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 神秘的声音 - 少年王

272 神秘的声音

在求饶、威胁都无效的情况下,奋起反击确实是最好的选择,每一个有点血性的汉子都会这么干,而且元朗也没有盲目地乱打,他一开始就把目标放到了我的身上,号召他的所有兄弟都来攻击我一个人, 擒贼先擒王,千百年来亘古不变的真理, 元朗和他的人都知道,现在只有擒住了我,今天才有生还的可能,所以在元朗的呼唤之下,所有人都一窝蜂地朝我而来,将赌注全部压在了我一个人的身上,也就格外拼命, 而且元朗带来的这些人,个顶个都是精英,其中也包括那些已经跟随了他二十多年的老将,个个都玩得一手好藏刀, 至于我们的人,虽然将他们团团包围,人数也是他们的两倍到三倍,但是因为地形限制,他们并不能一瞬间就冲到我的身边,巷子中间是我,两边是元朗的人,再两边才是我们的人,也就是说接下来无论怎么打,都避免不了我和对方先来一场短时间的交锋, 而在极短的时间内,我也有可能落入对方手中,乃至功亏一篑, 这并非我们考虑不周,没有想到对方会在巷子下手,其实我们在这之前已经做过很多种考虑,其中也包括巷战,巷战会让我的处境最危险,大家一度想要放弃这个计划,但我跟他们说没有关系,把元朗引出来不容易,不能轻易放过这个机会, 我问李爱国,从元朗袭击我开始,到他们赶到我的身边,最短需要多长时间, 李爱国经过详细的推演之后告诉我,至少一分钟, 巷子狭窄,现场人多,到时必将围得水泄不通,需要由几个实力强劲的精英最先杀出一条血路,赶到我的身边施以援手,一分钟已经不算长了,于是我和李爱国说,没有关系,我就撑上一分钟, 经过两个月魔鬼训练的我,就不信在重重包围之下连一分钟都撑不了,更何况,元朗并不敢真的杀了我,他肯定是想要生擒我的, 李爱国看我决心已定,也没有阻止我的疯狂计划,他知道我为了拿下罗城,愿意去冒一切风险,李爱国亲自挑选了十个人,其中有他和乐乐、豺狼,以及我舅舅的一些兄弟,建成血杀组杀出一条血路的意思,到时最先不顾一切地来支援我, 所以,在元朗和他的人冲向我的同时,血杀组的成员也出动了,他们疯狂地向前冲击,犹如数支无坚不摧的飓风,从各个角度、方向席卷而来,只是无论他们的速度有多快,我都要最先接受元朗等人孤注一掷的疯狂围杀, 也就是一瞬间的时间,元朗就冲到我的身前,举起手中的藏刀朝我劈来,而我也毫不犹豫地提起手里的甩棍,“铛”的一声和元朗的家伙撞在一起,这一刹那火花四溅,元朗的神色也瞬间变得惊诧:“打神棍,” 打神棍就是我手里的这支甩棍,这是我舅舅起的名字,他还有一条勾魂链,都是我舅舅当年叱咤江湖时的贴身武器,这些霸气的名字,显然也是他年轻时起的,作为曾经跟随过我舅舅的元朗,知道这甩棍的来历并不稀奇, 不过,甭管武器有多么厉害,也得看用的人是谁,元朗也就惊诧了一小下,面色立刻恢复狰狞,再度将手里的藏刀疯狂向我劈来,而我因为只是拖延时间,所以并不像他那么拼命,只是小心翼翼地抵挡着、防范着,尽量规避开他所有的攻击, 但是就这么短暂的交锋,我便立刻察觉到了自己和元朗的实力差距,他和宋光头、陈队长、爆狮这些人明显是一个级别的,果然能当大哥的人没有一个是混摊子的废物, 不过,现在的我即便是和陈队长切磋,也能勉勉强强斗个三四十招,所以即便我打不过元朗,勉力支撑一下还是没有问题的,如果我的敌人只有元朗一人,那我撑个一分钟是绰绰有余,可惜刚和元朗斗了三四招,前后左右便有更多的人围拥上来,纷纷举起手里的武器向我砸下, 我对付元朗尚且需要全神贯注才能勉励支撑,哪里还有余力和闲暇再去顾及其他人,那么再接下去,我的命运就只有一个,当场被人大卸八块,然而现在才过去七八秒而已,距离一分钟还远得很, 巷子里面,已经爆发出震天的嘶吼声和喊杀声,我们的人已经和元朗的人交上手了,李爱国也在努力往我这边赶着,然而现在,围攻我的人至少有十几个,而且个个都是实力强劲的精英,其中更有对我咄咄相逼的元朗, 我无力反抗,只能急中生智,猛地往地上一趴,躲开了他们关键性的一击,但是这根本拖延不了多长时间,他们再次群起而攻之,手里的家伙??