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 打神棍,你不配用 - 少年王

273 打神棍,你不配用

虽然我现在身受重伤,且又困又乏,可感知危险的能力并不比平时弱多少,可是现在身后坐着一个大活人,我竟一点都没有察觉到,所以当声音响起来的时候,我的心中无疑充满了极度的震撼, 我都不用回头,单听这人阴沉沉的声音,就知道他绝对是个高手,高手中的高手, 旁边开车的兄弟也吓坏了,他同样没想到后排座椅竟然还有人,一开始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以为是我的朋友之类,但他恍到我惊恐的面庞时,便知道情况不对劲了,猛地一个急刹车,车子便甩尾侧滑到了路边,顿时引起一大片不满意的鸣笛声,这个兄弟却顾不了那么多,迅速推开车门下车,接着绕到我这边来,拉开副驾驶的门将我搀扶下来,接着就急匆匆往旁边的小巷子走, 身后同样传来开车门的声音,接着那人的脚步声也传了过来,我弄不清楚他的身份,但是绝对相信他不怀好意,所以也是拼了命的往前走,我和这个兄弟一头扎进小巷子里,想借助地形和黑暗将身后的人甩开,我浑身是伤,走得不能算快,但也不算慢了,可是那人的脚步声犹如附骨之蛆,始终如影随形,怎么都挣不开,甩不脱, 我终于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就在我们四五米外,跟着一个面色阴沉的中年男人,他长得獐头?目,一双小眼睛泛着狡黠的光,嘴角也撇出一点若有若无的笑, 他明明能很快追上我们,但好像是刻意在玩我们,始终保持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就好像花猫逗弄老?一样,我没见过这人,也不知道他是谁,但是他带来的紧张感和压迫感却不断侵蚀着我的心灵,像块巨石压在我的心头,让我都有点喘不过气来了,再加上我本就浑身是伤,刚才的一段小跑已经耗尽潜力,实在没有力气再跑下去了,与其被这人活活追到累死,不如正面和他抗击一下,或许还有活的希望, 想到这里,我便停下脚步,身边的兄弟奇怪地看向我,我则跟他说:“不用跑了,” 然后,我便回过头去,直面身后这个阴沉的狡黠男, 看我站住,狡黠男也停下脚步,脸上依旧是阴沉沉的笑:“怎么,不跑了,” 这人的神态和言语之间,尽显对我的不屑和轻视,好像我在他面前只是不值一提的蝼蚁,随时都能将我碾死,我咬着牙,恶狠狠地瞪向他:“你到底是谁,你想干什么,” “既然你问,那我就告诉你,” 这人举起双手,轻轻捋了捋两边的袖子,还活动了一下手掌,然后慢慢朝我走过来,边走边说:“我叫赵铁手,是李皇帝他老人家派来杀你的,” 竟然是李皇帝的人, 我的心中不由一紧,豆大的汗珠也从我额头滴下,我知道我拿下罗城之后,李皇帝肯定会来找我的麻烦,可我没想到来得会是这么的快,我才刚刚除掉元朗不到一个小时,甚至连元朗剩下的人手和地盘都没来得及收割,李皇帝就派人找上门来了, 李皇帝远在省城,就算知道元朗死了,也不可能有这么快的速度派人过来,所以这人肯定是早就到了罗城,在暗中观察我很久了,当我除掉元朗,他也就立刻现身了,我说我怎么会莫名觉得不安,原来是因为这个人的存在, 这个狡黠男既然自称赵铁手,一边走还一边摆弄他的双手,说明他的手上功夫十分了得,再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淡淡杀气来看,这人的实力确实远远超过我的想像,我根本就看不透他,感觉他和我舅舅一样深不可测,绝不是李爱国、陈队长这些人能比拟的,早就听说李皇帝手下高手如云,没想到随便派过来一个人,就有如此强劲的实力,让我怎能不心慌意乱, 他一步步走过来,就像是一座巍峨的山峰朝我压来,我本能地就抽出自己的甩棍,“飕”地一下甩出来,然后横在自己胸前,这人淡淡瞟过我手上的棍子,轻轻叫了一声:“呜,打神棍啊,确实很久没有见过了,还真是怀念以前和你舅舅搏斗的日子……” 在我旁边的这个兄弟,也立刻从自己怀中摸出家伙,接着挡在我的身前,说道:“大哥,你先走,我来拖住他,” 这个兄弟的忠心和义气让我感动,可我知道他绝对不是眼前这人的对手,上去也是白白送死而已,而且也拖不了多长时间,所以我便说道:“这人是来找我的,还是你先走吧,” 接着,我又抬头,冲着眼前的狡黠男说道:“让他离开,可不可以,” 狡黠男点头:“可以,我是来除掉你的,其他人都无所谓,” 