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 霸气的我妈 - 少年王

226 霸气的我妈

一路上,我把车子开得飞快,因为实在是太担心我舅舅了,按照李爱国的描述来看,我舅舅已经被李皇帝带走近20个小时了,我担心我舅舅现在已经遭遇不测,所以现在尤其的心急如焚,想早点见到我妈, 没有多久,我便来到我们镇上,并且直接把车停到我家门前,下车就冲了进去,我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还是一个老房子加一处老院子,自从上次为了救李娇娇而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我推开木门,穿过院子,进了堂屋就喊:“妈,妈,” 这会儿已经中午两点多了,我妈好像在卧室休息,听到声音之后便走了出来,皱着眉头问我怎么回事,我焦急地冲过去,抓着我妈的胳膊就说:“妈,你一定要救救我舅舅,” 我妈眉头皱得更深,问我到底怎么回事,我知道现在急不得,便尽量平稳心绪,便把李皇帝把我舅舅抓走的事和她说了一下,我妈听后,说道:“孩子,你太高估我了,我只是个农家妇女,哪能救得了他,” 一听我妈这话,我就知道我舅舅说得没错,我妈就是不愿出手, 我脑子一热,也不愿意跟我妈费那么多嘴皮子了,双腿一弯就跪到了地上,几乎带着哭腔说道:“妈,我知道你能救得了他,我舅舅也说你能救得了他,他就算以前做过再多错事,那也是我的亲舅舅,你的亲弟弟啊,你就发发慈悲,救救他吧,我舅舅已经被李皇帝带走快一天一夜了,你要是再不出手救他,他就完蛋了啊,” 我一边说,一边咣咣地磕起头来, 其实求自己妈做事,根本用不着这样,我也是有点慌不择路了,所以才用了这个手段,说实在的,就算我妈再恨我舅舅,我也觉得我舅舅其实人并不坏,就算抛开这一层血缘关系,就说在过去的一年多里,他也数次救我于危难之中,于情于理我也该豁出一切地救他, 此时此刻,我已经将我妈当作了唯一的救命稻草,因为我知道单凭自己是绝对斗不过李皇帝的,所以就把希望完全寄托在了我妈身上, 而我妈见我这样,脸色却不悦了,厉声说道:“你给我起来,你一个大男人,动不动就给人下跪,像什么样子,即便我是你妈,也不会让你随便下跪,” 我现在根本不敢惹我妈不高兴,而且她的语气也确实很严厉,我赶紧就站了起来,但仍拽着我妈的胳膊,苦苦哀求着:“妈,你就救救我舅舅吧,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出事啊,” 我妈哼了一声,冷声说道:“别说我根本救不了他,就算是能救也不会救,他那样的人,死了也是活该,狼心狗肺又无情无义,活着才是对家人、社会最大的不幸,不如早点死掉,” 我妈这几句话说得咬牙切?,每一个字都夹着对我舅舅的无限恨意,好像一生一世都无法化解,好像巴不得我舅舅立刻死掉一样,更不可能出手救他, 我当然也更着急了,再度苦苦哀求起我妈来,而我妈却不再听我说话,指着我的卧室,让我进去呆着,半步都不能出来, 我当然不肯,仍旧苦苦求着我妈,我妈却一下口都不肯松,最后我也急了,心中充满无数焦虑和愤怒,红着眼睛嘶吼起来:“好,你不救我舅舅,那我自己去救他,我现在就带人杀到省城去,让你这个儿子也死掉算了,” 吼完,我便大步朝着门口走去,心中已经下了主意,既然我妈不肯出手,那我就自己带人到省城去, “站住,”我妈在后面喊, 我没有听她的话,仍旧大步往外走着,其实我一向很听我妈的话,但是现在我不能听了,我要去救我舅舅, “你给我站住,”我妈再度大叫, 我仍不听,仍旧不停地往前走,我妈突然奔了过来,拦在门前,冲我怒目而视:“我让你站住,你听到没有,,” 我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伸手去推我妈,所以只能再度哀求起她,但我妈仍不松口,固执地让我回屋子里去,并且禁止我再踏出房门半步, 我哪能听她的话,我妈既然不肯出手,那就只能我自己去,否则我舅舅就一点生的希望都没有了,我不敢推开我妈,只能另寻他路,于是我猛地朝着窗户跑了过去,准备撞破玻璃冲出屋子, “给我拦住他,”我妈突然高声喊道, 我妈突然喊出这一句话,让我心里都觉得莫名其妙,屋子里明明就我们两人,她这是在和谁说话,但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仍旧朝着窗户撞了过去,然而就在这时,我的领子好像被谁给抓住了,接着整个身体都凌空而起,耳边有呼呼的风刮过,整个世界仿佛都颠倒过来,就跟过山车似的无比眩晕, 也就一刹那时间,我的身子便砰、砰两声,狠狠摔在了地上,我猛地爬起,发现自己已经跌倒在卧室里面,又听“砰”的一声重响,我的房门也被关上,我无比惊恐,完全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我还是赶紧爬起,朝着房门扑了过去, 