朝我砸了下来,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我在地上一滚,撞到了某个人的脚上,我的甩棍猛地抽出,正砸在这人膝盖上,发出“咔嚓”一声脆响,这人“嗷”的一声凄惨叫喊,跟着腰也弯了下来, 我抓住机会,猛地一抓他的衣领,将他拽向了我的身体,压在了我的身上,与此同时,那十多支武器再次??砸下,只是通通都砸到了这人的脊背上和腿上, 这倒霉蛋再次发出凄惨的叫喊,一边使劲挣扎一边大叫:“别打、别打,是我,” 我好不容易找了个挡箭牌,肯定不会让他轻易离开我的身体,索性伸出双臂勾住他的脖子,两条腿也夹住了他的双腿,像八爪鱼一样死死缠住了他,其他人见状,便来伸手拽这个人的身体,同时也有手里的武器砍砸着我的胳膊和腿,疼,当然疼,简直疼入骨髓,但我依旧死死抱着这个挡箭牌,只要不要了我的命,胳膊和腿受点伤算得了什么, 但是还没多久,不知谁狠狠一脚踢在我脑袋上,这一脚实在重的很,当场就把我踢得眼冒金花、七荤八素,接着又不知是谁,猛地一兜我的身子,我的视线便天旋地转,整个人也跟着翻了过来, 原先是我在下,那倒霉蛋在上,现在是我在上,那倒霉蛋在下,那些武器也纷纷招呼到了我的身上,剧痛,瞬间蔓延我的全身,不知几处开裂、几处重击,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李爱国他们怎么还不过来, “别打了,”就在这时,一声低呼突然响起,是元朗的声音, 元朗的目的本来就是擒我,而不是杀我,他只有抓到我,才能扭转今天晚上的局势,在他一声令下,四周的人纷纷停手,而他的一只大手也往下探了过来,准备将我提起, 也就是这一瞬间,我强忍着身上的疼痛,猛地反手一抽甩棍,甩棍在空中舞过一道残影,抽在元朗的手上,还在他胸前划了一下,元朗一声惨叫,当即变得怒不可遏, “老子弄死你,” 元朗一声大叫,手里的藏刀也朝我捅了过来,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想弄死我,但是看他杀气腾腾的模样,好像真的已经失去理智,而我刚才的反手一抽甩棍,已经耗尽了我所有的力气,再也无法抵抗,只能眼睁睁看着元朗的刀子扎下来, 然而就在这时,一截钢管突然从空中闪出,“铛”的一声撞在元朗的刀子上,直接把元朗的刀子给击歪了,紧接着,四周又窜出不少黑影,手段利落地和元朗的人干了起来,现场再次响起一片喊杀声和嘶吼声,双方实力相当,战况十分激烈, 李爱国他们终于来了, 手持钢管击歪元朗刀子的人就是李爱国,是他在关键时刻救了我一命,李爱国立刻蹲下身子,紧张地看着我:“巍子,你有没有事,” 我刚想说话,就看见他的身后,元朗再次持刀袭来,我猛地一推李爱国的胳膊,说:“小心,” 李爱国反应也快,猛地回过头去,手持钢管和元朗打了起来,两人的实力也相当,斗了十几招也不分胜负,只是二人越斗越猛,都铁了心要把对方当场弄死, 再看四周,乐乐他们也和元朗的人打在一起,我们的人本来就多,他们杀出一条血路之后,元朗那边瞬间就兵败如山倒,本就处在劣势的他们更加岌岌可危,全军覆没也就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因为我们占着极大的上风,人数也远比他们多,所以暂时没人再来找我的麻烦了,我浑身是伤,还趴在那个倒霉蛋的身上,于是就慢慢翻了下来,这时我才发现,之前被我当作挡箭牌紧紧抱着的那个倒霉蛋,竟然已经咽了气, 只是我不知道,他是被自己人砍死的,还是被我不小心给勒死的, 当然,我也没心思管他了,我只知道我撑过来了,我捡回了一条命,虽然我也受了不轻的伤,不过我知道并没有致命的伤口,一个是元朗根本没打算要我的命,一个是我也把自己保护得很好, 当然,要是流血过多,我还是有生命危险的,所以接下来得尽快去医院了, 我躺在地上,仍旧观察着四周的局势,随着我们冲过来的人越来越多,元朗那边已经完全失去了反抗的余地,大部分人都已经被打倒在地了,只剩下小部分人还在苟延残喘, 