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 虎落平阳被犬欺 - 少年王

170 虎落平阳被犬欺

在我走过去后,身后还传来王领班的嬉笑:“一会儿看这小子怎么吃瘪……” 知道卷毛男不好对付,所以我一开始就小心翼翼,走到桌子边上把酒放下,也没有去看一桌的男男女女,轻声问道:“需要帮忙打开吗,” 得到卷毛男的同意之后,我便用随身携带的起子打开酒瓶,按理来说,这个时候我的工作就完成了,可以暂时离开,直到客人再行召唤,但之前王领班说了,让我今天晚上啥都别干,就服务卷毛男,所以我打开酒瓶之后,便站到了一边, 卷毛男眉头一皱,问我怎么还站在这, 和其他服务生说的一样,这人真是个麻烦精,我站这也碍他事了,但我还是笑眯眯地说:“我们领导说了,您是贵客,一定要招待好您,让我专门服务您这一桌,” 卷毛男一听这话,顿时喜笑颜开,指着我说好,你小子嘴甜,我喜欢, 说完,他还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我,说是给我的小费,我恭敬地接过来,说了一声谢谢,因为我手脚麻利、嘴巴也甜,卷毛男还挺喜欢我的,不仅没有找我麻烦,还让我陪他喝酒,我赶紧说上班期间不能喝,否则领导会骂人的,结果卷毛男就把王领班叫过来,点名让我陪着喝酒,王领班当然点头哈腰地应了, 于是我这天晚上什么都不用干了,就陪着卷毛男这一桌男男女女喝酒,也是我近几天来过得最潇洒的一晚,因为在酒吧混了几天,我还精通好多游戏,而且本身性格不卑不亢,不像其他服务生那么战战兢兢,所以和他们玩得也不亦乐乎,因此卷毛男越来越喜欢我,喝到后来甚至搂着我脖子和我称兄道弟, 偶尔回头闪过王领班,看到他一张脸都青了,眼睛里也喷着火, 卷毛男出手大方,点得都是最贵的酒,一桌男女也都很巴结他,就连赵老板也专门过来敬了他一杯酒,看得出来此人地位确实相当不凡,其他服务生都说卷毛男是个事逼,我却觉得他很豪爽,和他喝酒也痛快,总之一晚上过得还挺开心, 卷毛男一直喝到打烊才离开,我也喝得醉醺醺的,客人散场之后,我们服务生被召集在一起例行开会,王领班直接指着我?子说道:“王巍,你看你像什么样子,你是来上班的,还是来喝酒的,” 王领班这话把我给问懵了,我说:“不是你让我陪客人喝酒的吗,” 王领班眉毛一挑:“我让你陪人喝酒,让你喝醉了吗,你是干什么的,你自己不知道吗,今天晚上的卫生归你管了,不打扫完不准走,其他人都散了吧,” 这酒吧虽然设施简陋,但面积还挺大的,我一个人收拾,就是收拾到天亮也收拾不完,我应付得了难缠的客人,却应付不了故意找我茬的王领班,也许是酒精的作用,让我积蓄了几天的怒火在这一刻彻底爆发了, 在这之前,我奉劝自己要忍、一定要忍,小不忍则乱大谋,多苦多累的活儿我都能干,但是现在,我实在忍不下去了,这个王领班实在欺人太甚,有他在这迟早能把我给整死,我怒号一声,扑上前去,狠狠一拳砸向王领班…… 这一拳,夹杂着我所有的愤怒和憋屈, 这几天受人冷眼、遭人侮辱,狂豹、赵老板、王领班这些人,时不时都会找我的茬,吩咐我去做这个做那个,很多不属于我的活儿也叫我去做,我一一应下、百般隐忍,却还是忍不下去了,重重地挥出了这一拳, 可想而知,瘦弱的王领班哪里能吃得住我这一拳,当即整个人都飞了出去,杀猪一般的惨叫声也响了起来,一时间,酒吧里一团大乱,有去扶王领班的,也有来拉扯我的,而我咆哮着还要再揍那个家伙…… 这混乱的一切,直到狂豹的到来才制止住了,随着一声“都给我住手”的大喝,所有人都安静下来,我也停下了手,呼哧呼哧地看着仍旧捂着?