一拉房门,却见面前站着一个身材高大、面色粗犷的男人,他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面上的眉毛也高高吊起,浑身上下透着无尽的威严,就好像关二爷重生一样, 我吃了一惊,完全不知道这男人是哪里来的,我家什么时候有这样的一个人了, “回去,” 这人一声呼喝,突然猛地一推我胸,我的身子便再次朝后翻出,翻了两个滚才停下来,等我再抬起头来,卧室的门已经又被关上,其实以我现在的实力,已经不太可能被人一掌推这么远了,而我在刚才那个男人面前,却没有一丁点的还手之力,犹如蝼蚁一般任他蹂躏,同时我也反应过来,刚才我妈就是在和他说话,揪住我后领将我丢进卧室的也是他, 我的心里怦怦直跳,简直不敢相信刚才所发生的事情,那个衣着破烂、高大如关二爷重生的男人,究竟是什么来头,为什么会在我家,为什么会听我妈差遣,为什么我妈一句话,他就能立刻出现, 我感觉我的脑子都不够用了,这一切都显得特别不真实,就好像在做梦一样, 我坐在地上,愣了半晌,才重新站起来,慢慢朝着房门走了过去,即便是有人拦着,也挡不住我的去路,今天我必须离开这里,然而,就在我抓住门把手的时候,外面客厅里突然传来一个沉沉的声音:“小姐,你就救救他吧,” 这个声音,我能听出来,就是刚才那个男人的,他称呼我妈为小姐,而且,他好像也在劝说我妈救我舅舅,所以我思忖了一下,没有急着把门拉开, 外面沉默了一会儿,才传来我妈的声音:“他害死了你的父母,你不恨他,” 我舅舅害死了这男人的父母,我的心中狂跳起来,我舅舅在二十年前就是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害死过不知多少人,那这么说来的话,这男人应该和我舅舅有生死之仇,怎么还帮我舅舅说话, 那男人又沉默了一阵子,才说:“他也不是故意的,” 我妈没有再说话了,门外特别的安静,就好像一个人都没有,过了很久很久,那个男人的声音才又重新响了起来:“小姐,救救他吧,老爷就这一个儿子,就算他做过再多错事,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掉啊,” 我妈轻叹了口气, 虽然我妈没有说话,可我能听得出来,她的态度好像发生了一些变化,只是在这之后,外面又彻底安静下来,一丁点的声音都没有了,过了一会儿,我实在忍不住了,轻轻拉开一点卧室的门,透过门缝往外面张望,看到我妈正在给我姥姥、姥爷上香,而那个衣着破烂、犹如天神一般的男人就站在我妈身后, 我家不大,所以我姥姥、姥爷的灵位就设在客厅的东南角的一个柜子里面,逢年过节的时候需要打开才能祭奠,我妈上完香后,那个男人也走上前去,上了一炷香,还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头, 我妈站在一边,抹了一下眼睛,说道:“天奴,对不住了,” “没关系的,小姐,” 原来他的名字叫天奴,单听这名字,感觉就像奴隶似的,天奴的眼睛也红红的,站起身来之后,便退到一边去了,因为视线所限,我看不到他去哪了,于是我又把门稍稍拉开一点,却发现他已经不在屋子里了, 我倒吸一口凉气,我可没听到我家的房门响动,也就是说他仍在我家的屋子里,我不敢想像他那么大的个子,藏在哪里才能不被我所发现, 而我妈已经坐在沙发上,拿起桌上的电话机拨出一个号码, “老歪,帮我查查小阎王的下落,” 听到这话,我便松了口气,知道我妈终于肯出手了,我舅舅也总算是有救了,我轻轻把房门关上,然后退到后面的床上,坐下来给李爱国打了一个电话,李爱国也等着急了,立刻就接起来,问我怎么样了,我说我妈已经答应出手, “好,好……”李爱国无比激动:“那就等着大姐的消息了,” 我心里也挺开心的,但是又骂了句去你的,说少占我便宜,咱俩是一辈的,你应该叫我妈是阿姨, “不不不,我和你舅舅是一辈的,”李爱国连忙否认我的说法, 不管怎么说,我舅舅的事情总算有希望了,而且按照我舅舅的说法,我妈只要出手,就肯定能救出他来,所以我也松了一大口气,当然,在我舅舅彻底安全之前,这话也不能说得太过满了,万一有什么意外呢,所以我的一颗心还是提在嗓子眼里,不安地等着我妈的消息, 慢慢的,天暗了下来,距离我舅舅被带走,也已经过去二十四个小时了,就在这时,外面的电话终于又响了起来, 我家和别人家基本没什么来往,所以这电话肯定是老歪打来的,应该是有了我舅舅的消息,我也立刻扑上前去,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起来, 我妈接起电话,我听不到老歪在说什么,只能听到我妈不断在“嗯、嗯”地应着,过了一会儿,便听我妈说道:“你亲自跑一趟省城,送上我杨家的门贴,告诉李皇帝,他要是敢动小阎王一根汗毛,我饶不了他,”

下一篇   227 妈,我不怕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