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 淡定的孙静怡 - 少年王

269 淡定的孙静怡

当我看到从出租车上下来、还和孙静怡手牵手的人是李娇娇后,我确实有点哭笑不得,感觉生活和我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但是当我看到李娇娇趴在孙静怡的肩上、还掩面而泣的时候,我的心中又不由得一紧, 我已经两个多月没见过李娇娇了,上次见她,还是在她家里,我们在游戏里离了婚,也宣告着我们的感情从此一刀两断,还记得那天,我从李娇娇家里出来的时候,天空阴沉沉的,我心痛得也如同刀割一样,在大哭过一场、大醉过一场之后,我毅然决定投身到艰苦的训练之中,化悲痛为力量,让自己尽快从悲痛和阴霾中走出来, 那两个月里,我虽然很思念李娇娇,但是一次都没有联系过她,我以为她会和我一样,能够自我疗伤,慢慢从悲痛中走出来,迈向新的生活,可是当我看到李娇娇趴到孙静怡的肩上哭得痛不欲生时,我就知道我错了,原来李娇娇依旧沉浸在无比的煎熬之中,日日夜夜、无时不刻都在思念着我,直到今天仍旧无法走出,甚至需要来孙静怡这里寻求安慰, 想到这里,我的心中愈发难过起来,我知道这一切苦果都是我造成的,当初是我给李娇娇释放了错误的信号,误以为我们两个是可以在一起的,但是后来种种的变故和发展,反而将我们两人推得越来越远,几乎连普通朋友都做不成了,也难怪李娇娇会如此伤心, 一开始看到是李娇娇从车上下来时,我只觉得好笑,但是慢慢的,我的一颗心越来越沉,觉得这事不仅不好笑,反而特别的悲哀,我呆呆地看着孙静怡和李娇娇,感觉到自己浑身充满无力和惆怅,我在面对爆狮、元朗这些人时毫无惧意,哪怕被人砍得伤痕累累也能一往无前;可在这两个女孩面前,我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觉得自己像是这个世上最懦弱的人, 咖啡厅的门口,出租车已经开走了,孙静怡抱着李娇娇,安慰了她一会儿,李娇娇才慢慢止住了哭泣,接着,孙静怡便拉着李娇娇的手,将她带进了咖啡厅里, 我犹豫了一下,从车里翻出一顶帽子戴在头上,然后也进了咖啡厅里,因为夜已经挺深了,咖啡厅里并没有多少人,我一眼就看到孙静怡和李娇娇坐在靠窗的桌上,因为两人正在说话,所以也没有看到我, 我不动声色地走过去,找了一张距离她们不远,但是又能遮蔽自己身形的座位坐下,在随便点了一杯咖啡之后,我便迅速观察周围的环境,看看陈小练在不在这里,从前台瞄到服务生,都没有发现陈小练的身影, 但我并不着急,仍旧耐心地等着,孙静怡大晚上的从学校出来,哪怕是出于保护的目的,陈小练也一定会出现的,我在等待的过程中,也能听到李娇娇和孙静怡的谈话, 现在离得近了,我能看清李娇娇的脸,她的两只眼睛红肿,脸上也写满憔悴,整个人看上去很没有精神,记得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她也是这副模样,感觉过去两个多月了,李娇娇一点变化都没有,好像每天都在以泪洗面, 李娇娇的声音也很沙哑,和过去那个充满灵气的姑娘完全不同,听着就让人无比心疼,李娇娇正在向孙静怡询问我的近况,孙静怡也一五一十地跟她讲着,说我这两个月来都干了点什么、做了点什么,李娇娇听得很认真,就连眼睛都很久才眨一次,好像生怕会错过什么似的,孙静怡讲完以后,李娇娇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失望:“他,一次都没有提过我么,” 孙静怡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摇了摇头, 李娇娇低下头,两只美丽的眼睛里噙满泪水,过去的她是光彩照人的,像是夏天里盛开的花朵;而现在的她却萎靡不振,仿佛整个人都枯萎掉了,看她这样,孙静怡就像哄小孩子一样,又赶紧说:“虽然他没有提过你,但是我能看得出来,他很想你,只是嘴上不说而已,” 李娇娇这才抬起头来,眨着两只闪闪发光的眼睛,问:“真的吗,” 孙静怡用力点头:“真的,” 接着,孙静怡又伸出手,轻轻地摸着李娇娇的头发,说娇娇,他曾在我面前提起过你,真的是毫不掩饰对你的喜欢,感觉他从来都没有这样喜欢过一个人,只要提起你来就笑得像个三岁的孩子,只是有些事情,不是他能控制的,我相信他如果可以选择,一定会和你在一起的, 孙静怡就像一个体贴的大姐姐,尽心尽力地安抚着李娇娇,我知道她说的是我在公园向她坦露心迹的那次,那个时候的我以为孙静怡并不喜欢我,所以才毫无保留地向她倾诉了我的心事,所以才有了后来的种种…… 