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你们之中,有人说谎 - 少年王

173 你们之中,有人说谎

坐在车上,我把油门踩到极致,车子像一头咆哮的钢铁怪兽,疯狂地往前驶去,我不知道那些人看到我没有,但我确实已经用了最快速度逃离现场,狂豹躺在车后座上不断地哼哼,刚才那一撞虽然没弄死他,但也确实让他很不好受, 一路上,狂豹身上的手机响个不停,看来他出事的消息已经传开了,很多人都在找他,我把他手机拿出来,直接把电池给抠了,确保没人找得到他,接着,我就把车开到了某个公园里面,将狂豹拖到了最深处的草坪之中, 狂豹身上的骨头不知断了几根,总之除了哼哼也干不了其他的,我把狂豹放在地上,在四周走了一圈,确定没人在这,又走回原地,摸出口袋里的刀子,架在了狂豹的脖子上, “不要,不要……”狂豹睁着两只惶恐的眼,努力哀求着我, “你要我死,我就必须要你死,”此刻,我心如磐石,不再对狂豹有丝毫的怜悯,就算我们二人曾经称兄道弟,也阻挡不了我现在的杀意, “宋大哥……宋大哥不会放过你的,”狂豹已经奄奄一息,却还在用言语威胁着我,我一咬牙,手里的刀子便捅了下去…… 几分钟后,我把狂豹搬到了车上,开着车子离开现场,后座传来狂豹浓重的喘息声,显然是吓坏了, 是的,我没有杀了狂豹,关键时刻还是没有下得去手,我舅舅教过我杀人的手段,不过我还从来都没有实践过,我不知道自己是害怕,还是心软,亦或是兼而有之,但我知道,今天晚上狂豹必须死,他只有死了才能继续下去, 在这一点上,我依旧心如磐石, 只是,得换种手段了, 我载着狂豹,又来到之前他和八爪鱼约战的工厂附近,隐隐约约,还能看到大门里面有不少的人,约战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八爪鱼却仍在等着,我在车里找了块毛巾,塞到了狂豹的嘴里,接着拖着他的身体小心翼翼地往工厂走去, 狂豹似乎知道我想干什么,不停挣扎、摆动着,喉咙里也发出声音,不过声音微乎其微,来到大门口处,我还能听到里面的人在说话,有人问八爪鱼,看来狂豹今晚不会来了,咱们还继续等下去吗, 八爪鱼答:“等,来不来是他的事,如果他真的一夜不来,那明天损失的就是他的名声,” 还好八爪鱼还等着,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狂豹了,我把狂豹放在大门门口,然后把之前他塞到我身上的手机放进了他的口袋, 狂豹露出一脸惊慌的表情,不断地冲我摇着头,而我置之不理,做好这一切后,便悄悄朝着马路对面而去,藏在下面的野地里,拿出狂豹的手机,翻了一个号码出来打过去, 号码的名字很有意思,叫“死人”,还真是贴切啊, 随着我一打电话,狂豹口袋里的手机立刻响了起来,接着一大片人便从工厂里奔了出来,七手八脚地便把狂豹拖了进去, 我知道,狂豹完了, 以两人之间的仇怨,八爪鱼百分之百地会杀掉狂豹,这样也省去了我刻意栽赃的麻烦,人本来就是八爪鱼杀掉的嘛, 这也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我开着车子离开现场,回到城里之后,随便把车丢到路边,狂豹的手机也丢到河里,打了个车回到深情酒吧,但是酒吧里一个看场子的都没有,我找了个服务生询问怎么回事,他说刚才有人打电话来,狂豹在火炉巷那边遭到了袭击,还被人给绑走了,所以大家都去找了, 明白情况以后,我便来到彭子租的屋子,但是大门紧锁,我伸手敲了敲门,又叫了两声,里面没有回应,我觉得奇怪,一脚把门踹开,只见床上有堆被子在瑟瑟发抖,我走过去,把被子一掀,彭子果然在里面趴着,两只手还捂着耳朵,嘴巴里不停地念叨:“豹哥别杀我、别杀我……” 我把彭子拉起来,说:“是我,” 彭子睁开眼,一屁股坐在床上,又拉着我的胳膊,问我豹哥哪里去了,我沉着脸,说刚传来消息,豹哥在火炉巷那边遇袭,人也失踪了,咱们得去找找, 说完,我就把彭子拉出了门,彭子惊魂未定,同时又满脑子浆糊,根本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问我豹哥为什么要杀我们,以及豹哥被谁给抓走了, 我两眼一翻,说我怎么知道, 然后我告诉彭子,说豹哥要杀咱俩这事,可不能上外面瞎说,有人问起来了,就说咱俩去查探八爪鱼的消息,回来以后就不见豹哥了,还是走着回来的,知不知道, 