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 意想不到的事情 - 少年王

297 意想不到的事情

本来我是不计划出手的,就像我之前说的,我不想在学校里面引起谁的注意,不想惹来无穷无尽的麻烦,即便是看到凶狠男的硬脾气和他维护兄弟时的仗义,也仅仅是让我心中有所触动,觉得这个人还不错而已,并未打算出手帮他,因为他输了就是输了,并没什么好说, 我帮得了他一时,能帮得了他一世, 但是,当我看到飞机头越来越过分,不仅号称要把凶狠男打的半个月下不了床,还折下一根粗大树枝往凶狠男头上甩的时候,我终于坐不住了,这样打下去,真是要把人打坏的啊, 我和凶狠男是没有什么感情,他就是被人打死也和我没有关系,可他挨的揍里有替我承受的一部分,这就和我有关系了,于是我立刻冲了上去,伸手就抓住了飞机头的树枝,如果他就此休手的话,这个事可以就此翻过, 而飞机头,却是一脸错愕地看着我,显然非常疑惑我是怎么过来的,他慢慢回过头去,看向刚才我躺下的地方,那几个本来按着我的学生,现在全部一脸痛苦地倒在地上, 飞机头一脸的吃惊,询问那几个人:“发生什么事了,” 但是那几个人仿佛都受了重伤,痛苦万分地躺在地上呻吟着,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其中一个稍微好点的,也只能颤颤巍巍地举起手来,指向了我的方向,而他的眼神中也充满恐惧和害怕,像是看到了地狱里面出来的魔王, “你,你是怎么办到的……”飞机头的头上大汗淋漓,脸色也变得苍白,显然,瞬间放倒他的几个兄弟,又瞬间来到他的身前抓住树枝,而这整个过程他都完全没有察觉,已经完全超出他的世界观,所以才会感到无比惊恐, 不光是他,树林中所有的人,包括飞机头的一干兄弟,还有凶狠男和他的几个兄弟,也全都瞠目结舌地看着我,那种目瞪口呆的眼神,就好像是看到了外星人一样, 其实我也没干什么,就是打了几拳、踢了几脚而已,只不过那几个普通学生,完全扛不住我的拳脚攻击而已,看到飞机头一脸惊恐的神色,我知道自己已经达到目的,所以就放开了树枝,狠狠骂了一声:“滚,” “走,快走,” 飞机头如获特赦,丢下树枝转身就跑,他的那一干人也赶紧跟上,不一会儿就没了踪影,而凶狠男没人架着,“扑通”一声跌倒在地,他的那几个死党赶紧扑了上来,将他扶起, “我没事,我没事……”凶狠男摆着手,呼哧呼哧地喘着气,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这才抬起头来看我, 再看向我时,他已经没有了上午的狠劲儿,也没有了之前居高临下的态度,神色变得复杂,但更多的是感激,他认真地对我说道:“谢谢你,” 我摇摇头,说没事,又让旁边的几个人赶紧送他去医务室, 几个人互相依偎着往学校围墙方向走去,我又想起什么,冲着他们的背影说道:“今天晚上的事,不要告诉别人,” 至于三班的飞机头,他们是受害的一方,应该不会把自己挨打的事说给别人听,所以只要堵住凶狠男他们的嘴巴,我在这个学校应该还是可以安稳呆下去的, 我说的话,凶狠男他们不敢不听,立刻连连答应, 而我,也不再和他们多说,继续往林子外面走去,这场小风波并没影响我的计划,穿过树林,来到外面的大马路上,又沿着马路往前走了一段,终于看到了一条看上去挺繁华的商业街, 街上有网吧,有台球厅,有娱乐城,还有洗浴中心,这些地方往往都有看场子的,我的野心一开始也没那么高,就想随便找个组织当个马仔,凭我这一身的本事,还怕出不了头吗, 这么想着,我便朝着一家娱乐城走了过去,说是没有野心,但起点也不能太低吧,所以那些网吧、台球厅之类的我就不去了,鸽子笼大个地方能有什么出人头地的机会, 进了娱乐城之后,我在大厅里四下一扫,便在角落发现几个面目凶悍的汉子,他们正在打牌,同时目光不断瞟着进进出出的人,但他们既不是保安,也不是客人,凭我的经验,当然一眼就能看出他们是干什么的, 于是,我便朝着他们走了过去, 这几个人警惕性还是很强的,看我走过去后,便纷纷皱起眉头,把扑克牌扣在了桌上,面带不善地看着我说:“干嘛,” 我轻轻咳了一下,说几位大哥,我是来找工作的…… 我还没说完,其中一个便面色不耐地说:“找工作上楼去人事部,找我们干嘛,” “不瞒几位大哥,我想找和你们一样的工作,”我一边说,一边活动了一下手指,咔嘣咔嘣的声音顿时响起,也从侧面展示了一下我的实力, 