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我,新的老大 - 少年王

174 我,新的老大

虽然李爱国让我干掉狂豹以后扶持彭子上位,但是我对彭子还不是太信得过,而且对他的能力也很质疑,所以昨天解决狂豹的时候没有喊他一起,从头到尾都是自己一个人做的, 结果我没想到,即便这样他也没熬过去,那一头大汗流得我都直皱眉头,我要再不出来,估计就被他给卖了,还不如硬着头皮承认自己说谎,还能抢占一点先机, 我就不信,宋光头还能真把我给崩了, 我一开口,现场的人都惊了,齐刷刷地看向了我,而我则低下了头去,做出一副坦然认错的模样来,宋光头坐在沙发上,把玩着手里的枪,幽幽地说:“外甥,你哪里说谎了,” 我低着头,说昨天晚上,豹哥让我和彭子去查探八爪鱼那边的情况,我俩回来以后,发现豹哥他们已经走了,彭子问我这是怎么回事,因为豹哥这两天对我不是太好,我就说豹哥可能是想干掉咱俩,为了逃命,我和彭子就分头跑了,再后来就听说豹哥失踪的消息…… “彭子,是这样吗,”宋光头看向彭子, “是的……”彭子擦着头上的汗,两条腿哆嗦地更厉害了, “那为什么一开始不说实话呢,”宋光头又看向了我, 我沉默了一下,说豹哥想干掉我俩这事,本来就是我瞎猜的,没有什么真凭实据,现在豹哥都不在了,还说这些感觉有点不好,所以就没有讲, “是是是……”彭子在旁边附和着我,现在的他也只会说这一个字了, “分开跑的,不是一起跑的,”宋光头看着我们两个, 我和彭子一起点头, 宋光头轻叹了口气:“那就对了,差点冤枉好人,” 接着,他就抬起枪来, 砰, 这一声枪响震耳欲聋,所有人的心都是跟着一颤,同时耳膜嗡嗡直响,不等枪声平息,站在我旁边的彭子已经倒了下去,砸在地上发出一声重重的闷响, 看到这种情况,我的一颗心几乎都快跳出来了,完全不明白宋光头为何突然枪崩彭子,四周的人也是一样,个个都是一脸目瞪口呆,倒在地上的彭子胸口中弹,但是还没彻底死去,两只眼睛瞪大,脸颊也不停地颤着,显然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最震惊的莫过于我,震惊到几乎无法掩饰自己的慌乱,不停地看看彭子,又看看宋光头,宋光头站了起来,又当着众人的面对彭子补了一枪,这一次,彭子彻底死了, 又一个活生生的人死在我的面前,这简直让我无法接受,实在有点太恐怖了,接着,就听宋光头幽幽说道:“我打电话问过八爪鱼,他说狂豹临死之前把一切都告诉他了,是彭子在火炉巷开车撞了狂豹,接着把狂豹拉到他们决战的地点,想借八爪鱼的手除掉狂豹,八爪鱼当然不会拒绝杀人,不过他也答应狂豹,会把这事一五一十地讲给我听,” 说到最后,宋光头又叹了口气,蹲下身去用枪口戳着彭子的脸,说这个王八蛋,以为自己做的足够隐秘么,还是以为狂豹死了以后,他就能做上老大, 现场的兄弟这才恍然大悟,明白了一切都是怎么回事,纷纷辱骂起彭子来,说这小子平时看着老实,没想到竟然是这种人,真是死有余辜,更有甚者,甚至当众吐了彭子几口,以示对他的鄙视,死了还要被人践踏,彭子也是够可怜了, 四周一片嗡嗡之声,大多都是讨伐彭子的,当然也有替狂豹惋惜的,说没想到豹哥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上,就在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我却觉得脑子一阵阵晕眩,完全不明白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 看着地上的彭子的尸体,我感觉一切都是这么的不真实,难道我现在还在做梦吗,或者说我是在梦游, 如果是彭子开车撞了狂豹,还把狂豹拉到八爪鱼那去的,那我昨天晚上都干了点什么,这不对劲,肯定不对,狂豹、八爪鱼、宋光头三人,肯定有一个人在说谎,不会是宋光头,他没理由护着我;八爪鱼和我素不相识,更没护着我的道理;狂豹,是我害死了他,他怎么会帮我掩护, 