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 宋光头的威胁 - 少年王

179 宋光头的威胁

出去以后,卷毛男冲我笑了一下,跟我说走吧,我点点头,便和他一起往外面走,管教在后面锁门,门里还传来王宝林愤怒的咆哮:“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在王宝林看来,我就跟耍了他一样,好在他会被判死刑的,估计也没什么机会报仇了,现在的我,确定卷毛男是没事了,他就走在我的身边,还冲我露出灿烂的笑容,我不知道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我知道我不用再冒险放人,也不用担忧将来的出路在哪里了, 我被拘留七天,但对卷毛男来说并不是问题,他领着我顺利办完手续,换上了我的衣服,直接就走出了拘留所,此时仍是凌晨,拘留所外是一片荒地,到处都黑漆漆的,但是可以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正停在那里, 卷毛男带着我上了车,车上除了司机以外,副驾驶还坐着一个中年男人,中年男人始终面无表情,面庞如刀削一般冷酷,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不同凡响的气势,一看就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上位者, 车内的气氛有些严肃,甚至有些压抑,我和卷毛男坐在后排,车子徐徐往前驶去,我不解地看着卷毛男,卷毛男又冲我笑了一下:“是我爸救出我来的,” 卷毛男一边说,还一边从座位底下抽出一根钢管递给了我,钢管当然是我的那根钢管,之前被那群汉子给搜走了,没想到卷毛男又给我拿回来了,这是不是说明那群汉子也被抓了,抚摸着手里余温尚存的钢管,我的心中真是百感交集,还有点恍如隔世之感, 这时候,坐在副驾驶的那位中年男人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说道:“一会儿去公安局做个笔录,该交代的情况都交代清楚,不该交代的也不要瞎说,知不知道,” 他的眼神无比深邃,像是一片看不到底的湖泊,语气也很沉稳,带着让人不容拒绝的无上威严,我赶紧点了点头,但是心中仍旧迷茫,因为我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还好卷毛男立刻解释起来:“咱俩怎么被绑的,你就老老实实说,没有关系,至于你要救王宝林这事,则一个字都不要说,只说你是为了摆脱那帮人,才故意作案进的拘留所,” 原来如此, 私放囚犯可是重罪,哪怕有这个想法都不行,更何况我还差点付诸行动,显然,这就是我不该说的,也是为了我自己好, 卷毛男说完以后,又看着前面:“爸,王巍没问题的吧,” 其实在上车的时候,我就猜到前面的人是卷毛男他爸了,一般人哪有这个气场,只是直到卷毛男叫了一声,我才终于确定下来,卷毛男他爸淡淡地回了一句:“只要他不乱说,应该没问题的,” 卷毛男点了点头,又看着我说:“王巍,拘留所这边已经安排好了,没发生过你转移号子的事,你也从来没和王宝林接触过,知道了吧,” 看着卷毛男和他爸都很严肃的模样,我也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车子很快就来到了公安局的大门口,卷毛男他爸没有下车,是卷毛男陪着我进去的,我被带到一间审讯室里,两个警察仔细询问了我这一天一夜发生的事,像卷毛男安排的那样,我把该说的说了,不该说的则没有说, “你答应那几个家伙要救出王宝林,”其中一个警察问我, 我点点头:“是答应了,不过我只是为了摆脱他们,” “你被带到派出所后,为什么没向警方反应这件事情,” “我怕遭到报复,所以没敢,” 两个警察对视一眼,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又和我确认了一遍,让我签字、按手印,便通知我可以离开了, “如果案情还有问题,到时候还要请你过来作证,” “好,” 因为有卷毛男他爸在其中的斡旋,所以我并没有遭遇多严格的审问,很轻松地就出了审讯室的大门,卷毛男还在外面等着,立刻问我怎么样了,我冲他点点头,表示没有问题, “那就好,”卷毛男松了口气,然后和我一起往外面走, 路过某房间的时候,里面正好被警察押出来几个戴着手铐的汉子,正是耳环男他们,他们看到我俩,个个都露出咬牙切齿的凶狠表情,卷毛男则冲他们摆了摆手:“再见吧各位,去监狱度过下半生吧,” 昨天我和卷毛男还被他们绑架,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转眼间他们就沦为了阶下囚,还真是世事无常,我和卷毛男出了公安局的大门,卷毛男他爸的车已经不见了,天空微微亮起,新的一天要到来了, “去吃个早点吧,”卷毛男长呼了一口气, 在一个简陋的早点摊子上,我和卷毛男各自点了烧饼、油条和豆浆,一边吃一边说话,一天两夜过去,共同经历过一场患难的我们都有点恍若隔世之感,在早点摊子上,卷毛男也给我细细讲述了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 原来,卷毛男真的不是第一次被绑架了,他小时候就被悍匪绑过一次,不过那次对方只是为了求财,那次事件过后,卷毛男他爸就教过卷毛男,说如果将来再碰到这种情况,一定要想办法拖延时间,要相信警方能找到他, 