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 老子不干了 - 少年王

169 老子不干了

坐在狂豹的办公室里,联想到之前那几个汉子和赵老板对我的态度,还有眼前狂豹欲言又止的模样,我的心中愈发觉得不安起来,就问狂豹到底有什么事, 狂豹看着我,说道:“巍子,在这呆着还习惯吗,” 我更加莫名其妙,狂豹这是要和我拉家常,就说还行吧,和大家在一起挺开心的,狂豹点了点头,站起来走了两步,似乎?起勇气,说道:“是这样的,深情酒吧这两天生意挺好,赵老板这人手有点不足,所以……” 我的心一下沉了下去,也明白了狂豹的意思,就说:“不用我看场子了,想让我去当服务生,” 狂豹赶紧说没有没有,也不是服务生,就是帮帮忙而已,看哪桌的客人需要酒水,就给他们端过去,或是他们有什么要求,就尽量满足他们…… 我站了起来,说这是宋叔的主意, 狂豹愣了一下,又说:“不是,和宋大哥没关系,就是酒吧里人手不足,” 狂豹越这么说,我就越肯定这是宋光头安排的了,宋光头这是摆明了想侮辱我啊,现在连看场子的活儿都不想让我干了,直接把我降格为服务生,我也不是看不起服务生这个行当,但是宋光头的用意实在太明显了,他就是想打压我,担心我会冒头, 要不是我舅舅说了一切听从安排,我真想撂挑子不干了,我呼了两口气,忍住心里快要爆发出的怒火,说道:“当服务生啊,可以,那我忙去了啊,” 说完,我也不再理会狂豹,转身就出了办公室, 出了办公室,还没来得及把门带上,里面又传来狂豹的声音:“那个,薪水也得降下,以后只能给你两千……” 好嘛,不光身份变了,薪水也降了,现在的我虽然也看不上那千把块钱,但心里还是特别的不好受,本来看场子就够憋屈了,现在又让我去当服务生,我真是一肚子的火, 站在办公室门口,我并没有急着走开,而是摸了一支烟抽,刚抽了两口,就听到狂豹在里面打电话,明显是在和宋光头讲话:“嗯,和他说了……没有太大反应,已经接受了安排……放心吧宋大哥,我会多安排点事给他的……是是是,我不会再对他好了,我和其他人也都说过了,没人会再搭理他的……不行就让他去扫厕所……” 刚点着的烟,被我牢牢抓在了掌心里,烟头灼烧在我的皮肤上,我却一点都不觉得疼,过了许久许久,我心中的滔天怒火才慢慢平息下去,然后抬起灌了铅一样的腿朝下走去, 来到楼下,之前和我一起看场子的那几个汉子还在喝酒,但是他们看到我后都没说话,而是把头扭到了一边,好像不认识我一样,回想就在刚才不久,他们还对我无比热情,亲切地叫我巍子,将我看作超级大英雄;现在不过几十分钟过去,对我的态度已经如同云泥之别,见了我就像见到瘟神一样,不得不让人感叹这社会的现实, 现在的我,已经没资格和他们坐在一起喝酒,只能乖乖地去找领班报道,领班姓王,之前还巴结我,说五百年前和我是一家,对我要多亲切有多亲切;现在倒好,两只?孔直接冲上了天,居高临下地跟我说着服务生应该干什么、干什么, 我一一记下,说好, 接下来,我便端着托盘,在酒吧里来回穿梭,给客人送酒、帮客人点烟,还要扶着喝醉的客人到厕所去,手脚稍微慢了就有可能换来一顿臭骂,不小心被人吐到身上也得保持微笑,还要贱兮兮地询问对方需不需要纸巾, 当我做着这一切的时候,除了心里觉得无限悲哀之外,另一方面也庆幸还好这幕没被李娇娇看到,不然可能她比我还难过, 看场子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闲着的,喝喝酒、吹吹牛、调侃调侃小姑娘,而且还受人尊重;当服务生就不一样了,几乎没有一刻是闲着的,干活的时候被客人骂,不干活的时候被领班骂,而且领班还故意针对我,专门让我去伺候难缠的客人,可谓受尽了侮辱, 只有在抽空上个厕所的时候,才能让我忙碌的身心暂时获得一丝安宁,每次方便完了,我也不急着出去,而是叼上一支烟抽,随着指尖的青烟袅袅升起,谁能想到这不过尺来见方、还弥漫着臊臭味的狭窄空间,竟然会成为我最喜欢的理想去处, 但我一支烟还没抽完,厕所的门就被一脚踹开,姓王的领班走了进来,一脸跋扈的模样,指着我骂:“这么喜欢呆在厕所,要不你以后就来扫厕所,” 隐忍了一晚上的怒气,终于被这一句话撩得彻底火起,这王八蛋还真会落井下石,之前是谁谄媚地巴结我来着,看我落魄了,又狠狠地踩我,这他妈还是个人吗,我气得一甩烟头,就要扑上去揍这个家伙, 老子不干了, 王姓领班知道我的厉害,看我怒气冲冲的模样,当场就吓了一跳,赶紧就往后退,一边退还一边叫:“来人啊,来人啊,” 几个汉子冲了过来,都是之前和我一起看场子的,有人赶紧把领班拖到后面,也有人扑上来抱住我的身子,让我冷静一点, 