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 重返罗城之路 - 少年王

235 重返罗城之路

王宝林做事细致、心思缜密,在偷袭我之前,还把门反锁了,王宝林这一刀捅向我后背的同时,我的右手往后一翻,手里的甩棍也刺向王宝林的小腹, 我这根甩棍很细,细的好处是还能用来捅人,即便没有刀子那么锋利,但也足够王宝林喝一壶了,王宝林“啊”的一声叫唤,身子已经朝后跌倒,我猛地转过身去,看到甩棍的一端已经有殷殷血迹,而王宝林则一脸痛苦地捂着肚子倒在床边, 与此同时,我感觉自己的后背上也有粘稠的液体淌下,同时体内的力气正在源源不断地被抽走,所以只能靠着门边慢慢滑了下来,坐倒在地,不过我手中始终紧紧握着甩棍,提防王宝林再冲过来,但好在他也受伤不轻,捂着肚子呼呼直喘,一时间还站不起来, 趁着这个机会,我再次伸手去够门栓,而王宝林见状,也再次持刀朝我冲了过来,我只能放弃门栓,举棍去抵挡王宝林的袭击,同时用脚去狠踹门板,口中还大喊:“来人,来人,” 这个方法果然奏效,门外很快传来杂乱的脚步声,有人在外面敲门、推门,询问里面怎么回事,我一边举着棍子朝王宝林使劲挥舞,不让他接近我的身前,一边冲门外大喊:“快闯进来,有人要杀我,” 砰的一声,门板被人一脚踢开,三四个汉子瞬间冲了进来,??将王宝林扑倒在地,王宝林一边挣扎一边大叫:“放开我,我要把他宰了,” 但无论他怎么叫唤,那些汉子也不可能将他放开,门外,也逐渐聚集过来一些人,对着门里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不多时,又有脚步声响起,一头白发的火爷听到动静以后也赶来了, 都不需要询问,房间里的情况,火爷一目了然,刚才还叫个不停的王宝林,在见到火爷之后顿时安静下来,火爷皱着眉头,说:“先把他们送到医务室去,” 身为私人会所的桃花园,竟然还设有医务室,也是够稀罕的,不过这里地处郊区,也确实需要这么一处所在,否则出了状况都来不及救治,在医务室里,我和王宝林分别接受缝合、包扎,虽然我俩同处一室,但因为有火爷的人在,王宝林变得老实许多,不过一双眼睛仍旧狠狠地瞪着我,我当然也无所畏惧地瞪着他, 等我俩都包扎完了,火爷才姗姗来迟,搬了个椅子坐在我俩身前,火爷看看我,又看看王宝林,才慢条斯理地说:“说说吧,怎么回事,” 不等我说话,王宝林就抢着说了起来,就从之前蹲号的时候讲起,说我是如何骗他,又如何骗他的兄弟,搞得他一干兄弟现在全坐了牢,还说他之所以冒着极大风险脱逃,还不肯离开罗城,住在桃花园里,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可以找我报仇,现在老天开眼,我竟然主动送到他的门前,他怎么可能不动手, “火爷,当初我投靠你,就把这情况都告诉你了,你也知道我这人并不怕死,之所以苟且偷生到现在,就是为了要这家伙的命,希望你能成全我,”王宝林一边说,一边再次狠狠看向了我,目光如同杀人的刀子一样, 我以为王宝林恨我、杀我,仅仅是因为当初我骗了他,还想着这家伙是不是有病,至于这么丧心病狂吗,经过他这么一讲,我才知道他把他兄弟被抓的锅也扣到了我的身上,这我当然就不愿意了,立刻当着火爷的面子辩解起来,将当初的事一五一十讲给他听, 王宝林那几个兄弟被抓,是卷毛男他爹动的手,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这理一辩就明,所以我也并不心虚,而且卷毛男、卷毛男他爸都和火爷关系不错,我以为火爷肯定会站在我这一边,再不济也不会帮着王宝林,结果火爷听完之后,淡淡地说:“我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但只要进来我这桃花园,就必须彻底放下,要打要杀也等出去以后再打再杀,别脏了我这地方,总之,我不希望还有下次,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之后,火爷便起身离去,而我则气不打一处来,心想你既然不管我们之间的恩怨,那一开始还问个屁啊,还不如直接撂下最后一句话,这不是闲的蛋疼么, 