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 娶了她,再休了她 - 少年王

285 娶了她,再休了她

冯天道一开始说要帮我对付李皇帝的时候,我的心里是激动的、开心的;后来他说还有条件的时候,我觉得也能接受,毕竟这么大的事,让他占点好处也是应该的, 可是当他拿出所谓的协议,我看清楚上面的字时,整个人都傻眼了, 主动放弃我和冯千月的亲事,, 瞬时间,各种回忆涌入我的脑海,我妈一再说我有个娃娃亲,让我暂时和其他女生保持距离,还说我和这个女孩就快要见面了,这么说来,我所谓的娃娃亲就是冯千月,, 是了,我爸和冯天道是结拜兄弟,我和冯千月又年龄相仿,两家指腹为婚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我在来冯家之前,我妈特意让我打扮的精神一点,当时我还纳闷,我又不是相亲,收拾这么好看干嘛, 直到看到这协议书上的字,我才全明白了,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事太有点扯了,和我订了亲的竟然是冯千月,我对这个女孩厌恶到了极点,如果让我娶她为妻简直比杀了我还难受;第二反应就是让我放弃婚约,这实在是太棒了,我才不愿意和这样的人共度一生,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砸到我了, 可是我的第三反应,却是难受到了极点, 我确实不喜欢冯千月,也不愿意和这样的女孩履行婚约,可如果是双方坐在一起和平磋商,大家都对这门亲事不太看好,那彼此一拍两散、各走一边就是, 可现在呢,冯家以帮我对付李皇帝为条件,来要求我放弃婚约,并且承诺“日后不再纠缠”,尤其是后面这几个字,实在是太刺眼了,好像我巴着他们家似的,这让我感受到了深深的屈辱, 如果我签下这个协议,就代表着冯家帮我对付李皇帝,不是冲着我爸的面子,而是我用“放弃婚约”换来的,这让我无法接受,更无法承受, 那几个字,越看越刺眼,犹如一把把小刀,在我心里戳下一道道伤口,我虽不是天生的王者,可也有一颗从不轻易低头的心,让我签下这样带有耻辱的协议,我根本无法下笔, 而冯天道,似乎并不理解我现在的感受,他还用手戳着纸上的某个位置,说王巍,你把名字签在这里就好,签完这份协议之后,咱们可以好好商量对付李皇帝的细节, 我的心中翻江倒海,难受到几乎无法自制,冯天道的语气却很轻松,不停地催促着我,仿佛认准了我为了对付李皇帝可以付出一切代价,更别提放弃小小的婚约了这么说也没错,对付李皇帝是为了救我舅舅,我为了救我舅舅当然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可,不是这样的方式, 为了救我舅舅,我甚至愿意放弃生命,可我不愿意放弃尊严,假使,我真的签下这样的协议,有朝一日我舅舅恢复了自由身,以我舅舅的性格,也会毫不犹豫地扇我两个大耳刮子, 我宁肯用我自己的双手,不依靠任何人,去救我舅舅,也不愿意签下这样耻辱的协议, 想到这里,我长长地呼了口气,我知道自己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我抬起头,看着冯天道说:“冯叔叔,这协议我不能签,” 冯天道一脸诧异,说为什么,你不是不喜欢月儿吗,这样对你们两个都好啊, 我说是的,我是不喜欢她,可这婚约是我爸定下的,我做不了主, 冯天道摇了摇头,说孩子,没有那么严重,这都什么年代的,当然要以你们年轻人的意见为主,既然你们互不喜欢,就可以解除这份婚约,不一定要通过大人的,你签下这份协议以后,我就帮你对付李皇帝,一举两得,多好, 我点点头,说:“话是这样说没错,可我并不愿意用这种事来当作对付李皇帝的筹码,冯叔叔,婚约可以解除,但是帮我对付李皇帝就算了吧,我自己会想办法的,” 冯天道再度一脸诧异,说孩子,你开什么玩笑,你自己对付李皇帝,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就算你已经拿下了罗城,可在李皇帝眼里根本不算什么,他对付你仍旧易如反掌, 我还是摇头,说冯叔叔,这就不劳您操心了,我自然有我自己的法子, 