结果我这番动作,却被对方看成了挑衅,几个人立刻凶狠地站起,恶狠狠道:“立刻给我滚出去,不然我们要不客气了,” 这就是社会上的人,一言不合就要干仗,就好像丛林里的猛兽,对待一切闯入自己地盘中的生物都会不留余地,凭我的实力,搞定这几个汉子当然不是难事,可我是来找工作的,不是来闹事的,而且就算我打了这几个人,他们肯定还能召出更多的人来,那我不是吃不了兜着走吗, 于是我赶紧装怂,摆手说道:“好好好,我走,几位大哥不要生气,” 我一边说,一边往后退去,一直退到门外,才站住脚步,不用说,当然是一肚子气,好歹是罗城老大,亲自上门给人当马仔,竟然还不愿意收,我坐在门口想了半天,琢磨自己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是不是当老大当习惯了,走到哪里都忍不住想要霸气外露, 我使劲回忆着自己在深情酒吧当马仔的时候,那时候给狂豹当小弟不是挺自如的吗,怎么现在没有那种感觉了,我屏气凝神,仔细回味着那种感觉,让自己的态度再谦卑一些,然后朝着下一家洗浴中心走去…… 结果这一次,不知是不是软过了头,对方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我刚提出诉求,对方就把我轰了出来,边轰还边骂:“屁大点个孩子,竟然还想来看场子……” 出来之后,我那个无奈啊,硬也不是、软也不是,到底想让我怎么样,我以为当个马仔应该挺容易的,凭我这个身手不是轻轻松松就能胜任吗,结果亲自上门才知道不是那么回事,这行业看似门槛不高,会打架就行,可门槛其实是在里面的没人会用一个陌生人,想要上道必须得有人引荐,最起码得有一个介绍人,知根知底才会有人愿意用你, 我又走了几家场子,无一例外地都遭到了拒绝,我也愈发看明白了这其中的道道,看来我以前当老大当的太久,都忘记底层是怎么运作的了,无奈之下只能先回学校,随后再看看有没有什么机会, 我准备沿着原路返回,就是再穿过小树林,翻墙爬回学校, 回到学校以后,时间已经挺晚了,宿舍楼的灯都熄了,我摸黑回到寝室,也没和同寝的人说话,直接躺下就睡了,今天是我来省城的第二天,也是我上学的第一天,这天似乎发生了很多事情,撞见了偷情的教导处主任,撞见了烦到不行的冯千月,撞到了正在打架的凶狠男和飞机头,好不容易跑到学校外面了,一个愿意收留我的场子也没有…… 但是综合下来,一桩对我有利的都没有,感觉还真是叫人唏嘘不已, 不过仔细想想的话,这才是我来省城的第二天,还指望发生点什么事情呢,归根结底还是我太心急了,既然已经做好持久战的准备,又何必在乎这一天两天的, 不过说实在的,好怀念罗城啊,我想我妈,想李娇娇,想孙静怡,想我的那些兄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虽然才离开罗城两天,可是感觉就好像已经有两年那么长了, 大概,是因为孤独吧, 虽然有了一个朋友石林,但到底还是没到交心的程度,只能算是上课、吃饭的伙伴而已, 但我更想念的,还是我的舅舅,不知不觉他都被李皇帝困了快一年了,不知道他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胡思乱想着,终于慢慢地睡着了……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在罗城散漫惯了,等我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窗外的阳光已经大亮,而我们宿舍里面空无一人, “卧槽,” 我大叫了一声,立刻从床上跳起,一看时间,已经快上课了,看来不和舍友搞好关系不行,上课都没人叫我,这里可不是罗城,我也没有什么特权,更不想被班主任拎出去批评,所以连脸都顾不上洗,匆匆忙忙地就往教学楼赶, 好在,终于在上课铃响之前赶到了,我猛地一推教室门,就看到我们班同学?