站在我身前的这个兄弟却急了,说道:“大哥,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现在你有危险,我怎么能先走,李哥让我照顾你,那我就必须尽忠职守,绝对没有不战而逃的道理,” 也不等我反驳,这个兄弟说完之后,便挥舞着手里的家伙朝着面前的狡黠男冲了上去,而狡黠男却看都没有看他,只是轻飘飘的一掌拍出,动作看似缓慢无力,却正中在那个兄弟的胸口, 就听“哇”的一声,那兄弟口吐一口鲜血,整个人也倒飞过来,跌在我的脚下,我大吃一惊,我猜到这狡黠男的实力一定很强,却没想到已经强到这个地步,只是随便一掌就把人给拍倒在地, 我强行压下心中的惊恐,赶紧俯下身去,询问这个兄弟怎么样了,这个兄弟面色惨白,嘴角也流出鲜血,他推着我的手,有气无力地说:“大哥,对不住,保护不了你了,你赶紧走,走啊……” “啧啧,这是何必呢,都让你先离开了,还要上来吃这个苦头,”狡黠男轻笑着摇头,声音中依旧充满不屑,好像他是高高在上的死神,他想让谁死谁就必须死, 我没空去顾及那个狡黠男,只是抓着这个兄弟的手,让他撑着一点,说我会马上带你离开这里, 看得出来,这个兄弟有点不行了,我都没想到狡黠男一掌的威力有这么大,现在的我,也只能暂时安抚着他的情绪,希望他能多撑一会儿,而这个兄弟仍旧摇着头:“不要,大哥,你赶紧走,那个人实在太强了……” 他自己都命在旦夕,却还在关心着我的安危,让我的眼睛都忍不住有点红了,他越是这样,我就越不可能离开了,我放开他的手,一咬牙,便抓紧甩棍朝着那个狡黠男冲了过去, 我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可我总得要拼一拼,万一奇迹就出现了呢,可惜我现在本来就没什么力气,还拖着一副重伤的身躯,挥出去的甩棍也是柔弱无力,连平时十分之一的威力都发挥不出来, 我一棍子抽过去,狡黠男几乎不用怎么费力就轻飘飘地躲开了,我又连续抽了几下,他都是轻飘飘地就躲开了,不过他只是躲避,并没有还手,好像准备将我戏弄到底,一边躲避着我的攻击还一边发出嘿嘿嘿的笑, “就这点实力,竟然能干掉罗城那么多大哥,真是让我吃惊啊,现在的老大有这么好当了吗,想想二十年前名动罗城的小阎王,再看看现在娘们唧唧的你,真是叫人感慨万千啊……李皇帝也真是的,想干掉你随便派个人过来不就行了,干嘛还非得让我赵铁手亲自上门,这不是浪费我时间吗,” 面对狡黠男的戏弄和不屑,我更加怒火中烧,手里的棍子也愈发凌厉起来,可我就是全盛状态,也不是这个狡黠男的对手,更何况现在身受重伤,一想到身后那个兄弟的生命正在慢慢流逝,我就忍不住焦急、焦虑起来,甚至不断地咆哮着,一下又一下地挥舞着手里的棍子, “真是无聊啊……” 过了一会儿,狡黠男似乎终于玩腻了,他突然抓住我不断挥舞的棍子,接着使劲一抽,棍子便从我的手中脱出,反而到了他的手里,我在水库边上练习了两个月的蹲马步和举棍,为的就是不让人随随便便击落我的棍子,可是这个狡黠男随手就把我的棍子给抽走了,毫无反抗之力, “这打神棍,你还不配用,你比你舅舅差远了……” 狡黠男突然反手一击,棍子便戳在我的肚子上,这细细的棍子戳过来,却好像有万钧之力,我的身子直接就飞了出去,重重跌在地上, “大哥,大哥,” 那个兄弟自己都受伤不轻,却仍旧朝我爬了过来,抓住我的胳膊, “玩够了,现在送你归西……” 狡黠男把玩着手里的棍子,然后一步步朝我走来,在我旁边的这个兄弟突然一跃而起,像头猛虎一样扑向狡黠男,而狡黠男依旧看都不看他,随随便便踢出一脚,便将他踢飞到了一边, “嗯,这次的任务实在太简单了,”狡黠男站在我的身前,轻飘飘地说出一句话后,便把手里的棍子狠狠朝我胸口戳来, 这一瞬间,死亡的阴影顿时笼罩在我整个心头,我都没想到自己刚刚干掉元朗,自己就会紧随着一起前往黄泉,瞬时间,各种复杂的情绪涌上我的心头,我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根本来属于我的棍子,反而毫不留情地戳过来…… 然而就在这时,一只粗壮的大手突然横空伸出,牢牢抓住了这根通体漆黑的棍子,使得这根棍子不能再往前一步, 我惊愕地抬起头来,发现我的身边不知何时站了一个极其高大的身影,他蓬头垢面、面色粗犷,浑身散发着彪悍的气息,整个人看着像是电视里威武的关二爷一样,正是我妈那个神秘的近身保镖,强到让我不可思议的男人,天奴……

上一篇   272 神秘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