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 搏击社 - 少年王

199 搏击社

李娇娇这一句话直接就把我问懵了,我本能地收缩了一下身下的括约肌,发现并无大小便不能自理的情况,才莫名其妙地说:“没有啊,” “那你身上怎么这么臭,” 李娇娇做出一副难过的模样:“王巍,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会扶你上厕所的,你有需要尽管告诉我好了……” 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她为什么这样说,赶紧把来龙去脉给她解释了一下,并把李爱国给我的小瓶子递给她看,李娇娇这才相信这臭味来自伤药,而不是我拉裤子了,但仍旧无语:“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药,” 我说怎么会,你闻多了就习惯了,其实也不是那么臭…… 闹腾了一阵之后,李娇娇终于接受了这个残酷的现实,让我继续躺着,说去给我买早饭,护士进来扎上点滴,也被这味道熏得不行,我很不好意思,只好主动申请到外面大厅里靠窗的床位,这样味道也能散得更快一些, 吃过李娇娇给我带来的早餐以后,我知道她还要上课,便让她赶紧去,李娇娇确定我一个人确实没问题,说中午再来看我,便离开了, 打点滴的时间挺无聊,那时的手机也不像现在这么功能丰富,玩来玩去也只有些贪吃蛇和俄罗斯方块,玩了一会儿就没意思了,医务室里倒是不断有人进来,有的头疼有的脑热,也有装病想请假的,但是被医生给拒绝了, 大概上午十点多的时候,有个?青脸肿的男生在几个学生的搀扶下进来就医,嘴里还骂骂咧咧地说一定要报仇之类的,当时我还挺纳闷,心想这学校里也有人打架, 在我的直观印象里,李娇娇她们这所贵族学校的管理是非常严格的,又有陈队长这种变态级的保安队长坐镇,有哪个家伙敢在这里放肆, 即便是坤少那种小流氓,在这学校也只能老老实实的,这也就是哪怕李娇娇她爸之前亲眼看到自家闺女被人骚扰,也能放心离开的原因, 所以我在这看到一个被打得不轻的学生,还觉得挺稀罕的,结果一上午下来,陆陆续续来了三四个学生,不是被人打得?青脸肿,就是胳膊腿伤着了前来就医,让我叹为观止,心想难道这学校还有陈队长管不了的人, 等到中午,李娇娇送饭来了,我就问了她这个问题,李娇娇告诉我说,她们学校除了正常的课程以外,还有其他方面的培养,比如钢琴、绘画、插花、格斗、搏击等等,当然都是自愿性质的,不愿学也不会强求, 受伤的那些人就是学搏击的,经常在自己的圈子里互相切磋,搞得伤痕累累是常有的事,也是学校所允许的,而且教搏击的总教官就是陈队长,陈队长认为这些男生无处发泄精力,互相切磋一下挺好,并且制定了一些规则,比如只能光明正大的挑战,一方不接受就不能强制要求切磋,在切磋过程中要注意分寸等等, 听完以后,我啧啧称奇,说不愧是贵族学校,还有这些东西培养,这钱是没白交,听说可以随意切磋,我的好奇心就被勾上来了,就希望李娇娇能带我去看看,结果李娇娇直接就拒绝了我,说:“你还是好好养伤吧,别到了那里真被人打到拉裤子了,” 李娇娇不带我去,那我也没办法,只好安安心心养伤,到了下午,我实在百无聊赖,就给豺狼打电话聊天,得知他们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正准备出院,我也告诉他们,先回学校上几天课,我舅舅会在十天以后向宋光头宣战, 这期间里,还是不断有受伤的学生来医务室,而且从他们口中还听到一个学生名字,叫做万江流,他们好像都是被万江流给打的,他们骂骂咧咧的,说万江流实在太过分,下手太狠了等等, “忍忍吧,谁让万江流他老子是教导处主任呢,就是陈队长也得给人家三分面子啊……” “唉,本来觉得我家条件还行,来到这个学校才知道,牛人实在是太多了,在这连个狗屁都不算,还不如随便上个学校呢,还能称称霸,” “可不是嘛……” 可能是因为自己经常打架,所以他们越说,我就越心痒痒,特别想去那个搏击社看看,但是没有李娇娇领路,我也没有办法, 在医务室里养了几天伤,再配合李爱国的伤药使用,所以很快就恢复得差不多了,连医生都啧啧称奇,还跟我要了一点药膏拿去研究,说这么好的东西应该发扬光大才行, 这天下午,我还在医务室里输液,突然哗啦啦进来十几个学生,为首的一个也是被打得?