刷刷站了起来,接着共同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呐喊:“大哥好,” 声音气壮山河,震得我耳膜都嗡嗡直响, 大哥,, 我们班能称得上大哥的只有一位,那就是凶狠男,虽然很多学生不服气他,但他确实是我们班当之无愧的老大,也没人敢在明面上忤逆他,难道他在后面,我猛地回头,却发现身后空无一人, “大哥,你往哪看呢,” 就在这时,凶狠男和他的死党笑嘻嘻地冲我走了过来,原来他们就在教室里面,而不是在外面,凶狠男昨晚刚被暴揍过一顿,现在头上、胳膊上还缠着绷带, “你们叫谁,”我皱着眉头, “叫你啊,大哥,” 凶狠男来到我的身前,又回头冲着班上的学生招手:“再叫大声一点,” “大哥好,”班上学生再次气壮山河地来了一句, “我,,” 我指着自己的?子,不可思议地看着凶狠男, “对啊,就是你,”凶狠男还是笑呵呵的:“我跟咱班同学说啦,从今天起你就是咱班老大,谁要是敢不听你的话,我把他屎打出来……” 不等他说完,我就一把将凶狠男拖出门外,恶狠狠说:“你搞什么鬼,我不是不让你把昨天晚上的事说出去么,” 凶狠男被我吓到了,像个小雏鸡似的一脸委屈:“没有啊大哥,我没有把昨晚的事说出去,就是跟大家说你是咱班老大,因为,我是真的服你,也相信你能带领咱班走向辉煌,” 听着凶狠男的解释,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我不让他说昨晚的事,就是不想在学校里引人注意,结果他倒好,直接把我拱上了班里老大的位置,到底还能不能叫我好好的上个学了, 什么带领咱班走向辉煌……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带领你们走向辉煌,能帮我干掉李皇帝吗,除了给我带来麻烦,还能有啥, 我气到快要发飙,掐着凶狠男的脖子,来回晃着他的脑袋,说道:“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不想当咱们班的老大,也不想带领你们走向辉煌,我是来上学的不是来打架的,你现在、立刻、马上、迅速给大家解释清楚,” “别晃别晃,我脑袋疼……好好好,我知道了……”凶狠男忙不迭地答应,一脸欲哭无泪的模样, 我又推了凶狠男一把,说,快去, 凶狠男只好走进教室,班上同学都还站着,虽然刚才?声叫我大哥,但显然还没闹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所以一个个都露出迷茫的样子,凶狠男则是一脸无奈,说道:“那个,耽误大家几分钟,跟大家说个事啊……” 这凶狠男不知是不是一样老大当多了,开口就是套话和废话,好不容易等他进入主题,上课铃声又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凶狠男一听这声音,就像听到救星一样,立刻回头冲我说道:“大哥,上课了,要不等放学再说,” “谁他妈是你大哥……”我没好气地说:“现在就说,赶紧说,” 凶狠男一脸无奈,正要张口,突然猛地看向我的身后,那模样就跟见了鬼似的,我指着凶狠男,说你别给我一惊一乍的啊,该说什么就说什么,再敢废话半句试试…… “你让他说什么,”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 我一回头,魂都差点吓没半截,竟然是我们的历史老师兼班主任来了,这一节又是他的课吗,我还真不记得了,班主任显然也是了解凶狠男的,看到我这么颐指气使地和他说话,奇怪地说:“王峰,你可以啊,才来班里第二天,就把这个班里的老大给整服了,” 班主任的语气只是疑惑,没有嘲讽的意思,我赶紧说没有没有……再一回头,发现凶狠男已经回到座位去了,而其他学生也都坐了下来,而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解释,索性就不解释了,一路小跑回到了自己座位, 好在班主任也没有继续追究,显然对这种事情也不是很在乎,等班里彻底安静下来以后,他也登上讲台开始讲课,班主任讲课风趣幽默,大家都听得很认真,不过同桌石林还是找了个机会悄悄问我:“王峰,他怎么突然拥护你当咱班老大了,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啊,” 石林说的他,当然就是指凶狠男,我也不好跟石林解释什么,只能装糊涂说:“我也不知道啊……” 