彭子紧张地说知道了, 我拉着彭子,像两只没头苍蝇一样在街上瞎逛,假装也在寻找狂豹,到最后,自然一无所获,所以又回到了酒吧, 酒吧里面,大家也都回来了,同样没有找到狂豹,不过他们看见我和彭子还挺惊讶,问我们是怎么回来的, 我俩装作生气的样子,责怪他们还好意思说,我俩去查探八爪鱼的情况,回来就发现一个人都没了,整我俩玩呢, 他们告诉我俩,我和彭子刚走没多久,狂豹就接了一个电话,说有急事要回去,所以就急匆匆走了,也没来得及等我俩, 我说等不等倒无所谓,豹哥肯定是有急事,不然不会不等我们两个,可他现在到哪去了,有没有人知道,会不会和那个急事有关, 当然没人知道, 根据大家汇总的消息,狂豹开车去打麻将,然后在火炉巷门口遇袭,并且被人带走,而且现场还有刹车痕迹和血迹,判断是先开车撞人,接着才绑人的,有人问:“会不会是八爪鱼干的,” 道上的人都知道,今天晚上是狂豹和八爪鱼决一死战的日子,如果狂豹失踪的话,八爪鱼肯定脱离不了关系,就在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一个兄弟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来听了一阵,然后面目错愕地说:“有消息传来,豹哥死在八爪鱼手上了,” 众人一片哗然, 狂豹死了,死在八爪鱼的手上,这个消息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罗城的地下世界, 关键是,二人是约过生死令的,无论谁死,另一边都不能再找麻烦,所以我们也只能把这个消息汇报给了宋光头,询问他该怎么办,要不要报仇, 在整个罗城,宋光头的势力虽然很大,但也有其他一些势力能够和他抗衡,八爪鱼就隶属于另外一个势力团伙,如果真打起来那就不是小打小闹了, 宋光头让我们暂时不要轻举妄动,他先查查消息, 这一夜,我们大家都没离开,就在深情酒吧度过,我们的大哥死了,以后我们群龙无首,谁的心里不难过呢,很多兄弟都红了眼眶,我也洒出了两滴热泪,叫嚣着要为豹哥报仇, 哭累了,喊累了,大家都睡了, 第二天上午,宋光头来了, 宋光头的脸色很不好看,坐在某张沙发上,许久、许久都没说话,我们也站在一边,许久、许久都没动弹,过了很长时间,宋光头才叹了口气,说道:“问清楚了,狂豹确实是被八爪鱼杀的,” 这个答案其实大家早就知道了,但是现在从宋光头的口中如此确定地说出来,还是让大伙的心里很不好受,大家的眼睛又红了,怒火也燃烧起来,声称要杀了八爪鱼,为豹哥报仇, 宋光头摇头,说报什么仇,二人是自愿决一死战,现在人死了你们接受不了,当初早干什么去了,我就不明白了,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狂豹怎么会一个人被绑走的,当时你们都在哪里,都说来给我听听, 大家纷纷讲了起来,说自己昨晚在哪、干了什么,轮到我和彭子,我俩早就串好口供,说昨晚受狂豹之命去查八爪鱼那边的情况,结果查完以后回来一看,一个人都没了,我俩之后走路回来, 说完以后,我们所有人都安静下来,而宋光头的眼睛在我们身上一一扫过,目光突然如同针刺一般尖锐,冷冷说道:“你们之中,有人说谎,” 宋光头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摸了一支手枪出来, 大家都吓了一跳,纷纷否认自己说谎,我的一颗心也怦怦直跳,心想难道宋光头知道什么了吗,我的心里虽然紧张,但是面上并没表现出来什么,可我旁边的彭子就不一样了,他的一张脸变得十分惨白,冷汗也不停地往外冒,气息更是如同牛喘一般粗重,傻子都看得出来他心中有鬼, 我的心中无比焦灼,感觉彭子要坏事了,就这心理素质,李爱国还说让我扶持他当老大,这不是扯淡吗, “谁在说谎,自己站出来吧,” 咔嚓一声,宋光头给手里的枪上了膛,空荡荡的酒吧里,气氛一下变得极其凝重起来,所有人都战战兢兢的,彭子发抖得更厉害了,不停用袖子擦着头上的汗, 我知道这样下去肯定不行,只能往前走了一步,低声说道:“宋叔,是我没说真话,”

下一篇   174 我,新的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