闹腾了一阵,王姓领班已经躲远了,厕所里也只剩我和彭子二人,彭子死死抱着我的肚子不让我动,说:“巍子,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豹哥为什么突然这样对你,但你想清楚了没有,确定要闹吗,” 彭子的几句话让我冷静下来,我舅舅让我听从宋光头的安排,那么肯定有他的用意所在,如果我贸然闹事,或许会打乱他的计划,到最后得不偿失, 我没有再说话,而是退到了角落,又摸了一支烟出来抽,彭子也走上来,继续说道:“巍子你想过没有,宋大哥都叫你是外甥,却把你安排到这来,我觉得他是要磨练你,以后安排你到更高的位子上去,所以你一定要忍啊,小不忍则乱大谋,是不是,” 我看了彭子一眼,知道他是误会到另一个方向去了,以为这是宋光头在考验我,当然,我也不可能和他说实话,便顺水推舟点着头说:“有道理,” 彭子笑了起来,拍拍我的肩膀:“巍子,他们脑子不行,理解不到这一层,但是我一眼就看明白了,巍子,你好好干吧,将来飞黄腾达,可千万别忘了我啊,” 我正要说话,门外突然传来一片哗啦啦的脚步声,狂豹和赵老板,以及王姓领班等人走了过来,狂豹皱着眉头,问我怎么回事, 我把烟头丢在地上,说豹哥,没事,我就抽支烟, “抽什么烟,出去干活,”狂豹对我也没有了之前的亲切和热情,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冷漠和无情,有宋光头的指使,他也不会再照顾我了, 我什么话都没说,默默地走了出去, 酒吧里一直闹腾到两点,我们这群服务生还要打扫卫生,活儿全干完之后已经三点,其他服务生在外面都租着屋子,我知道这么晚也回不去宿舍了,准备在包间里凑合一晚,但是又被王姓领班赶了出来, 还好彭子还等着我,将我领到了他租的屋子,还让我千万不要和别人说,狂豹不让他们私下和我接触,我知道彭子对我好,也是押宝在我身上,认为我迟早有天会翻身的,到时候就能跟着我享福了;如果将来他盼不到这一天,恐怕立刻就会翻脸, 只是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一个人肯对我好,也让我心里有了几分暖意,只是个底层混子的彭子,租的房子当然特别简陋,大冬天的连暖气都没有,冻得我浑身直哆嗦,抱着个暖水袋凑合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又去上课, 在学校里,和豺狼他们在一起,我还是装得特别开心的模样,没有和他们说我在酒吧里的遭遇;他们也以为我还看着场子,这工作虽然不太光彩,但也不至于太悲惨了,还说哪天要找我去玩,我则委婉地拒绝了, 就这样,白天在学校上课,晚上去酒吧工作,周而复始地过了一天又一天,我的手脚越来越麻利,无论客人还是王姓领班,都挑不出我半点的毛病,想找我茬都没有机会,当然对我也没什么好脸色罢了, 但不挨骂,不代表我就喜欢这份工作,亦或是享受这份工作,在我心里,仍旧隐隐憋着一团火,我知道我不会永远都这样的,但我未来的路究竟在何方呢,我舅舅或是李爱国,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现身, 之前刚来城里上学,我还想着有空要找花少或是孙静怡、李娇娇去玩,结果现在莫名其妙地当了服务生,别说没有时间,就是有时间,也没那个脸了,我还是挺要面子的, 还是那句话,不是说我看不起服务生这个行当,实在是我从镇上老大降格为酒吧服务生,这心理落差实在有点太大,一般人谁能接受得了, 这天晚上,我又来到深情酒吧,狂豹和王姓领班都在组织各自的人开会,我早就没资格去狂豹那里,只能和一群服务生听着王姓领班训话,开完会后,酒吧也开始营业了,陆陆续续有客人进来,我也换上服务生的衣服准备工作, “天,那个卷毛男又来了,”一个服务生突然惊呼, “啊,是他啊,特别难缠的那个,据说是个公子哥,而且脾气特别暴躁,上次小张给他送酒过去,明明一点错都没有,就挨了他两个巴掌,问他为什么,他说高兴,结果,还得小张给他道歉才算完事,从那以后,谁看见他都头疼,” “我的老天爷,可千万别安排我去服务他,我还想多活两天,” 服务生们七嘴八舌地说着,就在这时,王姓领班走了过来,大家赶紧噤声下来, “王巍,你去给号桌送酒,顺便服务那桌客人去吧,”王姓领班看着我说, 我回头一看,号桌坐的就是那个卷毛男, 显然,王姓领班又想整我, 我呼了口气,端着一盘子的酒,朝卷毛男那桌走了过去……