只是后来,卷毛男为了骗钱,耍过他爸几次,还真气得他爸不相信了,所以才发生了前天晚上的事,当然,卷毛男他爸确定儿子确实被绑以后,立刻展开了闪电般的救援行动,卷毛男也相信他爸一定会救出自己,所以那时候才跟我说,让我逃出去后就不用管他了, “现在科技很发达的,打个电话就能定位,警方就是靠模糊定位和人力排查破的案,当然救我是费了一番功夫,现场还发生了枪战,还好我福大命大,活下来了,”卷毛男笑呵呵地喝着豆浆,不过灿烂的笑脸下也藏着几分惊魂未定,显然确实被吓到了, 现在想想,我还是有点太幼稚了,竟然真的以为卷毛男他爸不管儿子的事了,还苦逼兮兮地跑到拘留所去,白忙活了一天一夜不说,还差点铸下大错, “不过你真可以,竟然真去放王宝林了,王巍,你这胆子也太大了啊,我和我爸知道的时候都有点不敢相信,去了拘留所一看才知道真有这事,”卷毛男哈哈大笑起来, 我红着张脸:“谁说我要放王宝林了,我就是过去和他唠唠嗑而已……” “王巍,谢了,”卷毛男突然严肃起来,还端起了桌上的豆浆, “不客气,”我也端起豆浆,轻轻和他碰了一下, 初春的太阳升了起来,整片大地也变得金灿灿的,四周也慢慢变得热闹起来,街道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虽然依旧春寒陡峭,但是劫后余生的我和卷毛男都心里很暖,觉得这样充满活力和生机的早晨实在太美好了, 卷毛男问我,还真准备放了王宝林, 我说不然怎么办,不能眼睁睁看着你送死吧,跑路的线路我都想好了,沿208国道一直往北走,先去内蒙古再说…… 我又问他,当时那帮家伙要剁你手,你就不怕, 卷毛男说怎么不怕,还好你拦住了, 说完以后,我们两人都笑起来,还好那个恐怖的夜晚已经彻底过去了, 吃完早点,卷毛男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长呼了口气说道:“天儿不错,适合回家睡觉,晚上还上班吧,深情酒吧,不见不散,” 我也站了起来,说不见不散, “周毅,”卷毛男冲我伸出了手, 我愣了一下,卷毛男的名字我当然早就知道,实际上整个深情酒吧没有人不知道的,但是很快,我就反应过来,卷毛男这是要真正的和我交朋友了, “王巍,”我笑了起来,也伸出手去, 卷毛男握着我的手,似乎有些动情,眼睛红了,脸颊也在颤抖,似乎,他有千言万语要对我说,或许是想和我说一声谢谢,或许是想对我说一句什么承诺,但是最终,他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眼神坚定地说道:“以前,我从来没有朋友,但是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朋友,” 接着,他又说道:“我付账,” “我来我来……” “开玩笑,我什么时候让别人付过账,” 我们两个一起冲到老板那里,但是又一起愣住,因为谁都没有带钱,老板气得一挥大勺,说注意你们半天了,尽说些什么绑架、枪战之类的,那么牛逼倒是把帐结了啊, 卷毛男这脾气,一下就爆炸了,让老板等着,说要把这个店都买了,接着他拿出手机,打了一圈电话,但是没有一个人接, “可能……可能都还在睡觉吧,才这个点……”卷毛男一脸懵逼, “你继续吹啊,”老板挥着大勺:“想吃白食,没门,” 我笑呵呵的,说我来吧, 我从他手里拿过手机,给豺狼打了个电话,豺狼等了我一晚上,早就急得不行了,立刻就赶了过来,帮我们两个结清了帐, “成,又欠你一个人情,”卷毛男摆着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能再借我个打车钱吗,” 卷毛男离开之后,我和豺狼也回到了深情酒吧,这一天两夜过去,兄弟们也都担心死了,我安抚了他们几句,说现在已经没事了,便让他们各自回去休息,豺狼也知道我累了,也没有多问我细节,让我赶紧去休息, 一觉醒来,又是晚上了,卷毛男果然如约而至,而且把他能叫的朋友都叫上了,酒吧门口停满了各种豪车,气势大的吓人,我和卷毛男把酒言欢,来了个不醉不归,他还当众搂着我的脖子,说我是他这辈子最好的兄弟,谁欺负我就是欺负他, 从那天起,卷毛男隔三差五地就来找我喝酒,而且每次都介绍不同的朋友给我认识,这些朋友非富即贵,都是典型的二世祖,和这些人来往有点压力,不过也能应付, 有卷毛男捧我,我在这个圈子也迅速站稳脚跟,不敢说呼风唤雨,起码也挺有地位了, 这期间里,豺狼他们没事也会过来,说想帮我看场子赚点钱,顺便早点接触一下社会,这当然没有问题,我立刻给他们安排了工作,而且地位特别的高,绝对是我的嫡系部队, 狂豹以前的那帮兄弟,也不是不听我的话,但总觉得还是有点生疏,不如豺狼他们让我感觉贴心, 就这样,我白天上课,晚上过来看场子,有地位,也有面儿,生活得特别充实,在学校,我们也彻底的扬眉吐气了,牛峰直接被打压得一点脾气都没有,豺狼也顺利做上了天;在深情酒吧,也是人人都尊敬我,很多朋友都以认识我为荣, 就在我基本夜夜笙歌的时候,这天晚上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宋光头打来的, “外甥啊,八爪鱼的事,是不是该办办了,这都快一个月了,你那边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这让我觉得很为难啊,如果到期你还是没能杀了八爪鱼,那我只能撤掉你了,”

上一篇   178 最艰难的决定

下一篇   180 爱情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