冯天道沉默许久,才说:“好吧,你既然有你自己的主见,我也不强求什么了,不过你既然同意解除婚约,就在这份协议上面签个字吧,” 我看了一眼协议,那上面的字体依旧让我心如刀割,其实我心里明白,冯家想要解除婚约,根本不是因为冯千月不喜欢我,而是单纯地看不起我的身份罢了,觉得我配不上冯千月,如果我签下这个名字,那岂不是顺了冯家的意吗,于是我抬头说道:“冯叔叔,这事我做不了主,我还是想回家和我爸妈商量一下,你看怎样,” 冯天道顿时显得有些着急,说这还商量什么,你也老大不小了,按自己的心意来就行了, 我还是摇头,说冯叔叔,就这样吧,我要回家了, 我这句话,就相当于下了逐客令,冯天道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只好讪讪地下了车,让我有空再来家玩,我强行压着心中的怒火,说冯叔叔,再见, “嗯,代我向你爸问好,”冯天道站在车外向我道别, 我心想,你要是有心,就亲自去罗城看望我爸了,代什么代,不过我面上没表现出来,说了一声“好”之后,便驱车往前驶去,这一次,没有人再阻拦我,我很快就出了冯家的区域,上了外面的大马路上,朝着高速路口的方向驶去, 虽然已经离开冯家,可我心里依旧憋屈到了极点,我的车子越开越快,疯狂地往前驶着,尤其是上了高速以后,我更是把速度提到了极限,像枚炮弹一样向前横冲直撞,好像这样才能疏解一点心中的苦闷, 路上仍旧没有休息,还是一路飞奔,只是和来的时候心情不一样,那时候我的心中充满希望和信心,而现在只有憋屈和郁闷,心里像是滴血,归根结底还是我不够强大,才会被人这样看不起, 临近中午的时候,我回到了镇上,远远地就看到我妈站在我家门口,昨天走的时候是什么样,今天回来的时候还是什么样,好像我妈就没有动过,我把车子停在我家门口,下车的时候也尽量做出一副轻松的表情,叫了一声:“妈,” 我妈点点头,也没问我什么,只说累了吧,先回家歇着, 这时候,王大头和老歪也从院子里跑了出来,嬉皮笑脸地和我打着招呼,老歪问我,事情进展的是不是很顺利, 王大头呸了一声:“你这不是废话吗,大哥的结拜兄弟啊,那还不是说什么就应什么,” 听着这样的话,我的心中再度一痛,都不知道怎么和他们说了,还好我妈驱退了他们,和我一起走进了家,还倒了水才让我喝,屋子里只有我和我妈二人,等我喝了口水,我妈才问:“怎么样了,” 我以为我能装得淡定,可当我妈问出口来的时候,我才发现一切伪装都是徒劳的,所有的防御机制也在这一刹那彻底崩塌,我一下就红了眼睛,神情复杂地说妈,我失败了, 我妈平时那么淡定的一个人,现在也是一脸的诧异:“失败了,怎么回事,” 我咬着牙,说道:“冯叔叔说,帮我对付李皇帝可以,条件是要解除我和他女儿的婚约,” 我这句话一出口,我妈的脸色一下就白了,身子也莫名其妙地晃了两下,看着摇摇欲坠,马上就要摔倒,我立刻站起搀住我妈的胳膊,紧张地说妈,你怎么样了, 我妈摆着手,重重地喘了两口气,才说:“到底怎么回事,你细细地给我讲清楚,” 我便扶我妈坐下,将昨天和今天的事全部讲了一遍,从进入冯家的困难重重开始,到冯千月对我的百般刁难,甚至冤枉我非礼她;再讲到我准备离开冯家,冯千月却不让,差点让家里的保安将我杀掉;最后才说到我和冯天道在车里的谈话,他让我签下退婚的协议,而我没签, 因为看到我妈刚才的反应,我也知道我妈对冯家特别看重,所以在讲述的时候也特别帮冯天道说话,说冯叔叔对我还是很好的,主要是他老婆和他女儿看我不顺眼,所以才有了后面的种种事件, 我妈坐在沙发上,许久不发一言,显然也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 “冯叔叔太怕老婆了,”我叹着气说, “你错了,孩子,”我妈突然说道, “嗯,”我奇怪地看着我妈, “冯天道这个人,你可以用一千种词语来形容他,聪明也好、狡猾也罢,甚至睿智、机灵、阴险、圆滑……什么都行,偏偏就是不会怕老婆,”我妈沉沉地说, “那他……”我惊愕地看着我妈, “你被他骗了,”我妈咬着牙说:“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一手安排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讨厌冯千月,然后乖乖签下那份协议,但是你的要强超出他的意料,反而让他弄巧成拙,没有达到目的,” “这,这……” 