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 我儿子,我保护 - 少年王

191 我儿子,我保护

没错,黑暗中走出来的中年妇女,竟是我妈,现在虽然不是三更半夜,但也夜挺深了,我妈突然出现在这,确实够让人吓一跳的, 看到我妈的瞬间,我本能地转头看向我舅舅,自从他出狱到现在,也没到我家里去过,上次过年之前倒是去转了一趟,但也就是在门口呆了一下,把礼物交给我就走了,而我妈但凡提起他,都是一脸厌烦、憎恨的表情,可以说两人的关系非常恶劣了, 果然,看到我妈出现以后,我舅舅一脸的呆滞,似乎整个人都傻了,我妈面色冰冷地走了过来,我正要叫她一声,她突然抬起手来,狠狠在我舅舅脸上甩了一下, 啪, 这一声,清脆而犀利,我舅舅没躲也没避,结结实实地挨了,我活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我妈动手打人,以前她给我的印象一直都是温润如水;同时,也是近一年,首次见到我舅舅挨打,我舅舅挨了一巴掌之后,便把头低了下去,什么话都没说, 我妈一个弱女子,此刻的气场却是极为强大,乐乐和李爱国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接着,我妈又看向了我,说了一个字:“走,” 说完,我妈就转过身去,又朝着黑暗中返回去,我瞄了一眼我舅舅,看他什么话都没说,只好下了摩托车,跟在我妈后面往前走了,刚走两步,身后突然传来噔噔噔的脚步声,我舅舅还是追了上来,焦急地说:“姐,你不能把巍子带走,” 我妈并不理他,仍旧继续往前走着,我舅舅猛地抓住我妈的胳膊,叫道:“姐,现在巍子同时被罗城两位大哥追杀,处境非常危险,和我在一起才能保证安全,” 我妈转过头来,恨恨地说:“造成他现在这个处境的,是因为谁,你已经害了我们一家,现在连我儿子也要害吗,” 我舅舅仍旧抓着我妈的胳膊,说:“姐,我知道你恨我,可现在真的情况不是太好,就让巍子跟我走吧,” 我妈冷哼一声:“你觉得,我没能力保护我儿子么,放开,” 我舅舅沉默了一下,说道:“王大头和老歪也来了么,” “不用你管,” 我舅舅抬头看向黑漆漆的远处,似乎看到了什么东西,便慢慢放开了我妈的胳膊,我妈看着他,又恨恨地说:“我告诉你,以后不准再接近我儿子一步,” 说完,我妈便继续往前走去,我也只能跟在我妈屁股后面,走到马路边上,那里停着一辆面包车,我妈拉开车门,先让我坐了上去,然后她也坐了上来,我看到前面还坐着俩人,一个是王大头,一个是老歪,和我舅舅猜得一模一样, 显然,就是因为有他俩在,我舅舅才放心让我走的, 开车的是王大头,王大头转头问我妈:“嫂子,没事吧,” “没事,走吧,”我妈淡淡地说, 王大头打着了火,趁着车还没走,我硬着头皮说道:“妈,我现在处境真挺危险,要不让我和我舅舅走吧,” “和他在一起才真的危险,”我妈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我的要求, 我无话可说了,只好默默地坐在车上,车子缓缓启动,我看向黑漆漆的窗外,拘留所门口那里有点亮光,我舅舅和李爱国、乐乐三人还站在那里,看着我们的面包车慢慢离开, 我以为我妈要送我回学校,还想着回头就跟我舅舅汇合,结果车子直接朝着我们镇上的方向去了, 我又说:“妈,我还要上学,” “还上什么学,回家躲着吧,”我妈再度拒绝了我的要求, 看来,之前和爆狮的那场对峙,我妈全部都看在眼里,已经知道八爪鱼的死和我有关了;或许她早就知道了,只是没有表现出来,所以她现在完全知道我正被罗城两位大哥追杀,还执意要将我带回家去, 此时此刻,我的心里当真非常复杂,只好换了个问题:“妈,您怎么来了,” “我一直就没有走,” 我妈一句话,又噎得我没声了, 车子不断往前开着,奔驰在黑漆漆的国道上,车厢内除了引擎声外,其他什么声都没了,感觉实在有点压抑,开车的王大头似乎也觉得不太舒服,主动开腔说起了话:“嫂子,小阎王现在好像玩儿的挺大,把以前的一些狱友召集起来了,准备跟宋光头干呢,” “不要提他,” 我妈说出这四个字后,车厢内再次恢复了安静,谁也没有再说半句话了,而我的心里则怦怦直跳,我说我舅舅哪来那么多气势不凡的手下,原来是他以前的一些狱友,我舅舅坐了二十年的牢,这方面的资源肯定特多,说不定在牢里的时候就开始部署了, 