一场差点要了我命的风波,就这么被火爷几句不痛不痒的话给化解掉了,感觉他并不打算解决这事,只是单纯的和稀泥而已, 而且我感觉他这几句话,都未必能起到震慑作用,王宝林肯定还会继续向我下手,这一次我防住了,那下一次我要没防住呢,如果我被王宝林给杀了,火爷就是再对王宝林不客气,哪怕就是断了他的手脚,还和我有个什么关系, 这才是我最郁闷、气结的地方, 火爷离开之后,王宝林也冷笑着起身走了,他离去时眼睛里所射出来的凶光,就代表着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恐怕下次比这次还要更狠,我无可奈何,也只能回到房间,这次把门栓和保险全打上了,就不信王宝林还能进来, 但这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王宝林还能进来,那我可就遭殃了,所以,我连晚上睡觉都不踏实,始终都在半梦半醒之间,提防着王宝林会进来杀我,这一晚上过去,王宝林没来杀我,倒把我累得够呛,这样下去都不用王宝林动手,我自个就把自己给累死了, 第二天早上在餐厅吃饭的时候,我又和王宝林不期而遇,在这种人多的场合,他肯定不会动手,所以只能狠狠地瞪着我,我被他看得有些恼火,心想这样下去肯定不行,同时一个主意在我脑中产生要不,我先把他给杀了, 对,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与其整天战战兢兢地等他来找我,不如主动上门找他,反正他不会放过我,还不如将他干掉一了百了,到时候甭管火爷怎么处置我,总好过莫名其妙地死在王宝林手上强, 打定这个主意之后,我便急急忙忙回到房间准备起来, 我花了点钱,找服务生弄了把水果刀,揣在身上在走廊里溜达起来,我连王宝林住在哪里都不知道,得先把这个问题弄清楚再说,在桃花园这几天里,我基本哪都没有去过,只在房间和餐厅两点一线活动,现在也算是出来透透气了, 桃花园里很大,该有的娱乐项目都有,想赌还是想嫖,想吃还是想玩,都能找到去处,我漫无目的地在桃花园里瞎逛,路过某个包厢的时候,一双大手突然探了出来,抓住我后领就将我拽进门里, 我吓了一跳,还以为是王宝林,赶紧就拿水果刀往他身上戳,结果这人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声音沉沉地说:“疯了么你,” 这声音听着很熟悉,再一抬头,把我吓了一跳,竟然是郑朝宗, 桃花园这地方,表面上是个私人会所,其实就是权贵们结交的地方,郑朝宗出现在这,以他的身份并不意外,但以他的性格则很意外他实在不像是那种会去结党营私的人,即便和什么朋友有约,也绝不会约在这里, 那郑朝宗为什么出现在这, 我的第一反应,竟然是他落马了,所以逃到这来躲避抓捕,但是又觉得不可能,要是连郑朝宗都会被抓,那这个民族简直没什么希望了, “你来这里干嘛,”我惊讶地问郑朝宗, “找你,” 找我, 我继续疑惑地看着郑朝宗,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郑朝宗放开我的手腕,说道:“你被爆狮和元朗追杀,走投无路只能躲到这里,是不是心里憋屈得很,怎样,要不要我帮你一把,助你东山再起,” 以郑朝宗的身份,如果真的站我这边,对我来说肯定是很强的助力,这种事情,以前就是求都求不来,郑朝宗现在竟然主动提出帮我,还亲自来桃花园找我,这就让我想不通了,我觉得以他的性格,这背后肯定还有什么套子等我去钻,否则他不会这么说的, 于是我直接问他:“你就说吧,想让我帮你干什么,” 郑朝宗嘿嘿一笑:“聪明,不愧是年纪轻轻就当大哥的人物啊,” 我跟郑朝宗来往这么多次,还是第一次听到他会夸人,可我只觉得浑身汗毛直竖,硬着头皮说:“郑局长,您就开门见山吧,到底有什么事啊,” 郑朝宗这才严肃起来,板着脸说:“我问你,你在桃花园这几天,有没有见过一个叫王宝林的人,” 我的心里怦怦直跳,好像猜到郑朝宗来这干什么了,但在没有完全了解他的目的之前,还是不能随便乱说,便讲:“知道有这个人,怎么,” 