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 冯千月的大手笔 - 少年王

307 冯千月的大手笔

这一瞬间,几乎是我抵达省城以来最危急的时刻了,即便是被马向东的人重重包围,我也没像现在这么慌乱、腿软过,我感觉冯天道的目光就像一座大山,重重压在我的身上,压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冯天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又为什么会紧紧盯着我看, 前一个问题很好解答,冯千月在这里念书,他过来看望女儿情有可原;而后一个问题,则实在是让我想不通了,我现在是戴着人皮面具的,言行举止也尽量和以前都有不同,冯天道总不会是认出我来了吧, 这个家伙,难不成有火眼金睛, 我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何会心慌成这样,按理来说即便是冯天道认出我来,应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好歹是我爸的结拜兄弟,就算是不想帮我,就算是想毁婚约,也不至于来害我吧, 但就是不知怎么回事,我的心中特别忐忑,就是不想他认出我来,可能是知道他虚伪的面目以后,就本能地对他产生抵触之心了吧, 只和冯天道对视了一眼,我就迅速把目光收了回来,低下头看着桌上的书本,但我还是能感觉到,冯天道的目光依旧锁在我的身上,就好像高高在上的法官凝视着台下的犯人;就在我不知所措、心慌意乱的时候,那道如山一般压力重大的目光却倏地一下收走了,顿时让我觉得轻松不少, 我回头一看,冯天道果然已经不在窗外,不知道去了哪里,或许去找他女儿了吧, 从冯天道出现到离开,不过一分钟的时间而已,可我自始至终都不知道,他到底认出我来没有,抱着这样的疑惑,一直到了下课,天色也渐渐地暗了下来,郝莹莹迅速来到我的身前,叫我一起离开, 我们班接到冯千月邀请的一共有四人,除了我和郝莹莹之外,还有凶狠男和我们班的班长,我们几个一起出了教室,走廊里也挺热闹的,好多人正往楼底下走,互相打着招呼,一脸喜气洋洋的模样,好像要去戛纳走红地毯似的骄傲,当然话说回来,冯千月组织的这次生日宴会,在我们学校的重要性真不亚于戛纳电影节了,你在学校到底混的怎样,这次是个最好的证明,多少人挤破头想进来啊, 一帮人有说有笑地下了楼,留下身后一片羡慕的目光,郝莹莹是冯千月在学校最好的朋友,当然要最先到达酒店帮忙,所以她拉着我的胳膊,急急忙忙地就到了目的地, 最后一节课,冯千月就没有上,早早就来到酒店布置会场,整个一楼都被她包下来了,现在里里外外张灯结彩,到处都挂着彩带和气球,大厅里甚至还搭了一个舞台,舞台上方的屏幕上闪放着唐临风的照片,时不时蹦出“恭祝唐临风生日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等字样,可谓非常用心, 我见过男生追求女生这么用心的,女生这么追求男生还真是第一次见, 唔,社会确实越来越开放了, 站在大厅中央,我的心情非常复杂,一想到这是自己的未婚妻为别的男人辛辛苦苦筹备的生日宴会,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也不能说心酸,算是“奇怪”吧,反正很不舒服,这也是我一开始拒绝前来的原因, 我们到的时候,冯千月还在里里外外地忙活,一会儿对这个不满意了,一会儿又觉得那里不太好,来回折腾酒店的工作人员,稍微哪里不如她意,她就破口大骂,指责工作人员跟猪一样,搞得气氛也特别紧张,大家都跟灰孙子一样跑来跑去, 