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 我爸的结拜兄弟 - 少年王

279 我爸的结拜兄弟

开车的路上,我的心中始终忐忑不已,上一次见我爸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 当然,我不是担心我爸还会被人像狗一样使唤,自从我大闹过那一次之后,人人都知道那是我的父亲,又随着我在罗城地下世界的地位水涨船高,我真不信还有哪个不开眼的敢搞我父亲, 只是,从过去的种种迹象和事情来看,我已经猜到我的父亲肯定不是凡人,只是为了赎罪才进入监狱,我不知道,他能适应里面的生活吗,他难道不会觉得委屈吗, 其实以我现在的能力,不敢说一定能把我爸捞出来,但是尽量多的给他争取减刑机会还是没问题的,不过,我爸并不同意我这么干,他说他在那里面过得很好,让我不用太过操心,我也只能尊重他的意愿,拜托狱中的管理人员尽量多照顾他,不敢说让他过得跟太上皇一样,但是起码吃不了苦、受不了罪,也没人会欺负他, 这一次再到监狱,和上次就不一样多了,监狱长亲自会见了我,好茶好水地招待我,接着又让人去将我爸请过来,过了一会儿,我爸来了,身上穿着洗得发白的囚服,整个人看着还是挺精神的,就是感觉老了很多,两边鬓角也都白了, 一看到我爸,我就激动地站起来,叫了一声爸, 我爸没有戴手铐和脚镣,看到我后,也是快步地走了过来,用力地抱住了我,激动地叫了一声:“儿子,” 监狱长很识趣地出去了,我也拉着我爸坐下,眼睛红红地问他最近怎样,时间无论过去多久,我也不会忘记他当初一刀捅倒赵疯子的情景,也正是因为他那看似不顾一切的疯狂举动,才使得体内的热血彻底被唤醒,然后一步步走到今天,我爸的外表还是改变不了过去的憨厚模样,他搓着手,说好,一切都好, 我看着我爸,?子酸酸的,说爸,我拿下罗城了, 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饱含着千言万语,不只是因为我完成了我对我爸的承诺,更是因为这一路走来有太多的不容易,我很想给我爸倾诉一番,却又碍于男人的尊严,让我沉默, 我爸还是搓手,点头说嗯,我听你妈说了, 我没有再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我爸,当初我爸说过,等拿下罗城之后,就再来找他,他会告诉我下一步该怎么救我舅舅,那么现在,是时候了,我爸也知道我的意思,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拿纸和笔来,” 我不知道我爸要干什么,但还是站起身,在办公室里找了纸和笔递给我爸,我爸将纸铺在桌上,然后唰唰地写了起来,他写的时候,故意用手挡着没让我看, 我爸写一会儿,想一会儿,似乎在斟字酌句,写了大概半个多小时,才完成了,然后他小心翼翼地叠好,又交给我,说:“其实让你拿下罗城,不是指望你用罗城的力量去对付李皇帝,我只是想看看你的能力罢了,现在,我相信你是可以的,所以你拿着这一封信,去省城找冯家,他们会帮助你对付李皇帝的,” 省城的冯家,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姓氏,很厉害么,对付得了李皇帝么,我疑惑地看着我爸,我爸认真地说道:“放心吧,在省城那个地方,冯家不比李皇帝的势力差,只要他们肯出手帮你,再加上你自身的能力,拿下李皇帝是迟早的事,” 听着我爸斩钉截铁的语气,我的一颗心也落了下来,伸手接过信件,说好,我会去找冯家的,顿了一下,又说:“爸,这信我不能看么,” 我爸点头:“对,不只你不能看,任何人都不能看,你必须亲手把信交到冯家的家主手中,” 我爸的语气严肃,我也重重点头,知道事关重大,便把信纸小心翼翼放入自己胸前口袋,说完这件主要的事情之后,我又和我爸聊了点其他的,他只知道我拿下罗城了,但是具体过程是怎样的还不清楚, 我就花了很长时间,将这其中的一点一滴讲给他听,从爆狮讲到元朗,从郑朝宗讲到火爷,还有身边的一众兄弟,豺狼、乐乐、花少、李爱国等,甚至连陈小练和陈队长的事都给他讲了, 