,她竟然还会关心人, 不过她是我们的老大,还指望我们干掉老墨,关心一下我们也是应该的,再苛责的老板也得装着体恤员工不是,所以我也只是点了点头,便头也不回地出了水房, 老墨是职校的天,在这附近也很有名气,所以掌握到他的一点信息并不难,知道老墨是高三的,所以我便直接来到高三年级,高三的学生快高考了,但是这里却没有一点高考的气氛,反而比其他年级更加混乱和喧嚣,直接在走廊上就踢毽子或是丢沙包,每一个学生看上去都痞气十足, 论痞气,我还真不输谁,所以在这里面也不会引起谁的注意,我在走廊转了一圈,没有看到疑似老墨的人物,因为我见过的人也挺多了,知道天是什么样子的,如果老墨出现在我视线里,我有八成把握能一眼认出他来, 高三年级里面,众星捧月、气势很强的人虽然不少,但是没有一个像天, 我想了想,又朝着厕所走去, 一推厕所的门,里面烟雾缭绕,好几支烟头红通通的,立刻有人骂了起来:“操,他妈的谁啊,,” 他们凶,我比他们更凶,也骂了起来:“瞎骂个逑,见老墨了没有,” 老墨这么有名的人,如果有人见过他,肯定能问出来,烟雾缭绕,他们也看不清楚我的脸,但是光听我的声音,还敢直呼老墨的名字,就知道我来头不小, 里面的人顿时萎了,语气也客气很多,说道:“没见啊,” “知道去哪儿了么,,”我继续凶巴巴地问着, “不知道啊,墨哥整天神出鬼没的,是不是又到哪里喝酒去了,”里面的人更加小心翼翼起来, “操,” 我又骂了一句,狠狠把厕所的门给关上了, 里面传来几个人互相询问的声音, “刚才那谁啊,” “不知道啊,没听出来,” “敢直呼墨哥的名字,是不是刘鑫啊,” “不太像啊,刘鑫声音不是那样……” 他们没见过老墨,说明老墨今天晚上就没在年级里出现过,否则那么知名的一个人物不会一点踪迹都没有,我又来到二楼水房,里面已经又来了两拨的人,看来行动还挺顺利, 看我回来,冯千月立刻问我怎么样了,我只好把刚才的情况讲了一下,说老墨肯定不在教学楼里,咱们今天晚上算是白来了, 冯千月将信将疑地看着我:“真的不在,” 看她这样,显然就是不相信我,觉得我是故意谎报消息,不想对付老墨,本来我还准备去宿舍看看的,但是看到冯千月这样,我顿时有点来气,说道:“你要是不信,可以自己去查查看,” “你这什么态度,,” 冯千月皱起眉头:“我就问你一句,你至于这样子么,王峰我告诉你,别仗着自己有点本事,就觉得谁离了你就不行了,要不是冲着郝莹莹,我早把你给赶走了,” 说完,她就回头,随便点了个人,说道:“锅仔,你去看看老墨在不在楼上,” 锅仔就是我们年级四班那个老大,曾经和杨子威一起在宿舍里偷袭过我的那个,说到他的名字,我的肚子又有点饿了,晚上还没有吃饭呢,被冯千月点了名字,锅仔有点慌:“我去啊,” 冯千月说:“对,你去,如果找到老墨,就想办法把他引到这来,” 锅仔顿时愁眉苦脸:“姐,我算了吧,我怕被人发现,” 冯千月顿时一脸怒容,说你怕什么,你要出事,我会上去救你,说完,她又亮出皮鞭,说你去不去, 冯千月就是这样,永远这么自私,喜欢以自我为中心,在冯千月的威胁下,锅仔没有办法,只好出了水房,朝着高三年级走去,我们也继续在水房里等着, 之前因为制定作战计划,冯千月对我的态度本来有所改变,但是现在这么一闹,她又不搭理我了,不搭理就不搭理吧,我还懒得搭理她呢,在这过程之中,我们最后一拨人也到了,二十多个人聚集在这?暗的水房里面, 对我们学校的人来说,职校这种地方就是禁地,平时连职校的大门都不敢靠近,现在直接深入到了教学楼里面,所以都显得比较紧张,气氛也有点压抑起来, 我在水房里走来走去,不时看看窗户外面,不时走到门口观望外面的动静,冯千月似乎铁了心要找我茬,说道:“你干嘛呢,走来走去的,晃得我脑袋都晕了,” 我说:“我看看如果咱们要逃跑的话,从哪条路线逃走最合适,” “你什么意思,,”冯千月的语气凌厉起来, “没什么有意思,只是一种可能性罢了,如果锅仔被人发现的话……” “快闭上你的乌鸦嘴,锅仔没你想的蠢,你都不会被人发现,他为什么会被人发现,” 我无话可说,只好闭上了嘴,水房里再次恢复安静, 过了一会儿,我又说道:“如果锅仔平安回来,确定没有发现老墨,那么咱们还是兵分四路,按原路返回……” “够了,你是老大,还是我是老大,”冯千月再次训斥起我, 我也再次闭上了嘴巴, 不光闭上嘴巴,我还闭上眼睛,脑海里开始回想今天中午在小花园里见到的情景,在脑子里狠狠将她意淫了一把别觉得我猥琐,男人惹不起一个女人的时候,往往都会在脑子里这么干的, 等待的过程是煎熬的,尤其是置身在这种?漆漆的环境里,耳听着外面职校学生大笑大闹的喧嚣声,心理上的压迫简直无法用词语形容,现场,除了我和冯千月之外,其他人的心里都是充满了紧张和焦虑, 我是事遇多了,比这更煎熬的场面也遇到过,也有自保的能力,所以不觉得怕;而冯千月是没遇过事,从小养尊处优的她,不知道什么叫怕, 高下立分,是不是,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着, 突然,外面起了一阵喧嚣,好多人跑了起来,似乎有什么事发生了, 我的耳朵也一下竖起, 与此同时,很多声音也飘了进来, “听说了吗,混进来一个外校的,开口就找老墨,看那意思好像要找老墨?烦,” “卧槽,谁啊这么大胆,” “不知道,听说在楼上被人给抓住了,咱们赶快去看看热闹吧,” 听着这些声音,几乎就能肯定,锅仔栽了, 水房里的众人顿时一片慌乱,纷纷看向了冯千月,锅仔既然被抓,那么肯定用不了多久,我们的位置也要暴露了,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不顾锅仔的死活,迅速逃离这个地方,在职校大部队找过来之前, 而冯千月,还算有点良心,立刻冲着我们说道:“快,大家跟我去救锅仔,” 说完,冯千月便身先士卒,第一个冲出水房, 我和锅仔虽然一向不对付,但好歹是一起出来的,这种时候也不能丢下他不管,所以也跟着冯千月一起冲了出去,没跑两步,我又回过头来,看着还站在水房里面发呆的众人,愤怒地喊道:“还愣着干什么,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