而元朗,也在李爱国和乐乐等人的围攻下,迅速被干翻了,在地上被人踢得滚来滚去,他们并没有着急杀了元朗,因为元朗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需要我来亲自决定他的生死, 不用多久的时间,我们这边便取得了完全的胜利,元朗那边的人全部都爬不起来了,包括元朗都躺在地上奄奄一息,这时候,李爱国他们才又跑到了我的身边,询问我怎么样了, 就在刚才,我已经在一些兄弟的搀扶下坐了起来,有人甚至还给我缠上了止血绷带,我冲李爱国摇摇头,说没事,死不了,扶我起来吧, 李爱国慢慢将我扶起,我在众人的陪伴下,慢慢朝着元朗走了过去,我浑身是伤,连动一下都要费很大的力气,但我现在还能站着,而元朗却躺在了地上;我赢了,他输了, 这就是成王败寇, 现在的元朗,浑身都是血污,从头到脚没有一块好肉,看着就像一条垃圾堆里苟延残喘的流浪狗,一代江湖大哥,最终却落得这样的结局,确实足够可怜,不过我一点都没有怜悯之心,因为今天晚上如果他能成功的话,那么现在躺在地上待宰的人就是我了, 我慢慢走到元朗身前,又慢慢蹲了下来, 直到现在,元朗的眼睛里依旧充满桀骜不驯,一张脸上也写满不服气,恶狠狠地冲我说道:“王巍,你考虑清楚了,如果你真的把我干掉,那么接下来李皇帝也不会放过你的,” 都已经这样了,元朗竟然还在威胁我,我不由得苦笑一声:“你觉得我会怕吗,” 元朗没有说话,仍旧恨恨地盯着我, 我又慢慢站了起来,冲着旁边的李爱国淡淡说道:“杀了吧,” 我的声音虽然淡漠,却充满了冷酷和无情,现在的我,早已不是那个初入江湖的菜鸟了,当杀则杀,绝对不留余地,李爱国也没有废话,立刻从旁边的乐乐手里接过刀子,弯腰便抓住了元朗的头发,准备动手, 巷子里十分安静,处处都透着压抑的气息,那些受了重伤的家伙,甚至都不敢哼上一声,个个面色惊恐地看着这一幕,我要感谢元朗,将战斗地点选在这个偏僻无人的小巷子里,虽然总体上还是不如乱坟岗子,但仍旧省去了很多的麻烦, 李爱国手持刀子,面色坚毅而冷酷,像个没有感情的死神,他手起刀落,毫不犹豫地朝着元朗的胸口捅去,这一刹那,元朗终于慌了,这个本来充满血性的汉子,面上呈现出前所未有的恐惧,大概,每一个人在这种情况下都无法保持淡定吧, 元朗忍不住大叫起来:“放过我,放过我,” 但不管他喊不喊,都不会改变李爱国的行动,李爱国干脆利落地给了他一刀, 元朗的声音戛然而止,巨大的身子轰然倒地, 元朗似乎死不瞑目,即便已经断了气,但是两只眼睛依然大睁着,一代枭雄,就这么惨死在了巷中,不过比“暴尸街头”的爆狮要好多了,李爱国把刀还给乐乐,然后吩咐现场众人清理现场, “元朗的那些兄弟怎么办,”李爱国又问我, “该废的废,该放的放,”我面无表情地答着, 现场众人忙碌起来,惨叫声在巷子里此起彼伏,这时候,豺狼突然靠了过来,问我:“巍子,陈小练和他那个兄弟,还活着,怎么办,” 我的心中一凛,刚才光顾着元朗了,忘记陈小练还在现场,按理来说,我该过去看看他的,但我现在真是不想再看见他了,便摆了摆手,说道:“送到医院去吧,然后给陈队长打个电话,让他过去接人,” “好,”豺狼转身而去, 现场看似混乱,但是大家有条不紊、井然有序,安排完工作的李爱国又来到我身边,搀着我胳膊说要送我去医院,我按着他的手腕,说随便叫两个人送我去医院就行,你留在这里继续主持工作,清理完这里的现场之后,让大家再辛苦一点,连夜把元朗的场子全部端了…… 李爱国吃了一惊,说:“是不是太着急了一点,反正元朗已经死了,咱们有足够的时间慢慢收割他们的地盘啊,” 我摇摇头,说元朗今晚只带出来几十个人,他的大部队还分散在各个场子里,不要给他们喘息的余地,按照咱们原来的计划行动吧, 今天晚上干掉了元朗,在罗城地下世界,我已经再无对手,彻底成为这里的主人,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按理来说,这应该是个值得庆祝的夜晚,大家劳累了一夜也辛苦了,应该好好休息一下,犒劳一下大家;至于收割元朗剩下的人手和地盘,慢慢来就是了, 