车子如同一架开弓的箭,射出去后便再也没有回头,一直朝着我们镇上的方向奔行,一路无话,半个多小时后,车子就到了我们镇上,并且迅速开到了我家门口,虽然到家了,可我的心里仍旧焦急,因为宋光头和爆狮可不是闹着玩的,他们是真的要杀我,而且很有可能在得到消息之后,立刻就会追到我家, 这些事情,其实我舅舅都跟我妈说了,而我妈却不当回事,仍旧固执地将我带回了家,我和我妈进了家门,王大头和老歪却没进来,他们就站在院子里, “嫂子,巍子可能有危险,我们就在外面守着,” “好,” 我妈点头,好像这是理所应当, 现在虽然已经是春天了,但晚上还是特别的冷,他俩就在院子里,那得冻成什么样,我妈这么不愿意麻烦别人、不愿意欠别人人情的人,竟然一点都没觉得不妥,确实挺奇怪的, 关于王大头和老歪,我对他俩的印象就是被陈老鬼绑到矿场那次,他俩各持一支土铳就冲进来了,确实异常悍勇,但,他们后来却陷入了重重包围之中,如果后来不是我舅舅绑着陈峰现身,估计那天晚上就悬了虽然后来我妈也说,就算没有我舅舅,他俩也能把我给救出来,但我对这种说法保持怀疑,毕竟我并不了解王大头和老歪, 我总觉得,我妈是不是对王大头和老歪有点过于信任了, 我有一段时间没有回来过家了,因为家里条件不好,我就跟我妈说我在外面勤工俭学,自己可以赚到生活费,所以平时放假也不回来,家里的一切都没什么变化,走时什么样,现在还什么样, “去睡觉吧,”我妈跟我说, 躺在床上,我久不能寐,还是不能彻底放下心来,很担心自己会连累了我妈和院子里的王大头、老歪,所以我总想着,还是要逃出去,想办法跟我舅舅汇合, 凌晨三点,我悄悄起身,刚推开卧室的门,客厅里就传来我妈的声音:“回去,” 原来我妈就在客厅的沙发上躺着, 我无语了,只好退了回来,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妈做好了早饭,喊王大头和老歪进来吃,但是他俩不进,各自端了盛着小米饭的碗,蹲在院子里呼噜噜吃个不停,吃过饭后,他俩继续在院子里守着,我则被我妈赶回卧室,要求看书, 家里没有高中的书,只有初中的书,我有些不满,说我都上高中了,还看初中的书干嘛, “你初中的也没学好,” 我妈一句话,让我只能老老实实地呆在屋子里看初中的书, 我虽然也想好好学习,可实在看不进去,眼睛看着桌上的书,脑子早就魂游天外,琢磨我舅舅他们现在到底怎么样了,虽然我并没有自信到觉得舅舅少了我就办不成他的事了,但总觉得努力了那么久,缺席了最后的一场盛宴很是遗憾,还是想亲眼看着宋光头倒下, 我想逃走,但是压根不可能,客厅里有我妈,院子里有王大头和老歪,实在插翅难飞, 到快中午的时候,卷毛男给我打来电话,他以为我今天出狱,还安排了豪华车队接我,准备给我洗尘,结果到了地方,才知道我昨天晚上就出狱了,问我怎么回事, 我说周少,你来迟一步,爆狮找了关系,提前把我放出来了,差点没把我给整死, 卷毛男这才知道怎么回事,紧张地问我怎么样了,我说已经没事了,我现在在家里,不方便出去,卷毛男得知我安全后,先是松了口气,又火冒三丈,说十五天就十五天,怎么还能提前放人了,一定要让他爸好好查查是谁在其中捣鬼, 和卷毛男唠了一会儿,他问我什么时候回罗城去,我说我现在被我妈软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自由, 卷毛男也没办法,只好说随后再联系吧, 不过卷毛男的电话,也让我想起来和豺狼、花少他们联系一下,打通电话以后,得知他们还在医院呆着,我跟他们说了一下我现在的情况,只能彼此提醒对方注意安全, “我们还好,谁也没把我们放在眼里,打过一顿就没人搭理我们了,巍子,关键是你,一定要小心啊,”豺狼说道, 挂了电话以后,我的心里稍稍安了一些,起码罗城现在还是挺平静的,希望我舅舅能早点干掉宋光头吧, 时间一晃,又到了晚上,吃晚饭的时候,王大头和老歪还是没有进来,就端着碗在外面呼噜噜的吃,吃完以后,他们把碗送到厨房,又继续蹲守在院子里,我也被我妈赶到卧室继续看书, 刚看了一会儿,突然听到外面院子传来一声枪响,接着又是王大头的暴喝:“哪来的蟊贼,给我滚出来,”

上一篇   190 小阎王VS爆狮

下一篇   192 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