子嗷嗷惨叫的王领班, “王巍,你什么意思,”狂豹冷眼看着我:“是不是这地方呆不住你了,” 我抬头看着他,没有说话, 我知道,如果他想整我,那我说什么都是错的, “宋大哥安排你在这里,主要目的是为了磨练你,如果你呆得不开心,大可以离开这里,没人会拦你的,”狂豹沉着张脸继续说道, 离开, 我确实很想离开,但我知道不行,我舅舅安排我到这里,肯定有他的用意,突然之间,我也明白了宋光头的用意,他让狂豹这么整我,就是想逼我走,宋光头想让我走,那我还偏偏不走,就是不能如了他的意,于是我抬头说道:“豹哥,我喝多了,对不住,我不走,” “不走也行,以后去扫厕所吧,”狂豹转身而去, 于是从第二天开始,我连服务生都没资格当了,只能拿根墩布站在卫生间的门口,有人上过厕所以后,我就立刻进去收拾,将他们弥留的尿液擦净, 其实这还算好的,脏是脏了点,起码墩布一擦就行,有的客人会吐一地,收拾起来就比较费劲,那味道能把我给熏晕了,有的客人更可怕,大便完了也不冲,还需要我去给他冲,碰到不好冲的…… 这些事,说起来都是满满的心酸,我今年虽然才十七岁,以前的路不是一帆风顺,可也没这么的憋屈过,这和被龟哥捅了以后的绝望不一样,完全是另外一番人生体验,有时候拿墩布拖着厕所的地,闻着里面各种作呕的气味,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嘛,我舅舅和李爱国到底什么时候会来, 如果要说好处,那就只有一个,自从开始扫厕所后,他们都不屑于找我的茬了,看到我就捂着?子远远躲开,也就王领班那个傻x没事训我几句, 还好彭子不嫌弃我,有时候甚至还悄悄进来帮我的忙,看着他在厕所里面瞎忙活一通,我就在想如果以后没有翻身,这家伙会不会悔得肠子都翻出来, 虽然在酒吧里过着憋屈的生活,但我白天在学校上课的时候,还是装得和平时没有两样,该笑还笑、该闹还闹,地位还是蛮尊贵的,让我觉得自己活的还像个人, 这天中午在学校食堂和豺狼他们一起吃饭,大家正闹得开心,几句话突然飘进我们耳朵:“那个王巍啊,平时在学校装得人五人六的,其实就是在深情酒吧打扫厕所,” “真的假的,上次狂豹来咱们学校,不是对他还挺尊敬的吗,” “嘿,千真万确,上次我在酒吧里玩,亲眼看见他在那打扫厕所,还被他们领班一顿臭骂,” 听到这些声音,我的心里吃了一惊,忍不住抬头看去,只见牛峰他们正坐在不远处,指着我嘀嘀咕咕, 虽说是嘀嘀咕咕,可他们的声音委实太大了些,四周的人都忍不住朝我看了过来,各自露出诧异的神色,毕竟前段时间,狂豹过来找我的时候,那可真是风光极了,牛峰都被打压得没形了,现在突然说我在酒吧打扫厕所,其效果不亚于一颗小型核弹突然炸裂, “妈的,这逼又欠揍了,估计皮痒痒了吧,” “是啊,平时不愿意跟他计较,这王八蛋三天两头寻咱们晦气,是时候收拾他一顿了,” 杆子他们骂骂咧咧的,起身就朝着牛峰等人走了过去,过去又踹桌子又骂娘的,指着牛峰的?子问他瞎说什么, 牛峰气得脸色涨红,站起来说:“我瞎说,我今天要是有半个字作假,我就把脑袋拧下来给你们当球踢,怎么,王巍在酒吧扫厕所,我兄弟看见了还不能说说了,说我瞎说,你们不如问问他自己,我有没有瞎说,” 看牛峰说得理直气壮,杆子他们忍不住回过头来看我,而我却只能低下头去,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心里自然满满的酸楚,看我这样,豺狼他们也明白了真相,个个面面相觑,而四周也像是炸开了一样,种种难听的话语飘进了我的耳朵, “我天,王巍竟然是酒吧里扫厕所的,之前看他在学校那么张狂,还以为他来头有多大,闹了半天原来是个装x货,” “那狂豹是咋回事,难道是他花钱雇来帮他演戏的,” “我看很有这个可能,这人为了充面子啊,真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估计后来付不起钱了,只能在酒吧打扫厕所还账,” “我去,还有这种事啊,真是不可思议,豺狼真是瞎了眼,竟然有这种兄弟……” “嘿,说不定是豺狼指使的呢,” 听着四周的闲言碎语,牛峰也愈发得意起来,摇头晃脑地说着:“豺狼,我没骗你吧,是不是连你也被他骗了,这人就是个大骗子,以后你也离他远点,” 之前杆子他们去闹的时候,豺狼并没过去,而是和我一起坐着,牛峰揭穿我只是在深情酒吧打扫厕所以后,我都没脸看豺狼了,只能默默地低着头,而豺狼听到牛峰和他说话,便转过了头去,冷冷说道:“闹,” 牛峰一头雾水:“什么,” 