一节课很快过去,下课铃声响起,班主任离开之后,我便立刻看向了凶狠男的位置,凶狠男一开始还想假装没看见,但是终究抵不住我的眼神攻势,只好慢悠悠站了起来:“那个,继续和大家说啊……” 砰, 凶狠男的话还没说完,我们班教室的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十来个学生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为首的一个肌肉挺结实的,脸上也尽是嚣张跋扈,好像来自己地盘巡逻一样, 而我们班的学生,在看到他的瞬间,头都统一低下去半截,连看都不敢看他, “这谁啊,”我悄悄问石林, 石林同样把头低了下去,小声地说道:“七班老大,杨子威,” 我心想,又一个老大啊,看这架势显然是来找茬的,凶狠男这回可有的受了,这回他就是被打成狗,我也不管他了,结果杨子威哪都没去,直接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我还一脸茫然的时候,杨子威已经来到我的身前, 砰, 又一声巨响,杨子威竟然直接把他的大脚丫子踩在了我的桌上,凶狠地道:“你就是这个班最新的老大王峰,老子是来挑战你的,中午放学以后篮球场见,随便你带多少人,干一架,” 卧槽,, 敢情推我当老大的事,凶狠男不只跟我们班的学生说了,跟其他班的学生也都说了,而且我也没见过杨子威,他一进来就直奔我的座位,显然对我的样貌已经有了了解, 我才睡了一夜而已,谁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恶狠狠瞪向凶狠男,凶狠男赶紧把头埋下去了,摆明了不会管这个闲事,我也算是服了,我就是想好好上个学而已,却非要把我推到这种风口浪尖之上;我在外面想要出人头地,却偏偏没人来搭理我,老天是不是故意玩我, 这么众目睽睽之下,杨子威就把他的脚踩在我桌子上,还堂而皇之地要挑战我,就是泥菩萨也得有三分脾气,心里的火当时就窜了起来,不过,我仍旧保持着几分冷静,认真地说:“你可能是误会了,我不是这个班的老大……” “不是,,” 杨子威的声音一下拔高:“今天早晨刚到校,我就听说六班来了个新老大王峰,特别能打,所以迫不及待地想来领教一下,结果你说你不是老大,那也可以,你给我跪下,磕三个头,这事就算过去了,” 我也不知道这些人都是哪学的毛病,怎么动不动就叫人跪下,只有跪下才能显示出自己的权威,我的牙?一下咬紧,同时目光也变得阴冷:“你也别太过分了……” “我过分,,” 杨子威指着自己的?子:“你见过更过分的吗,我告诉你……” “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教室门口突然传来一道凌厉的声音,竟然是我们班的班主任去而复返,估计是没走多远,听到我们班上有动静,所以又回来了,到底是当老师的,也到底有三十多岁了,往那里一站,强大的气场顿时就出来了,并不是那几个地痞学生看上去能比拟的, 在校的学生,除非个别极其凶悍的,不怕老师的真没几个;要是连学生都镇不住,这学校真心也不用开了, 杨子威也是一样,看到我们班主任来了,也像是耗子见了猫似的,立刻缩着脖子就要往外走,看到这个情况,我也松了口气,知道这架是打不起来了,也省得我去扯那个麻烦, 然而,杨子威还没出了教室,就被我们班主任给拦住了,班主任似乎并不打算放过他,牢牢堵住门口,厉声问道:“我问你,来我们班干什么的,” 我们班主任平时看上去挺温和的,但是现在浑身上下透着凶狠和威严,把我们班的学生都吓了一跳,杨子威面色惨白,一样被我们班主任给吓到了,竟然也没敢说谎,一五一十地全部招了,说是听说我们班有了新的老大叫王峰,心里挺不服气的,所以就过来挑战一下, 说完以后又连连道歉,说再也不敢了云云, “老师,你放我走吧,我以后再也不过来了,” 我心想,你现在道歉,晚啦,当我们班主任是吃干饭的,他肯定把你拎到教导处去,到时候有你好果子吃的,至少给你记个大过,再让你没事到处挑战, 果然,我们班主任大发雷霆,冲着杨子威吼道:“你是来挑战我们班的,,” 接着,他又指向了我,大声说道:“王峰,应下来,干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