好在郝莹莹是调和剂,不停安抚着冯千月的情绪,让她不要太苛刻了,说现在已经很好了等等,但是冯千月摇着头,认真地说:“这是我给唐临风过的第一个生日,我一定要办得圆圆满满,” 然后又神秘兮兮地说:“莹莹,我给唐临风还准备了神秘的生日礼物哦,他一定会很喜欢的,” 郝莹莹来了兴趣,问冯千月什么礼物,但是冯千月又不肯说,只说随后大家都会知道的,郝莹莹眨着眼睛,说哇,这么神秘,看来确实不是简单的礼物,唐临风一定会被你打动的, 冯千月也自信满满,说:“那当然了,” 连我都忍不住起了好奇,心想这姑娘又花了什么大手笔, 不得不说,冯千月对唐临风真的是太上心了,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很喜欢唐临风,很喜欢很喜欢,喜欢到,从未用自己的身份、地位和家世去压制、胁迫对方,而是真真正正在尽心尽力地追求着,在这点上,谁都无话可说,也嚼不了什么舌根,顶多说她未免有点太主动了按照民间说法,女孩子太主动的话显得掉价,不过冯千月似乎从未考虑过这些事情,她喜欢他,就去追了,无所顾忌,也无所畏惧,碰过数回钉子,始终一往无前, 看到冯千月后,我又想起了冯天道,我知道冯天道不会无缘无故来这学校,肯定是来找冯千月的,也不知最后找到没有毕竟最后一节课的时候,冯千月可没在教室, 当然,我又不能询问冯千月,否则不好解释怎么会认识她父亲的,只能假装不知道这件事了, 在冯千月布置会场的时候,学校里的人也一波波地来了,每一个人来了都先到冯千月这里报道,不管比她大的还是比她小的,一律叫她姐姐,在我们学校里面,马向东虽然是天,但是冯千月有着绝对超然的地位,也就是冯千月不稀罕去混,否则当个天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 前几天刚被冯千月暴打过几个耳光的马向东,现在也非常的老实,不光没有记恨冯千月,还在冯千月面前姐长姐短地叫着,也是冯千月今天心情好,同样没和马向东计较,只是笑骂了一句:“你该叫妈,你忘记了,” 马向东也是够不要脸,竟然真的当场叫了声妈,引得现场一阵大笑,冯千月也无比开心,拍着手说:“好好好,一会儿唐临风来了,你叫他爸爸,” 马向东那张脸就跟吃了狗屎一样难看,但在冯千月面前也只能强颜欢笑地说:“没有问题,以后你是我妈,他是我爸,” 当时我站在旁边,看着马向东奴颜媚骨的模样,心里真是觉得悲哀极了,有时候这人为了生存,真是什么话都做得出来,也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学校的人来了一波又一波,却始终不见正主唐临风的身影,今天是唐临风的生日,冯千月已经提前和唐临风说过了,唐临风也答应下来,所以不存在不现身的情况, 冯千月虽然表面上不着急,但是一边应酬着各位同学,一边不停地往门口瞟着, 郝莹莹轻轻推了推我的胳膊,冲我露出恳求的目光, 好嘛,看来我又要去当跑腿的了, 面对郝莹莹的请求,我从来没有想过拒绝,就凭这个姑娘那天叫来冯千月为我解围,我也会将她当作最好的朋友之一,我悄悄出了酒店,朝着我们学校的方向跑去,不过才刚跑到一半,就看到唐临风正走过来, 唐临风是一个人走过来的,在车水马龙、人流穿梭的大街上,依旧无法掩盖他的光华,引得路人都频频侧目,以为是哪部电视剧里的男主角出现了,有时候不得不感叹老天的不公,怎么就把人家生的那么帅呢, 看着唐临风走过来,我笑呵呵道:“你还好来了,省得我再往学校里跑,” 唐临风点点头:“辛苦了,” 我俩肩并着肩,一起朝酒店的方向走去, 怎么说呢,今天虽然是唐临风的生日,可他一脸苦大仇深、慷慨就义的模样,就好像要去的是刀山火海一样,看他这副模样,我实在忍不住想笑,说你不用这样吧,去参加个生日会而已, “王峰,你说如果我不去,冯千月会怎么样,”唐临风突然问出这个问题, 