豺狼朝他走了过去,又重复了这个字:“闹,” “闹什么,”牛峰还是一脸迷茫,四周的看客也都搞不明白, “妹妹那个喜在心,一同那个闹新春,”豺狼突然高高跃起,两只手掌交叉合在一起握成拳头,狠狠朝着牛峰的脑袋砸了下去, 豺狼的拳头如同一把大铁锤,威力比板砖还厉害,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牛峰直接就瘫倒在地上了,接下来就是一片混战,杆子他们和牛峰的人打在了一起,食堂里面一片惨叫声和哀嚎声,两边的战斗力完全不是一个档次,所以很快,牛峰的人便被打得落荒而逃, “你们给我等着,”牛峰捂着脑袋跑远了,四周的看客也都散了, 豺狼他们返了回来,围坐在我的身边,我仍旧低着头,甚至没有勇气去看他们,曾经被大家捧上天的我,最后被证实不过是个扫厕所的,不知道大家会有什么样的眼光看我, “巍子,其实我早就知道了,”豺狼突然说道, 我抬起头来,惊讶地看着豺狼, 豺狼看着我,继续说道:“之前我们不是说要去酒吧找你玩么,但你一直都没同意,我们就觉得奇怪,担心你在酒吧被人欺负,所以就偷偷过去看了看……巍子,虽然我不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但我想你一定有你的原因,所以我也不去问了,当哥的就跟你说一句,需要哥几个的时候,随时跟我们招呼一声,大家刀山火海随你闯,” 听着豺狼这番诚挚的话语,我的心中忍不住涌起一股暖流,眼睛也微微有点红了,杆子他们纷纷拍着我的肩膀,给予了我莫大的勇气和力量,我长长地吐了口气,说道:“放心吧,不会永远都这样的,” “我相信你,”豺狼笑了, “那是啊,能做咱镇老大的人,什么事能难住咱们巍子,”众人嘻嘻哈哈地和我开着玩笑, 本来因为牛峰而搞得心情很不美丽的我,现在也稍稍扫了一点心中的阴霾,又和大家一边吃饭一边闹了起来,然而还没多久,一个学生突然急匆匆跑过来,说狼哥,牛峰他爸来了,带了二十多个人, 这个消息一出,我们都挺吃惊,谁也没想到牛峰竟然把他爸给喊来了,豺狼问道:“走到哪了,” 那学生说,已经快走到食堂门口了, 这么快,难道牛峰他爸恰好在附近吃饭, 如果是以前,我还能把狂豹叫过来助助阵,但是现在显然不可能了,杆子站起来,说要回宿舍叫人,豺狼阻止了他,说来不及了,再说一帮学生,也不敢拿牛峰他爸怎样, “那怎么办,”大家都看着豺狼, 如果消息早点过来,我们逃跑还来得及,但是人家都快堵到门口了,豺狼只能咬着牙,说没办法,只能跟他们拼了, 豺狼一声令下,大家纷纷开始动作,有人拆着座下的凳子,还有人跑到打饭窗口去借了大勺或是菜刀,而我也摸出怀里的钢管,在豺狼的带领下一起往食堂门口走去, 豺狼他们这一群人,没什么背景和关系,只有一身的胆气和魄力,和他们在一起,我也浑身热血隐隐沸腾,想着这事是因我而起的,一定要拼尽自己的全力, 还没走到食堂门口,一帮成年汉子果然哗啦啦走了进来,为首的是个五大三粗、眉毛很浓的大汉,捂着脑袋的牛峰跟在他的身边,指着我们说道:“爸,就是他们,” “操你们一帮小兔崽子,连我儿子也敢欺负,”牛峰他爸一声怒吼,指挥身后的众人上来收拾我们, 一帮人哗啦啦跑了起来,把食堂地板都跺得震天响,气势也十分威武雄壮,而我们这边也不遑多让,豺狼指着对面的一群成年汉子大喊:“兄弟们,给我弄死他们,”虽然我们和这群成年汉子交战没有必胜的把握,但该有的气势还是要有, 我和豺狼一马当先,冲在队伍的最前面,带着大家一起跑了过去,然而,就在两边人马即将交战在一起的时候,一个长发飘飘的女生突然闪了出来,横在我们两边中间,一个清亮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住手,” 是白薇薇, 白薇薇一现身,我们这边的人立刻都站住了,对面的一群汉子则都有点发懵,跟着站住了脚步,人群里,牛峰闪了出来,指着白薇薇说:“这没你事,给我滚开,” 白薇薇站在中间,美丽的容颜加上她飘忽的长发,看上去如同九天仙子下凡一样,她的面目清冷,淡淡地说:“那我要是不滚开呢,”她的声音底气很足,即便面对这么多威武的成年汉子,也没表现出丝毫的害怕,那些汉子有点被她唬住了,各个面面相觑,不敢上来, 