我吃惊地看着我妈,简直不敢相信我妈所说的这些,在冯家这两天来,我见了不少的人,他们一个个都看不起我,不是把我看作淫棍色狼,就是想要我的命,唯一让我有好感的就是冯天道了,在我眼里看来,他就是个被妻子压迫的可怜人,即便这样也还是尽心尽力地维护我、袒护我,可是现在,我妈竟然说这一切,都是冯天道安排出来的,, 我是不敢相信,一个人怎么能有这么多副面孔,我不是没有见到两面三刀,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可像冯天道这样切换自如的人,我还真是头一回见,总觉得不太可能, 可我妈说的笃定,我又不得不信, 如果这是真的,那冯天道也太可怕了,竟然联合全家上下来骗我, 他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哄我签下那份放弃婚约的协议, 回想冯天道对我的热情和疼爱,原来一切都是假的,我还是有点接受不了,乃至冷汗涔涔,我坐在沙发上,脑子都一片空白了,我一直以为自己已经见得够多,现在才知道自己那点阅历根本不算什么,才被冯天道这样的人哄得团团转,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大概说得就是我这种人, 我真是一个十足的蠢货, “这也不怪你,”我妈叹着气说:“冯天道当年在道上的绰号,就叫做千面人,意思就是他有一千张面孔,” “我爸……我爸怎么会和这样的人结拜,”半晌,我才憋出这样一句话来, “因为冯天道当年对你爸也确实是真心的……”我妈幽幽地说:“冯天道骗过很多的人,却唯独没有骗过你爸,所以你爸也待他如亲兄弟,只是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人心总是会变的,唉……” 我妈长长地叹了口气,面上充满伤感和无奈,显然也很难接受这样的事实, “妈,要告诉我爸么……” “不要,千万不要,”我妈立刻说道:“你爸一生待人真诚,交过的朋友如过江之卿,且个个都是敢作敢为、铁骨铮铮的好汉,这也是他一直引以为豪的事情,以你爸的性格,如果知道冯天道变成这样,一定会伤心难过的,他既然已经坐牢,就不要给他添堵了,没有那个必要,” “好,我不告诉我爸,” 我顿了一下,又犹豫地问道:“那,妈,我接下来该怎么办,没有冯家的帮助,是不是很难对付李皇帝了,” “这件事情,我会再想办法的,你长途跋涉也累了,先回屋休息吧,”我妈淡淡地说, 有我妈这句话,我也就放心了,一直以来,我妈给我的感觉就是没有她办不到的事情,我说了声好,便起身朝着我的卧室走去,走到门口,我突然想起什么,回头说道:“妈,我没签那份协议,做的对吗,” 我妈似乎在想什么事情,听到这句话后立刻抬起头来,斩钉截铁地说道:“对,当然对,冯天道想要解除婚约,咱们偏不遂他的愿,咱们偏要娶了他家的闺女,娶完以后,再把她休了,另娶十个八个老婆,好好气气他们,” 我妈这一席话,直说得我浑身热血澎湃,好一个娶了再休,好一个娶十个八个老婆气气他们,这就是我妈,霸气的我妈,我重重点头,又说了声好,才转身走进卧室, 躺在床上,耳畔仍旧回响着我妈刚才的话,越想越觉得精神振奋,我十分期待那一天的到来,带十个八个老婆到冯家去,耀武扬威, 什么狗屁冯千月,迟早被我踢进垃圾桶里, 我正躺在床上做着自己的白日美梦,突然听到我妈在外面叫了一声:“天奴,” 天奴又要出来了, 我一个激灵,立刻翻身而起,轻轻打开一条门缝往外张望,就见我妈坐的沙发前面,高大的天奴又出现了,刚才我仍旧没听到门的响声,也就是说天奴肯定是在我家里的, 天奴现身之后,便问我妈:“小姐,有什么事,” 