我天,谁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世界都上下颠倒了, “外甥,”就在这时,宋光头突然叫了我一声, 我立刻抬起头来,一脸复杂地看着宋光头, 宋光头看着我摇了摇头:“还好你及时和彭子撇清了关系,不然我要怀疑这事是你俩一起做的了,到时候就是你舅舅也救不了你,不过现在好了,真相大白、水落石出,你差点被人冤枉,” 宋光头走上前来,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没说话,仍旧一脸的复杂之色,宋光头以为我是无法接受这个现实,还安慰了我两句,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谁都没料到彭子是这种人,让我不要多想了, 接着,他又回过头去,冲着众人说道:“狂豹是我的爱将,他现在死了,我很难过,但是人都死了,再说什么也没有用,接下来还是要赶紧选出一个新的老大,以此稳定人心,我提议王巍,怎样,” 狂豹死了,我们这些人要选一个新的老大出来,这是谁都能猜到的事,就在昨天晚上,李爱国还说这事来着,他说宋光头肯定不会选我,让我想办法扶持一个亲信出来,还说彭子就是很好的选择, 但是李爱国只猜到了开头,没有猜中结尾,现在彭子死了,而宋光头却任命我当老大,别说我傻眼了,四周的人也都傻眼了, 毕竟我才来这不到一个月,和大家也是刚刚熟悉而已,期间还有大部分时间去当服务生或是扫厕所,现在突然要当这干人的老大,试问谁能服气, “我知道你们不服气,觉得他凭什么,是吧,” 宋光头重新坐在沙发上,看着目瞪口呆的众人,主动提起这个话题:“有人甚至会说,是不是我故意偏心,才借机提拔自己的外甥,那我回答大家,是这样,也不是这样,王巍是我的外甥,我和他舅舅是铁哥们,这层关系我也不怕被人知道,但我提拔他,可不仅仅是因为这个,你们知不知道,在他来这里之前,曾经是一个镇上的老大,手下兄弟多达百人,” 这段经历,我确实没和他们说过,所以众人再次瞪大双眼,个个不可思议地看向了我,宋光头继续说道:“论能力,王巍肯定是有的,这个你们谁都挑不出理;论实力,你们也亲眼看过他打架,这个也不用再证明了,唯一诟病的,就是他的年龄和资历,他今年才十七岁,就读高一年级,到这还不到一个月,让你们认他当自己的老大,是不是不太服气,嘿嘿,我就问你们了,狂豹死在八爪鱼的手上,你们有谁敢帮他报仇的么,” 众人一片沉寂,且面面相觑, 众所周知,狂豹和八爪鱼有生死约的,就是无论谁胜谁负,另一方都不得再找麻烦,现在狂豹已死,按照规矩我们就不能再找八爪鱼了,否则不光道上说不过去,八爪鱼背后的势力也会出来主持公道,据说那人所掌握的力量可不亚于宋光头,弄死个人也是轻轻松松的, 在这种情况下,谁会去做这种出力不讨好,还有可能危及自己生命的事, “王巍,他就敢,”宋光头一语道破:“这就是我选他当老大的原因,” 宋光头的声音铿锵有力,饱含着不容让人质疑的坚定,再加上他的身份,更没有人怀疑他说的话,于是一瞬间里,所有人都朝我看了过来,有惊叹、也有崇拜,更多的则是仰慕,仿佛已经将我看作了新任的老大, 而我在听了宋光头的话后,只想说一句:放他妈的臭狗屁, 狂豹死在八爪鱼手上,那是他罪有应得、死有余辜,谁让他主动给八爪鱼下战书,还立下生死约的,再说了,人家八爪鱼势力那么强大,比生前的狂豹还强,手下兄弟四五十人,我拿什么和人家去拼,更何况人家背后还有更强大的力量, 稍微有点脑子的,都不会去帮狂豹报仇,这怎么都说不过理去,真要做出这种事来,那以后真是没法混了, 谁还看得起我, 不讲规矩的人,走到哪里都会被人厌弃, 如果我杀了八爪鱼,那他背后的人就会出来,我照样还是个死,死了也不被人说个好;如果我没杀掉八爪鱼,那就不光是声名扫地,不光外面的人看不起我,内部的人同样看不起我, 很明显,宋光头就是在给我下套,把我推到火炉上去烤,表面假惺惺让我当老大,其实私底下还是想要整我,这个王八蛋,真是阴险到骨子里去了, 