我爸听得很认真,时不时地点评几句,说我哪里做得不错,哪里做得不够好,往往都一针见血,对我拥有醍醐灌顶之效,让我长了不少见识,说到我的几个兄弟,我爸也给予了高度评价,说闯荡江湖,单打独斗肯定是不行的,有几个交情过命的兄弟特别重要;说到陈小练和陈队长的事情,我爸则是长叹一口气,什么话都没说, 不知不觉,就聊到了中午,在监狱长的安排下,我和我爸共进了一顿温馨的午餐,甚至还少量地喝了点酒,看我又抽烟又喝酒,我爸说我长大了,又叹着气说:“长得太快了……” 吃过午饭之后,我还陪我爸去操场打了会儿篮球,我俩占了半个场子,那些犯人只能在一边看着,总而言之,我和我爸度过了一个悠闲的下午,一直到了晚上,我才和我爸道别,离开监狱, 我爸给我的信,我一直放在胸前的口袋,虽然我有无数次的机会打开看看,但我既然答应了我爸,就肯定不会做这种事情,甚至,我还买了个信封,将信件装到里面,并且封住了口子, 如果我爸说得都是真的,那这封信就是我打败李皇帝、救出我舅舅的唯一希望,我当然要小心翼翼地保管好了, 回到家里,我妈已经等候我多时了, 我妈问我情况怎样,我便老老实实地将我爸的话和她说了,我妈的面色有点诧异:“你爸还真的答应了,” “是啊……”我一脸迷茫地看着我妈,难道她觉得我爸不该答应, “把信给我,我看看,”我妈朝我伸手, “不行,我爸说了,谁都不能看,必须亲手交给冯家家主……” “拿来,” 还不等我说完,我妈就喝了一声,似乎都懒得跟我理论,我很害怕我妈,所以只好把信拿出来,但还是不死心地说:“妈,我爸真的说了……” “唰”的一声,我妈已经把信给撕开了,根本就不给我说下去的机会,我也只能无奈地看着她,不过我并不惭愧,因为就是我爸,肯定也拿我妈没有办法,我爸写了半个多小时的东西,我妈几分钟就看完了,看完以后,我妈叹了口气,又将信小心翼翼地叠好,放回信封里递给了我, “既然你爸让你去找冯家,那你就去吧……目前看来,想救你舅舅的话,也只能求助冯家出手了,”我妈若有所思地说, “妈,这个冯家到底什么来头,真的就凭我爸一封信,他们就能出手帮我吗,” 我妈点头,说可以的,冯家的这个家主,曾经是你父亲拜把子的兄弟,在省城,他家的势力不比李皇帝弱多少,所以还是能给你很大帮助的,你尽管放心地去吧, 我爸和我妈都这样说,那我就放心了,而且对付李皇帝可不是小事,怪不得我爸让我去找这个人,原来是我爸的结拜兄弟,我的心里也踏实不少,我又问我妈:“我什么时候去找冯家,”我实在迫不及待地想救我舅舅了, 我妈却没回答我这个问题,反而忧心忡忡地看着我说:“孩子,即便有冯家帮忙,你这一路肯定还是极其凶险,你确定要去吗,” 类似的问题,我妈已经提过很多遍了,我知道她是担心我,可她一而再再而三地说,我真是有点烦了,我认真地说:“妈,我确定要去,因为我不光想救我舅舅,我更想给我姥姥、姥爷报仇,” 虽然我曾怀疑,我家灵堂里供着的不是我真正的姥姥、姥爷,可我妈和我舅舅对那一对老人的感情也是很深厚的,否则不会过去二十年了,我妈仍旧日日祭奠,而我舅舅也始终活在悔恨之中, 听到我说这样的话,我妈的神情顿时一震,又喃喃地说:“是啊……二十年了,是该报仇了……” 接着,我妈又抬起头来看着我,说:“孩子,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那当妈的就不再拦你了,行,你明天就到冯家一趟,将你爸的信交给他,” 接着,我妈便给我大概讲了一下冯家的情况,说冯家的家主叫冯天道,虽然和我爸是结拜兄弟,但他要比我爸小很多,今年只有四十多岁,得知冯天道家在省城,我也有些担忧,说李皇帝说过让我禁止踏足省城,会不会去的路上有危险, 我妈说不会,冯家住在省城郊区,不用踏足城里,也就不用担心李皇帝了, 我心里还纳闷,冯家既然在省城这么有势力,干嘛还住郊区, 不过当时也没多问, 我妈交代给我一些东西,便让我去睡了,说我明天还要去省城,所以要早点休息, 这一夜,当然辗转难眠,想着我舅舅,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又想着冯天道,不知他能给我多大帮助;又想着李皇帝,不知能不能扳倒他,各种情绪萦绕在我脑中,很久之后才终于睡着了…… 