郑朝宗的眼中立刻露出一丝狂喜,感觉他激动得手都有点哆嗦了,抓着我胳膊说:“这人是我们重点通缉对象,前段时间好不容易把他抓着了,结果又让他给跑了,因为事情出在我地盘上,上面把我好一顿骂,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找他,得到消息他躲到桃花园来了,但是火爷背景太深,我不好直接上门抓人,你见过他实在是太好了,这样,你想办法把王宝林约到桃花园外面,然后我对他实施抓捕,事情成功之后,我可以帮你干掉爆狮和元朗中的一个,怎样,” 听着郑朝宗的话,我的一颗心几乎要跳到嗓子外面来了,同样激动地手都有点抖了起来,和郑朝宗合作的话,既能收拾了一心杀我的王宝林,还能干掉爆狮和元朗中的一个,可谓一箭双雕,这么好的条件上哪找去, 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就这么砸到我头上来了,砸得我头昏眼花、喜不自禁, 我几乎就要答应郑朝宗了,这种事情简直可遇不可求,我要是错过就活脱脱是个傻叉,但在关键时刻,我又冷静下来,王宝林躲在桃花园里,受着火爷的庇护,如果我真这么干了,火爷不可能不知道,那无疑就得罪了火爷, 以火爷的势力,连郑朝宗都惹不起他,我要是得罪了火爷,以后还有好日子过吗,而且我在桃花园里避难,火爷也是尽心尽力在护着我,我还在背后干这种事,实在有点太不仁义,流传出去对我声誉也有影响,我可不能贪图眼前一时之快,就把自己的将来给搭进去了, 所以,即便郑朝宗提出的条件很诱人,甚至是我翻身的关键所在,我也只能忍着心痛,硬着头皮说道:“郑局,这样不好吧,我要是把王宝林骗出去,火爷以后能放过我吗,” 郑朝宗按着我的肩膀,带着点恨铁不成钢的口吻,说王巍,你糊涂了,你管他干嘛,等你干掉爆狮和元朗,你就是罗城地下世界的唯一主人,还怕火爷报复你, 我摇头,说不只是这个原因,火爷对我不错,我不能干这种事,郑局,坦白说吧,我和这个王宝林也有仇怨,恨不得立刻将他交到你的手里,但我真不能干这种事,希望你体谅下, 郑朝宗一下就怒了,两条眉毛都高高吊起,恶狠狠说:“王巍,这事要搁其他大哥身上,估计都要求着跟我合作,你竟然还推三阻四,好,你讲义气,我倒要看看你以后怎么翻身,妈的,送到嘴边的肉都不吃,我怀疑你脑子真是坏掉了,活该被人逼到这来,我还不信我没有你,就不抓王宝林了,你错过这个机会,以后就等着哭吧,” 说完,郑朝宗便不再理我,大步往前走去,走到门口,他顿了一下,又回过头来,说:“你要想通了,就给我打电话,” 说完,他便推开门,气势汹汹地走了出去, 而我站在包间里,默默地点了一支烟抽,其实我何尝不知,这真是个翻身的好机会,既能干掉王宝林,还能重回罗城地下世界大展拳脚,我也不知道自己做得是对是错,就是本能觉得火爷这人不能得罪,更不能占了他的便宜还在他背后捅刀子, 虽然我对火爷的一些言行感到不满,但有些事,真的不能违背良心去做, 抽完一支烟,我长吐了口气,但心中的郁闷仍旧未能消减,这么大好的机会,被我硬生生给错过去了,搁谁身上谁能心里舒服, 我走出包间,也没心思去找王宝林了,便直接回到了自己房间,推开门,我就吓了一跳,屋子里竟然坐着几个人, 是满头白发的火爷,和他的几个贴身保镖, “火爷,您怎么在这,”我很惊讶, 火爷看着我,目光露出几分赞许和欣赏之色,同时开口悠悠说道:“刚才,你做得很好,” 其实推开门,看到火爷在里面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怪不舒服的,感觉我这就跟广场似的,怎么是个人就能进来,那房卡和门锁到底还有点用没, 不过这整个桃花园都是火爷的,他想进哪间房就进哪间房,我还真说不出什么来,但他一开口,就是说我刚才做得不错,我也顿时一头雾水, 刚才, 刚才,我只和郑朝宗见过,难道我们之间的对话,火爷全部知道, 火爷显然知道我的想法,便看着我,认真说道:“抱歉,我也不是故意偷听的,只是像郑朝宗这样的人,突然来到桃花园里,我不能不对他有所提防,所以,你们之间的对话我也全部听到了,王巍,我知道你现在的处境,也知道你恨不得王宝林立刻去死,你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抵住诱惑做出这种决定,实在让老夫佩服得很,也感动得很,你这个朋友,我交了,” 