这套这么明显,我要是还往里钻,那就是智商有问题了,哪怕是被人看不起了,也不能将自己置身在这种进退两难的境地,然而我刚要开口反驳宋光头,就听他继续说道:“当然,要杀八爪鱼,肯定不能明着来,否则咱们在道上就站不住脚了,王巍,想办法暗杀了他,手脚干净一点,别让人知道是你做的,”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如果是暗杀的话,那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且置身事外了,这个老大不当白不当,而且我舅舅让我拿下深情酒吧的管理权,这不就是个很好的机会么, 虽然知道宋光头肯定不会白白送福利给我,估计这后面还有更深的陷阱在等着我,但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机会溜走,所以就先答应下来:“好,我做,” 我的声音同样铿锵有力, 宋光头满意地笑了,冲我竖了一下大拇指,说好,有魄力, 接着他又回过头去,看着众人说道:“怎么样,如果有人敢像王巍这样的,也可以来做这个老大,有人敢吗,” 众人纷纷低下头去,当然是没有一个人敢,宋光头站了起来,说好,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这老大的位子就由王巍坐了,王巍,做了老大,就该有责任了,把该料理的事料理完,接着就想办法把八爪鱼杀了吧,速度要快,给你一个月时间吧,否则其他兄弟该不满意了, “好,”我再次答应,一个月说短不短、说长不长,还是适合做些事的, 宋光头说的“该料理的事”,其中之一就是为狂豹举办葬礼,那毕竟是我们曾经的大哥,就算死了,该有的礼仪还是要有, 所以,在宋光头离开之后,我第一件事就是给八爪鱼打电话,讨要狂豹的尸体,大家都是在道上混的,要到他的电话号码并不困难,电话拨通之后,我先介绍了一下自己的身份,然后说明了一下打电话的事由, 其实打这个电话,我还是很紧张的,因为我并不确定八爪鱼是不是帮我的那个人,如果是的话,那他应该会和我说些什么的,但,八爪鱼并没有任何的反应,知道我是接班狂豹的老大之后,还嘟囔了一句,说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你, 接着他又说道:“狂豹的尸体,我在工厂里面就地埋了,你随便叫人过去挖出来就行,” 直到挂了电话,我还有些发懵,不知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如果八爪鱼也不知道真相,那就是狂豹临死前并没供出我来,反而全栽赃到了彭子的身上, 这是为什么呢, 我百思不得其解,但也只能继续下去,或许有天会知道答案,但狂豹已经死了,这事就有可能死无对证,成为我心中永远的谜题, 我随便安排了两个兄弟到工厂去,把狂豹的尸体带回来,一抬头,又看到几个兄弟正抬着彭子的尸体往外走,我问他们干嘛,他们说随便找个地儿埋了, 我走过去,看了看已经死去的彭子,心中不由感慨万千,就说:“你们把他放到车上,我去埋吧,” 都知道我和彭子曾经关系很好,所以谁也没说什么,按照我的吩咐将彭子抬上了门口的一辆面包车,我开着面包车,直接朝着郊区行去,到了一片荒无人烟的地带,直接把车上现成的铲子拿下来,就地开始刨坑, 虽然我个人觉得跟彭子也没有多深的感情,也就是在他的出租屋里睡过几次,平时一起喝过几顿大酒,在我当服务生、打扫厕所的时候,他是唯一没有看不起我的一个,有时候还主动帮我一起打扫, 但说到底,他也是想往上爬,所以才对我这么好的, 这一码码事,我都分得很清楚,知道我和彭子不存在什么感情,有的只是互相利用,可我挖好了坑,把彭子往里面埋的时候,眼泪还是不可抑止地流了下来,开始只是无声地流,后来忍不住开始哽咽,再后来又一头跪倒在地,嚎啕大哭起来, 我永远都忘不了,在我打扫厕所、受尽所有人白眼和侮辱的时候,彭子是唯一一个还肯跟我说话的人;我永远都忘不了,我晚上没地方睡,他把我带到出租屋里,还把唯一的暖水袋让给我;我永远都忘不了,他不停地?