只是孙静怡的这一番话,反而让李娇娇愈发地迷茫了:“不是他能控制的,什么意思,”又问:“静姐,据我所知,王巍和我分开以后,也没有和你在一起,是为什么呢,” 李娇娇和我一样,在孙静怡面前就是个小孩子,有什么就说什么, 孙静怡也耐心地给她解释:“因为王巍是有一门亲事在身的,理论上来说,他不能和任何女生在一起,包括我在内,” 李娇娇张大了嘴巴,显得十分不可思议:“啊,还有这样的事情,王巍怎么从来没有和我说过,”接着又喃喃地说:“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想起来杨阿姨确实说过这件事情,不过那时候我以为杨阿姨只是随便说说,难道还真有……静姐,到底怎么回事,” 孙静怡摇摇头:“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听我爸说过一次而已,” 李娇娇顿时显得有些迷茫,说什么嘛,还有这样的事……如果是静姐你和王巍在一起,我心理上还能接受,输给你,我心服口服嘛,怎么又蹦出来一个娃娃亲,把我彻底搞糊涂了……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娃娃亲,静姐,你是怎么想的,不打算把王巍抢过来吗,我是没机会了,但是你可以啊,你家和王巍家里是世交啊, 孙静怡沉默了一下,摇摇头说:“我不需要抢啊,我爸说了,我以后肯定是要嫁给王巍的,” “什么,,”李娇娇比刚才更吃惊了:“静姐,你在说什么,我有点糊涂了,难道你就是王巍的那个娃娃亲,” “不是,不是……” 孙静怡还是摇着头,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反正我爸告诉过我,说王巍家里不简单,他们家里的生活不是普通人可以想像的,王巍是可以娶好几个妻子的,我能作为其中之一嫁到王家,还说即便这样,我们也是高攀他家了,” 孙静怡说出这样的话后,李娇娇彻彻底底的震惊了、傻眼了,在她的生活和世界里,确实难以想象、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其实不光是她,连我都有点接受不了,我妈刚开始和我说我能把孙静怡也娶回家时,我还怀疑我妈是不是怕我太难过,所以才编出这样的谎言来糊弄我,可是现在,连孙静怡都这么说了,可见这事并不是空穴来风,让我完完全全的无语了, 我尚且如此,就更别说李娇娇了,她一个受着现代教育和思想长大的普通女孩,怎么可能理解这种事情,整个人都呆住了,脑子也错乱了,三观都彻底崩塌,隔了半晌才说:“就,就算是真的,王巍家里确实很不简单,王巍也能娶好几个妻子……那静姐,你能接受吗,” “能啊,” 孙静怡轻轻松松地说:“在这件事上,我听我爸的,他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因为我爸说过,我们一家当年曾经遇过很大的麻烦,整个家族都差点遭到灭顶之灾,是王巍他爸仗义出手,才救了我们,所以,哪怕是为了报恩,我也要嫁给王巍的,这是我爸从小就跟我说的,我一直牢记在心里,从来就没想过其他男生,” 李娇娇一脸复杂地看着孙静怡,显然以她有限的世界观和人生观,还是无法接受孙静怡说的这一番话,其实我也一样,作为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的一个普通孩子,在我的认知里男女之间就应该是一夫一妻的,那些个什么三妻四妾是旧社会的封建产物,实在是太扯了,是糟粕,早就应该摒弃才对, 李娇娇沉默半天,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显然还是无法接收,只能站起身,说去上个洗手间,在她走过我身边时,我刻意把头扭到一边,还用胳膊挡住了自己的脸, 听着脚步声渐渐远去,我放下胳膊刚松了口气,就听见脚步声竟然又折了回来,我还没来得及把胳膊抬起,李娇娇惊诧的声音已经在我耳边响起:“王巍,,” 我的心里一凉,知道终究还是没瞒过李娇娇的眼睛,我抬起头,看到不远处的孙静怡也错愕地朝我这边看了过来,我只好站起,回头看向一脸错愕的李娇娇,准备和她俩解释一下,结果就在这时,我的眼睛一晃,看到窗外站着一个影子,正是陈小练, 我们二人四目相对, 在触碰到我眼神的瞬间,陈小练转身就跑, “站住,”我大喝一声,也没时间和孙静怡、李娇娇解释什么,立刻朝着外面跑去……

下一篇   270 再叫我一声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