之前卷毛男就说过,火爷虽然门客很多,但能被他当作朋友的,一只手都数得过来,火爷能主动开口和我交朋友,确实是我的荣幸,按理来说,我现在应该开心得很,不过有一堆事压在我心头,并开心不起来,只能苦笑着说:“火爷,你言重了,我只是觉得,既然受着你的恩情,实在不好意思背地里给您下绊子而已,谈不上什么诱惑不诱惑的,只是我做人的基本底线罢了,另外我也知道,以我现在的身份,还不够格和您交朋友,所以就算了吧,还有就是,大概您也知道,我和王宝林的梁子是解不开了,现在都憋着劲想弄死对方,所以我虽然没有将他交给郑朝宗,但不代表我就不杀他了,到时候如有冒犯,还请见谅,” 这一番话,我虽然自贬身份,但也说得不卑不亢、正气凛然,我以为火爷会因为我的不识抬举而感到生气,谁知他竟然直接站起,走到我的身前,目光诚恳地说:“我交朋友,从来不看对方的身份,还有……”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实际上,我也准备干掉王宝林,不过是碍着之前为他说情的大哥面子,才勉为其难地将他留在这里,现在正好,既然郑朝宗找上门来,又想让你帮忙抓捕王宝林,我看可以顺水推舟,借着这个机会,将他除掉,” 我惊呆了,简直不敢相信这番话会从火爷的口中说出,顿时有点目瞪口呆, 火爷笑了一下,继续说道:“很意外是吗,没错,我这确实藏着很多来路不正的人,不过我也不是什么人都收的,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像王宝林这种穷凶极恶,做出过许多伤天害理之事的人,我也容不了他,只是不便下手罢了,之前你们两个互斗,我之所以和稀泥,其实是想借你之手除掉他而已,我知道你打不过他,还想暗地里帮你一把,现在正好,既然郑朝宗找上来,也不用那么麻烦了,你尽管去做就好,我保证这件事不会流传出去,所有人都会认为这只是个意外而已,” 我的心里怦怦直跳,刚才还因为错过郑朝宗的这个机会而感到无比郁闷,结果转眼之间火爷又将我推到了这个关口,好比又一个天大的馅饼砸到我的头上这回,是一箭三雕了,既能除掉王宝林,还能借助郑朝宗的力量返回罗城,而且还卖了一个人情给火爷, 这种好事突然砸在我头上,让我在觉得有点晕眩之余,也觉得很不真实,要知道,前几天我还无比落魄,被爆狮和元朗逼得只能躲到桃花园来,寄人篱下、看人脸色,转眼之间,我就要翻身了,怎么能不痛快, 但我这人遇过的事情太多,本能地也对所有人抱有猜疑,忍不住在想,火爷真的可靠吗,万一他又给我下了个套,那又该怎么办, 可是我想来想去,都觉得火爷要是想对付我,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现在,他好不容易向我抛出橄榄枝,能让我在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的情况下去吞掉这个大馅饼,我要是再错过,就不像话了, 我仔细看着火爷,确认他的眼神真诚、态度诚恳,于是我也重重点头:“好,那我现在就给郑朝宗打电话,” 火爷笑了一下,目光里露出赞许之意,拍拍我的肩膀,然后带人走了出去, 我也立刻,给郑朝宗打了一个电话, 接到我的电话,郑朝宗还很得意,说是就知道我一定会给他打的,还说我除非脑子进水,才不答应他的条件,我也不和他说废话,直接和他商量了一下对策,谈好抓捕王宝林的种种细节之后,我也挂上了电话, 除此之外,我也给李爱国打了个电话,将我和火爷、郑朝宗、王宝林的事讲了一下,又告诉他说,我准备出山了,让他到时候来接我, 整个下午,我都没有踏出房间一步,一直在揣摩整个事件和计划的细节,确保烂熟于心,等到天黑,我才走出房间,朝着餐厅而去, 和往常一样,我又在餐厅里和王宝林不期而遇,我俩隔着几张桌子,本来井水不犯河水,而他频频冲我露出凶狠的眼神,还用手作刀子在自己脖子上划,意思是迟早要干掉我, 我觉得他这个动作很好,完美诠释了他接下来的命运, 吃过饭后,我便朝着王宝林走了过去, 每一步,我都踏得无比自信,浑身也散发着王者之气,重返罗城之路,就从这里开始……

上一篇   234 刺杀

下一篇   236 单挑,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