励我,说我迟早会出头的…… 是的,他和我在一起是动机不纯,可他却踏踏实实的,在我最艰难、最绝望的时候,给予了我最大的关怀和温暖, 一码事归一码事,他对我的好,我永远不会忘记, 我知道他很多事,比如他没有爹妈,是个孤儿,最大的梦想就是可以在城里买个房子、再买辆车,最后娶个老婆,堂堂正正地做个人, 可是现在,他做了我的替死鬼,再也无法完成自己的梦想, 我跪在冻得硬梆梆的土地上,冷风不断吹过我的身体和脸颊,我痛哭、我流泪、我大叫、我嘶嚎,我的双手深深插进土里, 过了很久很久,我才站起来,拿铲子往里面填土,冰冷的泥土渐渐覆盖在彭子的身上,将他的整个身体都淹没了,最后,泥土被填平了,这甚至不能算个坟包,就是随便刨坑一埋,仿佛彭子从来没有来过这个世上, 我从车上拿了瓶二锅头,这是彭子生前最喜欢喝的酒,也是我在来的路上专门买的,我拧开盖子,往土地上浇了半瓶,剩下半瓶咕噜噜给自己灌了, 最后,我把瓶子插在土里,说兄弟,放心吧,我会给你报仇的…… 很晚很晚,我才回到深情酒吧, 狂豹的尸体已经找回来了,并且找入殓师好好收拾了一番,穿上了好看的衣服,放进了精美的棺材, 灵堂搭在殡仪馆里,我带着一帮兄弟彻夜守灵,狂豹在罗城呆了很多年,道上的朋友也有不少,所以不断有人前来祭奠,顺便见见我这个新上任的老大, 狂豹没有孩子,但是有老婆,他老婆很年轻,才刚满二十岁,而且很漂亮,不过让人不舒服的是,她来守灵竟然还化了淡妆,而且感觉她也不是特别伤心,即便如此,我们还是恭恭敬敬地叫她嫂子,所有宾客上过的礼单也全部让她过目, 某天晚上,我在殡仪馆某房间正睡得香,感觉似乎有人爬上了我的身体,睁眼一看,狂豹的老婆正媚眼如丝地看着我,手也伸到了我的衣服里面摸索,虽然我和狂豹也没什么感情,但是看到这幕还是气得不轻,直接一脚就把她踹下了床,然后高喊:“给老子滚,” 显然,这女的是看狂豹死了,所以又想勾我,继续做大哥的女人,按理来说,这种事也挺正常的,好多大哥死后,不光地盘被人接手,老婆也会一起过去,在道上也是潜规则了,如果这个女人过段时间再来找我,我或许会礼貌地拒绝她,可狂豹的尸体还在外面摆着,称得上是尸骨未寒,她竟然就干出这种事来,真是让我恶心透了, 狂豹火化的那天,我们先扶着他的灵柩在街上走了一圈,最后绕到殡仪馆里,举行最后的仪式,我抚摸着狂豹的棺材,心里还想:你在死前,到底和八爪鱼是怎么说的, 狂豹的葬礼举行完后,我也正式接手了他的地盘,包括深情酒吧在内的一系列场子,大概有七八家,都不是特别大,再加上二十来个兄弟,在罗城道上也算是有一席之地了,而且每个月刨去所有开销,也有几万块钱收入,生活得还是比较滋润的, 不过这些事情,我并没有在学校和豺狼他们说过,主要是觉得这老大的位子还没坐稳,还是先把八爪鱼干掉再说,这是宋光头交给我的任务,也是兄弟们对我的期盼, 所以,我暂时还是把注意力放在八爪鱼的身上, 每天,我和狂豹的事做得一样,先到深情酒吧报道,给大家开过会后,就安排大家到各个场子里去,不过除此之外,我也会派几个兄弟,去悄悄观察八爪鱼的动向,看看有没有下手的机会, 可惜一连数天过去,都没有什么好的消息传来,八爪鱼的行踪并不好摸, 这天晚上,我安排过众人的工作以后,觉得有点内急,就跑到卫生间去上厕所,刚在某个隔间坑位蹲下来,就听到外面有几个人进来了,开始还没当回事,后来一听他们说话,我的耳朵一下就竖起来了,因为竟是牛峰和他爸爸,我对他俩的声音可太熟悉了, “儿子,你确定王巍就是在这打扫厕所,” “爸,千真万确,之前我兄弟亲眼看见的,爸,一会儿咱们可要好好侮辱下他,你有把握在这罩得住吧,” “那当然了,虽然狂豹死了以后,我还不知道谁是这片新的老大,但就凭老爸我的身份,哪个老大不得给我一点面子,更何况我和这的老板也挺熟的,收拾个扫厕所的还是问题么,” “哈哈,那一会儿就看你的了啊爸,我实在恨死这个王巍了……” “等着瞧吧,老爸今天肯定帮你报仇,”两人出了厕所,笑声渐渐远去, 而蹲在隔间里的我,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