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 王巍,你是不是脑残 - 少年王

237 王巍,你是不是脑残

林子外面的小道上,果然停着几辆警车,还刻意用树枝遮挡住了,我们回来之后,那些警员便将树枝拨开,把王宝林送上了车,因为王宝林事关重大,且有不止一次的逃脱经验,所以郑朝宗特别提醒手下的人,一定要看好王宝林,否则全得上法庭, 不过王宝林腿上挨了一枪,要是这还能逃走,那他就是神了,我和郑朝宗坐在最前面的一辆大切诺基里,风风光光地往前面走,刚抓了王宝林,郑朝宗特别兴奋,对我的态度也不一样了,和我说话的时候也特别亲近,完全不像以前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往前走了没多久,就看到路边停着几辆车,车边还站着些一看就不是善类的汉子,用脚趾头猜也能知道,他们是爆狮和元朗的人,专门负责堵截我的, 他们不止在这一条路布下埋伏,在桃花园附近的每一条路都有安排,严格检查着过往的每一辆车,只是郑朝宗率领的这列警车,他们别说拦了,就是连看都不敢看,甚至本能地就往路后面的地里躲, 飕飕飕 我们这列车队毫无阻碍地穿了过去,我的心里也松了一大口气,总算是离开桃花园了,接下来就能和李爱国他们汇合,然而就在这时,郑朝宗突然喊了一声停车,一列警车立刻唰唰唰靠了边,我还纳闷郑朝宗想干什么的时候,他已经从腰间摸出手枪,推开车门“砰”的一声跳下了车, 我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眼睁睁看着郑朝宗带着一帮便衣哗啦啦冲向那群汉子,勒令那些汉子抱头蹲在地上,然后进行了一番搜身检查,其中肢体摩擦肯定是少不了的,一番折腾之后,郑朝宗从那些汉子车子收缴了一堆管制刀具出来,这才继续坐上车子前行, 我问郑朝宗这是干啥,郑朝宗笑呵呵地说:“没事,帮你出出气,” 我也笑了起来,说好, 车子继续前行,距离桃花园越来越远,又往前走了一段,到一个三岔口的时候,就看到路边停着一辆面包车,车边则站着李爱国, 郑朝宗亲自把我送下了车,李爱国赶紧迎上来,问我怎么样了,我说一切顺利,然后我回过头去,跟郑朝宗道了声谢,说我要走了, 郑朝宗点头,说好, 我沉默了一下,说郑局长,按照咱们之前商量好的,您可要协助我干掉爆狮的, 其实这话,事后再说不迟,但我怕郑朝宗反悔,所以现在要确认一下,结果郑朝宗皱了一下眉头,说道:“我都把你送出来了,刚才也帮你出过了气,这事就算是两清了,怎么还要帮你干掉爆狮,你们是狗咬狗、黑吃黑,我身为一个领导,搀和你们的事不好,所以你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听了郑朝宗的话,我气得差点吐血,我就怕这家伙出尔反尔,利用完我就把我踢了,结果他还真是这么干的,有这样做事的吗, 我一下就急了,眼睛也有点发红,恼火地说郑局长,您这样不太好吧,我冒着生命危险和得罪火爷的风险帮你抓捕王宝林,结果你就是这么做事的,还有一点当领导的样子没有, 冒着生命危险是有,不过得罪火爷的风险并没有,实际上这事还是火爷安排我做的,但是郑朝宗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内情,所以我故意把这事说出来,希望能唤起郑朝宗的一点内疚, 但是我想错了,郑朝宗根本没有一点良心,我一急眼,郑朝宗也跟着火大了,伸手戳着我的胸口说道:“配合警方办案本来就是每个公民的义务,你少在这给我废话,信不信我把你给抓起来,” 我帮郑朝宗抓了王宝林,他还威胁我说要把我抓起来,我气得手都哆嗦了,还偏偏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咬牙切?