我妈说道:“雨哥的那个结拜兄弟是靠不上了,你还是动身去一趟帝城吧,见见我的父……”说到这里,我妈沉默了一下,又改了口:“见见我们杨家的家主,把小阎王的事和他说说,当年的事是我不对,可小阎王毕竟是他的亲生儿子,他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我妈刚才改口的那个字,我很确定那是“父亲”二字,后来又改成了杨家家主,我的心里怦怦直跳,感觉和我猜得一样,我真正的姥姥、姥爷其实并没有去世,至于灵位上供着的那两位老人究竟是谁,我就猜不透了,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肯定和我妈、我舅舅的关系很好,否则不会数十年如一日的祭奠、怀念, 我妈吩咐完了之后,天奴应了声好,便准备退去, “等等,”我妈突然叫了一声, 天奴又站住脚步, 我妈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这一去,估计好几天才能回来,拜一拜吧,” “好,”天奴又应了一声, 我妈起身,打开树在墙角的柜子,露出里面的两个灵位来,和过去一样,我妈点上香,自己先拜了拜,然后让开身子,天奴走了上去;也和那次祭奠一样,我妈的表情虽然哀伤,但是并没有太大动容,反而天奴跪在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看上去比我妈要伤心多了, 那么高大的一个汉子,跪在地上哭得像狗一样,看上去也挺让人心疼, 拜完之后,天奴便站起身,退了出去, 因为视线原因,我仍旧看不到他退到哪里去了,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没从门走, 很快,屋子里再次安静下来,我妈也坐在沙发上一语不发,我悄悄地关上门,回到床上躺了下来,虽然我不知道我妈所在的杨家到底什么来头,但是仅凭我妈一张门贴,就能把李皇帝吓得不敢动我舅舅,想必肯定是很厉害的,如果杨家出手,我舅舅肯定能够平安归来, 综合之前的一些信息,可以肯定的是我妈和她家里发生过一点矛盾,所以才出走了当然,“出走”是我改的,按照那个狡黠男赵铁手的话,我妈是被杨家赶出来的, 这么多年,我妈独自过着自己的生活,她要强、自傲,没有找过杨家一次,这次也是万不得已,才低头求助自己的娘家, 但我觉得,并不丢人, 天奴离开之后,一切仿佛都回到了原点,家里也变得无所事事,我妈把王大头和老歪赶走了,让他们回去过自己的生活,说有事再叫他们,我妈赶走他们,又来赶我,让我回罗城去上学,说有消息了会通知我,让我安安心心上课, 但我回到学校之后,发现自己根本听不进去课,因为有段时间没上,进度已经完全被拉开了,罗城这边也一切都好,有李爱国、乐乐、豺狼、花少他们料理着,也用不着我做什么, 我和卷毛男喝了顿酒,又到桃花园和火爷叙了叙旧,百般无聊之下又回到了镇上,这次甭管我妈怎么赶我,我都不走了,当然,我美名其曰,是在家里自习,其实就是等待天奴归来, 天气越来越冷,有一天甚至下了小雪,我正在卧室里看书,我妈突然跟我说外面有人找我,我还以为是老龟来了,走出去一看,才发现是唐心, 好久没见唐心,她出落的更漂亮了,人也看上去比以前精神许多,因为下雪的原因,她头上还落了一层雪花,我见到她挺高兴的,她却是一副气鼓鼓的模样,上来就用手戳我的胸口,说:“你果然在家啊,我听别人说,本来还不信的,你这个家伙,当初怎么承诺我的,说没事会回来找我玩的,以前忙也就算了,现在在家呆着也不来找我,你这个大骗子,” 平白无故被一顿训,我却没觉得不高兴,反而挺开心的,好像又回到以前和唐心每天打打闹闹的日子, 我拉着她手,说好啦,外面冷,咱们进屋说话吧, 这还是唐心第一次来我家,甜甜地跟我妈打了声招呼,我妈也满意地冲她微笑,那眼神就好像看儿媳妇似的,我赶紧把唐心拉到卧室,唐心看到我桌上的书还大呼小叫了一通,说我竟然在家学习,真是不可思议, 又说:“你们怎么一个个都不去学校了,商量好的吗,” 唐心这话说得我有点懵,我说什么一个个都不去学校了,除了我还有谁, 唐心说:“还有李娇娇啊,上次我在街上也看见她了,不过你俩是不是分手了啊,我看到她和一个挺帅的男生相跟着去买衣服呢,” 李娇娇,挺帅的男生, 我正准备细问下去,突然听到外面的客厅传来脚步声,接着一个虚弱而又粗重的声音响了起来:“小姐,我回来了,”

上一篇   284 惊人的协议

下一篇   286 儿,妈妈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