我想了想,说冯千月这么喜欢你,对你肯定是不会怎么样了……不过,现场那么多的学生,如果你不去的话,那冯千月可就丢大脸了,到时候,她有可能把脾气发在别人身上…… “不是有可能,是肯定会,”唐临风确定地说:“不知道谁就遭殃了,而且还不止一人,” 我耸耸肩,说你知道就好,所以啊,牺牲你一个,幸福千万人,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你还是去吧, 唐临风笑了起来:“你还是第一个敢跟我说这些话的,” 我再次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我和唐临风一起到了酒店门口,然后推门而入, 砰砰砰砰砰, 现场突然响起无数爆炸声响,成千上万条彩带、闪纸从天而降,落在我和唐临风的头上身上,搞得就像我俩结婚似的,接着,现场又响起山呼海啸一般的掌声和欢呼声,而对面,是精心打扮后的冯千月,穿着一条洁白的长裙,手捧着一束火红玫瑰,面含羞涩的微笑,缓缓朝我们这边走来…… 坦白说,在看到冯千月的瞬间,我有点被她的美给惊艳到了,在我出去的短短十几分钟里,冯千月已经换上了一身装束,现在的她看上去就好像一个公主,从万花丛中走出,配合她精致的妆容、窈窕的身段,在灯光的照耀下,她整个人显得无比娇艳,美的让人窒息,美的让人忘记她的狠毒, 确实,容颜是个奇怪的东西,能让人迷失心智、忘记所有,现在的冯千月,确实美丽极了,她像个仙女,又像个女王,既面上含羞,又嘴上带笑,像是一束灿烂的罂粟花,明知有毒,却又让人无法自拔, 冯千月缓缓走过来的时候,我的脑子瞬间产生了一点恍惚,再加上周围沸如开水的欢呼声,更让我的神智有点混乱,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以为冯千月是朝我走过来的,这是我们两个人的婚礼现场, 但,随着冯千月越走越近,旁边欢呼的人群里,突然有人猛地拽了我一下胳膊,将我拉了过去,这一瞬间,我才清醒过来,看到身边的人是凶狠男,凶狠男莫名其妙地冲我说:“峰哥,你刚才是怎么了,” 我有点脸红,想想自己也算身经百战,美女也见过很多,怎么刚才都有点失神了,赶紧说没事没事,突然炸出来好多彩带,把我给吓到了, 凶狠男显然并不相信,他低声说道:“峰哥,你刚才的模样,就跟迷失心窍一样,你看看郝莹莹,她都有点不高兴了,” 我顺着凶狠男的目光一看,果然在对面的人群里看到了郝莹莹,而郝莹莹正一脸疑惑地看着我,显然也发现我刚才的不对劲了,我的脸更红了,赶紧把目光挪了开来,但是又不知道看哪,尴尬不已, 凶狠男又说:“峰哥,你已经有郝莹莹了,就别朝三暮四了,更何况冯千月那种女的,也不是你能驾驭住的啊,千万别对她产生想法,” 凶狠男哪都好,就是说话有点不过脑子,不分场合乱说,我瞪了他一眼,凶狠男赶紧缩了缩脖子,不废话了, 酒店门口,冯千月已经来到唐临风的身前,而四周的欢呼声也达到了最高潮,看着焕然一新的冯千月,唐临风的目光也有点呆滞,似乎也被冯千月的美给惊艳到了, 果然啊,男人都是看脸的,看到冯千月这么美,甭管她干过什么出格的事,也都瞬间抛在脑后去了,要不妲己能把纣王迷惑成那样呢, 站在唐临风身前的冯千月,面含羞涩地笑了一下,接着把手里的玫瑰递给唐临风,轻轻说道:“生日快乐,” 这一瞬间,全场安静下来,大家都屏息以待地看着唐临风, 唐临风深吸了一口气,接过冯千月手里的玫瑰,说了一声谢谢, 欢呼声,再次冲天而起, 这一刻,是属于冯千月和唐临风的,他们二人就是场中所有的焦点,其他人全部都是陪衬的绿叶,包括我在内,站在人群之中,看着自己的未婚妻给别的男人送花、示爱,简直无法形容心中的感受, 按理来说,唐临风接过冯千月的花后,怎么着都该给冯千月一个拥抱,哪怕是普通朋友也该有这样的礼节,但,唐临风不知是清醒过来了还是怎样,一点点动作都没有,把冯千月晾在那里,看着十分尴尬, 