我睡得晚,但是起得很早,天微微亮,我就起来了,结果发现我妈起得更早,早饭都给我做好了,我穿着一身运动服,我妈一看我的穿着,就说我这样不行,让我重换一身衣服,打扮得精神点, 我哭笑不得,说我去见我爸的结拜兄弟,又不是去相亲,干嘛要穿好看点, 但是我妈不许,执意让我换上了西装,站在镜子前面,我妈满意地看着我,说:“这样还差不多……就是可惜了,你随你爸,长得不太好看,” 我那个无语啊,哪有当妈的嫌儿子长得不好看的,不过我妈说得没错,我爸就长得不太好看,所以我也长得不太好看,因为长相问题,以前上初中的时候,我就没少被李娇娇嫌弃过, 不过男人嘛,最重要的还是能力,所以我也不是很看重长相李娇娇嫌我长得不好看,后来不一样喜欢上我了吗, 我妈又帮我整理了一下衣服,还打理了一下我的发型,甚至还往我身上喷了点香水,一直收拾到她觉得满意为止,感觉,我妈很注重我这次和冯家的见面,就好像我不是去求助,而是去相亲的一样,让我莫名其妙, 吃过饭后,我妈将我送到门口,还交给我一份她手绘的冯家地图,让我按着地图去走就行,不用担心会碰上李皇帝的人,接着,我妈又跟我说:“现在不是以前了,咱家落魄了不少,所以你去冯家,一定要懂礼貌点,姿态也放低些,毕竟是去求人家的,知道了吗,” 我重重点头,说知道了,妈, 如此,我妈才放我走, 我钻进我的奔驰车里,又放下车窗和我妈道了声别,才缓缓启动车子离开,已经入冬,清晨的阳光微暖,我抱着满怀的希望一往无前,刚开到镇子口的时候,来自罗城的最早的一班公交车也恰好到了,上面稀稀拉拉地下来十多个人,我的眼睛一定,竟然在其中发现了李娇娇的身影, 现在也没放假,她怎么回来了,而且还这么早, 我犹豫了一下,在路边停好车子,放下车窗叫了声李娇娇, 不知是不是因为太早,李娇娇的神情有点萎靡,不过在听到我的声音之后,她一下惊醒,眼睛都有神采了,不可思议地朝我这边看来,然后一路小跑过来, 我也下了车,笑呵呵地和她打了声招呼, “呀,打扮得这么帅,准备上哪儿去啊,”李娇娇跑到我身前,?子还嗅了嗅:“天,你喷了香水,,” 我有点脸红,说啊,是喷了一点…… 李娇娇拍拍我肩膀,笑嘻嘻地说:“王巍,可以啊,都这么会打扮了,有钱就是不一样哈,” 李娇娇的语气和神态都很轻松,好像我俩之间的那些不愉快都没发生过,因为她灿烂的笑,我也变得有点开心起来,说那是啊,有钱谁还不会打扮,小瞧谁呢你, “啧啧……”李娇娇上下看着我:“穿衣服有点品味了,就是可惜了这张脸……” 我一阵无语,又来了,和我妈一样,嫌弃我长得不好看, 我只好岔开话题,问她怎么回来了,她说她妈给她打电话,说家里有点事,所以让他回来,然后又问我去哪,说要和我一起去玩,我说不行,我去省城办点事,带着你不方便, 李娇娇说省城怎么了,又不是没有去过,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说着就要拉我的车门,我赶紧按住她的手,说别闹,真是去办事情,回来再找你玩,你妈不是还找你吗,你赶紧回去吧, 李娇娇切了一声,撅着嘴巴说:“谁稀罕啊,我告诉你,你别后悔,”便转身走了,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哭笑不得,当然也没挽留,而是开车走了,当然,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你别后悔”四个字是什么意思,如果知道的话或许真的会带她走, 出了镇后,便直奔国道,又拐进高速收费站,直奔省城而去,我们这距离省城还是挺远的,好几百公里,开车要三四个小时, 因为心情激动,所以一路上我也不觉得困,除了中途上个厕所之外,其他时间都没休息过,一直在赶路,到快中午的时候,我终于看到了通往省城的路标,并且顺着指示下了高速, 我是在省城南边下的,我妈给我的地图,就是要在南边下去,下了高速以后,还有一截通往省城的大道,不过按照我妈的地图指示,去冯家并不需要进城,而是在某个岔口就拐了,避开了被李皇帝盯上的可能, 沿着这条岔路一直往前,就觉得周围越来越偏僻,感觉像是进山一样,两边都是树木,不过路也一直很好,笔直的柏油路通向前方,根据地图,冯家就在路的尽头, 