地说:“郑朝宗,你骗我,” “嘿嘿,骗你怎么了,你能干什么,像你这种人,我见一个抓一个,”郑朝宗说完,还往地上啐了一口,对我的轻蔑毫不遮掩, 我俩这么一说,就算是彻底撕破了脸,之前的融洽,也随着这几句带刺的话烟消云散了,我气得头昏脑胀,都忍不住想对郑朝宗动手了,还是李爱国拦住了我,跟我说算了算了,能脱身已经很不错啦,便拉着我往面包车上走, 上了车,我还摇下车窗,对郑朝宗狠狠说了一句:“你也就骗我这一次了,” 郑朝宗哼了一声,还把腰间的手铐亮了出来,意思是我要再逼逼,他就把我抓起来,李爱国赶紧一脚油门,带着我离开了现场,朝着黑暗中驶去, 李爱国他们都在某个村庄藏身,所以我们不用回城里,直接去那个村里就好,坐在车里,我还是怒火未消,气得不停咬牙切?,李爱国则安慰着我,说和官家打交道就是这样,只能人家利用咱们,哪有咱们利用人家的份,能借助他们脱身已经不错,别再计较这个了, 话虽这么说,我还是气得不轻,直说自己真是看走了眼,没想到郑朝宗是这种人,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是个陌生来电,我奇怪地接起,里面传来火爷温和的声音:“王巍,怎么样了,” 听着火爷略带关心的语气,我的心中自然十分感动,在桃花园里住这几天,火爷虽然和我打交道很少,但确实护了我很大的周全,尤其是今天,如果不是他告诉我可以干掉王宝林,我也不能顺利脱身, 和郑朝宗相比,火爷真的很够意思,能办到的事就办,办不到的事也不会胡乱承诺,我还是喜欢和他这种人来往,我便把之前的事和火爷说了一下,同时再次向他表示感谢,还说日后定有回报, 听说王宝林落网,火爷也挺开心,让我有空再回去玩, “当然,不希望你是来避难的,”火爷笑了起来, “下次一定风风光光地去,”我也笑了, 挂了电话以后,我的心情才好一点了,但对郑朝宗的怨气还是未消,看看火爷,再看看郑朝宗,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 快到李爱国他们藏身的那个村庄时,我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这次竟然是郑朝宗打过来的,看到他的名字,我便有点来气,不知道他还找我干什么, 接起电话,没好气地说了一声:“干嘛,” 电话那边,郑朝宗同样没好气地说:“王巍,你是不是脑残,” 本来我就心情不好,心中对出尔反尔、过河拆桥的郑朝宗充满怨气,结果他竟然还有脸打电话过来骂我,我一下就爆了,也不管他什么局长不局长,直接就回骂过去:“你他妈才是脑残,来来来,你现在就把我抓起来,” 郑朝宗说:“我承诺你的那些事,本来就是咱俩私底下的秘密,在一定程度上也是违反规定的,你刚才在我手下面前直截了当地说出来,让我面子往哪搁,让我以后怎么带队,你自己说,你是不是脑残,妈的,之前还觉得你挺聪明,没想到你这么不开窍……” 郑朝宗骂骂咧咧的,而我也有点傻了眼,刚才要和他分开,所以急于想和他求证一下,并没考虑到那么深层的事,确实,经过他这么一说,我才回味过来自己确实办得不妥,怪不得郑朝宗要这么骂我,既然我做错了事,那被人骂也是活该,所以郑朝宗再怎么骂,我也只能乖乖听着,最后又诚恳地向他道了声歉, “算了,也不怪你,你又不是干这行的……” 郑朝宗的气慢慢消了,说:“我答应过你的事肯定就会做到,之前我说会帮你干掉爆狮和元朗中的一个,是你自己选了爆狮,可以,最近我会找个茬,把他关到拘留所去呆上七天,剩下的事就靠你自己了,” 对郑朝宗来说,想扳倒爆狮,判他七年不容易;但是随便找个理由,给他行政处罚七天却是轻而易举的事,干我们这行的,随时被抓进去关几天,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对爆狮来说住几天就跟度假似的轻松,更不至于去找关系疏通, 而对我来说,这事却很重要,在这种节骨眼上,把爆狮关进去七天,足够我们做很多的事情了,所以,我立刻向郑朝宗表示了感谢, “记住了,这事不能往外面说,直接就烂到肚子里去,”郑朝宗嘟囔着,挂了电话, 我拿着已经断线的手机,心情当然无比愉悦,浑身上下都舒心极了,觉得刚才那一顿骂也挨得挺值,李爱国问我怎么回事,我便把郑朝宗的话给他讲了讲,李爱国也非常开心,说我能让郑朝宗帮这个忙,实在是太有本事了, 说话之间,我们已经进了村庄,来到之前我舅舅住的那处宅子门前,我和李爱国下了车,一进门里,乐乐、花少、豺狼,还有一帮我舅舅之前的朋友,便纷纷围了上来,他们已经等待多时,终于等到我和李爱国平安归来,同样开心不已,甚至还有人到外面放了挂鞭, “等半天不回来,还以为你们迷路了,”乐乐嚷嚷着说, “你以为是你啊,”花少翻了个白眼, 一群人簇拥着我,将我迎进屋内, 