这时候,牛峰他爸也走了出来,语气温和地说:“原来是白家的小姑娘啊,薇薇,他们是你的朋友吗,” 白薇薇点头,神态依旧自若,说对, 牛峰他爸呼了口气,说:“薇薇,我和你爸关系挺好的,这回小峰在学校受了委屈,我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你就别管这个事了,还是快让开吧,” 白薇薇摇了摇头,说叔,今天这个事,我管定了,你还是带人走吧, 牛峰他爸一下显得有点恼火,语气不爽地说薇薇,就是你爸在这,他也不敢说这个话吧,你赶紧让开,别让叔叔生气, 白薇薇依旧一步未动,挺着胸膛说道:“叔,我今天还真就不让了,倒要看看你能拿我怎么样,你和我爸关系不错,应该也知道他最近和吴总走得比较近吧,” 吴总,当然说得是吴建业,就连宋光头都要给三分面子的吴建业,提到吴总,牛峰他爸显然有点怂了,还想再劝白薇薇两句,但是看她那么倔强的模样,只能咬了咬牙,说走, “爸,这就走啊,”牛峰一脸不可思议, “着什么急,以后报仇的机会多的是,”牛峰他爸冷笑一声,目光一一在我们之中扫过,然后带着一群人哗啦啦离开了, 一场危机,就这样被白薇薇化解于无形,不然我们今天真有可能遭殃,豺狼他们迅速跑了上去将她围起,左一个薇姐右一个薇姐地叫着,连声道谢,白薇薇切了一声,说豺狼他们都是势利眼,平时见了她连理都不带理的,现在倒叫起薇姐来了, 豺狼大呼冤枉:“我以前搭理过你,你叫我滚,哎我说,你咋知道我那会儿想追你呢,” “去你的……”白薇薇轻轻踢了豺狼一脚,引得众人一片大笑, 我也走了上去,诚挚地对白薇薇说了一声谢谢, 白薇薇转过头来看我,一张脸显得平静无比:“没关系,你帮我一次,我也帮你一次,咱们两个以后就扯平了,” 说完,白薇薇转身而走,一帮人看着她婀娜多姿的背影,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周亮搂着我的脖子,两眼放着绿光说道:“巍子,你再给我详细说说,你俩开房那天都发生了点啥,亲亲摸摸总是有的吧,” 我说我喝多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众人一片哀嚎, 在学校里,我有豺狼和白薇薇保护,所以没人能欺负得了我,但在酒吧,又不一样,随便来个人都能骂我两句,如同冰火两重天一般的存在, 这天晚上,我又在酒吧厕所里打扫卫生,一个服务生突然急匆匆走进来,说王巍,你别打扫卫生了,卷毛男又来了,点名要你服务, 我愣了一下,并没理他,继续低头拖自己的地,那服务生着急,上来夺我的墩布,说你干嘛呢,领班让你赶紧出去,不然我们一会儿都得挨骂, 我说骂就骂吧,又不关我事,我就是个打扫卫生的,有什么资格去陪客人喝酒,再说,我可控制不住自己的量,要是喝多了,又被领班骂,我可接受不了, 服务生没办法,只好跑出去了,过了一会儿,领班进来了,指着我就骂骂咧咧,让我动作麻利,不然就扣我薪水,把我开除, 我懒得搭理他,继续低头搞自己的卫生, 卷毛男的脾气,那是众所周知的,而且人家背景也很强大,听人说他爸爸是挺大的领导,随时能让酒吧关门的那种,根本不是他一个小小领班能惹得起的,所以领班一下就着急了,上来就夺我的墩布,说:“我让你出去,你听没听见,你是不是不想在这干了,” 我正要把他推开,门外突然传来一片哗啦啦的脚步声,竟然是卷毛男带着一帮男男女女走了进来,卷毛男二十多岁,一张脸不算太帅,但也算是耐看,此刻气得眉毛飞扬,腮帮子也高高?了起来,身后还跟着一个服务生,服务生一脸欲哭无泪,还有鲜红的巴掌印在脸上, 看到这个情况,领班吓坏了,赶紧走上前去,说周少,我马上让他出去陪您喝酒…… 啪, 卷毛男一个巴掌甩在他的脸上, “这么好的员工,你竟然让他去扫厕所,你他妈瞎眼了吧,,把老赵给我叫过来,以后他当领班,你扫厕所,”

上一篇   169 老子不干了

下一篇   171 新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