好在,冯千月也习惯了唐临风的冷漠,并没说什么,而是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临风,你饿了吧,我们去吃饭吧,” 唐临风点了点头,便和冯千月一起往前走去, 众人也都纷纷动了起来,大厅里有十多张餐桌,谁该坐哪里,自己心里也都有数,所以没有发生什么争执和哄抢,借郝莹莹的光,我能和冯千月、唐临风一桌,和我们一桌的还有马向东等几个学校里知名的学生, 马向东这个不要脸的,竟然真的开口叫了唐临风一声爸爸(当然是以玩笑口吻),把唐临风搞得一头雾水,一脸不解地看着马向东,今天虽然是唐临风的生日,可马向东这种精似鬼的人,心里知道谁才是这场宴会的真正主人,又冲着冯千月笑嘻嘻道:“妈,您看还满意吗,” 马向东的厚颜无耻,逗得冯千月咯咯笑了起来,她摆着手说:“好了你,快别犯傻了,” “怎么叫犯傻呢,能认您当妈,那是我的福气,”马向东还是笑嘻嘻的,脸皮简直堪比城墙一般厚了,虽然马向东自始至终都是开玩笑的口吻,大家也都当玩笑在听,但我相信不少人和我心里一样,都在默默地鄙视着马向东, 这种场合之下,一般我是不愿意说话的,但是现在实在看不过去了,忍不住讽刺了一句:“你要认她当妈,以后都得叫我们叔叔阿姨啊,” 当然,我也是以玩笑口吻说的,引得大家纷纷笑了起来,打趣说这是个不错的注意,马向东一边笑一边骂,让我们别占他便宜,但他的目光却有意无意地看向我,透着一丝淡淡的凶光, 这点小插曲,并影响不了整个宴会主题,冯千月为了给唐临风过生日,确实非常用心,还叫来了一支乐队演出,在台上给大家唱歌,宴席也很丰盛,各种名贵菜肴,粗略估计至少一千一桌,冯大小姐确实很大的手笔, 因为之前发生的“呆滞”事件,郝莹莹似乎有点不高兴了,没有怎么和我说话,我也不会主动挑起那个事情,所以就这么不尴不尬地处着,宴席进行到一半,在众人的起哄之下,冯千月登台唱了首歌, 月亮代表我的心,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爱你有几分……” 柔缓的音乐,动情的歌声,慢慢流淌在整个大厅之中,谁都知道冯千月这首歌是唱给谁听的,而她在演唱的过程中,也频频深情地看向唐临风,希望能和他有点眼神上的互动, 但可惜的是,唐临风始终面无表情,闷闷地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说, 不过,并影响不了冯千月的出色演出, 冯千月今天晚上没有发飙,自始至终都很开心,所以她的人看上去也很美丽,一曲歌毕之后,不管大家出自真情还是假意,又起着哄,希望冯千月再唱一首;接着又有人起哄,希望唐临风也上台,和冯千月对唱一首情歌, “来一首知心爱人,”有人大叫, “那个太老气啦,” 冯千月立刻表示拒绝,接着又笑呵呵地对着台下的唐临风说道:“临风,咱们唱一首恋爱达人怎样,” “我不会……”唐临风轻轻地说, “那屋顶好啦,”冯千月还是笑嘻嘻的, “也不会……” “那你会唱什么,我陪你唱,”冯千月不甘心地问着, “什么都不会,”唐临风低下了头, 冯千月没有再问,她呆呆地站在台上,一脸难过地看着唐临风, 全场也寂静无声, 谁都看得出来,唐临风是在敷衍,就是不想和冯千月一起唱歌,一时间,场面变得无比尴尬,尴尬的几乎要拧出水来,就是有人想打圆场,也不知道该怎么打, 总不能说:千月,他不陪你唱,我陪你唱吧, 这招对一般人来说可能有用,但用到冯千月身上就是自寻死路,以冯千月的脾气,不光不会感激,说不定还会雷霆大怒,怒骂你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和老娘唱歌, 那可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所以现场,除了安静,还是安静, 