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 巷中,遭遇爆狮 - 少年王

248 巷中,遭遇爆狮

酒吧大厅里依旧一片喧嚣沸腾、杀气冲天,四处都是惨叫声和哀嚎声,仿佛人间炼狱,甚至,战局还扩展到了酒吧外面,大街上都有人在打斗,照这样的情况下去,条子插手也是迟早的事了, 人在江湖飘,可以不怕死,但谁都不愿意和官家扯上麻烦,由此可见爆狮究竟丧心病狂到了什么地步,说是要和我玉石俱焚、同归于尽都不为过,不光是为了我自己,还为了乐乐和花少的安全,我只能跟随赵老板往前跑去, 乐乐浑身是血,已经几近昏迷状态,但还是在我和花少的搀扶下强撑着往前面走,我们这帮人里,论硬骨头我真的只服乐乐,这里说的硬骨头不是个形容词,而是说他的骨头真的很硬,打他一拳都会咯的手疼,好像不管被人砍几刀都能活下来, 胖胖的赵老板像个企鹅一样在前面一颠一颠地跑着,看得出来他很着急、很恐慌,脸色一片煞白,还出了一头的大汗,大概过去几十年都没有碰过这种事情, 他冲进自己的办公室里,我和花少扶着乐乐也赶紧跟上,赵老板的办公室,我进过不止一次,也算不上有多豪华,装修和设施都比较老旧,是七八年前流行的风格了,赵老板说能带我们逃出去,却不知道带我们来他办公室干什么,正想问他一句,只见他已经冲到自己的办公桌前,伸出两只肥大的手掌来托住桌板,然后“嘿”的一声往旁边挪去, 然后呲啦呲啦的声音响起,办公桌被挪到靠窗户的一边去了,办公桌下,是平淡无奇的黄色地板砖,看不出有任何的玄机,然而他蹲下身子,用手一掀某个地板,一个黑漆漆的洞口便出现在我们面前, 原来是个地下通道, “走,” 赵老板叫了一声,率先撑着地面探下洞去,但他的身子实在太肥了,腰部在洞口卡了半天,才慢慢地滑了下去,门外,传来喧嚣的打斗声,战斗显然已经蔓延到了二楼,没时间在考虑了,于是我冲花少使了个眼色,让他先下去,然后把重伤的乐乐送下去,最后我再下去,下去之前,我还把地板砖盖上了,总不能一下就让人找到, 下面也是黑漆漆的,只知道有楼梯,看不到任何光亮,到处都弥漫着阴暗潮湿的味道,下了一截楼梯之后,便来到一段比较平坦的甬道,只是依旧什么都看不见,赵老板呼哧呼哧的声音在前面响起,我和花少扶着乐乐紧随其后,乐乐本来就处在半昏半醒之间,这时候突然醒了一下,紧张地说:“不是吧,我就是被人砍了几刀,怎么眼睛还瞎了,” 都这时候了,花少竟然还有心思开乐乐的玩笑,说:“是吗,我们看得很清楚啊,现在我们已经逃到酒吧外面了,你看不见,” 乐乐一听,就更紧张了,这个连死都不怕的家伙,这时候手都哆嗦了起来:“真的看不见啊,我的眼睛出什么事了,你们能不能带我到医院看看,” 花少叹了口气:“还去什么医院,实话告诉你吧,刚才你在昏迷的时候,被人一刀砍在了眼睛上,眼珠子都蹦出来了,华佗都救不了你,” 乐乐沉默了一下,说:“还是去看看吧,我总觉得我眼睛没问题,” 花少还要再逗乐乐,我制止了他,又跟乐乐说没事,咱们现在在地下通道里,马上就能看见光了,然后又问前面的赵老板:“还有多久出去,” 前面的赵老板喘着气:“快了,马上就能出去,” 乐乐这时候才知道上了当,忍着身上的剧痛踹了花少一脚,还骂他是王八羔子,花少嘿嘿地笑,我又问赵老板,说你一开酒吧的,怎么还想起挖地道来了, 赵老板说:“你们这个年纪的不懂,我们那个年代挖防空洞是常有的事,随时随地都防着飞机大炮,” 不多时,前面终于有了一点光亮,赵老板推开一扇门,头一个窜了出去,我们也跟着出去,才发现身处酒吧后方的一处小巷,离后门其实也不远,还能听到那边传来的打斗声, 我们肯定不能自投罗网,所以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重见光明,乐乐激动不已,说就知道自己眼睛没事,然后又骂了花少几句王八羔子,巷子里的道路纵横交错,跟着赵老板跑过一个岔口的时候,我和花少对视一眼,没有继续跟着赵老板,而是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 赵老板并不知道我们没跟着他,还在拼命地往前跑着,但是没多久,他就发现了这个事情,赶紧又转身追了回来,我和花少身上都有点伤,再扶着一个重伤的乐乐,所以很快就被他给追上了,赵老板焦急地问我们怎么回事, 我和花少站住脚步,说:“赵老板,麻烦你了,不过我们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和你在一起怕连累了你,所以咱们还是在这分道扬镳吧,回头等我东山再起的时候再去找你,” 