青脸肿,进来就喊:“医生,医生,快给我找点药,” 在等待医生的过程中,他的眼睛就四处瞄,当目光落到我身上的时候,脸上便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还使劲摇了一下脑袋,对旁边的人说:“万江流是不是把我脑子打糊涂了,我怎么看见王巍了,” 旁边的学生看了看我,同样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坤少,你没看错,那就是王巍,” “卧槽,”坤少一下跳了起来, 而我则笑呵呵的,说坤少,好久不见啊, 没错,这个受伤的学生就是之前在学校门口骚扰过李娇娇,后来又被我在深情酒吧门口狠狠揍了一顿的那个坤少,坤少三步并作两步,迅速来到我的身前,目瞪口呆地说:“王巍,真的是你啊,你怎么来我们学校了,” 之前被宋光头堵在学校门口,又和周少他们大闹一场,这事都发生在凌晨时分,那会儿学生早就睡了,所以他们并不知道这事, 我继续笑呵呵的,说怎么,我就不能来啦, 坤少搓着手,说能来、当然能来,又疑惑地问:“可是,你怎么进来的啊,我们学校一般是不让外人进来的,” 我说这你就不用管啦,我自然有我的办法, 坤少点头说是,还说我这么有能力,进来他们学校也不是问题,对坤少这种学生来说,上次带着一批社会人打他一顿,在他的世界里已经算是相当有能力了, 我说坤少,你可以啊,上次还叫我哥,现在就直呼我大名了, 坤少说没有没有,还是要叫我哥,又谄媚地说:“哥,你这是咋了,为什么输液啊,” 我当然不会傻到跟他说我身上有伤,就说有点发烧,所以输输液,又问他:“最近没骚扰过李娇娇了吧,” 这小子赶紧说没有没有,还说他已经换了一个目标,也不知道他在打什么鬼主意,眼珠子转了一下,又笑着说道:“哥,晚上有空不,我请你吃个饭呗,” 我说吃饭就不用了,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坤少不好意思地说:“没什么事啊,就是上次被你教诲过以后,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对我的人生很有帮助,所以我想请你吃个饭表达一下谢意,” 其实我都不记得上次跟坤少说过什么了,但还是假装义正言辞地说:“你知道就行,我都是为你好,” 在坤少的软磨硬泡之下,我只好“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他的吃饭请求,正好李娇娇今天晚上要和她们舍友聚会,所以我就跟着坤少走了,坤少本来想请我到校外吃饭,我说不用,就在食堂里吧, 李娇娇她们学校的食堂也很气派,完全不亚于外面的酒楼、饭店,而且菜品也齐,坤少展现土豪本色,叫了一大堆菜,还点了几瓶啤酒,吃着、喝着,其乐融融,以往的那些不快也烟消云散,好像我俩真的成了朋友, 喝得微醺之后,坤少终于露出狐狸尾巴,假装无意地说:“哥,上次看你身手挺不错的,要不明天到我们搏击社去玩玩,” “没问题啊……”我假装喝多了,一头栽倒在桌上, “哥、哥,” 坤少拍了我两下肩膀,没有把我叫醒,旁边一个学生问坤少,说带他去搏击社干嘛,坤少点了支烟,幽幽地说:“上次被这小子打得像狗一样,这次好不容易在咱的地盘碰上他,还能这么轻易就放过他,要不是害怕陈队长,我现在就把他给揍一顿了,现在只能把他引到搏击社去,让万江流收拾他,” “可万江流能听咱们的话吗,那家伙多狂啊,” “呵呵,万江流那个火药桶,只要稍微撩拨一下,还愁他不上套吗,” 四周一片夸赞之声,都说坤少实在太机智了,坤少也洋洋得意,说:“那当然,我坤少就是以聪明出名的,看我这次怎么玩死这小子吧……” 坤少一边说,一边还摸了一下我的脑袋, 我慢悠悠抬起头来,说:“坤少,你计划挺好,也确实挺聪明,只有一步做错了,你不该摸我的头,我最讨厌别人摸我的头,” 坤少目瞪口呆,一脸错愕, 我从坤少嘴里拔下烟头,按在了他的手背上, “啊……”坤少的惨叫声响彻整间食堂, “别叫别叫……”我安慰着他:“你的计划奏效了,明天带我去搏击社吧,我也想会会这个万江流,” 在医务室这么些天,还真感觉有点憋坏了,是时候放松一下筋骨了,看看这个万江流有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神奇,

下一篇   200 挑战万江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