但是不知怎么回事,我的心里总觉得隐隐有点不安,大概是因为知道干掉元朗之后,接下来就该朝着更加强大的李皇帝进发了吧,在这之前,李皇帝在我心中犹如一座巍峨的山峰,虽然让我觉得高不可攀但是毕竟遥远得很;可是现在,随着元朗的陨落,罗城即将为我所有,就像元朗说的,李皇帝不会轻易放过我的,这个名字便如千斤巨石一般压在我的心头,让我都有点喘不过气来了, 这份不安,转化为行动我要尽快彻底铲除爆狮余孽,掌握整个罗城,建立最强大的防御网,即便李皇帝要找我麻烦,我也不会让他轻易得手, 另外,我也想早点拿下罗城,早点去找我爸,好能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 看到我决心已定,李爱国没有再说什么,迅速安排了一个人送我去医院他本来想多安排几个,但是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改成了一个,因为现在正是需要用人的时候,元朗已死,罗城再没人能威胁我的性命,所以李爱国也没有坚持,就给我安排了一个人,其他人则在他紧锣密鼓地布置下,准备连夜去端元朗的所有场子,李爱国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巷子里就走得干干净净, 今晚,注定将会是改写罗城历史的一夜, 二十年前,我舅舅曾经拿下过整个罗城;二十年间,再无人可以做到;二十年后,我又站在了这个位置,我的心中有点不安,更多的确实激动,我在一个兄弟的搀扶下,慢慢往巷子外面走着, 其他兄弟继续去挥洒他们的热血,而我必须要去医院休整一下自己的身体, 我的伤很重,所以走得很慢,好在这个兄弟并没有不耐烦,始终小心翼翼地搀扶着我,刚走到巷子口,就听到有脚步声传来,还有人焦急地喊着我的名字:“王巍,王巍,” 我一抬头,发现是李娇娇和孙静怡,两人在马路对面,急匆匆朝我跑了过来, 我没想到她俩竟然还没有走,经历过一场生死战斗之后,再看到她们两个,我很是百感交集,两人迅速奔到我的身前,看到我身上的伤,都是一脸焦急惊吓的神色,李娇娇的眼睛直接就红了,而孙静怡则赶紧回头摆手招出租车, 我跟孙静怡说不用叫车,我的车就在不远处停着,直接开我的车去医院就行,然后又问她俩怎么还没有走, “你还好意思说……” 李娇娇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你突然冲出咖啡馆,还不让我和静姐跟着,把我俩吓死了好吗,你觉得我俩能放心走吗,我赶紧联系了豺狼,想让他过来帮你,结果他说这是你们安排好的,让我不用着急,话虽这么说,但我和静姐仍旧不太放心,所以就一直在这等着……安排什么呀安排,看你都伤成这样了,” 听着李娇娇关心又充满埋怨的话语,我的心里暖洋洋的,感觉身上似乎都不怎么疼了,笑呵呵道:“受点伤不正常吗,你又不是第一次见了,” 李娇娇还想说点什么,孙静怡截住了她的话,说道:“好了,别说那么多了,赶紧去医院吧,” 几个人一起将我搀扶到车前,看她俩的意思好像想和我一起去,我赶紧跟她们说不用,有人陪着我去就行,又说:“静姐,不早了,你和娇娇赶紧回去休息吧,” 我受伤挺严重的,并不想让她俩看到我脆弱的一面,李娇娇有点不愿意,倒是孙静怡懂我的意思,直接说好,然后嘱咐我注意安全,便拉着李娇娇的手转身走了, 看着她俩打车离开之后,我就问旁边这个兄弟:“会开车吗,” “会,” 我把车钥匙抛给他,说走, 他帮我打开副驾驶的门,扶我坐上去之后,他也绕到主驾驶去,开车离开现场,朝着最近的医院驶去,这个兄弟开车很稳,我的身上很疼,也很累,忍不住想要睡觉,然而就在这时,身后却突然传来一个充满阴沉的声音:“王巍,你警惕性不行啊,我坐在车上这么久,你都没有发现,” 这个声音,顿时让我浑身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