说完,我和花少便要再继续往前走,赵老板却急了,扯着我的胳膊,认真地说:“王巍大哥,你这说得哪里话,咱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有什么连累不连累的,以前我也没少受你的照顾,现在怎么忍心看你们这样离开,就在前面,有我一套房子,咱们可以到那避避,” 赵老板说得十分诚恳,而我却一点都不想和他说话,反而瞪起了眼睛,身上的杀气也散发出来,凶巴巴地说:“滚,” 赵老板吓了一跳,紧张地往后退了几步,哆哆嗦嗦地说:“怎,怎么了,” 花少叹了口气,说道:“赵老板,你连我都骗不过,还想骗过巍子,不是异想天开么,像你这么贪生怕死的一个人,既然有地道早就自己跑了,现在竟然还拉着我们,说你没有其他心思,谁信,我们也不想细究你和爆狮之间到底有什么瓜葛,或是爆狮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就三个字,赶紧滚,趁我们没有发飙之前,你要是再啰嗦,我们现在就把你杀了,” 花少说的,也是我想说的,赵老板这种唯利是图、谁当大哥谁就是他爹的人,竟然在危难时刻还拉着我们一起走,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一点,所以我们出来之后,没有其他二话,第一件事就是和他分开不杀了他已经很够意思了, 花少脾气这么温和的人都发了脾气,再加上旁边的我散发出一身杀气,吓得赵老板连连倒退数步,惊慌的像只小鸡,转身噌噌地跑了,而我和花少松了口气,继续扶着乐乐往前面跑,对这一片地形,我们还是挺熟悉的,再往前走就能到马路上去,而且按照时间推算,我们援兵也来得差不多了,终于可以打个翻身之仗;出去之后是到医院还是折回到酒吧门口,都由我们说了算, 我和花少健步如飞,扶着乐乐往前猛蹿,乐乐一边前行一边左右看着,紧张地说:“你们看仔细了,可别迷路啊……我怎么感觉不太对劲,” 我和花少不搭理他,仍旧不停地往前走着,已经黄昏,巷子里很安静,各家的门都紧锁着,时不时从某个院子里传来几声狗叫,不知怎么,我越走越觉得不对劲,总感觉有四周弥漫着一股危险的气息,让我背后都浸出一层细密的冷汗,这种感觉实在很不舒服,看我紧皱眉头的模样,乐乐还说:“怎么样,我就说迷路了吧,你还不信,” 事实证明,我的预感是不错的,在我们又奔行了一段之后,前面的岔口突然闪出一个高大的汉子来,拦住了我们的去路, 汉子头发蓬松、胡须爆炸,手里还提着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刀,正是爆狮, 一看到他,我的头就大了,我能想到赵老板和他串通好了,目的就是把我引到酒吧后面的小巷子里,可我们明明已经和赵老板反其道而行之了,怎么爆狮还是出现在了前面,难道这家伙会移形换影, “很意外吧,” 爆狮嘿嘿地笑着,手持钢刀一步步朝我走了过来,看我露出迷茫的表情,他笑得更开心了,边走边说:“经过这几天的交锋,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给元朗灌了什么迷魂汤,但我已经很确定你是个很聪明的人了,至于我是怎么买通赵老板的,想必不说你也能猜得到,那种人虽然胆小如?,但是只要给他足够的钱,就是把他亲爹卖了都没问题,但同时我也知道,赵老板那种家伙是骗不过你的,你肯定能猜到这是他设下的一个套,所以出来之后必然会朝他相反的路逃,所以我就在这里等着你喽,” 好一个计中计, 我咬紧了牙?,这得需要多少江湖历练和超高智商, 说完之后,爆狮站住了脚步,距离我们也只有四五米了,他看着我们几个,眼睛里流露出怜悯的神色,仿佛我们在他眼里只是三只蝼蚁,随时都能被他斩杀殆尽,只是,他并没有急着动手,而是说道:“该说的我都说了,王巍,现在轮到你了,你到底和元朗说了什么,才把我们两个老油条都耍得团团转,” 看得出来,爆狮很想知道这其中到底是什么回事,所以才肯将他的路数说给我听,为的就是换取我这里的秘密,倒是可以理解,这样他在干掉我之后,就能去和元朗解释清楚了, 但我怎么可能让他如愿, 我就是死,也不会说出这个秘密;我就是死,也要让爆狮和元朗狗咬狗,继续斗下去, 现在处在这个局面,我认栽了,我确实没想到爆狮会来这一手,但是,花少和乐乐必须活下去,他们不能被我拖累,于是我猛地一推花少的胳膊,大喊一声:“带乐乐走,” 接着,我便抽出甩棍,嗖地一下甩了出来,脚下生风地朝着爆狮冲了过去……

上一篇   247 混战,爆发

下一篇   249 殊死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