屋子里面,我看着众人熟悉的脸,心中既激动,又感慨万千,回想前几天的事,真是如同噩梦一般,先是我舅舅被李皇帝抓走,接着我们又遭到爆狮和元朗的联手打击,地盘在一夜之间惨遭瓜分,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惨到不能再惨,惨到我甚至忍不住怀疑自己的能力,是不是离了舅舅我就真的是个废物, 要不是李爱国他们紧急转移,恐怕现在我们已经彻底崩塌倒台,永世不能翻身,还好我终于熬过来了,在卷毛男、朱校长、火爷、郑朝宗等人的帮助下,喘过了这口气,咸鱼翻身, 现在,该是我们反击的时候了, 我刚回来,大家劝我休息一下,明天再商量反攻大计,我说不用,这几天我已经休息得够好了,休息到闲得都快淡出鸟来了, 我立刻组织大家坐好,先听他们汇报我们现在的情况, 其实我们的局势,这几天我在电话里已经听李爱国说过了,但是现在大家聚在一起,又重新讲了一遍,自从数天前,我们遭到爆狮和元朗的联手打击之后,大家躲的躲、藏的藏,基本都退出了我们的地盘,而原本属于我们的场子,现在则被爆狮和元朗的人占下,不过听说他俩利益分配不均,有点起内讧的意思, 这很正常,就像我之前说的,两个大佬合作并没那么简单,这其中必然涉及到许许多多的利益分割,每一分都要算清楚的,不是脑子一热就能一拍即合, 在爆狮和元朗联手之前,爆狮还找过我,说想和我合作干掉元朗,那个时候,爆狮显然没和元朗谈过,说明他俩就是一时兴起,并未经过细致的磋商,闹些不愉快也是正常的, 所以现在,我们就要利用这点不愉快,来达到分裂他们的目的, 现在,爆狮马上就要蹲号,就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 李爱国准备了一份罗城地图,上面详细标注了我们退出罗城之后,爆狮和元朗分别占了我们哪些地盘,一眼就能看到,爆狮占的场子要稍比元朗多些,这不闹矛盾才怪, 整整数个小时,我们就围着这地图口沫横飞,大家纷纷献计,最终,由我删繁就简,制定了一个可行性计划出来,完事以后,已经到后半夜了,我才让大家去睡觉, 现在,一切就绪、只欠东风,就等郑朝宗把爆狮关进号子里了, 休息的时候,我问我睡哪里,他们让我住以前我舅舅住的那间屋子就好,之前我来过这院子几次,但是并没进过我舅舅那间屋子,尤其是拿下宋光头后,我舅舅在屋子里足不出户,也不知整天在干些什么,我没推辞,安排大家去睡之后,便走向我舅舅那间屋子, 这间宅院很大,是供大家族住的,分成三进,越往里越小,我舅舅就住在最后一进,独享一座院子和一处房屋,院子里种着些文雅的植物,其中以竹子居多,微风一吹,沙沙作响, 夜很安静,头上有月,我穿过小院,轻轻推开屋门,屋子里面黑漆漆的,还有淡淡的烟草气息飘出,我舅舅被抓走这么多天了,烟味仍旧聚而不散,可想他当时抽了多少烟,但是在这烟味之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丝油墨的气息, 我在墙壁上摸索了一下,并没找到电灯的开关,又拿出手机晃了一下,才发现这屋子里根本就没有电灯,倒是桌上摆着一盏古老的油灯,我走过去,将这盏油灯点亮,才发现桌上摆着一副墨宝,是岳飞的满江红: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整副墨宝一气呵成,字体苍劲有力,但却只有半篇,只到“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而已, 岳飞的这首词,据说是他第二次出师北伐,本来壮志满怀,却发现自己孤军深入,既无援兵又无粮草,只得退回鄂州时所作,这首词前篇悲愤、后篇激昂,虽然局势不利,却依旧自信将来一定能够铲尽金兵,是历史上的名篇, 我站在桌前,久久凝望着这首词,想像我舅舅在这里挥毫而就的状态,无论怎么看,我舅舅和岳飞的境遇都有些相向,一个是第二次北伐出师不利,一个是第二次出山又陷困境…… 也就不难揣测,我舅舅为何会写下这首词了,这是他在借诗抒意啊, 但我舅舅和岳飞将军不一样的是,岳飞将军虽然局势不利,却对未来表示着充分的乐观,而我舅舅,却对未来一片迷茫,所以才没有写下后半篇, 这么晚了,也不知我舅舅现在怎么样了, 他在李皇帝那里,想必过得很不好吧…… 舅舅,你等着吧,我一定会救出你的, 