就连一直充当调和剂的郝莹莹,都没有什么好办法了,只能不停冲唐临风使着眼色,希望他能给个面子,上台和冯千月唱一首歌,总这么晾着也不是办法啊, 一片肃穆之中,唐临风,终于慢慢站了起来, 众人都在心里松了口气,想着这个尴尬的局面终于过去了,台上的冯千月也一脸期待地看着唐临风,然而,唐临风接下来所说的话,却大出所有人的意料,也把冯千月再次打入冰窖, “我吃饱了,我先走了,谢谢大家,” 说完这十二个字,唐临风便推开椅子,起身朝着酒店门口的方向走去, 他的身影很孤单,却又很决绝, 唐临风不是不知道这样一走,会造成什么样可怕的后果,可他宁肯得罪冯千月,也不愿意登台和冯千月合唱一首歌,场面再次冷了下来,所有人都沉默不语,就这么呆呆地看着唐临风越走越远,最终出了酒店,始终没有回头, 大厅里安静极了,一根针掉在地上仿佛都能听到, 台上的冯千月,也在这一瞬间变得呆傻,整个人看上去也像老了十岁,身上的光华也通通消失不见,众人谁都不敢说话,每一个人的心都紧紧地提在嗓子眼里,他们并非为冯千月感到难过,而是担心冯千月接下来会发飙,从而把怒火撒到他们的身上, 好在,郝莹莹站了起来,轻声说道:“千月……” 冯千月却摆了摆手,制止郝莹莹再说下去,接着苦笑着说:“好了,大家都散了吧,” 这句话,如同一道赦免的恩旨,大家松了口气,接着纷纷站起,沉默有序地往外走去,即便如此,也没有人敢大声说话,都想着赶快离开这个地方,郝莹莹站起身走向舞台,我则和大家一起顺着人群往外走去, 酒店外面,天空已经彻底黑了,大家默契地一起往学校方向走去,远离了冯千月,大家终于可以开口说话,但也只是小声地议论着,说着刚才唐临风的不近人情, “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冯千月这么好的条件,换成哪个男人不愿意啊,” “是啊,冯千月虽然脾气大点,但是相比她家的条件,又算得了什么,” “嘿,你们说得容易,不知道冯家是有名的黑色家族吗,唐临风要是真的去了冯家,指不定被冯家家主怎么欺凌,” “倒也是啊,门不当户不对的,确实难办……” 众人一边说,一边往学校的方向走, 到了学校以后,众人远远地看见,独自行走的唐临风已经快走到教学楼门口了,看这情况似乎还准备去上晚自习,还真是个爱学习的好孩子啊,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汽车的引擎声和喇叭声, 众人纷纷侧身,只见一辆崭新的红色保时捷跑车,快速驶进校园,车身上,还贴着许多漂亮的玫瑰花,众人都有点迷茫,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但是跑车没有停留,连保安都没有敢拦,直接就冲进了校园,朝着教学楼方向驶去,很快就开到唐临风身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唰的一声,稳稳停住, 唐临风吓了一跳,站住脚步, 众人也纷纷昂起脖子,争先恐后地往前看着,还有人往前跑了起来,想看看是怎么回事,只见跑车的车门打开,一袭白裙的冯千月走了下来,她站在唐临风的身前,看上去已经恢复神采,刚才的不开心也忘得一干二净, 就在唐临风一脸迷茫的时候,冯千月指着自己身后的保时捷跑车,微微笑着说道:“临风,你走那么快干嘛,礼物还没来得及交给你呢,” 嚯, 在我的身前身后,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同时,所有人都露出一脸艳羡的神情, 冯千月竟然送给唐临风一辆保时捷跑车,真是好大的手笔,

上一篇   306 冯天道,现身

下一篇   308 暴怒的冯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