不过开了没多久,一个岗亭突然出现在路的侧方,岗亭旁边还伸出一截栏杆,拦住了我的去路,我莫名其妙,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怎么路上还有岗亭拦着, 我停下车子,岗亭里也走出一个身穿制服的魁梧保安,径直来到我的车前,我放下窗户,他有点不耐烦地说:“干什么的,” 凭良心说,自从我开上奔驰以后,不管到哪个场子,即便保安不知道我的身份,但是一看我的车,就知道我来历不凡,说话的语气也很恭敬,但是这个保安,不知道是缺心眼,还是见多了名贵的车,反正对我的态度很不友好,当然,我也不至于因为这个就大发雷霆,而是有礼貌地说道:“请问前面是冯家吗,” 保安看了我几眼,嘴角闪过一丝冷笑,依旧语气很冲地说:“连前面是冯家都不知道,你乱闯什么,” 这时我才明白,这保安就是负责驻守冯家的,看来我爸和我妈说得没错,这冯家的势力确实很大,门口还有保安守着,不过我实在是不明白,冯家就是再牛,和这保安有什么关系,他傲成这样干嘛,要不是我妈跟我说要懂礼一些、谦卑一些,我就和这保安闹起来了, 面对这态度不好的保安,我也只能强压住心中的怒火,说道:“我就是来冯家的,” “来冯家,找谁,” “来找冯叔叔,”我顿了一下,又说:“就是冯家的家主,冯天道,” 提到冯天道的名字,保安的神色顿时一震,这时,他才仔细地看了我几眼,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找我们家主,有预约吗,” 还要预约,, 我一脸迷茫,说:“没有啊……” 听我没有预约,保安的态度又牛起来了,扬着眉毛说道:“没有预约,你来个什么劲儿,我们家主可不是谁都见的,回去吧,” 保安大手一挥,就判了我的死刑,让我立刻就走,我一大早就起来,开车三四个小时赶到这里,一路上不敢说跋山涉水,但也挺辛苦的,但是现在连冯家的门都没进,就要被人赶走,, 而且还是被一个保安赶走,, 我要是就这么走了,回到家里指不定被我妈怎么责骂, 我就是涵养再好,也有点忍不住了,直接推开车门走了下来,站在这个保安身前说道:“这位大哥,我确实找冯叔叔有点事情,麻烦你能通报一下吗,就说我是王观雨的儿子,他一定会见我的,” “去去去,没有预约,就是不能进去,我管你是谁的儿子,” 这保安的身材魁梧高大,比我还高一头,他不光态度不好,甚至还伸出手来推我,说真的,我差点就忍不住将他给甩出去了,但是想到自己第一次来冯家,还是强忍下这口气,站着一动不动,说道:“麻烦你帮我通报一声,” 这保安推了我两下,没有推动,竟然还发了火,狠狠一拳朝我砸来, “我让你滚,你听到没有,,” 这保安三番两次地骂我,现在甚至还对我动了手,我终于忍不下去了,我爸和冯天道是结拜兄弟,我就不信我打了冯家一个保安,冯天道难道还会对我怎么样吗,, 而且这事委实不怪我,我好歹是罗城地下世界的主人,要是被一个小保安打了,那成何体统,我一把抓住这保安的手腕,接着身子猛地往前一靠,胳膊肘便狠狠撞在他的胸口, 这保安“啊”的一声大叫,身子便朝后飞了出去,重重摔落在地, 我不再管他,径直走到岗亭里面,按下栏杆的控制器,栏杆升起来后,我便返回车里,开车绕过还躺在地上的保安,继续往前驶去,通过后视镜里可以看到,那保安已经拿起对讲机,正巴拉巴拉地说着什么,显然是在叫人, 叫就叫吧,事情闹得越大越好,只要我能进了冯家就行,闹大以后,最好把冯天道召出来,这样我就不用再怕什么了,开车往前走了一段,仍旧没有看到冯家的大门,出现在我面前的又是一个岗亭, 我天,通往冯家的路,到底有几个岗亭, 至于这么大排场么,, 此时此刻,岗亭旁边的柏油路上,站着十多个手持警棍的保安,各个虎视眈眈、凶神恶煞地看着我,显然是先前那个保安的对讲机起了作用,而我懒得和他们纠缠,咬紧牙齿之后,接着狠狠一脚油门,车子便如一头发狂的猛兽,风驰电掣一般直直冲了过去……

上一篇   278 儿,恨爸爸么

下一篇   280 妈的,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