我呼了口气,拿起桌上的毛笔,点了几墨,然后在宣纸上接了下去: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我的字体,当然不能和我舅舅相比,但也让我心中豪迈丛生,看了几遍桌上的词,我才回头去看屋中的摆设,一切都很简朴,就一张床、一张柜而已, 我熄灭了油灯,摸黑走到床前,躺下睡了, 我舅舅的床板很硬,远没有桃花园的床那么软,但这一觉,我睡得很踏实,比在桃花园的时候踏实多了,大概是因为屋子里有舅舅的气味,身边还有一干踏实可靠的兄弟吧,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穿衣、洗涮过后,便来到最前面的院子里吃早饭,大家都在,而且个个神采奕奕,该笑笑、该闹闹,完全没有被打击后的落魄,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是因为我回来了,感觉有了主心骨,还说昨天还压抑的很,今天大家都很开心, 听到这样的话,我也感觉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更加迫不及待地想带领大家重返罗城,扫平爆狮和元朗,夺回我们的地盘…… 不过我知道,要等, 我安排了几个手下,专门到罗城去打探爆狮的消息,我知道郑朝宗没那么快动手,就是要关爆狮也得碰上合适的茬儿,但我就是着急,每一分每一秒都像是度日如年, 大家也无所事事,在院子里练些拳脚,我舅舅的那些朋友个个身手不俗,不过其中最厉害的还是李爱国,而大家都对乐乐赞赏有加,说他将来一定能够超越所有人,豺狼不服气,就和乐乐打了起来,打得那叫一个昏天黑地、高潮迭起,众人纷纷叫好, 但,乐乐毕竟是跟过我舅舅的,又跟李爱国他们长期呆在一起,无论实力还是经验,确实要胜过豺狼,最终,乐乐还是把豺狼击倒在地,骑在他身上抓着他领子问:“服不服,” 豺狼答:“痛,” 乐乐说:“我让你说服,不是说痛,” 豺狼答:“痛,” 乐乐说:“我知道你痛,但你得说服,” 豺狼答:“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众人哄然大笑, 和豺狼打完,乐乐还不过瘾,想再找花少打,花少说不屑和武夫争长短,要比就比智商,比智商,乐乐也不怕,就问花少怎么比,于是俩人玩起了猜谜语,尽是些“地上一个猴,树上骑个猴”之类的,也把大家乐得够呛,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罗城毫无消息,爆狮也没有被关起来, 其实一天,并不算长,大家也并不着急,但他们不着急,不代表我不着急,这几天过得太憋屈,实在太想早点杀回去,我想给郑朝宗打个电话,但是又觉得不太合适,估计郑朝宗还会骂我,说我这是急着赶死, 所以,我只能继续耐着性子等着, 但是第二天、第三天,仍旧毫无消息,我有点急火攻心,终于决定给郑朝宗打个电话,结果手机刚拿起来,铃声就响了起来,我以为郑朝宗终于有消息了,结果拿起一看,却是爆狮打过来的, 之前他追我到公安局,说是要和我合作干元朗,所以彼此留了电话,我正等着郑朝宗把他关起来,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却打来电话,不得不让我心中猛跳, 我接起电话,小心翼翼地说道:“喂,” 电话那边,传来爆狮叹气的声音:“王巍,你有意思么,” 我咬紧牙,以为爆狮已经知道了我的计划,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但还是问他:“怎么,” “在桃花园里躲这么多天,真不打算出来了,你好歹是小阎王的外甥,能不能不要给你舅舅丢人,你舅舅何其英雄气概,怎么到底就成狗熊了,我都替你舅舅感到脸红,这样吧,你要是不敢出来,就给个痛快话,承认自己是个窝囊废,以后再也不敢和我们做对,滚回你们镇上去,我们就放过你,怎样,” 原来爆狮以为我还在桃花园里,专程打电话过来羞辱我或许是激将我,不得不说,他成功了,我的火一下就上来了,正准备骂他几句,就听到电话的背景音里,突然有人说道:“爆狮,我们是公安局的,找你有点事情,希望你配合一下,跟我们回去一趟,”

上一篇   236 单挑,设计

下一篇   238 又见李娇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